第207章 第20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7章 第207章

    陆淮略加停顿了片刻,没有继续讲,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一股子热意从方才被他吻的脖子处开始蔓延。

    他的嘴唇抵达叶楚的耳朵时,她的整张脸已经涨红。

    陆淮的话沉沉落下,叶楚心一紧。

    她似乎明白了他想要说什么。

    陆淮早就猜到他们前世的关系了。

    他问出的问题,她并不回答。

    在黑暗的车厢里,四下一片寂静,只留他们两人的呼吸声。

    陆淮的身体紧贴着叶楚的身子,她轻微的起伏都能被他发现。

    一道声线骤然响起,陆淮的双唇又触向她的耳朵。

    他忽的唤了一声:“叶楚。”

    话中暗藏深意:“你觉得我的问题是什么?”

    周围没有光,犹如黑夜。

    陆淮的气息危险,却又充满了诱惑。

    叶楚试图用冰冷的空气清醒头脑,然而四处仅剩彼此温热的呼吸,她仍旧抵抗不了。

    因为那个人是陆淮。

    叶楚的身体被他所缚,她的心跳不由得愈发快了。

    但她只有两条路,要么被他继续调戏,要么她只能想一个方法离开。

    叶楚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她的脑袋原本偏向一侧,此刻却微微扭头。

    而陆淮的嘴唇离着她的耳垂仅仅一寸距离。

    在叶楚偏头的瞬间,她努力寻找着他嘴唇的位置。

    很快,她的双唇正好对上了他的。

    叶楚的心跳骤然加快,紧张极了。

    而在陆淮毫无准备的时候,突然有柔软的触感袭上了他的嘴唇。

    她的唇仍然香甜温暖。

    陆淮怔住了。

    他从未见过叶楚这般主动的模样。

    这时,火车恰巧驶离了那道黑暗的隧道,光明顿时涌入这节车厢,明亮的光线充斥着这里。

    阳光映亮了两个人的面容,他们的身影在彼此的眼中清晰可见。

    他们的双唇紧紧相贴,在温柔的阳光中凝视着对方。

    叶楚既然迈出了第一步,那么接下来,谁应该主动?

    时间仅仅过了几秒。

    因为趁着陆淮发怔的几秒内,叶楚的手已经抽离了,他却尚未发觉。

    陆淮不自觉伸手摸向叶楚的长发,他的手指插.入她的发间,微微用力,令她往自己这边压过来,使得两人之间的距离更短。

    他们本就已经近在咫尺,但随着陆淮的动作,两人的嘴唇之间,愈发毫无间隙。

    在这一场博弈中,他已经掌控了主动权。

    陆淮封住了叶楚的唇,他试图探进她的齿间,加深这个吻。

    他想侵犯那处他从未进入的领地,就像一场掠夺。

    他要感受那唇间的暖意,入侵她的每一寸。

    一定如同他想象的那般清甜诱人。

    尽管陆淮极为强势,然而他并不知道,双方依旧势均力敌。

    但陆淮尚未攫取到叶楚唇齿间的味道,下一秒,她的手肘已经抵在了他的胸前。

    似是怕手肘伤到他,叶楚伸手用力推了他一把。

    她偏了偏头,陆淮的嘴唇立即离开。

    很快,陆淮后退,两人的身体隔开一小段距离。

    她没有与他对视,很快就拉开身后的门,往后退了一步。

    陆淮瞥见了叶楚白皙的脸颊,已然变得极红。

    他的视线落向她的双唇,在阳光的照射下,愈发红润。

    他知道,那是因为他。

    她关上了门,隔绝了他的目光。

    这本是叶楚的车厢,她转身去了隔壁的车厢。

    这天夜里,他们住在各自的车厢里。

    陆淮靠在床铺上,他看了一眼怀表,将表收起,放在枕边。

    忽然间,他的头部猛地疼痛起来。

    如先前那样,短时间里,剧痛更加强烈。

    这种感觉熟悉万分,陆淮晓得,他又要想起一些事了。

    无数画面闪进他的脑子,速度极快,令他不能反应。

    恍惚时,陆淮看到了前世的场景。

    那是一家医院,叶楚躺在病床上,她双眼紧闭,面色苍白。

    风雨交加的夜晚,陆淮俯身吻向她的唇间……

    转瞬之间,画面一转,竟又到了督军府的书房。

    陆淮和叶楚分坐两侧,他们面前均放着一张白纸,罗列着某些条例。

    上面写得清楚明白,那是关于两人相处的约定。

    他听见了她的声音。

    叶楚说:“在旁人面前的亲密举动……”

    然后,陆淮回答:“除非必要场合,不能亲吻。”

    他们两人在写着一份合约,规定了什么要做,什么不能做。

    ……

    窗外的风景不断地掠过,火车疾驰着。

    黑夜降临了,车厢里没有开灯。

    陆淮一人待在寂静中,方才的画面渐渐消失。

    他知道,那是前世的记忆。

    待到陆淮的大脑安静下来,他开始思索。

    若是他们前世有一份合约在手,证明两人起初并不是真夫妻。

    陆淮不由得记起了他方才在车厢中的行为。

    所以,这些日子来,他都做了什么?

