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第20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09章 第209章

    那个人是你吧?

    这一道声线不但来自今生的他,也来自她前世遥远的记忆。

    叶楚望着陆淮,极为沉默。

    她又开始认真打量起这个让她爱了两世的男人,就像此前多次那样。

    他的五官这样熟悉,每一处她都能在心底清晰地勾勒出来。

    永远也不能忘怀。

    她没有开口,眼中泛着泪光。

    眼泪快要掉下来了,叶楚忽的伸手,勾住了陆淮的脖子。

    她的身体一倾,整个人贴近他,两人的视线错开。

    夜色深沉,时间流逝,仅微微一眨眼,泪水便从眼角滑落。

    她埋在他胸前,眼泪悄无声息地落下。

    陆淮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摸着叶楚的长发,动作极轻。长发冰冷,透过他指尖,直抵内心。

    他似有感应,搂住她的肩膀,让她抬起头来,望向自己。

    叶楚不想让他看见,试图避开。

    陆淮也并不勉强叶楚,她低着头,他的手抚上她的脸颊。

    泪水的温热触感袭上指腹,他缓慢地擦着,替她一点一点地拭去。

    她什么都没有说,但他却已经确认。

    陆淮无奈:“你啊。”

    随着声音响起,他俯身吻向她的额头。

    她察觉到他温热唇瓣覆上来时,细密的吻已经开始从额间落下。

    陆淮沿着她细润的肌肤往下,小心翼翼地吻遍她的脸。

    他的吻极其温柔,像是在安抚她。

    在陆淮的动作下,叶楚渐渐抬起头来,闭着眼睛,任由他吻着。

    她仰着头,他环紧她的腰。

    在他的亲吻下,叶楚的身体逐渐瘫软,她靠在墙面上,不至于下滑。

    陆淮吻遍她脸颊的每一处,寻到她的脖颈。

    他的亲吻继续顺着她的脖间下移,越往下,嘴唇感受到的皮肤愈发细滑。

    接触到她的衣服领口,底下风光近在咫尺。

    陆淮似乎想起了什么,动作一停。

    最终在她的唇间落下一吻。

    他的嘴唇离开了叶楚的身体,触感消失,被他吻过的地方仿佛重新覆上冰冷空气。

    她猛地回过神来,睁开了眼睛。

    陆淮的面容在眼前,他看见她眼中的迷离之态。

    叶楚随即移开了眼睛,不与他对视。

    陆淮牵起唇角,看来,他的两个问题都得到了解答。

    至于她的喜欢,他先前早已知晓。

    而今晚,她的反应已经是最好的回答了。

    屋子里寂静极了,需要有人打破沉默。

    叶楚不看他,开口问:“你想起了哪些记忆?”

    陆淮声线淡淡:“我只记得我们两人前世是夫妻。”

    叶楚:“我们……”

    她的话尚未说完,却被陆淮打断。

    “抱歉,我一直没有想起来。”

    叶楚怔了几秒。

    “你一个人是不是很累?”

    她紧闭双唇,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他。

    果真如陆淮所想,她在思忖之时,已经忘了要提到合约的事情。

    陆淮沉默地望着她,他的目光幽深。

    陆淮低下头去,又在她唇上轻浅一吻。

    他做了一个保证:“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嗯,就让她暂时忘掉他们是合约夫妻这件事罢。

    叶楚心神一颤,站在原地没有动。

    陆淮笑了,他们两人似乎都险些忘记今夜的目的了。

    他直起了身,替她拿了一件洋装。

    陆淮递给叶楚:“我们还要去一趟百乐门。”

    叶楚接过他手中的衣服,犹豫了一下。

    陆淮立即转过身去,快步走向门口,步子停住。

    他说:“我不会转身的。”

