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第21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0章 第210章

    督军府。

    今日陆淮有事,阿玖一个人在督军府里。

    阳光清冷,照进屋子里,地面明亮极了。

    留声机里响着轻缓的音乐声,这个黑胶唱片是沈九给她的。

    想起沈九,阿玖的嘴角漫上一丝笑意。

    哥哥不在督军府的时候,沈九总会来陪她。不知何时,她已经渐渐熟悉了沈九的存在。

    阿玖的神色温柔了几分。

    这时,一个丫鬟进来,手上端着一杯茶。丫鬟把茶搁在桌上,开口:“小姐,您的茶。”

    房门关上,丫鬟离去。

    茶水很烫,袅袅白雾上升,带来了一些热气。

    阿玖伸出手,要拿起茶盏。

    她的手没拿稳,茶盏滑落,掉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茶水是刚烧开的,温度极烫,茶水溅到了阿玖的手上,传来疼痛的触感。

    阿玖心一颤,她倏地想起,那一年,她被困在大火里。

    那时房间幽闭,火浪蔓延,周围尽是剧烈的浓烟,以及炽热的空气。

    火花朝她漫了过来,脸上传来灼热疼痛的触感。

    她的脸就是在那时被烧毁的。

    痛苦的回忆再一次袭上阿玖的心头。

    阿玖不敢再想,立即用冷水冲洗自己的手。

    阿玖一遍遍用水覆上自己的手,她一直重复着这个动作,任水淹没自己的手掌。

    水冰冷极了,仿佛这样做,她心里的那场大火就能被浇灭。

    水仍在放着,阿玖的思绪渐渐飘远。

    当年为了扑灭那场大火,他们一直用水来熄火。

    阿玖当时意识昏迷,有人跑进来,用浸湿了冷水的棉被,包裹住了她。

    阿玖昏昏沉沉,只感觉到冰冷的触感,覆盖了她的周身。

    那种感觉就像是她沉在了水底,却无路可逃。

    阿玖从回忆中抽离,她动作一滞。

    然后,她立即关了水。

    水流的声响消失,那些恐慌才渐渐歇了下来。

    灼热的火,与冰冷的水,都会让阿玖害怕。

    那些记忆深藏在阿玖的心底,此刻却又席卷而来。

    阿玖擦干了手上的水,回到了桌旁。

    这时,陈妈走了进来,她进来收拾茶杯。

    阿玖垂下眼,遮掩了眼底的情绪。她的手掩在衣袖下,微微颤抖。

    阿玖不能说话,再加上她刻意隐瞒,陈妈并没有发现阿玖的异常。

    入夜了,阿玖躺在床上。

    窗外只有幽暗的夜色,与寂寥的寒风。

    阿玖有些思绪不宁,白日发生的事情仍萦绕在她心头。

    夜愈加深了,倦意袭来,阿玖做了一个梦。

    ……

    阿玖睁开眼,发觉自己待在一个房间里。房里没有其他人,安静极了。光线有些暗淡。

    这时,空气中仿佛响起了一个轻微的声音。

    阿玖凝神听去。

    那声响极轻,在这寂静的夜里,却又清晰极了。

    仿佛是水流淌过地面的声音。

    阿玖下意识往门外看去。

    细小的门缝里涌入了水,门口变得潮湿起来,房里也愈来愈冷。

    阿玖的心一慌。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墙壁和地板也开始变得潮湿,越来越多的水涌入了房间,空气中湿意越加强烈。

