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第21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3章 第213章

    叶楚眯起眼睛:“戴家的聚会……莫非戴士南会参加?”

    陆淮一笑:“你答对了,我想带你见他。”

    叶楚认真思索:“既然你已经记起前世,有没有想到戴士南可疑的地方?”

    陆淮伸手摸她的长发,他温热的手指穿过她柔软的头发,细细摩挲着。

    他说:“我们之间的事情,我倒是全部记得清楚。”

    “经过那日,想必你也十分清楚了。”

    叶楚:“……”

    收回手的时候,陆淮的手指微微一偏,状似不经意地抚过叶楚的脸。

    虽然她面色不改,但是脸颊早已发烫了。

    陆淮一边看她一边谈着事情:“至于戴士南……”

    “前世,他在临死前,没有露出一丝马脚。”

    “这件事你也知道,他被莫清寒亲手杀了。”

    陆淮的手下滑,沿着她的手臂,灼热指腹贴着冰冷衣服,抵达叶楚的手掌。

    他十指合拢,轻握着她的手,他用手指把玩着她的白皙小手,愈发觉得精致可爱。

    几日不见,确实有些想念了。

    叶楚皱眉:“你说,他是隐藏得太好,却因为被莫清寒所杀,没来得及暴露。”

    她继续说:“还是……戴士南或许不是莫清寒背后那人。”

    陆淮深有所感:“两种情况都有可能。”

    他们两人想到了一处,戴士南此人嫌疑虽重,但在怀疑他的同时,也要将多种情形考虑清楚。

    陆淮收回了手,转回身子,正视前方:“不如现在我们就去看一看。”

    陆淮发动了汽车,驱车前行。

    黑色的汽车缓缓驶进了上海繁华的街道里,向着那个未知的秘密。

    ……

    戴家聚会前一天。

    南京督军府。

    一辆汽车驶进了督军府,车子停下,车上走下来了一个人,那人正是戴士南。

    戴士南今日是来与陆宗霆谈论事情的,他径直往书房走去。

    陆宗霆坐在书房里,一个手下站在那里,正在汇报事情。

    待手下离开,戴士南走了进去。

    陆宗霆看向戴士南,直接进入正题:“北平的反动分子一事调查得如何了?”

    先前,德中饭店发生枪战,此事是北平反动分子所为。

    近日反动分子蠢蠢欲动,又在北平闹事。

    陆宗霆认为,这些反动分子扰乱了北平的秩序,定是居心不良。

    而北平政府全面封锁了消息,他便让戴士南去调查此事。

    戴士南:“我让手下去调查,打探到尚副总理在私下提过,北平政府有内鬼。”

    先前他派罂粟去调查此事,罂粟告诉他,是北平政府内乱引起的。

    陆宗霆眉皱得极紧:“有内鬼?”

    他没料到此事竟与北平政府有关。

    这些反动分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扰乱秩序,究竟有什么目的?

    陆宗霆沉声道:“你继续说。”

    戴士南摇头:“那次私人聚会上,守卫严密,其余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为了调查此事,罂粟险些暴露。戴士南还因此把罂粟调到了上海,避避风头。

    陆宗霆了然,此时事关重大,尚副总理封锁了一切消息,自然不会让外头知晓具体情况。

    陆宗霆:“这几次北平反动分子事件,尚副总理对外称这只是意外。”

    话音刚落,戴士南和陆宗霆对视了一眼。

    两人心里都清楚,这绝不可能是一场意外,背后定是有人在操纵。

    这只是尚副总理对外的托辞罢了。尚副总理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北平的百姓担忧。

    陆宗霆看向戴士南:“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反动分子一事竟牵扯到了政府官员,看来背后那人势力不小。

    戴士南沉吟了一会。

    此事的幕后黑手意图扰乱北平,心思不纯。而且那人行事野心勃勃,这不由得让戴士南想起了一个人。

    戴士南开口:“我倒有一个人选,那人是董鸿昌。”

    空气静了几分,似乎凝滞了起来。

    董鸿昌是三省督军,掌管湖北、安徽和江西一带。

    当年,政府在决定上海归谁管时,他同陆宗霆竞争过。

    只不过,董鸿昌在这场争斗中败下阵来。因为陆宗霆掌管华东地区,对上海极为了解,成功拿下了监管权。

    尽管这些年,董鸿昌没有做什么,但他一直是陆宗霆眼中的隐患。

    陆宗霆冷着脸:“他竟将手伸到了北平?”