    叶楚从不对陆淮设防,更何况今晚他们互相坦诚,确认彼此心意。

    叶楚自是信他的,她背对着他,开始换衣服。

    房间里响起脱下衣服的细碎声响,她很快穿上洋装。

    这件洋装的拉链在侧边,叶楚收紧裙身,拿着拉链往上拉。

    叶楚想要快些穿好。

    拉链却在三分之二处,微微卡住了。

    她皱起了眉,继续动作。

    已经过去了一些时间,背对着她的陆淮,听到了身后的声响。

    叶楚的长发掠在身侧,遮挡了她的视线。

    一双温热的手覆上她的手指,洋装已经穿好,只是尚未拉上拉链的部分展露了洁白皮肤。

    那道声音响起:“我帮你?”

    叶楚虽耳根一热,但没有拒绝。

    见她并不出声,陆淮单手扣住拉链两侧。

    他用另一只手握着叶楚的手,同她一起将拉链往上一带,拉至最顶端。

    陆淮礼貌极了,很快松开了手。

    镜子就在他们面前,叶楚抬起眼来,她在镜中看到,他站在她的身后。

    一个穿着洋裙,一个穿着西装,两人身形相配,在镜子里对视。

    她暗自思忖,他现在这般绅士,丝毫看不出和前阵子是同一个人。

    陆淮忽的开了口:“夫人,该走了。”

    叶楚一怔,他已经走上前来,搂住她的肩膀。

    他笑了一声:“我在外面会注意的。”

    陆淮给她披上了一件大衣,他们两人出了门,汽车在叶公馆门外停了许久。

    夜色已沉了,他们坐进车中,离开了叶公馆。

    汽车朝着百乐门歌舞厅的方向,行驶而去。

    ……

    上海滩夜色迷人,而百乐门灯火通明。

    附近已经停满了车子,都是来自今晚的那些客人。

    百乐门开业前,闵爷已经同陆淮打过一声招呼。但像这种娱乐场所,陆淮一般会派人观察一段时日。

    若是他们真的只是普通生意人,那自然最好不过,但要是暗地里有别的交易,那就要另行处置了。

    陆淮和叶楚走进了百乐门,今晚是开业,大堂气氛热闹,他们没有要包厢,而是在角落处找了一个不起眼的位置。

    但侍应生仍是认出了他们。

    他的语气恭敬:“陆三少,叶二小姐。”

    陆淮点了酒,叶楚则喝果汁。

    他答应了苏兰会将她好好带回来,那日灌她喝酒的情况,不会再出现了。

    这里灯光晦暗不明,他们坐在角落里,观察着来往的人群。

    舞台上有歌女在唱歌,四下欢呼声一片。

    有一个人来他们这边打了声招呼,他继续回到自己的座位,在大堂中央安然坐着。

    他是百乐门的老板闵爷。

    陆淮记起了今晚叶楚似乎想要告诉他一些事情,但他们当时没来得及讲。

    他开了口:“你今晚要讲百乐门的事?”

    陆淮特地补充了一句:“在我吻你之前。”

    叶楚:“……”

    她已经对此习以为常,没有辩驳,而是伸手指向了一个地方。

    循着她的手指看去,他们的视线瞥向了那里。

    那边坐着一个正在喝酒的男人,他的座位旁靠着一根拐杖。

    陆淮眯起眼睛:“翘脚沙逊?”

    叶楚点头:“闵爷有靠山,约瑟夫·沙逊。”

    沙逊家族在国际上极为有名。而约瑟夫·沙逊作为一个犹太商人,在上海滩无人不知。

    他来到上海后,先开了一家沙逊洋行,然后在房地产行业崭露头角,后又涉足多类产业。

    法租界的几个高级公寓区,基本上都有他的参与。

    约瑟夫的左脚在一战中负伤,所以,人称“翘脚沙逊”。

    陆淮日后会派人监视一下他们。

    陆淮问:“你还能想起什么?”

