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第21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6章 第216章

    前几天, 罂粟去了一趟信礼中学。

    她跟着叶楚来到一家咖啡馆, 却没想到在那里见到了贺洵。

    江先生曾经和她说过,贺洵是个可信之人。

    罂粟只知道贺洵是顺南货号的少东家。

    过年期间,贺家发生了不少事情,贺洵二叔被人下毒身亡。

    那次的中毒事件在上海的动静极大, 罂粟自然也听说过。

    加上在北平的那一回, 这是罂粟第二次见到贺洵了。

    贺洵作为叶楚的朋友, 两人的接触必不可少。

    凭罂粟的直觉来讲,贺洵不是坏人。

    但是罂粟希望,叶楚身边所有的人, 她都要知根知底,确保不会对叶楚造成伤害。

    她不能容忍任何一点失误。

    为了查探贺洵的底细, 罂粟跟踪了他。

    罂粟做了伪装, 隐在人群之中。

    此时, 贺洵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后,从一家商行走出。

    贺洵神情闲散, 走到门口时,有一个人上前同他说话。

    贺洵停下了步子,和那人聊着天。

    没过多久, 两人就结束了谈话,贺洵离开了商行。

    罂粟看见贺洵离开,立即跟了上去。

    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吆喝声不断,烟火气息浓厚。

    罂粟本就隐藏得极好, 现在更是毫无痕迹。

    罂粟跟着贺洵穿过了几条街,贺洵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但是罂粟仍旧极为警惕,万分小心。

    她一直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贺洵和往常一样,例行查看了贺家名下的产业。

    今日没有什么应酬,贺洵准备买些咖啡带给母亲。

    前段时间,贺家事情多,气氛沉闷。

    贺洵父亲政务繁忙,始终留在北平,未曾归家,家里的事情全由母亲做主。

    虽然母亲不曾提起,但是贺洵知道母亲定是承受了不少压力。

    先前,贺夫人夸过那家店的咖啡不错,贺洵决定去看看。

    贺洵从商行出来后,就一直步行走着。

    当路走到一半时,贺洵忽的皱了皱眉,放缓了步子。

    身后似乎有人在跟踪他。

    贺洵的身上有着江洵的本能,江洵作为一个杀手,警惕性自然极高。

    贺洵不晓得,那人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贺洵决定让江洵处理此事。

    尽管身后有人跟踪,贺洵始终保持着镇定,面上没有流露出半分。

    贺洵恢复了先前的模样,仍旧往前走着。

    他看见一条小巷,步子一拐,走了进去。

    罂粟瞧见贺洵的举动,她皱了皱眉,跟上前去。

    贺洵走到隐秘的小巷中,他查看了四周。

    确认四下无人后,贺洵决定让江洵出现。

    巷子外面人来人往,里头却寂静异常,只有初春的寒风偶尔拂过。

    贺洵背靠在墙壁上,合上了眼睛。

    再次睁眼的时候,江洵代替了贺洵。

    贺洵的闲散气质骤然收起,原本微微恍惚的眸色变得清明。

    江洵一出来,立即就知道了贺洵的用意。

    江洵发现有人在跟踪他。

    此地不便多留,江洵立即离开了巷子。

    贺洵让自己突然出现,就是想知道跟踪他们的人是什么身份。

    江洵从巷子的另外一侧绕出,重新回到了马路上。

    他刻意模仿贺洵的行为,不令人发觉。

    若是江洵仍旧维持他的性格,被认识贺洵的人瞧见,定会发现异常。

    江洵的直觉比贺洵敏锐得多,他立即确认了那人的位置。

    那人隐于暗处,几乎将自己的身形完全隐匿,几乎难以察觉。

    那人似乎受过专业的训练。

    不过江洵的经验更为丰富,他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做。

    江洵很快就混进了人群之中,街道繁华,更是为他提供了便利。

    江洵故意借助纷杂的人群,甩开了身后那个人。

    但是江洵做得并不明显,只会让那人觉得是不小心跟丢了他。

    江洵没有立即离开这块区域,而是避开那人,走进了一家茶馆。

    江洵站在楼上,向下看去,他要确认是谁在跟踪他。

    罂粟看着贺洵进了小巷,之后却发现他从巷子的另外一头走出。

    虽然眼前这一幕看似正常,但是罂粟却觉得有哪里不对。

    最后,罂粟发现,自己居然跟丢了贺洵。

    贺洵绝对有问题,他掩盖了一些秘密。

    若是继续跟下去,罂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被发现。

    罂粟察觉不对后,立即离开了现场。

    尽管罂粟只停留了片刻,但仍旧被江洵发现了。

    江洵看到罂粟的时候,下意识皱了皱眉。

    那人的身形和他的一个老朋友很相似。

    他想起了一个人,罂粟。

    看来,她已经离开北平,来了上海。

    江洵清楚,罂粟跟踪贺洵的目的,定是因为叶楚。

    罂粟到上海来,想必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暂时不会拆穿她。

    ……

    这日,陆淮去了叶公馆,接叶楚去吃午餐。

    黑色的汽车停在门口,陆淮透过后视镜,看向四处的街道。

    街道上空空荡荡,没有几个行人。

    陆淮发现了一件事,近日他同叶楚约会的时候,背后似乎总有一双眼睛。

    但他已经确认过多次,从他出门到叶公馆的路上,没有出现可疑的人。

    证明那个人不是在跟踪他,而是在跟踪叶楚。

    那人极为谨慎,陆淮并不能单独行事,通过自己的方式揪出他。

    因为那个人的目标是叶楚,陆淮做得太过明显,就会引起他的注意。

    这时,车门打开了,叶楚坐了进来。

    陆淮回过神来,看向她,他不由得伸手抚了一下她的长发。

    叶楚随口问起:“方才在想什么?”

