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第21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2章 第212章

    自从和平饭店相见后,陆淮将叶楚送回叶公馆,两人便没有再见。

    学堂的假期也已经结束,信礼中学开了学。这几日,叶楚回了学校,见见朋友,又拿了新课本。

    学堂的生活同先前差不多,只是来了一个新的代课老师。

    叶楚在认真地过自己的生活,她并不知道,有时候会有一个人在看她。

    这天,罂粟照旧出了门。

    她来到上海的日子里,一直没有接到上面的命令。

    不像在北平那时,现在,罂粟能自由支配的时间很多。

    她又一次到了信礼中学门口,汽车停下来。

    罂粟的目光有些冷,沉默地望着学堂的方向。

    一段时间后,贺洵从学堂中走出。

    罂粟眯了一下眼睛,她知道他是信礼中学的校董。

    但让罂粟更关心的是,贺洵和叶楚的关系不错。

    她先前一直在北平,不曾对贺洵做过全方面的调查。

    所有和贺洵相关的事情,都是江先生告诉罂粟的。

    既然她会在上海留很长时间,就有机会去观察一下贺洵。

    贺洵的车子离开了。

    罂粟还在信礼中学门口等着。她晓得马上就要放学了,过一会儿叶楚就会出来。

    罂粟并没有离开,既然今日她来了这里,就再多待一会儿罢。

    这时,一个女学生走了出来,她气质清冷,即便在人群中,也能一眼就看见她。

    罂粟的嘴角浮起极浅的笑意,是叶楚。

    罂粟的车停在学校不远处,那个角落有些喧闹,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汽车停在那里,不会被叶楚发现。况且,罂粟做了易容,她的样貌看上去极为普通。

    罂粟的视线一直落在叶楚身上。

    叶楚走出校门,上了叶公馆的车,汽车驶离。

    罂粟停顿了片刻,将手放在方向盘上,发动了汽车。

    她仍想去看看叶楚会做些什么。

    叶公馆的车在前面行驶,罂粟的车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两辆车中间隔着一段距离,罂粟既能跟牢车辆,又不会让人发觉。

    过了一会儿,叶公馆的车停了下来。罂粟抬眼看去,那是一家咖啡馆。

    叶楚下了车,罂粟等了一会儿,也抬脚走了进去。

    门被关上,阻隔了外头冰冷的空气。

    咖啡店里的布置十分雅致,店里漫着香醇的气息。

    罂粟扫了一眼,咖啡馆里人不多,静谧极了。

    罂粟发觉叶楚已经落座。虽然她背对着自己,但罂粟仍能认出她的身形。

    莫非叶楚在等什么人?

    罂粟没有再想,她压低了帽檐,缓缓走了过去,在叶楚的不远处落座。

    一个侍应生走上前,低声问:“小姐,您需要点什么?”

    罂粟声音沉静:“一杯咖啡。”

    侍应生离去,周围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时,罂粟身后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罂粟极为敏锐,立即就察觉到了。

    但罂粟仍垂着眼,恍若未觉。

    一个女人经过罂粟身侧,往前走去。

    待她走了一段距离,罂粟这才抬起头,看了过去。

    那个女人身形纤瘦,姿态极好。不知怎的,罂粟觉得这个女人有些熟悉。

    同时,她的心里隐隐有着一种感觉。

    她一定认识这个女人。

    罂粟发觉这人往叶楚的方向走去,似乎叶楚等待的人就是她。

    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起来。

    罂粟定定地看着,目光不曾移开。

    待到那个女人落座,她抬起头来,罂粟看清了她的面容。

    她面容姣好,笑意温柔。

    罂粟微微一怔,随即眼里漫上了湿意。

    是苏兰,她的母亲。

    这时,侍应生走上来,把咖啡放下:“小姐,您的咖啡。”

