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第21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1章 第211章

    屋子里没有开灯,夜幕沉沉,这里漆黑一片。

    他们两人双眼闭着,紧紧相拥,在这样隐秘的黑夜里,一个漫长的吻,沉迷又陶醉。

    陆淮的双唇渐渐下移,吻向叶楚白皙细润的身体。

    她察觉到他的唇离开了,而她的脖间顿时起了一阵温热触感。

    叶楚身体一颤,喉间似要发出轻盈的柔软声线,却很快克制住了她的失控。

    但她并没有压抑住,一声极轻的喉音泄出。

    陆淮微微一怔,不由得浮起笑意。

    她的肌肤虽细滑纤白,他却不舍得离开她的唇。

    陆淮沿着叶楚的脖线往上亲着,吻过方才发出喉音的那处地方。

    他继续落下轻吻,沿着她的下巴,抵达了她的嘴唇。

    叶楚的双唇已经愈发红了,此刻略微开启,于陆淮而言,好似一个邀请。

    他封住她的唇,又吻了下去。

    这时,陆淮的头部猛地疼了起来,像先前那样,仿佛被什么一击。

    陆淮只能加深了这个吻,用她的纤柔来缓解他的痛楚。

    当他的意识逐渐昏沉的时候,头脑却更加清晰。

    陆淮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些画面,熟悉至极,来自他的前世。

    ……

    那是一个黑漆漆的雨夜。

    在滂沱大雨中,陆淮坐车回督军府,雨水疯狂地敲打着黑色汽车。

    叶楚被雨淋湿,她的身体纤瘦,站在雨中拦住了他的车。

    陆淮并不认识叶楚,他本想拒绝,但她却讲了一句话,让他留下了她。

    叶楚经过半个夜晚的淋雨,身体早就不堪重负,她晕倒在他的身旁。

    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陆淮向来不喜旁人的触碰。

    但他看见了她眼角的那滴泪水,和口中轻声无意识的呢喃。

    陆淮带叶楚上了自己的车,回了督军府。

    奇怪的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却难得不讨厌接触她。

    ……

    前世的画面在陆淮的脑中一晃而过,此刻深深地映在今生的他眼里。

    陆淮记起来了,那个雨夜是他们的初遇。

    前世,叶楚是家破人亡的孤女,她走投无路,才来寻求他的帮助。

    陆淮心一揪,因她而疼了起来,一阵寒意从背脊处升起,蔓延至整个躯体。

    他的身体一僵。

    陆淮松了唇,睁开了眼睛,现在他们在和平饭店的房间里,叶楚在他怀中。

    陆淮目光沉沉,他仿佛见到了前世那夜冰冷瘦弱的叶楚。

    她身子酥软,仍旧被他禁锢在坚硬的墙和他温热的身体之间。

    陆淮眸光渐深,只想更加怜惜她。

    叶楚被他吻得发晕,尚且没有睁开眼睛,陆淮再次将自己的唇凑了上去。

    头痛的感觉又一次袭来,前世的回忆如潮水一般淹没了他。

    ……

    待到叶楚清醒后,她告知了陆淮,一件他绝不可能相信的事情。

    她意外得知了此后他们的结局,若是陆淮继续沿着目前的轨迹走,便会被人斗倒,最终身亡。

    几日后,陆淮果真遭遇了一次刺杀,他本该受伤严重,却在叶楚的提醒下,毫发无损。

    在下一次事情验证后,两人之间彻底达成了信任,决心合作。

    叶楚不能再是叶家的二小姐,为了避开仇杀,她需要一个假身份。

    陆淮给叶楚办了一个假身份,江南地区的孤女。

    他要给陆家交待,需要一个妻子,同时,她也要有合理的身份待在他身旁。

    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两人结婚。

    结婚之前,他们在书房里签了一份合约,从此以后,严格遵循合约的内容,双方之间,不得越界。

    少帅大婚的消息登报,上海滩和华东地区的议论纷纷扬扬,没有止息。

    无人知道真相,无人看好这段婚姻。

    而新婚那夜,大雪纷飞,陆淮和叶楚坐在房间里,看了一整夜的雪。

    为了让谣言平息,他们必须做出一些行为。

    后来,所有的传闻被他们扮演的恩爱消除。

    ……

