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第20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8章 第208章

    北平的一处公寓。

    房内并无多少家具,空旷极了。

    脚步落下的时候,似乎会有回声。

    此时,房子里没有开灯,窗帘紧闭着,光线有些黯淡。

    电话声骤然响起,忽的打破了此刻的寂静。

    罂粟快步走到了电话旁,拿起了电话。

    戴士南开口:“前段时间,北平曾有一批反动分子闹事,你可记得?”

    罂粟立即应声:“记得,当时我也在现场。”

    事件发生在德中饭店,那天恰好是罂粟第一次见到叶楚。

    叶楚和贺洵一起用餐,反动分子却在那时发难。

    他们三人同时朝其中一个人开枪。

    最后,她不想让叶楚发现自己,提前离开了房间。

    罂粟回忆渐远,戴长官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将她的思绪拉回。

    戴长官说:“前几天,北平又出现了一批反动分子。”

    “陆督军想知道那批人的消息。”

    戴长官为陆督军效命,自然会替他调查此事。

    顿了顿,戴长官又说道:“陆督军曾经和尚副总理打探过消息,但是他们闭口不谈。”

    罂粟问道:“我该怎么做?”

    戴士南:“我们没有从副总理那边得到有用的消息,所以才打算换一种方式。”

    “但是你记住,陆督军和北平政府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国家。”

    罂粟嗯了一声:“我明白。”

    戴长官最后又说了一句。

    “罂粟,最重要的一点,是保护好自己的身份,不要暴露了。”

    罂粟怔了怔,才出声:“好的,长官。”

    接下任务后,罂粟立即去打探尚副总理的行程。

    多方打听之下,罂粟知道一个可以靠近尚副总理的机会。

    三日后,尚副总理在六国饭店会有一个饭局。

    他会同北平政府的其他官员见面。

    这场饭局防守严密,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见面吃饭。

    到了那天,罂粟会趁机混入六国饭店,看看尚副总理是否会谈论,有关这几次反动分子的事情。

    罂粟有了计划后,马上去了一趟六国饭店,弄清了那里的地形。

    若是有突发事件,她也能及时应对。

    三日后,罂粟易完容,出了门。

    她伪装成六国饭店的服务生,她会找到机会进入尚副总理的房间。

    近日来,六国饭店缺少人手,为了应急,不得已招进来很多新人。

    所以饭店里出现了不少新面孔。

    像罂粟这样有着陌生模样的服务生,到处都是,并不会惹人怀疑。

    而且很多服务生都只是来临时帮忙的,每天来来去去。

    就算罂粟被人发现,也查不到线索。

    六国饭店。

    厨房里人手紧,每一个人都神色匆匆。

    虽说厨房里一片混乱,但是仍旧有条不紊。

    今晚尚副总理来了六国饭店用餐,和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其他的政府人员。

    他们自然不能出错。

    没过多久,罂粟从厨房走出。

    她手上端着盘子,上面放着几瓶洋酒。

    她送往的地方,恰好是尚副总理所在房间的方向。

    罂粟走到房间门口,停了下来,随即伸手敲响了房门。

    罂粟敲了三下后,就放下了手。

    过了一会,里面才传来了脚步声。

    房门被人打开,开门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

    那人面容严肃,神情警惕。

    罂粟故意装出一副稍显不安的表情,似乎被眼前的场景吓到。

    若是她表现得太过镇定,反倒会引人怀疑。

    罂粟托着盘子,变换了自己的声音。

    “这是你们要的酒。”

    罂粟穿着服务生的衣服,相貌平平,最是寻常不过。

    那个男人拉开了门,让罂粟进来。

    罂粟点了点头,走进了房间。

    尚副总理坐在主位,他的身旁坐着北平政府的重要官员。

    罂粟借着倒酒的机会,抬眼扫去,将房中的情形尽收眼底。

    为了防止别人起疑,罂粟很快便低垂下了头。

    罂粟手上的动作不停,侧耳听去。

    尚副总理和其他人的谈话不断落进她的耳中。

    罂粟并未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罂粟清楚,像反动分子这么大的事情,这些政要人员不会在饭局上讨论。

    不过,他们今晚聚在六国饭店,定是有事相商。

    罂粟会随时注意他们的行动。

    罂粟做完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后,便离开了房间。

    大家权当罂粟是一个普通的服务生,并未放在心上。

    过了没多久,饭局结束了。

    尚副总理一行人果然没有立即离开,他们定了一个包厢,似乎要商量一些事情。

    罂粟找了一个由头,离开了厨房。

    尚副总理的包厢在饭店的最里面,位置极为隐蔽。

    饭店里有几个保镖在巡逻,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罂粟虽然不想打草惊蛇,但是她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她只能出手,将守在门口的守卫打晕,拖到了角落里。