    罂粟垂下眼,遮掩了情绪。

    但她的眼底带着一丝沉痛,手微微攥紧。

    她被拐走的时候年龄不大,但是她还记得苏兰的面容。

    母亲待她极好,那时她走丢了,母亲一定很伤心罢。事情过了那样久,母亲一定认为她已经死了。

    罂粟不是没想过回到叶家,她被戴长官救下后,找到一个机会,准备离开宅子。

    她自以为可以逃离戴长官的掌控,其实这只是戴长官设的一个局。

    一个磨练她、打压她性情的局。

    从此以后,罂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特工,那些关于叶家的记忆都被她隐在了心底。

    罂粟完成了一次次任务,性情越来越冷静,手上也沾染了人命。

    心境更是与从前大不相同,她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叶家大小姐。

    即便她回叶家,母亲估计也认不出她了。

    罂粟目光沉沉,她是一个特工,注定不能与旁人有过多牵扯。

    她的身份那么危险,若是旁人知道叶家与她有关,那么她对叶家来说,就是一个负累。

    就让她们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这是最好的选择。

    罂粟再抬起眼时,那些骤然涌起的沉痛,尽数敛了下去。

    她的神色极为平静,仿若冬日最冰凉的湖水,不会再起一丝波澜。

    四下寂静,而罂粟的气息更加静谧万分。

    罂粟往叶楚她们的方向看了过去。

    光线落在苏兰身上,苏兰的笑容极其温柔。

    此时苏兰正笑着和叶楚说些什么话,气氛看上去极好。

    罂粟的目光凝在那里。

    虽然罂粟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但她也能感受到那份温馨。

    罂粟眼底漫上了笑意,目光也柔和了一些。

    这些温暖离罂粟极为遥远,她永远也体会不到这温馨的场景。

    但她希望叶楚能够幸福。

    而她会暗地保护叶家,不会让他们知晓自己的存在。

    罂粟深深看了叶楚和苏兰一眼,然后收回了视线,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咖啡馆。

    她的脚步极稳,带着一丝决然。

    冬日的风极为冷冽,吹过寂静的长街,空气愈加寒冷。

    罂粟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咖啡馆。

    凉意笼着罂粟的周身,她的背影笔直静默,分外寂寥。

    这天夜里,罂粟彻夜未眠。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才勉强睡去,再次睁开眼时,她依旧回到了先前冷漠的状态。

    回到了属于她的生活里。

    ……

    信礼中学。

    几辆黑色汽车从街角驶出,往学校方向开来。

    此时,学堂正值上课时间,外头安静极了。

    今日,阳光稀薄,偶尔有冷风吹过,却也很快就散了。

    虽至下午时分,但街道上的行人不多,连车子也没有几辆。

    黑色汽车驶过,扬起一阵风。

    之后,车子停在了学校门口。

    有人下了车,是陆三少身边的周副官。

    周副官下车后,绕到一侧,拉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陆淮从车内走下。

    陆淮身量本就高大,背脊直挺。

    如今,陆淮穿着一身军装,更显得他身形修长,眉眼冷冽。

    陆淮的视线落在信礼中学几个字上,他眸色沉沉,随即提步走了进去。

    周副官立即跟在陆淮的身后。

    学生们都在上课,此时学堂里空荡荡的,并没有多少人走动,寂静万分。

    陆淮一行人突然出现在信礼中学,也没有人注意到。

    陆淮走去的方向正是校长室。

    校长正坐在办公室中,开学已过了将近一个星期,近日事情不多,他只是在处理一些零碎小事。

    这时,敲门声忽的响起,落进房内。

    校长没有抬头,说了句:“进来。”

    话音落下,房门从外面被推开。

    周副官打开房门后,站在一侧,陆淮走了进来。

    校长抬眼看去,当看清来人时,他怔了一怔。

    他立即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陆淮跟前。

    校长语气恭敬:“三少。”

    校长并不清楚,为什么陆三少会突然出现在信礼中学。

    陆淮同校长握了个手,打了声招呼:“汪校长。”

    校长说:“三少不妨先坐下来,我让人送壶茶进来。”

    陆淮开口:“不必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

    校长问道:“不知三少来这里,所为何事?”

    陆淮继续说:“其实我有件事要麻烦汪校长。”

    校长点头:“三少请说。”

    陆淮顿了顿,开口道:“我要找你们学堂的一个女学生。”

    校长沉默着,继续听。

    陆淮缓缓道出她的名字:“叶楚。”

    校长愣了一下,叶楚是他们学校一个成绩优异的女学生。

    但此刻,他却记起了另一件事。

    前段时间,报纸上刊登了陆家三少高调追求叶楚一事。

    上海进入新时代,现在年轻人讲究的都是自由恋爱。

    更何况,陆三少喜欢叶楚,更由不得旁人指摘。

    陆淮又接着说道:“我需要她帮我一个忙。”

    校长立即应下:“当然可以。”

    “叶同学正在上课,三少请随我来。”

    校长领着陆淮穿过走廊,来到了叶楚的教室门口。

    陆淮站在一侧,没有上前。

    校长敲响了教室的门。

    里面先是安静了一会,然后老师过来打开了门。

    “汪校长。”

    老师有些惊讶,不晓得校长为何会来这里。

    校长朝老师点了点头:“叫一下叶楚同学,有人找她。”

    老师愣了愣,她的视线越过校长,落在他的身后。

    三少站在不远处,明显是和校长一起过来的。

    她这才意识到,来找叶楚的人竟是陆三少。

    不过,她很快就了然,这两个人的事情,上海滩已经人尽皆知了。

    老师随即走回教室。

    “叶楚,出来一下,有人找你。”

    老师随即补上一句:“今天你可以提前放课。”

    叶楚抬眼看去,她瞧见汪校长站在门口,正看向自己这个方向。

    叶楚虽觉得奇怪,但是脸上并未流露出几分。

    很快,叶楚收拾好了东西,她向老师道别后,走出了教室。

    随后,老师关上了教室门,讲课的声音再一次响起,隐约透出房门,传到走廊上来。

    叶楚语气恭敬,叫了一声:“汪校长。”

    汪校长点了个头:“三少有事找你。”