    叶楚思索片刻:“闵爷是金刀会的人,金刀会日后会成为上海滩三大帮派之一。”

    陆淮一怔:“就跟当年的哥老会一样吗?”

    叶楚点头:“三个帮派相互牵制,和平饭店也不用管那样多的事情了。”

    陆淮扭头看了她一眼,她的神态认真,没有遮掩对他的关心。

    她继续讲:“闵爷这个人,没有乔六那么狠心,他遵守和平饭店的规矩,较好掌控。”

    陆淮若有所思。

    叶楚顿了一下:“但这只是前世的情况,今生……”

    陆淮:“我明白了。”

    他的手覆了上来:“你不必担心,这些事交给我去管。”

    叶楚看向陆淮,他凝视着她的眼睛。

    他的神色看不分明,但目光渐深,极为郑重地许下一个承诺。

    两个人相视一笑。

    ……

    北平。

    落了几天的雪在今日停了,阴云散开,阳光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

    阳光正盛,透过窗户,照进了一处公寓。

    原本公寓空旷沉静,此时竟驱散了几分清冷。

    罂粟正在打包公寓的东西。

    尽管罂粟有不少积蓄,但是她从未买过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她的行踪不定,经常会变换住处。

    即使有了住所,也住不了多久,很快就会搬走。

    如此一来,她也不必浪费精力。

    罂粟在这处公寓所待的时间,和之前相比,还算是比较长的。

    不过,现在仍旧要离开了。

    罂粟一面整理着东西,一面想着之后的生活。

    她即将要去的地方是上海。

    新的地方,新的开始。

    也许,这次她能在那里多留一会。

    罂粟的脸上始终带着清浅的笑意,她眼底的冰冷都散了不少。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定会觉得惊讶。

    罂粟鲜少会笑,如今这副模样实属难得。

    这时,敲门声骤然响起,清晰传来,落进寂静的房中。

    下一秒,罂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笑意瞬间收起,皱了皱眉。

    罂粟提步走向门口,犹豫了片刻后,打开了房门。

    罂粟神情警惕,但是目光落在门外那人身上时,稍稍放松了一些。

    “你来这里做什么?”

    罂粟冰冷的声音落下。

    虽然罂粟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但是那人却并没有在意。

    “苏小姐,我来找你。”

    十二一见到罂粟,就朝她笑了。

    罂粟完全没有被眼前这人的笑容影响,反倒是皱了皱眉。

    “我记得,上回你打赌输给了我。”

    罂粟并未说完,但是她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除夕夜的时候,罂粟故意和十二打赌,就是为了让十二不再纠缠自己。

    十二自然也想到了这事,他的眼神稍显黯淡。

    “我只是不放心你,想来见你一面。”

    十二语气又放柔了几分。

    罂粟却不为所动。

    罂粟转身走进了房内,她找了人将屋子里的东西运走,并且已经约定好了时间。

    时间就快要到了。

    罂粟继续完成刚才的事情。

    十二在门外停了一会,还是跟了进去。

    十二的视线落在房内,虽然公寓的东西本就不多,但是现在全被整理好,更显得空旷。

    十二皱了皱眉,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要走了吗?”

    罂粟背对着十二,声音平静:“如你所见的那样,我马上就要离开北平了。”

    十二上前几步,走到罂粟面前。

    此时,十二神色慌乱,语气急促:“你要去哪?”

    罂粟停下了动作,直起身子来,看向十二。

    十二失落的神情落入罂粟的眼中,可有些事情她必须要同他说清楚。

    罂粟说:“其实你也明白,我的身份特殊。”

    罂粟知道十二已经猜到了一些,但他并不确认她属于哪方阵营。

    十二晓得,接下来的话他不想听到,但却不得不听。

    罂粟直视着他的眼睛,她不能给他希望,他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自己身上。

    “你是清会十二爷。”

    “我们两人本就来自不同世界,却因为偶然有了一点交集。”