    陆淮以为先前这些事都已发生过,才会这样对待叶楚,不晓得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所幸叶楚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记起此事,他仍能对她隐瞒。

    毕竟,她并不排斥他们的亲密接触。

    陆淮倒是有了另一些疑惑。

    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婚姻为什么会从假夫妻开始?

    而两人相处之后,她是否对他有了情意?

    后来,有没有做真正的夫妻?

    ……

    上海的一家烟馆。

    李征是鸿门的人,他平日有个爱好,那就是抽大烟。

    李征常去烟馆,自然与烟馆的老板相熟。老板晓得他是鸿门的人,更是对他极为礼遇。

    刚走进烟馆,李征抬眼望去,馆内烟雾缭绕,入目之处皆是细白的烟雾。

    大堂环境嘈杂,是一些身份极低的人待的地方,那些人若是犯了烟瘾,就在这里抽大烟。

    雾气袭来,那些人的面容隐在烟雾里,表情沉迷,仿若已经忘了他们身在何处。

    李征目不斜视,径直往楼上走去。那些贵客们抽大烟的地方在楼上。

    这时,一个人跟了上来,他是烟馆的老板。

    烟馆的老板神情有些迟疑:“李哥,今日我碰见了一个熟人。”

    今天,烟馆来了一个女人,偏巧那女人与乔六爷有关。他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乔六爷。

    李征脚步不停,头也未回,继续往楼上走去:“什么人?”

    老板深吸了一口气:“唐清来了烟馆。”

    唐清是乔六爷的新欢,最近极受六爷宠爱,大家都知道这件事。

    她来烟馆抽大烟,并且许了他好处,让他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

    老板仔细思考,觉得乔六爷必须知道此事。

    日后乔六爷查到了这件事,如果晓得他知情不报,到时候他的命就保不住了。

    李征脚步一滞。

    他转身看向老板:“你确定?”

    乔六爷他并不碰烟,虽然六爷不禁止鸿门的人吸烟,但是唐清作为六爷的女人,六爷不喜唐清碰这种东西。

    老板还有一句话没说完,他硬着头皮继续讲:“而且她是和一个男人一同来的。”

    言下之意,六爷的人被抢了。

    他说完后,立即低头,不敢再开口。

    李征看向老板,狠声道:“他们在哪个房间?”

    他要把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抓起来,交给六爷。

    老板的手微微颤抖:“我这就带您过去。”

    两人往楼上走去,空气沉闷极了。

    另一头,烟馆二楼的一个房间。

    房内光线昏暗,里头黑沉沉的,缭绕的烟雾弥漫在空气中。

    唐清倚在榻上,手里拿着一支烟枪。她的面容在烟雾中若隐若现,嘴角挂着一丝沉迷的笑容。

    唐清吸了一口烟,然后缓缓开口:“六爷不让我碰这种东西。”

    六爷虽待她好,但是他不允许自己抽大烟。

    唐清身旁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似乎笑了一下:“如今你抽了这大烟,觉得滋味如何?”

    唐清转头看向男人,然后,她身子往前倾,向男人靠近。

    吸了烟以后,她的声音比平日更加娇媚:“若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有这等好东西。”

    边说着,唐清边侧过头,吸了一口烟。然后,她又凑到男人面前,吐了几口烟圈。

    此时的唐清格外魅惑,男人不由得搂住了她的腰,要亲上去。

    这时,大门猛地被人踹开,传来一声剧烈的声响。

    有两个人走了进来,正是李征和老板。

    李征看清了里头的情形,紧皱着眉,怒火涌了上来。唐清果真不知廉耻!

    烟雾有些浓烈,唐清不由得眯了眯眼。

    李征闯进来的时候,唐清的意识有些模糊,她甚至没认出李征是鸿门的人。

    李征上前,一把将唐清从塌上拽下,狠声道:“唐清,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你自己回去和六爷交代!”

    他会立即带唐清回鸿门。

    李征又看向一旁的男人,他认出那是一个南京高官的儿子。

    他冷眼看着那男人:“敢动六爷的女人,你活得不耐烦了?”

