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第21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5章 第215章

    先前, 沈九带阿玖出门的时候, 茶杯打翻,阿玖在沈九面前表现出了恐惧。

    沈九安慰了她,便送她回了督军府。

    之后,沈九沉思, 他想带阿玖出去玩, 缓解一下阿玖的心情。

    沈九思索了很久, 决定带阿玖去一个地方,西塘。

    沈九告诉阿玖他的想法,阿玖同意了。

    天色亮了起来, 浅薄的雾气浮沉,一切都沉在了清冽的空气里, 静谧极了。

    沈九要带阿玖出门, 自然早早就到了督军府, 汽车停在了门口。

    沈九在督军府客厅耐心等着,过了一会儿, 阿玖走了出来。

    阿玖看见了沈九,嘴角浮起笑意。

    沈九也笑了:“阿玖,我们走罢。”

    阿玖点头。

    两人上了车, 汽车缓缓发动,驶离了督军府。

    黑色的汽车渐渐远去,隐在了浮沉的雾气中,轮廓变得模糊起来。

    汽车向前行驶,因着天色还早, 巷子里的行人并不多。

    平日里喧闹的街道,此时仿佛还在沉睡着,那些声响都歇了下来。

    外头寂静无声,车里也极为静默。

    阿玖看着窗外,眼底带着隐隐的期待。

    她想起那日沈九说的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会喜欢那里的。

    阿玖笑了,她相信沈九。

    汽车行驶了两个多时辰,西塘到了。

    沈九先下了车,走到后面,打开车门。阿玖走下车,干净的空气涌了上来。

    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阿玖难免有些紧张。

    沈九瞧见了阿玖的神色,他微微俯身,声音极其温柔:“阿玖,不如你牵着我罢。”

    沈九一面说着,一面指了指自己的衣袖。阿玖可以拉着他的衣袖,他带阿玖往前走。

    阿玖的心一松。

    阿玖的手原本垂在身侧,听见了沈九的话,她伸出了手。

    手慢慢抬高,往上移动,最后,碰触到了沈九的衣袖。

    沈九察觉到衣袖传来一丝坠感,他低头瞧去,那只手纤瘦极了,皮肤白得近乎透明。

    沈九笑了,看向阿玖:“走罢。”

    两人往前走着,阿玖的目光往周围扫去。

    四下十分安静,上海滩的那些喧嚣与繁华,在这里显得格外遥远。

    空气有些潮湿,落在阿玖的脸上,传来微凉的触感。

    阿玖很少出门,看见这里的房子都建在水边,她虽有些怕水,但眼底仍带着好奇。

    沈九一面走着,一面解释:“这里是西塘,房子都是依水而建的……”

    “大家可以坐船去……”

    沈九的声音,落在静谧的空气中,愈加柔和了起来。

    阿玖听得很认真,有时候看到新奇的东西,她还会停下来看看。

    沈九都看在了眼底,他嘴角牵起,看来阿玖很喜欢这里。

    房子和水之间有着小径。

    越往前走,人慢慢多了,声响也高了起来。前面便是小巷,环境较这里有些喧闹。

    阿玖怕生,她的手微微一紧。

    沈九察觉到衣袖那边的坠感重了几分,他晓得阿玖要走到人群中,心里有些害怕。

    沈九停下脚步,看向阿玖,神情十分柔和:“阿玖,别怕,有我在。”

    沈九顿了一下,又开口:“若是你害怕的话,就拉紧我的手。”