    董鸿昌虽表面安分,但陆宗霆了解他。他蛰伏许久,不会轻言放弃。

    戴士南:“幕后黑手是董鸿昌的可能性很大,但这也只是一个猜测。”

    陆宗霆点头:“董鸿昌为政府做事,如果北平政府出事,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

    “更何况这些年,他已经安静了太久。”

    不能直接断定这人就是董鸿昌。

    陆宗霆:“你继续调查此事。”

    戴士南点头。

    ……

    一列从南京开往上海的火车,即将到达。

    戴士南同陆督军会见后,就坐上了火车。

    近日意外事件频发,他需要亲自来上海处理一些事情。

    漆黑的铁轨朝远处延伸而去,没过多久,一列火车出现在了铁轨尽头。

    戴士南靠在窗边,合着双眼。

    车厢忽的微微摇晃,戴士南睁开了眼睛。

    伴随着一声长鸣,火车缓缓地停了下来,靠了站。

    人潮涌出,戴士南和他的手下走出了火车。

    来接戴士南的车子,早已停在了火车站外面。

    车中的人一见到戴士南出来,就立即下了车。

    他接过行李,叫了一声:“戴司令。”

    戴士南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

    车门一合,车子很快就往戴公馆驶去。

    前段时间,罂粟接下戴士南派给她的任务。

    在探听尚副总理同其他人的谈话时,罂粟险些暴露了身份。

    因为此事,戴士南让罂粟离开北平,去避避风头。

    罂粟现在人在上海,戴士南自然要见她一面。

    罂粟一到上海,安定下来后,就将公寓的电话号码告诉了戴士南。

    戴士南回到家后,就打通了罂粟的电话,与她约定好了时间。

    第二天,戴士南没有按着约定的时间来到餐厅,而是稍微提早了一些。

    戴士南与罂粟许久未见,全部任务皆是通过电话委派。

    戴士南清楚,罂粟在任何场合都极为谨慎。

    当然,这是作为一个特工的基本原则。

    所以,罂粟不可能会用真实面容与戴士南见面,她肯定做了伪装。

    那么,戴士南就不能确定罂粟的身份。

    更何况,若是戴士南在外面和一个陌生女子见面,必定会让人产生怀疑。

    那些有心人会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不想暴露任何事情。

    戴士南要想同罂粟碰面,定要加倍小心。

    戴士南坐在餐厅的一侧,他先点了一份牛排。

    刀叉轻轻划过牛排。

    戴士南的动作不急不慢,他安静地用着餐。

    他坐的位置明显,罂粟只要一进餐厅,就会见到他。

    若是罂粟要与他见面,定会想办法表明自己的身份。

    怀表放在桌旁,戴士南放下刀叉,拿起了怀表。

    他打开了表盖,时针刚好指向约定好的时间。

    这时,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女子走进了餐厅。

    正是罂粟。

    罂粟状似无意地扫了一眼餐厅大堂。

    她当然注意到了餐厅里的戴士南,但是她的视线并没有在戴士南的身上多加停留。

    很快,罂粟就转开了头。

    罂粟走到餐厅的另外一侧,坐了下来。

    罂粟叫来了服务生,似乎交代了些什么。

    服务生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戴士南同样看到了罂粟。

    虽然戴士南怀疑此人就是罂粟,但是罂粟做了伪装,戴士南不可能直接确认她的身份。

    如今情势紧张,戴士南不会掉以轻心。

    戴士南收回了视线,继续用着餐。

    他知道,若那人是罂粟,她会有所动作。

    没过多久,服务生就走到了戴士南的桌旁。

    服务生的手中拿着一瓶红酒,他先是和戴士南点头示意后,然后将红酒放在了桌上。

    服务生开口:“这是3号桌的客人送给您的红酒。”