    待他把这件事禀告给六爷,六爷不会饶过这个男人的。

    李征拖着唐清,离开了烟馆。汽车发动,驶向仙乐宫。

    仙乐宫。

    乔六坐在仙乐宫里,他尚未知道唐清的事情。

    这时,李征进来,他先看了一眼乔六的脸色,才开口:“六爷,唐清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乔六抬头看向他。

    唐清是一个高级书寓,她与他的初恋情人有几分相似,目前她最得乔六喜爱。

    乔六包了唐清一段日子,相当于这段时间唐清不能接客,她只能同乔六来往。

    乔六眸色一冷:“她做了什么?”

    李征低声道:“唐清和余四公子在烟馆一起抽大烟。”

    乔六眼底瞬间沉了下来,唐清居然背着他,和男人偷情?

    他此生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

    乔六的语气冰冷极了:“她现在在哪里?”

    李征:“我已经把她带来了,现在就把她叫进来。”

    李征打开门,把唐清猛地摔在地上。

    刚抽完大烟,唐清的神志还有些恍惚。

    乔六的语气寒冷异常:“唐清,我待你不好吗?”

    话音刚落,唐清身子一颤。

    她抬眼看去,映入她眼帘的是乔六阴沉的脸。

    唐清瞬间清醒了起来,她想起方才自己和余四公子在烟馆抽大烟,结果被鸿门的人发现了。

    糟了,六爷知道这件事了。

    惧意迅速往唐清的全身蔓延。

    唐清颤抖着声音,正想说话:“六爷,我……”

    乔六忽的站起身,朝唐清走了过来。

    行至唐清前面,乔六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寒意森森。

    乔六俯身,用力打了唐清一巴掌:“谁给你抽大烟,你就跟着谁,唐清,你就这么下贱?”

    “杀了你,我都怕脏了我的手!”

    乔六愤怒极了,冰冷的声音沉沉落下,空气越加压抑了起来。

    唐清顾不得脸上的疼痛,连忙辩解:“是余四公子骗我吸了大烟,当时我神志不清,身子才被他骗了去。”

    她本就不是安分的人,乔六没来找她时,她勾搭上了余四公子。至于抽大烟,是她和余四公子在一起之后的事情了。

    不过,此时唐清为了保命,尽数将这些事情推到余四公子头上。

    乔六冷笑了一声,全然没有在意唐清的话。

    乔六拿枪指着唐清的额头,不急不缓地说了一句:“你惹我生气了,你觉得我该怎么杀了你?”

    唐清只觉额头冰冷至极,她害怕极了,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乔六面无表情地继续开口:“额头中一枪,你立即就会死。不过这样太便宜你了。”

    一面说着,乔六的枪一面往下移。

    冷硬的枪依次划过唐清的鼻子、嘴巴、脖颈……

    所到之处,唐清的皮肤皆在战栗。

    恐惧袭上她的心头,她怕极了。

    这时,乔六动作一滞,枪仍旧指着唐清。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如果这里中一枪,你会受尽折磨,慢慢死掉。”

    唐清不晓得乔六会如何处置自己,她的心剧烈跳动,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上来了。

    唐清求饶:“饶了我,六爷……”

    乔六语调极寒:“唐清,你这么离不开男人,不如我把你卖到最低等的妓馆。”

    让她受尽折磨而死。

    唐清睁大了眼睛,连连摇头,她分明是书寓,怎么能去哪种地方。想到妓馆,她就觉得一片黑暗。

    唐清抱住乔六的腿:“六爷,您原谅我这一回,我再也不敢了……”

    乔六一脚踹开唐清,眼底尽是嫌恶之情。

    极冷的声音落下:“肮脏的东西,你不配继续活着。”

    方才唐清已经饱尝了恐惧,她也是时候该死了。

    乔六心中的杀意愈加浓烈了起来。

    乔六未回头,直直往身后开了数枪。

    “砰砰”几声枪响,落在寂静的房间里,划破了冰冷的空气。

    枪声歇下,身后已经没了声响,安静极了。

    唐清死了。

    乔六想起和唐清偷情的奸夫,神色愈加冷了:“你去给南京打个电话,告诉书记官,他的儿子在这里抽大烟。”

    书记官最看不惯此事,余四公子才避开了他,来到上海抽大烟。

    若是书记官知道了余四公子的行为,依着书记官的脾气,他一定会狠狠教训余四公子。

    乔六瞥了手下一眼,面无表情地说:“把她拖下去。”

    真是碍眼。

    手下带着唐清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顾平走了进来:“六爷,上海滩有一家歌舞厅即将开业,叫百乐门歌舞厅。”

    “而且这件事情已经登报,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

    顾平把报纸放在乔六桌上。

    乔六低头,随意瞥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无非是在宣传百乐门,用词极其夸张,不过确实让人印象深刻。

    乔六收回了视线,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只是开张而已,何必这么高调。”

    百乐门歌舞厅这样做,无非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被人们记住,进入大家的视线。

    思及此,乔六的眼底掠过一丝冷意。

    百乐门极有可能成为仙乐宫的对手,大都会已经够碍眼了,现在又来一个百乐门,真是令人厌恶。

    况且,不知怎的,乔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背后有法国人撑腰,沈九和巡捕房的邵督察关系好。

    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老板,为什么能在法租界开歌舞厅?