    水来势汹汹,似乎有吞噬一切的力量。

    四下仍静谧无声,可这寂静却让人觉得窒息,万分压抑。

    阿玖走下床,想要呼救。

    她刚踩到地上,水立即漫上她的脚踝,比这严寒的冬夜还要冰冷万分。

    水势汹涌,完全阻隔了阿玖的动作。阿玖坐回到床上,心里是无尽的恐惧。

    潮水缓缓漫上阿玖的脚,又漫上阿玖的手臂、脖颈……

    冰冷的触感一直往上延伸。

    阿玖的鼻尖也漫上了冰冷的潮水,彻骨的寒意袭来。

    潮水一点一点覆盖了阿玖的全身。

    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冰冷的水,房里的一切也都被淹没,在水里浮浮沉沉。

    这时,房里所有的东西瞬间往下沉去,桌椅、床甚至是地面,都在缓缓坠落。

    似有一个巨大的张力,把所有东西往下拽去。

    阿玖脑子一空,她的身子往后倾去,倒向无边无际的水域。

    湿意、冷意、恐惧……交织在一起,源源不断地涌上阿玖的心头。

    天光明亮,但光线却极暗,映着深蓝的水,也变得幽暗起来。

    阿玖的身子静静沉没在水里。

    愈往下沉,四下光线愈加黑暗。周围的压迫感也愈加强烈。

    沉沉的湖水向阿玖压来,她的身体完全不由自己掌控,她只能随着涌动的潮水,坠入幽深的水底。

    绝望笼着阿玖的心,她的心缓缓沉寂了下来。

    这时,阿玖抬眼看去。

    上方似有一些亮光,映在水面上,影影绰绰。

    阳光落在水上,折射出清浅的光影。

    从水下看去,那片光影细小微弱。似是有一阵风吹了过来,水面轻轻摇晃,光亮也变得忽明忽暗。

    明明灭灭间,那光亮看上去格外冰凉。

    在阿玖眼里,那是黑暗中仅存的一丝希望。

    阿玖伸出手,想要碰到这明亮的区域。

    可是无济于事,她抓不到任何东西,手里依旧是冰冷潮湿的水。

    阿玖的身子继续往下沉。

    外头是明亮的光影,越加遥远了起来。

    里头是深沉的湖水,笼在阿玖的周围,慢慢将她淹没。

    底下是漆黑的水底,阿玖沉了下去。

    ……

    阿玖倏地惊醒,睁开了眼。

    是梦。

    外头是漆黑的夜,天光黯沉。

    阿玖的身子微微颤抖,方才梦里的场景这样真实,她仿佛要被那汹涌的潮水淹没了。

    天色愈加暗了,阿玖没有再入睡。

    阿玖用手环住了身子,把头埋了下去。仿佛这样做,她才能觉得安心。

    这件事,她不能告诉哥哥。

    ……

    翌日。

    沈九来了督军府,他准备带阿玖去一个地方。

    他给她准备了一个惊喜。

    陆淮已经同意,日后沈九可以单独带阿玖出门。

    阿玖见沈九来了,虽然她还有些心绪不宁,但是她不想让沈九担心,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情绪。

    阿玖看向沈九,沈九未发觉不对。

    沈九笑着说:“阿玖,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保准阿玖会喜欢。

    阿玖点头:“嗯。”

    两人出了门,上了车,汽车驶离了督军府。

    车子停下,两人下了车。

    沈九带着阿玖往前走去,在一个房间前止了脚步。

    沈九推开门,带阿玖进去。

    清冽的空气涌了上来。

    阿玖抬眼看去。

    这个房间,是他们先前喝过茶的地方。

    随即阿玖一怔,房中的场景已经焕然一新。

    房间左侧的墙面上,装了一个西洋的壁炉。

    一切装修都是法国风格,是沈九叫设计师专门设计的。

    沉闷寒冷的冬日,壁炉中已经燃起了火光。

    房里的布置与先前完全不同,但是多了几分暖意。即便在这严寒的冬日,也不会让人觉得冰冷。

    阿玖往右边看去,房间的右侧墙面上,是一整面的书架。

    阿玖喜欢看书,沈九就跑遍了上海滩各处的书店。

    所有的书全部都是沈九亲自挑选的。

    为了走进阿玖的世界,沈九甚至去看了莎士比亚的话剧。

    阿玖不爱与人接触,沈九必须主动靠近阿玖,让她放下心防。

    但沈九并不会告诉阿玖,他为她做的事情,她不必清楚。

    阿玖的眼底浮起一丝笑意,她看向沈九,做了一串手势。

    我很喜欢这里。

    沈九笑了:“你喜欢就好。”