    汪校长说完后,就转身离开了。

    叶楚侧过头,目光落在走廊边。

    陆淮正站在那里等她。

    走廊上无人,四下安静,偶有老师的教课声落进耳中。

    空旷又寂静的走廊上,只有叶楚和陆淮两人。

    叶楚对上陆淮的眼睛,他的眼睛幽沉。

    这是他们两人那夜在和平饭店见过后,第一次见面。

    陆淮已经想起了前世的记忆。

    想到那天晚上,叶楚不由得移开了视线,不敢看他。

    她的耳根有些发烫。

    今日,陆淮穿上了军装,帽子被他取了下来,拿在身侧。

    他的眸光深不见底,瞥了过来,视线直直地落在她的身上。

    原本陆淮神情淡然,气质冷冽。

    但看到叶楚的那一刻,他嘴的角泛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稍显冷峻的五官因为她变得愈发柔和。

    下一秒,陆淮朝叶楚走了过来。

    叶楚开口:“你怎么会到我的学校来?”

    陆淮在叶楚面前站定,他微微俯身。

    他认真看她:“我有些事情要同你讲。”

    这里是信礼中学,是叶楚现在念书的地方。

    陆淮的举止客气有礼,极为尊重她。

    叶楚问:“什么事情?”

    陆淮:“这里不方便,你随我去了外面再说。”

    叶楚点头:“好。”

    陆淮迈起步子,离开走廊,朝外面走去。

    许是因为在学校的缘故,叶楚并不想受到旁人注意,她跟在陆淮身后。

    陆淮后退一步,同叶楚并肩而立,让她站在他的身旁。

    他们两人往外面走,步伐一致,不急不缓。

    这时,一节课正好结束。

    每个教室的门都开了,学生们涌了出来,散进四处,学堂空空荡荡的角落都被填满。

    陆淮和叶楚正朝着校门口走去,寂静空阔的走道上开始出现三三两两的人。

    有些人顿下步子,扭头看他们。

    有些人想看清楚他们的脸,但并不敢靠前。

    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并肩往学堂外面走去。

    叶楚有些紧张,但陆淮却坦然自若。

    他微微开口,声音极轻,恰巧落进她的耳中。

    “别紧张。”

    想必前世他们一同出现时,也时常引人侧目。

    只是今生身份不同,他们前阵子才相认。

    在陆淮看来,叶楚仅是不习惯罢了。

    叶楚嗯了一声,沉默地同他一起走着。

    终于抵达了外面,喧嚣声响尽数散去,她只觉得心下一松。

    周副官已经将另一辆车开走了,陆淮的车子停在了不远处。

    两个人快步走到陆淮的汽车旁边。

    陆淮替叶楚开了车门,他绕过车子,从对面车门进入。

    他们进了车中,车门一关,隔绝了外面的视线。

    陆淮伸手拨了一下中央后视镜,那里能清晰地看到车中坐着的他们。

    叶楚察觉后,抬眼看去,在镜中和他四目相接。

    他穿着军装,坐在驾驶座上。

    她穿着学生服,坐在副驾驶上。

    他和她目光相触,彼此心意,一览无余。

    陆淮的嘴角浮起笑意,叶楚低头,面红耳赤。

    叶楚低着头问:“有什么事情吗?”

    陆淮声线淡淡:“有。”

    这辆汽车的后座放了一个礼盒。

    陆淮伸手拿了过来,放在叶楚的膝盖上。

    叶楚打开了礼盒的盖子,看见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款十分精致的黑色长裙,用来参加晚宴最好不过。

    她低头看着,侧脸弧度优雅,好看得紧。

    陆淮不由得靠近叶楚,在她脸侧悄然一吻。

    叶楚怔了怔,忙避开他的吻:“我们现在是在学堂附近。”

    陆淮笑了一声:“我虽然很想你,但没有那样心急。”

    叶楚岔开话题:“送我礼服做什么?”

    陆淮起了几分逗弄的心思,把问题抛回给她:“你觉得呢?”

    叶楚问他:“近日有什么宴会?”

    陆淮又不答:“这件裙子好看,需要我替你换上吗?”

    他故意提起百乐门开业那晚,叶楚的拉链系不上,他替她拉上。

    叶楚并不接话:“不必了。”

    她面不改色,这才是化解他调戏的最好办法。

    陆淮言语一转:“几日不见,你没有什么念头吗?”

    叶楚严肃地回答:“没有。”

    陆淮抬眉:“哦。”

    他并不信。

    陆淮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的那件学生服,款式简单,却衬得她更为青涩。

    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军装,他得了消息就赶来了她的学堂,没有来得及换下。

    他们两人这样穿着,他倒是竟有几分以势压人,逼迫女学生的感觉……

    叶楚抬眼看过来,她并不晓得陆淮的想法。

    陆淮望进她的眼中,开了口:“晚上陪我参加一场聚会罢。”

    陆军官认真看着女学生叶楚,告诉她一件事。

    “这是戴家的聚会。”

    陆军官的言语却柔和,语气中却是不容拒绝的。

    “你去不去?”

    作者有话要说:  军装和学生装这个梗,今天他们暂时不能做什么了,以后继续玩。

    之前的手铐梗以后还会出现,大家还喜欢什么梗可以在下面评论,我会看大家的讨论考虑写。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月底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2章 第21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