    若是没有一定的背景,那人是绝没有胆量在法租界开歌舞厅的。即便开张了,也不会长远地存在下去。

    乔六眉头皱起,百乐门的老板到底是什么来头?

    乔六仇家极多,他本就多疑。他不能放松警惕。

    他决定让顾平去公董局问一下那人的情况。

    公董局。

    顾平来到了公董局,叫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出来。先前有很多情况都从这人口里得知。

    顾平看向那人:“六爷叫我来打听一些事。”

    那人开口:“你说。”

    顾平是鸿门的人,而鸿门的乔六爷与法国人有关系,他们会给乔六爷几分薄面。

    顾平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听说百乐门歌舞厅要开张了。”

    那人点头:“这件事已经登报了。”

    最近这件事宣传得极大,上海滩很多人都知晓了这件事。

    顾平:“不知这歌舞厅的老板有何倚仗?”

    那人思索了一会:“我们也只是听说过,别人都称他为闵爷,其他事情并不清楚。”

    顾平皱眉:“公董局也不清楚他的背景?”

    那人:“他能在租界开歌舞厅,背后定有人撑腰,这个项目上头的人很快就批了。”

    顾平从这人口中再问不到有效信息,便离开了。

    顾平回到仙乐宫,向乔六汇报:“六爷,公董局的人不认识百乐门的老板。”

    “他只知晓,很多人都叫那人闵爷。”

    乔六眸色微暗:“闵爷?”

    他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顾平:“上海滩叫得出口的人中,并没有这号人物。”

    乔六眸色冰冷,他已经确定了这个闵爷背后有背景,但是他没料到,这人背后的势力隐藏得这样深。

    看来这闵爷来头不小。

    这人如此遮遮掩掩,谁晓得这人来上海开百乐门是不是别有目的。

    他日后必须小心。

    乔六瞥了顾平一眼:“找人去百乐门查探一下情况。”

    即便百乐门还未开张,他也可以提前知晓百乐门的情况,这样也好多做打算。

    鸿门的人去了百乐门歌舞厅门口,他们虽隐藏得极好,但还是被百乐门的人知道了。

    百乐门的人和闵爷汇报:“爷,鸿门的人在我们门口。”

    他们仿佛在监视百乐门。

    闵爷听到后,嘴角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刚放出消息,百乐门即将开张,乔六这么快就按捺不住了?

    这么耐不住性子,生怕别人抢走他的位置吗?

    乔六太过着急了,还是沈九沉稳。闵爷虽不知道沈九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沈九起码明面上没有采取措施。

    闵爷想起鸿门,眼底的恨意越发深了。

    过了一会儿,闵爷眼底的情绪渐渐平息了下来。

    闵爷开口:“不必理会他们,就让鸿门的人继续看着。”

    反正鸿门不会知道任何消息。

    ……

    这天下午,从北平来的火车已经抵达了上海站。

    陆淮和叶楚下了火车,面对她,他难得没有开口讲话。

    他知道了他们前世是假夫妻这件事,必须要对叶楚保密。

    陆淮送叶楚回了叶公馆。

    黑色的汽车停在路口,陆淮沉默地看着叶公馆的方向。

    他已经想到了对策,只是需要找个机会同她讲。

    陆淮会告诉她,他想起了前世的一些事情。

    比如他们两个人结过婚。

    但是他记不起别的事,还需要她的帮助才行。

    至于她要如何帮他,自然是由他自己做决定……

    另一头,叶楚回了房,几日不见,苏兰自是想念。

    叶楚同苏兰聊了一会,她走时,落了一些东西。

    叶楚随手拿起苏兰落下的报纸。

    上海滩天天有新事发生,八卦新闻,日新月异。

    她在报纸上看到了一条消息。

    这家歌舞厅的名字倒是引起了叶楚的注意。

    如果她没有记错,百乐门歌舞厅的幕后老板来头极大。

    那个人是闵爷,他是金刀会的头目。

    金刀会将会在日后成为一个极大的帮派,和清会、鸿门均是上海滩帮派中不可缺乏的一部分。

    而这三个帮派,在争斗租界势力的过程中,将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实力难分高下。

    捏着这份报纸,叶楚若有所思。

    看来上海滩要开始变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会说,他记起前世他们是真夫妻。

    然后,解锁方式是深吻。嗯……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给主动吻上去的阿楚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7章 第20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