    沈九领阿玖往前走,那里有一个小书桌,上面可以放书和茶。

    桌旁有两张小沙发,阿玖可以在这里看书。

    阿玖挑了几本书,坐了下来。

    沈九也拿着一本书,坐在阿玖旁边。

    时光静静流逝,房里静谧无声,但是氛围极好。

    桌上的茶放了一会儿,已经有些凉了。阿玖正低头看书,一时不察,打翻了茶盏。

    水落在阿玖的手上,冰冷潮湿的触感万分强烈。

    茶水顺着她的手掌流淌,覆满了她的手。

    阿玖想起了昨晚的梦境,她看见了潮水朝她袭来,汹涌极了。

    她的眼神空洞,神情默然。

    此时,沈九已经察觉到了。

    阿玖似乎想起了某些痛苦的回忆,神情有些不对。

    沈九的心一揪。

    阿玖的手湿了,沈九立即拿起一块手帕,轻轻地擦拭阿玖的手。

    阿玖仍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察觉到有人靠近,有些抗拒,下意识手一缩。

    沈九的声音响起,极为温柔:“阿玖,别怕,是我。”

    认出了沈九的声音,阿玖没有再避开他的动作。

    见阿玖不再抗拒,沈九这才继续用手帕擦着阿玖的手。

    水珠一点点拭去,那些冰冷的触感也在慢慢消散。

    沈九看着阿玖,开口:“阿玖,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那都是幻觉。”

    沈九晓得阿玖遭遇过一场大火,她定是想起了那些场景。

    他要让阿玖知道,这些都已经过去了,不要被眼前的假象困扰。

    沈九的声音极为柔和,生怕惊吓了阿玖。

    阿玖慢慢回过神来,她的视线落在沈九身上,但是眼底仍带着一些恍惚。

    阿玖还没有完全从回忆中抽离。

    沈九沉思了一会,他伸出手,慢慢握住了阿玖的手。

    阿玖没有抗拒,任由沈九的手覆上。

    刚一碰到阿玖的手,沈九觉得冰凉的气息漫了上来。

    沈九心疼极了,下一秒,他的手微微握紧,带着安抚的意味。

    沈九的手完全包裹住了阿玖的,温暖的气息笼着阿玖。

    他要通过手上真实的触感,让阿玖回到现实。

    那些过往太过冰冷,他不想再让阿玖被回忆纠缠。

    阿玖的手渐渐变得温暖,那些不安的思绪也渐渐沉寂了下来,她感觉痛苦的回忆都变得遥远。

    阿玖的眼睛逐渐清明。

    沈九察觉到阿玖已经平静了下来,他就放开了手,和阿玖隔开了一段距离。

    送她回督军府的时候,沈九替她遮掩了这件事。

    阿玖最近心绪不稳,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

    ……

    陆淮处理了和平饭店的一些事。

    时间已是黄昏了。

    他已经给叶公馆打过电话,叶楚会在下午六点抵达和平饭店。

    陆淮的借口充分,有要事相商,顺便请她用晚餐。

    他们已经摊牌,但叶楚并没能来得及告诉他,前世两人是合约夫妻的事情。

    陆淮低头收起文件,门外已经响起了敲门声。

    叶楚有他房间的钥匙,她很快就开门进来。

    他抬头看去:“来了?”

    叶楚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陆淮认真解答:“我有了一个发现,或许能恢复全部的记忆。”

    叶楚怔了一怔。

    她并不知道他先前是如何忆起前世的。

    他缓缓开口:“前世,戴士南身上有什么疑点?”

    “金刀会入驻上海的目的又是什么?”

    陆淮的语气严肃,实则是在引诱她。

    “这些事情,你不想知道吗?”

    叶楚思索后道:“你的记忆如何恢复?”

    陆淮笑了,起身朝她走来:“还需要你的帮助。”

    叶楚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对:“怎么帮?”

    “我的发现是……”陆淮俯身看她,“前段时间,只要同你有亲密的举动,我就会做梦。”

    叶楚抬起头,望进他的眼中。

    他的目光深沉,不似作假。

    陆淮忽的一笑:“你觉得,应该怎么帮我?”