    戴士南看向3号桌,那里坐着的是方才走进餐厅的女子。

    服务生放下红酒后,就走开了。

    戴士南的目光落在红酒的瓶身上。

    这瓶红酒是1900年的玛歌庄园。

    每一个特工都有编号,罂粟正是190号。

    戴士南打开红酒,将红酒倒入杯中。

    戴士南的手指覆在酒杯底座,指尖夹住杯身,在桌面上轻轻摇晃了几下。

    随后,戴士南拿起了酒杯,朝罂粟遥遥举杯。

    罂粟看到戴士南的举动后,站起了身,离开了餐厅。

    戴士南放下酒杯,跟了过去。

    两人一面走着,一面留意着四周。

    他们确认没有人跟踪他们的时候,一起走了房间。

    房门关上,走廊重新恢复了寂静。

    罂粟锁上门,转过了身子,语气恭敬地叫了一声。

    “戴长官。”

    戴士南点了点头。

    他不会在这里逗留太久,讲完话后,便会立即离开。

    戴士南先是询问了罂粟在上海的近况。

    因为罂粟从未透露过自己的身世,所以戴士南不知道她是在上海被人拐走的。

    戴士南发现罂粟的时候,罂粟已经到了北平。

    那时,暗阁还未易主,首领是魏峥和纪迁,总部在北平。

    戴士南开口:“你现在到了上海,应该没有碰到任何知道你身份的人吧?”

    罂粟嗯了一声:“是的。”

    戴士南又接着问道:“你在上海的这段时间,做了些什么事情?”

    罂粟说:“没有接到上头的命令,所以自行安排了时间。”

    罂粟为人警惕,做事谨慎。

    戴士南对罂粟极为放心,但是他仍旧叮嘱了一句。

    戴士南说道:“你不要轻举妄动,如今你刚到上海,先熟悉一下环境。”

    “若是上面下达了任务,我会通知你的。”

    戴士南让罂粟继续待命。

    罂粟立即应下。

    交代完所有事情后,戴士南就离开了房间。

    罂粟等到戴士南走了一段时间后,她才出了房门。

    罂粟避开了其他人,重新回到了餐厅大堂,从门口离开。

    ……

    戴公馆。

    司令戴士南刚从南京回来。

    他到上海后,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日。

    为了尽快熟悉上海的近况,戴司令在家中举办了一场宴会。

    不少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和名媛千金,以及政要人员都受到了邀请。

    在邀请函发出前,已经有人开始布置起了戴公馆。

    如今到了宴会当天,自然全部事情都已安排妥当。

    陆淮去学校接了叶楚,将她提前带离了学校。

    没过多久,陆淮的车子就停在了戴公馆的门口。

    陆淮先行下了车,然后为叶楚开了车门。

    叶楚下车后,很自然地挽上陆淮的手臂。

    戴公馆的外面停满了车子,有些受到邀请的人刚到门口,就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都下意识放缓了脚步。

    叶楚和陆淮刚到的时候,不少客人就将视线放在了两人身上。

    他们对三少追求叶二小姐一事仅仅是有所耳闻,如今算是亲眼见到。

    三少性子这般冷,却对叶二小姐呵护有加,看来的确是对她上了心。

    虽说大家不会当面议论,但是他们仍旧会不自觉地注意起这边的情况。

    叶二小姐动作优雅,举止得体。

    她站在三少身边,始终保持着微笑,两人极为相配。

    陆淮和叶楚一同走向了宴会厅。

    先前,他们对戴士南有所怀疑,不知道他是否有不轨之心。

    今晚,他们会好好观察一番。

    宴会厅里已经来了不少客人。

    大厅两侧放置了一些长桌,上面尽是装了酒的酒杯。

    顶头的灯光落下,各个品种的酒盛在玻璃杯中,闪着细碎的光。

    陆淮和叶楚进入宴会厅的时候,现场似乎安静了一会,立即又恢复了正常。

    虽说大家都在做着自己的事情,谈着天,喝着酒,但是他们还是偶尔会将视线落在陆淮和叶楚身上。

    尽管周围的目光投向她,叶楚仍旧镇定自若。

    今晚,陆淮第一次带叶楚出现在正式的宴会中。

    叶楚先扫了一眼大厅,随即将视线落在不远处的戴士南身上。

    叶楚收紧了环住陆淮的手臂,说道:“戴司令在那里。”