    罂粟知道,这么做很快就会被其他人发现。

    但是罂粟别无他法。

    走廊光线昏暗,守卫全被罂粟处理干净。

    此时,空旷的走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罂粟的步子极轻,她走到房门前。

    尚副总理派人在外面严密看守,因此他并不担心谈话的内容会被别人听见。

    罂粟放缓了呼吸,附耳听去。

    尚副总理似乎在和其他人争论些什么。

    罂粟一边凝神听着房内的谈话,一边警惕着走廊的动静。

    他们提到了反动分子的事情,但很快,走廊的尽头就传来了脚步声。

    虽然声响不重,但是仍旧被罂粟捕捉到。

    罂粟皱了皱眉,她已经知道了重要线索,立即提步离开。

    这里不能久留。

    罂粟从另外一侧的方向走去。

    当罂粟顺着楼梯下去的时候,楼梯底下忽的传来了声响。

    有人上来了。

    罂粟只能同此人正面对上。

    “你是谁?”那人声音一沉,他看见了罂粟。

    那人站在楼梯下面,抬头看向罂粟。

    这块地方已经被尚副总理的人包围了起来,不可能会有人出现。

    罂粟是个陌生面孔,必有古怪。

    那人一发现罂粟,立即想要通知其他人。

    罂粟发现那人的意图,她手撑着扶手,从楼梯上跃下。

    那人刚对上罂粟的眼睛,罂粟瞬间出手。

    在那人未发出声响的时候,罂粟就将其打晕。

    这人是尚副总理身边的手下,不能杀。

    罂粟知道不久后,这里的动静就会被人发现。

    罂粟不曾多留,迅速离开。

    罂粟换了一身伪装后,才回到了家。

    到家后,罂粟马上给戴士南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

    罂粟立即开口:“戴长官,我是罂粟。”

    “副总理怀疑是内乱,但尚未确定是谁。”

    她略加停顿:“他们防守,我……”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才传来了声音。

    戴士南问:“你被人发现了?”

    罂粟:“有人看见了我,不过我已经做了伪装。”

    戴士南:“近日来,你在北平的活动过于频繁,我本就想让你避避风头。”

    “趁此机会,你离开北平,我刚好有其他事要让你去做。”

    罂粟先是沉默了一会,接着应下。

    戴士南:“我给你两个选择。”

    “南京或者是上海。”

    罂粟犹豫了半晌,做了决定。

    “上海。”

    ……

    前段时间,沈九给丁月璇放了个长假。之后,大都会的生意冷清了很多。

    偏偏米高梅歌舞厅又新来了一个歌星,客人更是少了些。

    不过,等到丁月璇一回来,大都会又重新回到了先前的盛况。

    大家许久未听丁月璇唱歌,一听到丁月璇要登台的消息,立即就来了大都会。

    这些天的生意和一开始的相比,甚至更好了些。

    沈九无事可做,独自一人待在房中。

    房间里,留声机放着乐曲,音乐声悠扬轻缓,落进空气中。

    沈九靠在软塌上,闭上眼睛听着,口中还哼着曲。

    沈九唇角带着笑意,听到这个音乐,他突然想到了阿玖。阿玖喜欢安静,不能听太嘈杂的音乐。

    这首曲子不错,正适合阿玖。

    下次去督军府的时候,他会记得把这张黑胶唱片带给阿玖。

    此时,房门突然被敲响。

    沈九头也没抬,说了声:“进来。”

    房门被打开,曹安走了进来。

    “九爷。”

    曹安手上似乎拿着什么东西,脸上却带着不满之色。

    沈九抬眼看去:“何事?”

    沈九语调慵懒,仿佛对什么事都不上心的样子。

    曹安上前几步,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沈九。

    沈九低头看去,是一张邀请函。

    打开后,邀请函里面写着百乐门的名字。

    百乐门开张那天,想要邀请沈九前去,所以给沈九寄了一张邀请函。

    曹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怒气:“九爷,这是百乐门给您的邀请函。”

    百乐门不过是家新开的歌舞厅,却如此嚣张,明目张胆地邀请了上海权贵来租界。

    沈九爷在法租界的势力很大,更是大都会的老板。

    百乐门分明清楚这些,却也毫不忌讳。

    曹安又开口问道:“九爷,我们去还是不去?”

    不知为何,曹安就是觉得百乐门来意不善。

    沈九手上把玩着请帖,仍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去,我们当然得去。”

    沈九自然知道曹安的心思。

    百乐门送来这张邀请函,一是为了示好,二是为了示威。

    他倒是要看看,百乐门存的是什么心思。

    沈九略一眯眼,将手上的邀请函随意放在一旁的桌上。

    “他们心中什么想法,怎会瞒过我的眼睛?”