    阿玖点头。

    她晓得自己不能一直拒绝与旁人接触,总要走出那一步的。

    阿玖牵紧了沈九的衣袖,两人继续往前走去。

    街道上烟火气息浓重,耳畔不时响起声音,热闹极了。

    西塘的人不多,他们十分淳朴,这里远离喧嚣,人们的心思也很单纯。

    即便如此,沈九依旧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没有放松警惕。

    阿玖虽然害怕,但是她的目光落在周围,眼底的好奇愈加浓了几分。

    这里与上海极不相同,她总觉得有些看不够。

    沈九能感觉到阿玖的心情放松了下来。

    沈九给阿玖买了芡实糕,芡实糕是西塘的特产,软糯松软,沈九便买给阿玖尝尝。

    新出炉的糕点还带着热气,驱散了几分凉意。

    阿玖尝了几口,看向沈九,比了一串手势。

    味道很好。

    沈九又给阿玖买了一些小零嘴,阿玖都觉得味道不错。

    日光渐渐高了几分,快到中午了,沈九带阿玖走进了一个餐馆。

    沈九特地挑了一个僻静的角落,这个地方人少,阿玖不会觉得不自在。

    两人落座,沈九的视线落在阿玖身上,轻声道:“阿玖,这里是我的家乡。”

    沈九自小生在西塘,后来亲人都去世了,他便离开了西塘,去了上海。

    这是他第一次和阿玖提起他的家乡。

    阿玖怔了一怔。

    阿玖知道沈九的亲人都已经去世了,他不提起家乡,是怕想起那些痛苦的记忆。

    阿玖想了想,然后,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了沈九的手。

    阿玖的手很冷,冰冷的触感袭了上来。

    她的力度极轻,覆在沈九的手上,仿佛没有重量。

    沈九怔了几秒,然后笑了。

    暖意涌上了沈九的心头,暖意渐渐蔓延,笼住了他的周身。

    以前家乡对他来说,是亲人离世的不好回忆。现在有阿玖,给他带来了新的记忆。

    沈九看向阿玖,两人的视线相接。

    她的目光真切又温柔。

    他的手轻轻握紧了几分。

    阿玖见沈九心情变好了,她眼底的笑意渐渐深了。

    这时,老板走了上来,问:“请问你们要点什么菜?”

    阿玖见有陌生人过来了,她垂下眼。

    沈九松开了手,开口:“荷叶粉蒸肉。”

    这是西塘的特色菜,沈九觉得阿玖会喜欢的。

    老板动作一滞,看了沈九一眼:“听你的口音,你也是西塘人罢。”

    然后,老板的目光又落在阿玖身上:“只不过看你们的打扮,是从上海来的。”

    这两人气质极好,衣服质地高级,看上去家境不错。

    沈九点头:“你说对了,我以前家就住在西塘,现在回来看看。”

    老板见这两人十分相配,以为他们两人是情侣。

    不过,老板看得出这女孩有些怕生,他就没有再说话。

    沈九继续点菜:“馄饨老鸭煲、清蒸白丝鱼、八珍糕……”