    陆淮嗯了一声,微微俯身:“我们现在过去。”

    戴士南自然也注意到了叶楚和陆淮,他今日本就要同陆淮讲一些事情。

    “戴司令。”

    陆淮带着叶楚走近,两人穿过人群,在戴士南的面前停下。

    虽然陆淮和叶楚已经对戴士南产生了怀疑,但是,他们面上丝毫没有表露一分。

    戴士南手上拿着酒杯,转过了身子,看向陆淮。

    酒杯碰触,发出清脆的声响。

    “少帅。”戴士南笑了笑。

    陆淮侧头看了一眼叶楚,随即向戴士南介绍:“这是叶楚。”

    戴士南看向叶楚,对她露出温和的笑容。

    叶楚开口:“戴司令。”

    戴长官点了点头:“我同督军见面时,他曾向我提起过你。”

    陆淮听戴士南提起他父亲,于是,接着他的话讲。

    “前几日,父亲曾和我通过电话,说您来上海前,和他谈过话。”

    戴士南转头看向陆淮:“我们讨论了一些事情,但是不便在电话中告知。”

    “所以等会我想和你单独谈谈。”

    陆淮点头:“自然可以。”

    在和戴士南说话的时候,叶楚和陆淮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并未发现异常。

    叶楚对陆淮说:“我去那边等你。”

    她晓得陆淮和戴士南有事要说。

    戴士南直接听命于陆督军,所以他对陆淮极为信任。

    虽说陆淮和自己一同前来,但这不代表戴士南就会对她放下警惕。

    叶楚对戴士南笑了笑:“失陪了。”

    叶楚说完后,转身走开。

    陆淮则和戴士南一起离开了大厅。

    两人来到了一处隐秘的房间,门外守着戴士南的亲信。

    房门关上后,戴士南立即开口。

    “我同你父亲说起了北平反动分子一事。”

    陆淮皱了皱眉,问道:“是否有了眉目?”

    戴士南摇了摇头:“尚副总理对此事守口如瓶,我只能派人去跟踪他,意外得知了一个消息。”

    “此次事件是内鬼所为。”

    陆淮接着问:“你们是不是已经有了想法?”

    戴士南点头:“我们怀疑这件事有董鸿昌的参与。”

    “不过,我们决定静观其变,先看看再说。”

    陆淮语气郑重:“我明白。”

    两人的对话不长,很快就结束了。

    陆淮重新回到了宴会厅,他的视线掠过人群,落在叶楚身上。

    下一秒,陆淮径直向叶楚走了过去。

    陆淮朝叶楚伸出了手:“能请你跳支舞吗?”

    叶楚将手放在了陆淮手心。

    陆淮手掌一合,将叶楚的手握在手中。

    两人走进了舞池。

    悠扬的音乐声始终回荡在大厅,浮浮沉沉,轻柔极了。

    陆淮微微俯身,凑近叶楚的耳边,同叶楚说起方才在房中的谈话。

    在旁人眼中看来,两人动作有些亲密。

    但他们只会觉得,陆淮仅仅只是在同叶楚聊天罢了。

    陆淮声音不重:“他们怀疑董鸿昌。”

    叶楚皱了皱眉,前世陆宗霆的死亡正是董鸿昌所为。

    而现在,董鸿昌是三省督军,表面上安分守己,谁也不知他的真实想法。

    陆淮已经记起前世,想必他也会猜到那里。

    叶楚问:“戴士南呢?”

    陆淮又接着说道:“我们的对话没有任何异常。”

    “我们继续观察便是了。”

    戴士南和董鸿昌,这两个人,都有嫌疑。

    他们中间是否有着真正的幕后黑手?

    作者有话要说:  董鸿昌在63章出现过。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本月最后一天,营养液明天清空了,求灌溉~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3章 第21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