    陆淮睁开了眼睛,前世的场景再次从他眼中散去。

    他抬眼看向怀中的叶楚,她已经瘫软。

    方才陆淮回忆之时,头痛欲裂,不由得加重了他的吻。

    在他侵犯性质的吻下,她全身力气尽失,身体愈发灼热。

    陆淮的双唇离开,他低声喘息着,望着她的脸。

    他的目光细细掠过她的五官,似要将她的面目全部记在心间。

    叶楚皱了一下眉,细小的呢喃声从她口中轻泄。

    陆淮再吻下去,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压往自己。

    两人距离更短了,身体毫无缝隙地紧贴,双唇相贴。

    在这个吻中,陆淮又忆起了前世。他习惯了这种头痛的感觉,他的吻变得小心翼翼。

    前世的那些画面在他脑中逐渐清晰起来。

    ……

    前世,叶楚被叶家宠着长大,她不会用枪,不会骑马,甚至连最基本的防身都不会。

    她是一个十分合格的名媛千金,却丝毫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叶楚把她所知道的事情告诉陆淮,作为交换,他会教她很多。

    精准的枪法、骑马、防身术、模仿别人字迹、摩斯密码……那些东西,全部都是他教她的。

    一日,他们两人遭遇伏击,敌人众多,陆淮分.身乏术。

    陆淮的子弹用尽,而最后一个敌人却在他的面前倒下。

    他抬眼看去,看见了他纤瘦的妻子,双手握枪,身体颤抖。

    陆淮心神一颤,他知道,自己已经爱上她了。

    他动心了,或许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有一回,在南京附近的寺庙里,他们两人又遇到了刺杀。

    叶楚替他挡了一枪,子弹被怀表一拦,射偏了,勉强让她留住了性命。

    陆淮看见了他送叶楚的那块怀表,那是属于他母亲的怀表。

    而叶楚对他来说,是极为珍重的人。

    陆淮送她去了医院,他紧张、焦急、慌乱……却无法忽视另一种感觉。

    他不能阻止自己去爱她。

    风雨交加的夜晚,陆淮在医院病床上吻了她。

    ……

    前世的画面消散,漆黑寂静的房间里,陆淮继续吻着叶楚。

    陆淮的吻下移,亲吻着叶楚洁白无瑕的颈项。

    陆淮在用他炽热的唇去温暖她脖间的每一寸肌肤。

    只想同她靠得再紧一些。

    他索取着她身上的力量,融化她,拥紧她。

    陆淮的头疼更加剧烈,疼痛抵达了一处巅峰,脑中画面闪回,他又看见了他们临死前的那一个晚上。

    事情已经快进行到了尾端,而谁都没有发现,结局竟悄悄来临了。

    那天晚上,陆淮已经瞒着叶楚做了一件事。

    而在宴席之后,陆淮想告诉叶楚这件事,并同她讲一句话。

    他想说的很简单,在心中已经纠结多年。

    但他们却因为分神,在司各特路上出了意外。

    有人往倾倒的汽车中扔了火折子,炙热火光燃起,他们望见彼此的眼睛。

    他浑身力量抽离,再也无法告诉她,他的内心。

    ……

    陆淮睁开眼睛的时候,滚烫的泪水从脸上滑落。

    此时,前世的一切记忆已经汇入他的大脑,同今生的他融为一体。

    他是陆淮。

    他是今生叶楚的恋人,也是前世叶楚的丈夫。

    陆淮开了口,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阿楚。”

    “我想起了一切。”

    叶楚的身体僵硬,她忽的睁开眼。

    四目相望,泪水碾转。

    她颤抖着身子,如同前世惊慌失措的那个小妻子。

    她的内心复杂无比。

    叶楚期盼陆淮想起来,想起他们曾经共同拥有的那些回忆。

    但她又害怕他想起来,想起那个怯弱胆小又一无是处的她。

    陆淮的视线直直望进她的眼中。

    这一次,叶楚站稳了身子,没有避开他的目光。

    陆淮继续说,前世临死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日我陪你回到上海,陪你去了叶公馆。”

    “当时莫清寒去了北平,我已经和尚副总理联手,决定拉他下台。”

    叶楚的心一紧,她仿佛已经猜到。

    陆淮的目光紧锁着她:“那天晚上,我想告诉你一句话。”