    这些都是西塘的地方菜,阿玖好不容易来了这里,沈九希望她可以好好品尝一下。

    点完菜后,老板离开。

    过了一会儿,菜上来了,散发着香气。

    两人开始用餐。

    阿玖吃饭的时候,沈九会注意她的反应,看看她喜欢什么菜,不喜欢什么菜,沈九全都记在了心里。

    用餐的时候,桌上一片寂静,但是气氛极为融洽。

    日光落了进来,照亮了这个角落。

    清冷的光影倾泻而下,两人看上去极为优雅。

    僻静的角落里,声响轻微,空气弥漫着温馨的气息。

    菜都上齐了,可是却又送上了一瓶嘉善黄酒。

    沈九愣住了,他并没有点这瓶酒。

    上菜的人告诉沈九,这是老板送他们的。

    嘉善黄酒是他们西塘的人都会喝的酒,因为沈九很久没有来家乡了,老板决定送他一瓶。

    沈九让这人代他向老板表示感谢。

    阿玖拿着酒瓶,给沈九倒了一杯。然后,她看着沈九。

    沈九其实不打算喝酒的,既然阿玖替他倒了,他拿起了酒杯,准备喝几口。

    他向来不会让阿玖失望的。

    在她面前,沈九不由得喝得有些急,一时之间竟然呛到了,他咳嗽了起来。

    阿玖看见了沈九的动作,忽的笑了。

    沈九搁下酒杯,望着阿玖的笑容,嘴角浮出笑意。

    他只是想看到她高兴的模样。

    用好餐后,沈九和阿玖离开了餐馆。

    西塘的房子临水而建,沈九和阿玖沿着房子与水之间的小径,慢慢走着。

    这是沈九想出来的法子,若是想治好阿玖,她需要降轻恐惧。

    沈九走在外面,阿玖走在里面。

    小径上人不多,四下安静得厉害。

    水面极为澄澈,湖水悠悠流淌着,透着宁静安然的气息。

    清浅的阳光照在水上,水面上有着细碎的光影。

    看见水,阿玖下意识脚步一滞,然后,往后退了几步。

    她的眼底带着害怕,手也有微微颤抖。

    梦境里汹涌的潮水再次席卷而来,那种窒息的感觉向她重重压了过来,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这时,阿玖感觉到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她下意识低头看去。

    一双大手覆住了她的手掌,她的手被完全包裹。

    暖意袭来,阿玖心底的寒意与恐惧都消散了一点。

    阿玖又抬眼看去,沈九正温柔地注视着她。

    沈九开口:“阿玖,别怕,我在你旁边。”

    阿玖望着沈九,他眼底的担忧清晰可见。

    阿玖的心倏地静了下来。

    沈九见阿玖好了一些,又说:“阿玖,水并不可怕。”

    阿玖转头,看向水面。

    湖水很平静,微风吹来,水上漾起了涟漪,很快就散开了。

    水面上似笼着雾气,浮在光影里,有几分朦胧的感觉。

    梦里是汹涌的潮水,她一个人被困在了水底。

    而这里,是宁静的湖水,身旁还有沈九在陪着她。

    阿玖的心渐渐静了下来。

    阿玖点了点头,笑了一下。

    沈九牵着阿玖的手,继续往前走。小径悠长,弯弯曲曲的延伸到前方。

    午后的西塘格外安静,阳光晴好,带来了暖意。

    两人慢步走着,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

    下午沈九又带阿玖去看了西塘其他地方,然后就准备带阿玖回上海的督军府。

    来到督军府,已是黄昏时分。

    日光沉沉落下,夕阳的余晖笼着上海。

    这次西塘之行,阿玖的心情放松了很多。现在她看到水,也不会像先前那样恐惧了。

    阿玖下了车,看向沈九,她做了一串手势。

    沈九,谢谢你。

    阿玖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

    沈九笑了:“阿玖,好好休息。”

    阿玖点头,往督军府里走去。

    她的背影纤瘦宁静,步伐却比先前轻盈了很多。

    沈九凝视着阿玖的背影,久久未收回视线。

    沈九在心里说了一句。

    阿玖,我会带你走出先前那个孤独的世界。

    你一定会慢慢变好的。

    ……

    学堂放课后,叶楚走出校门。

    此时已是初春,春寒料峭,温度仍旧不高。

    虽然和冬日相比,吹过的风并没有那么凛冽,但还是透着阵阵寒意。

    叶楚拉紧了外套,准备走去电车站。

    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由远及近。

    叶楚还未来得及回头,看看来人是谁。

    身后那人就已经跑到了叶楚身旁,搂住了她的手。

    “阿楚。”

    严曼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叶楚先是一怔,随即笑了,转头看向严曼曼。

    “明天就是周末了,待会你还有没有事情要做?”

    严曼曼问叶楚,脸上尽是期待之色。

    叶楚开口:“当然无事,你想做什么?”

    严曼曼笑了:“我知道有家新开的蛋糕店,就在电车站附近。”

    两人一边谈笑着,一边走向电车站。

    严曼曼虽然人在北平,但是仍旧听说了叶楚被三少追求的消息。

    作为叶楚的朋友,她自然想要多了解一些。

    严曼曼说:“之前你同三少见面的时候,还需要我的掩护。”

    “现在大可不必了。”

    前段时间,严曼曼身为唯一一个知情人,为了掩盖两人的关系,不知憋得有多辛苦。

    严曼曼向叶楚撒娇:“我把这事藏在心里藏了这么久,半点都没泄露。”

    叶楚忍不住发笑,依照严曼曼的性子,的确是难为她了。

    叶楚想了想,说道:“今天我请你吃蛋糕。”