    罂粟语气平静,面容清冷,仍旧是十二最初看见她的模样。

    十二心中一紧:“我愿意去了解你的生活……”

    罂粟将话说完:“我们最终还是要各奔前程。”

    “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罂粟说完这句话后,十二始终沉默着,没有开口。

    过了好一会,十二才艰难地出声:“我知道了。”

    虽然此时阳光落在十二的身上,但他仍觉得寒冷侵入,遍体生寒。

    罂粟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要十二接受这件事情很难,但是时间一久,他就会释怀了。

    十二看了一眼罂粟,转身走向门口。

    临近出发前,罂粟早已将其他事情安排好。

    整理好房子后,罂粟就准备离开北平,动身前去上海。

    罂粟一出门,立即发现有人跟在她的身后。

    她不用猜也知道那人是谁。

    罂粟虽已察觉,但她并未表现出来。

    她想她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罂粟步子一拐,故意将十二引到了喧闹的街道上。

    街上行人来来往往,欢声笑语不断,阵阵入耳。

    罂粟的身影隐于人群之中,十二神色焦急,立即跟上。

    罂粟对周围的环境极为熟悉,只要她有心甩掉十二,十二就不会跟过来。

    等到行人渐多时,罂粟加快了步子。

    没过多久,十二就跟丢了罂粟。

    十二百般寻找后,却始终找不到罂粟的身影。

    行人仍旧笑着走着,经过十二的身旁。

    十二的脸上早已不见笑意,他一直站在原地,周身弥漫着冷意。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提步离开。

    方才他守在苏小姐的房外,他看见苏小姐房中的东西全部装上了一辆车。

    那些应该是苏小姐的行李,若是苏小姐要离开,那些行李定会送去她的家中。

    十二记得那辆车的车牌,他立即让手下找到了那辆车。

    等到消息传来时,十二发现那辆车上装的根本就不是行李。

    那些全部都是苏小姐弃而不用的东西,如今已经全都送了人。

    看来,苏小姐不会再回来了。

    十二全然不知罂粟的消息,就连苏这个姓也是他听旁人叫起的。

    现在,他彻底和罂粟断了联系。

    ……

    深夜。

    夜色深沉,冷风寂寥,扬起阵阵寒气。

    一辆汽车缓缓驶入寂静的夜色。

    最后,车子停在了叶公馆的门口。

    车门打开,有人从车内走了下来。

    她带着一顶黑色的宽边沿帽,帽檐压下,遮住了她的眼睛。

    她将帽子摘下,眉目精致,面容姣好。

    此人正是罂粟。

    这时,罂粟已经卸下了全部伪装,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容。

    她做别人做得太久,反倒忘了自己的模样。

    罂粟从未用真正的样子出现在别人面前,根本无人见过。

    罂粟自小离开上海,距离出事那天已经过了很多年。

    罂粟长大后的面容变化很大,几乎换了一副模样。

    叶家大小姐已死,不会再有人记得她的样子。

    罂粟只是站在车子一旁,并未移开步子。

    罂粟的视线落在叶公馆上,一直没有离开。

    此时,叶公馆被沉沉的夜色笼罩,清冷的月光照下,更显得黑暗沉寂。

    罂粟眼眸微动,身侧的手握起,指尖触及到她的掌心。

    下一秒,罂粟垂下了眼眸,她将全部情绪收起。

    诸多纷杂思绪隐于在黑暗之中。

    罂粟坐进了车子,合上了车门。

    许久维持着相同的姿势,罂粟的身子有些僵硬,她却毫不在意。

    她最后看了一眼叶公馆,然后收回了视线,驱车离开。

    叶公馆门口,一辆车子来了又走。

    不会有人发现罂粟曾经在此停留。

    作者有话要说:  冬天到了大家注意保暖,下章预告会有一个激烈的吻。

    约瑟夫·沙逊的原型是维克多·沙逊,是民国时期很富有的犹太大亨。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09章 第20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