    叶楚的眼中是无法掩盖的情意,伴随着泪水倾泻。

    她的眼泪无法止住,陆淮的声线沉沉。

    “若是此事已成,我们放下仇恨……”

    叶楚发怔地看着他,等待着他开口。

    陆淮缓缓道出了前世遗憾的真相。

    “做真正的夫妻。”

    泪水继续下落,叶楚攒紧了拳,指甲掐进肉中。

    他们凝视着对方,似要将前世未曾看清的过去,全部看个明白。

    很快,叶楚往前走去,她扑上来搂住陆淮的脖子。

    她主动献上自己的唇。

    克制两世的情感令她不能自抑,她扔掉了那些隐忍。

    叶楚的吻小心又笨拙,贴上陆淮的唇。

    她的双唇轻触,如蜻蜓点水般掠过,下一秒又重重压下,似带上了她全部的情感。

    叶楚吻着他的嘴唇,一遍又一遍。

    时轻时重的亲吻不断地落下来。

    她的动作青涩得很,不像陆淮那样,他虽是此生第一次,却能肆意掠夺。

    陆淮没有反客为主,任由叶楚动作。

    她学着他那样,嘴唇沿着他的唇线轻点,仔细描着他的唇形。

    她似乎已经觉得应该进行下一步尝试了,轻轻探出舌尖,笨拙地去撬开他的齿。

    陆淮心中一喜,顺从地张开双唇,接纳她的进入。

    叶楚的舌尖略微探了一下他的舌,她似有顾虑,愣了几秒。

    她的动作骤然一顿,仿佛很快就会离开他的唇。

    陆淮不容许叶楚有退缩的可能,他立即主动迎上。

    他的舌扫进她的唇齿,他的吻又落了下去。

    叶楚松开了手,身体酥软,陆淮环紧她的腰,将她抬起。

    她的双脚离地,身子悬空,心下一紧,双腿环上去,圈住他的腰。

    陆淮用力抱着叶楚,护住她。

    她微微低头,覆在他的唇间,不舍离开。

    陆淮一边抱她往里面走,一边伸手试探摸索,担心她被障碍磕到。

    在黑夜里,他的手摸索到了她身后有一张桌子,他的步子一停。

    陆淮再微抬起叶楚的身体,将她轻放上去。

    叶楚坐上了那张桌子,底下一片冰冷触感袭来,她颤抖了一下。

    陆淮扣紧叶楚的腰,他身体一倾,贴上她的身子,用他灼热的温度去温暖她。

    她渐渐恢复平静,身子松懈,双腿缓慢滑下他的腰。

    陆淮松开了叶楚的躯体,他伸出手,立即抓紧她的腿,往上一移,让她环住自己。

    他继续封住她的唇,品尝着齿间清香。

    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双唇相贴。

    今生的陆淮,吻着今生的叶楚。

    同样,也是前世的他,在吻着前世的她。

    待到叶楚的腿已经盘紧陆淮的身体,他的手沿着她的腰线,箍紧她的身子。

    直至两人身体严密贴合,再无缝隙。

    但他却觉得不够近。

    不够近。

    而叶楚现在的身体较为青涩,两人才刚刚相认,似是怕吓住了她,陆淮并不敢再进一步。

    他们先前朝夕相处,日夜相伴。

    但因为仇恨未消的心结,却隔绝了真正的距离。

    他和她分明那样近,却又那样遥远。

    陆淮继续吻她,动作安分,仅仅用双手扣紧她,让他们的吻更加靠近。

    她的衣衫虽薄,他的手却没有探进去。

    她的身体虽纤瘦,他也不敢再做什么。

    只是吻罢了,没有再进一步的举动。

    叶楚拥紧陆淮,害怕这眼前的一切是假的。

    陆淮温热的身体提醒她,这不是梦境,不是幻觉。

    他真真切切地抱着她,吻着她。

    他带着前世和今生的记忆,此刻就在她的眼前。

    他们拥有着相同的过去,日后也会拥有相同的未来。

    在叶楚的回应下,陆淮的吻愈发热烈了。

    这场如梦一般的黑暗深夜里,上海滩竟又落了一场大雪。

    簌簌声音在窗外响着,房间里寂静无声。

    他们两个人彼此完整,彼此.相爱。

    前世今生,永不相负。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第二章在15点。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1章 第21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