    严曼曼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不过下回我请你吃饭。”

    两人说着笑着,很快就走到了蛋糕店。

    蛋糕店里飘着阵阵香气,甜香中混着咖啡的气味。

    她们运气不错,刚一到店,就有一批新烤好的蛋糕出炉了。

    两人买了蛋糕后,提在手上,走出了蛋糕店。

    这时,叶楚的视线落向马路对面,她微微眯了眯眼。

    严曼曼顺着叶楚的目光看去。

    马路对面有两个男人,一个是叶楚的表哥苏明哲,另外一个男人和他并肩走着,似乎是他的朋友。

    严曼曼自然认得他,他们曾在聚会上见过面。

    她看了苏明哲半分钟,觉得他好像和几个月前有些变化。因此,她并没有发现身旁的叶楚反应不太对。

    叶楚转头看向严曼曼:“曼曼,我可能有事要做,你先回家罢。”

    严曼曼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她仍旧点了点头。

    叶楚开口:“路上小心。”

    严曼曼说了声再见,就转身走了。

    离开之前,严曼曼偏了偏头,视线在苏明哲身上停留了一会,才迈开了步子。

    叶楚重新看向苏明哲,最后将目光放在他身旁那人身上。

    叶楚认得那人。

    这人名叫温聿生,是家中独子,他接管了家中的生意,和苏明哲有生意往来。

    温聿生虽能力平平,但是他口才极好,很会煽动人心。

    叶楚之所以会知道他的身份,因为正是此人,诱骗苏明哲染上坏习惯,走向堕落。

    上辈子,温聿生是苏明哲最好的朋友。

    之后苏明哲却被他哄骗着,抽了大烟。

    最后苏明哲落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所有家人都对他失望。

    叶楚重生回来后,她立即找人调查了温聿生。

    叶楚发现,这个时候,苏明哲并未和他认识,也不曾与他有生意上的往来。

    照方才那个情形看来,苏明哲和温聿生也才刚刚相识。

    他们还没有成为好朋友,苏明哲也不会这么快被他蒙骗。

    现在遗憾还未造成,有很多时间能够用来挽救。

    苏明哲没有看见叶楚,而是同温聿生讲着话。

    两人相谈甚欢。

    看到这一幕,叶楚忍不住皱紧了眉,随即跟了上去。

    叶楚刻意隐藏了自己的行踪,不让苏明哲他们发现。

    叶楚跟在两人的身后,她看着温聿生和苏明哲走进了一家餐厅。

    叶楚没有跟进餐厅,而是转身离开了。

    若是她直接进去,很有可能会被他们发现。

    现在她已经知道了温聿生开始接近苏明哲,那么她可以重新调查此人了。

    温聿生的全部资料早就放在了叶楚的书房。

    上面自然会有他的住处地址。

    第二天,叶楚先做了易容,伪装好后,去了温聿生的住所附近。

    温聿生住所的附近有一家茶馆,叶楚定了一个楼上的包厢。

    从这个包厢往下看去,恰好能够观察到温家的住宅。

    窗户开了一半,叶楚坐在窗边,视线落在窗外。

    叶楚点了一壶茶,茶水倒入杯中,白气袅袅,清新的的茶香味萦绕在鼻间。

    叶楚只是微微抿了几口,没有再喝。

    她的目光始终放在温家住宅的方向,不敢掉以轻心。

    等到一盏烫茶彻底凉透时,那边开始有了动静。

    大门打开,温聿生从里头走了出来。

    因为温聿生带着帽子,叶楚仔细辨认了一番,才认出。

    看见温聿生出门后,叶楚很快就出了茶馆,跟了上去。

    叶楚混在人群之中,始终跟在温聿生的身后。

    叶楚注意到温聿生的神情,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焦急之色。

    待会也许就能够知道原因了。

    叶楚一路跟着,过了一会,温聿生停了下来。

    叶楚假装有事停留,同样止住了脚步。

    叶楚抬眼看去,这里是一家赌场。

    温聿生似乎经常来这里,门口的守卫对他很熟络,两人并不像是第一次见面。

    叶楚看温聿生走进了赌场,也立即跟了上去。

    一走进赌场,叶楚就下意识皱了皱眉。

    里面的环境不是很好,光线昏暗,空气滞沉,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叶楚的视线落在温聿生的身上。