    ……

    百乐门歌舞厅的开张消息已经传遍了上海滩,邀请函也分送给了权贵之家。

    陆淮征求了苏兰的同意,开张当晚,他可以带叶楚去歌舞厅看一下。

    回到上海这几日,陆淮都没有来找叶楚,他邀请她这件事,是由苏兰代为传达的。

    百乐门开张的这天晚上,陆淮驱车到了叶公馆。

    陆淮到得早,叶楚还在房间里。他只同苏兰交待一声,便往叶楚房间走去。

    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叶楚还在整理,她尚且没有挑好裙子。

    尽管前阵子闹得不愉快,但只要是陆淮的邀请,她向来都会用心准备。

    听见房门打开的声音,叶楚扭头看去。

    陆淮站在门口,他快步进来,关上了门。

    他随口问起:“没收拾好?”

    叶楚嗯了一声,转身继续开始寻找衣服。

    陆淮:“等会我帮你一起找。”

    叶楚愣了一下:“不必,我自己……”

    她尚未说完,便被陆淮打断:“叶楚,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听到这里,叶楚停下了动作。

    她记起了今夜是百乐门开张的日子:“是不是百乐门的事情?”

    叶楚放下手中的衣服,扭头看陆淮:“那个老板确实有些来头,他日后……”

    “不。”陆淮又打断了她,“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

    叶楚止了声,她直起身来,却没有什么举动。

    陆淮走了过去,对上她的眼睛。

    他还没开口,只是略微俯身,似乎想要看清楚她的情绪。

    叶楚忽的升起一种预感,她不自觉地移开视线。

    许是习惯了逃避,她不敢与他对视。

    陆淮没有强迫她抬头,而是主动弯下身子,寻找她的眼睛。

    他缓缓开口,问了她一个问题。

    “你是喜欢我的吧?”

    叶楚怔了一怔。

    “不必回答,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陆淮继续望进她的眼中,那里似有千言万语。

    无论是前世的过往,还是今生的新事,她仿佛有很多事情没有讲。

    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她压抑了太久,习惯地拒绝和克制。

    陆淮想伸手拥她入怀,但他却没有这样做。

    他的手背在身后,握紧了拳,指节发白。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陆淮的动作克制又缓慢。

    他想读懂她的眼神,她的心理。

    就像今生双方未曾交付信任前,她千万次对他做的那样。

    叶楚抬起眼来,她的双唇紧紧抿着,仿佛要将心底的事情都藏进去。

    她的嘴唇已经被她自己咬得发白。

    陆淮直起身,轻轻伸手抚摸了一下叶楚的嘴唇,令她放松下来。

    他的声线温柔:“别伤害自己,叶楚。”

    叶楚恍若未觉,她沉静的目光里隐匿着他们的过去。

    而他现在想要谈谈他们的未来。

    陆淮开了口:“我做了一些梦,想到了从前发生的事情。”

    叶楚的声音微微颤抖:“你梦到了什么?”

    陆淮声线极淡:“不多。”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缓缓出声。

    “但我梦见了一个女孩。”

    叶楚的心乱了,她下意识后退一步。

    陆淮不给她躲避的机会,紧随上来。

    “我和她的新婚之夜,下了大雪。”

    叶楚眼神闪动,继续后退。

    陆淮的步子跟上。

    “我教过她骑马,也教过她练字。”

    叶楚心跳加剧,攒紧了手。

    陆淮的声线低沉,侵入耳畔。

    “她身子不好,发过烧又受过伤,我只想好好照料她。”

    叶楚已经退至墙面,她的身后触感坚硬冰冷,无路可逃。

    “你知道么?”

    陆淮寻到她的眼睛,与她对视。

    “督军府的每一处地方,都有她的痕迹。”

    他告诉她,一个真切的事实。

    “她对我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叶楚的呼吸急促,鼻子一酸。

    她想要侧身避开,却被他拽了回来。

    叶楚低下头,眼泪险些要落下。

    陆淮抚上叶楚下巴,令她抬头,逼她直视他的眼睛。

    似是怕她不悦,他又很快收了手。

    微弱灯光照亮叶楚,她的眼中有着泪光。

    她的沉默却令他愈发心疼。

    从北平回来后,陆淮将前世两人假夫妻一事反复回想。

    此事的前因后果,他已思索清楚。

    那时两人有共同的敌人,却只能用一种最简单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而仇恨未报,何以言爱?

    前世今生,纠缠至此,两人却越陷越深。

    前世的他们,所需要的,无非是一点时间。

    今生的这些日子里,步步试探,相互追逐……那些时间若是不够,他便用余生去弥补。

    陆淮的目光极深,看进叶楚的眼底,仿佛也望进了她的心底。

    他不但要听她一个确切的回答。

    他还要让她明明白白地直面她的内心。

    只要说出来,她就不必再隐藏,不必再压抑。

    已经入夜,窗外是幽暗的黑夜,晦暗光线映亮他们的脸。

    两人在寂静中彼此对视,各自的身影隐进了对方的眼中,仿佛共同藏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不为人知,只得他们两人拥有。

    陆淮开了口,他克制住声线,试图掩盖那份沉痛。

    声音敲打在静默夜里。

    “梦里那个人……”

    “是你吧?”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8章 第20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