    叶楚继续观察着他的表情,没有回答。

    陆淮探出了手,他的手指掠过她的嘴唇,动作轻柔。

    他的手指冰冷,她的嘴唇灼热。

    虽说是温柔的触摸,却像是危险的寒冰贴上了炽热的火焰。

    一股酥麻之感沿着背脊往上蔓延,叶楚的身体敏感,又被他撩拨。

    她不由得心中微跳。

    这时,桌上的黑色电话响了一声,在寂静的房间里,尤为刺耳。

    “陆淮,你不接吗?”

    叶楚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声线比起先前更为绵软。

    似乎是因为陆淮的举动,她不由得主动靠近了他危险的陷阱。

    她的声音使得陆淮心一乱。

    他牵起唇角:“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陆淮扣住叶楚的手,以一种禁锢的姿势环住她的身体。

    两人身体紧贴,而在这次的动作中,他依旧占据着主导地位。

    他继续开口,声线沉沉落下。

    “有些事情,我记不起来,你重生那样久,估计回忆也模糊了。”

    陆淮袭上她精致小巧的耳垂,叶楚心神紧张。

    “我倒是能帮你一起回忆一下。”

    “有关我们的从前……”

    缠绵暧昧的气氛中,电话铃声又响起。

    陆淮微微皱眉,他很快抬手抚住叶楚的下巴,似乎是在防止她挣脱。

    他轻吻了一下她的耳垂,从那里离开,抵达了她细润的脸颊。

    陆淮的气息灼热,一寸寸吻过她的脸。

    他的唇贴上来,细细描着她的唇形,她的嘴唇愈发烫了。

    电话铃声仍旧在响着,叶楚的心跳却加快了。

    伴着刺耳的声音,这里仿佛成了一场隐秘的偷.欢。

    陆淮的呼吸贴着叶楚,轻盈的吻落下,更刺激了起来。

    半分钟后,扰人心烦的声音停了,屋子里重新恢复一片寂静。

    这时,陆淮的动作也停了,他微微仰头,离开了她的嘴唇。

    叶楚发觉唇上朦胧的触感消失,他温热的气息也已经远离。

    她猛地睁开眼睛,却正好对上了陆淮似笑非笑的眼睛。

    叶楚眼中的迷离尚未散去,这才意识到她好像落进了他的陷阱。

    陆淮俯身看着她的眼睛,对她的反应极为满意。

    “嗯,看来你也很期待……”

    叶楚的身体一僵,又被陆淮拥紧。

    他的声音萦绕着她的耳畔,温柔极了。

    “我的阿楚。”

    趁着她还没有清醒过来时,陆淮的嘴唇又覆了下来。

    这一次,陆淮没有先前那般轻柔试探,他直接撬开了她的唇。

    他随即又长驱直入,进了牙关,缠上她的舌尖。

    他的吻狂热至极,肆意地掠夺她唇齿间的空气。

    在叶楚快要无法呼吸时,陆淮又放松一些,很快又攫紧她的双唇,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他的气息将她彻底包围,叶楚的身体渐渐软下来。

    她整个身体瘫软在他怀中,她伸手一勾,却没有勾住他的脖子。

    似是察觉到叶楚已经要向下滑落,陆淮松开束缚她的手,环住她的腰,让她借他的力量站稳。

    他扣紧她的纤腰,拉她往怀中靠。

    陆淮却仍然没有停止,继续吻着她。

    窗外已是黑夜,寒风吹过冰冷的冬夜。

    屋内两人相拥,炽热的身体紧贴在一起。

    这一场亲吻中,仍是以他为主导。

    陆淮的吻渐渐变得轻柔起来,汲取着她的清香和唇齿间的温暖。

    叶楚的身子早已酥软,她后背紧靠墙面,勉强支撑着她的站立。

    陆淮加深动作,挑逗着她的舌尖,似要让她主动缠上来。

    他在她唇间碾转,两人气息交融。

    夜色已深,她微仰着头,沉迷在这个吻里。

    任他予取予求……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还没结束,下章继续。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为掠夺性质的吻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0章 第21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