    温聿生驾轻熟路地走了进去,他立即走到了一张赌桌旁。

    当他的目光落在赌桌上时,他的眼神瞬间变了,变得极为炙热。

    温聿生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上面,周围的一切都难以引起他的注意。

    为了避免怀疑,叶楚走到旁边的一张赌桌上。

    她只是随意下了几个注,赌得不大。

    在旁人眼中看来,叶楚只是赌场中众多赌徒之一,再普通不过了。

    叶楚一面下着注,一面注意着温聿生的动静。

    叶楚发现了一点,温聿生不管怎么下注都会输。

    但是温聿生输得越惨,越会接着往下赌。

    此时,他就像是一个亡命之徒。

    虽然他晓得前路危险重重,但是仍旧会一直往前走下去。

    照温聿生这么赌法,自然会将带来的钱输得一干二净。

    很快,温聿生就将手上的钱全部输完了。

    不过,温聿生却没有因此停手,他仍想继续下注。

    赌场的附近都围着不少打手,就是为了防止有人捣乱。

    温聿生这样的举动自会引起他们的关注。

    “你做些什么?若是输光了钱,就立即离开赌场。”

    那些打手走上前来,驱赶温聿生。

    温聿生连忙开口:“赌场可以先借给我一些钱,等我赢了之后就马上还给你们。”

    打手挥了挥手上的棒子,声音中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真是可笑,我们开的是赌场,又不是善堂。”

    “没有钱就马上滚,装什么大爷。”

    打手对此事见惯不惯,有多少人将全部身家输在了赌桌上。

    这些人很清楚赌徒的想法。

    每个人都以为,只要再给他们一次机会,就能赢回本钱。

    但是结果往往不会尽如人意。

    唯有失去全部东西时,才会醒悟。

    温聿生知道赌场的规矩,立即说道:“我和你们老板认识,他一定会借给我的。”

    赌场中的其他的赌徒看到这幅场景,也不觉得奇怪。

    他们仍旧下着注,只是恼怒温聿生打扰了他们。

    有些输了钱的人就火发在温聿生身上,开始骂骂咧咧。

    正当现场混乱之时,一个男人突然从赌场里面走了出来。

    打手一看到他,立即走上前去:“杜爷。”

    被唤作杜爷的人嗯了一声,径直走到温聿生的面前。

    “温大少爷,你怎么又来了?”

    温聿生先是有些惊慌,随即开口:“杜爷,你知道我的性子,若是你能借我一些钱,我定会翻盘。”

    闻言,杜爷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忘了一些事情?”

    “你还欠着我们赌场不少钱呢,我只答应给你几天宽限的时间。”

    顿了顿,杜爷又说:“你也知道赌场的规矩,你还不出钱,就等着断手断脚罢。”

    说完之后,杜爷也走开了,走之前让打手将温聿生赶出去。

    打手奉杜爷的命令,先是将温聿生打了一顿,然后扔出了赌场。

    叶楚趁着无人注意,她也很快离开了。

    走之前,她看了温聿生一眼,他面色灰败。

    冷风拂过,叶楚的眼底冰冷至极。

    看到方才的那一幕,叶楚清楚,温聿生此人滥赌成性,屡教不改。

    但前世,他却在苏明哲面前伪装得极好,苏家人并不知道他欠债一事。他或许是因为遇见什么人,替他还清赌债。

    而任何事都需要付出代价,只是不晓得温聿生是否被人利用,鬼迷心窍。

    叶楚眯起眼睛,苏明哲前世分明有着大好前程,却因为沉迷大烟而毁于一旦。

    她仔细想过,此事怎会是偶然。

    若是有心人要利用温聿生来搞垮苏家……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作者有话要说:  三少在下章,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5章 第21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