    陆淮靠近她,吻了一下她的脸,语气淡然:“没什么,有人在跟踪我们。”

    叶楚怔了一怔。

    他们并不知道,罂粟受过专业的训练,执行任务多年,她岂会轻易被人抓到把柄。

    叶楚:“那人是谁?”

    陆淮:“我们今日.逼他现身,如何?”

    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

    先前在北平,有一回他们遇到了江洵的委托人。

    那个委托人不容许他和叶楚有亲密接触,甚至因此开了一枪。

    但陆淮追过去时,那人早已消失无踪。想必他对叶楚极为关心,若是又看到相似的场景,不知是否会再露马脚?

    叶楚思索片刻:“你怀疑和江洵的委托人有关?”

    陆淮俯身埋在她的发间,嗯了一声。

    沉沉声线从她长发那里传来,他的呼吸也似乎沿着发丝攀了上来。

    在封闭的汽车里,叶楚的身体渐渐热了起来。

    她很快开口:“这是叶公馆门口。”

    他们应该多注意影响才是。

    她抬眼看向漆黑紧闭的大门,门口无人,松了一口气。

    陆淮继续埋在那片清香中:“怕什么?”

    他察觉到她身体一松,晓得叶公馆那边没有人在看。

    陆淮探进长发里,双唇贴上,吻了一下她的脖颈。

    他的理由充分:“他们不都已经知道了吗?”

    待到叶楚想要伸手推他时,陆淮已经停了动作。

    陆淮整理好她那头被他弄得凌乱的长发,安分严肃地坐在座椅上。

    他发动了汽车:“我们看看那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车子渐渐往马路上开去,离开了叶公馆。

    今日,他们是准备去一家餐厅用餐的。

    汽车经过了繁华的上海街道,停在了法租界一间餐厅的门口。

    初春时分,阳光晴好,他们两人下了车。

    陆淮替叶楚开了车门,她刚下车,肩膀上立即有一只手覆了上来。

    陆淮搂叶楚进自己怀中,单手关了门。

    他们一边往里走,陆淮一边用余光看着四周的情况。

    马路上,声音喧闹,人来人往,看上去似乎没有异常之处。

    但他知道,那双眼睛又出现了。

    陆淮低头吻了一下她的发间,动作极轻。

    他的语气温柔:“小夫人,走吧。”

    声音仅容叶楚听到,夫人这词也只落进了她的耳中。

    当然,只有他们两人才会明白这个称呼的用意。

    他们并肩走进了餐厅中,举止亲密,似乎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

    一个侍应生迎了上来:“三少。”

    他领着两人坐下,叶楚却发现了这家餐厅没有别的客人。

    她心生疑惑,问:“其他客人呢?”

    陆淮搁下手中的菜单,微笑:“有旁人在,会影响到我们的事情。”

    叶楚怔了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

    陆淮已经凑了过来,她的呼吸温热,朝他而来。

    外面的人能透过玻璃墙,看清这家餐厅里的情况。

    虽说陆淮和叶楚坐在大厅中间,路上行人看不清楚他们的动作,但若是那人紧盯着他们,定会发现。

    陆淮仅是靠近叶楚,两人的脸贴得极近,面容清晰可见。

    他的视线在她唇上停留一会,没有别的举动。

    但在这段时间,餐厅却安静万分。

    陆淮这次又用相同的办法试探,此人却不敢现身。

    有两种可能性。

    要么,这人已经知道了陆淮的用意,所以不会再次落进陷阱中。

    要么就是他的身份特殊,不能在上海露出马脚。

    陆淮直起身,他和叶楚的呼吸彼此分离。

    他思索起了一个问题。

    一个关心叶家却又不能在上海现身的人,会是谁?

    叶楚皱眉:“他是不是不会出现了?”

    陆淮肯定了她的想法:“我确定他就在外面,但他这次更加谨慎了。”

    他的视线望进叶楚眼中,语气遗憾:“有些可惜罢了。”

    叶楚问:“可惜什么?”

    陆淮伸出手,把玩起叶楚的长发,用手指摩挲着。

    他的话中暗藏深意。

    “这是陆家名下产业,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

    叶楚立即明白了陆淮的用意。

    她扫视了一眼,大堂里的那些侍应生果然都不见了。

    他们并不是受了谁的命令,只是看见了三少带了叶二小姐过来,十分自觉地离开了。

    叶楚开了口:“陆三少。”

    她又提醒他一句:“公众场合请注意影响。”

    陆淮忽的一笑:“其实我也不喜欢当众亲密。”

    他低头,在她的那一缕长发落下很轻的一个吻。

    陆淮一本正经地同她讨论:“不如我们回车里?”

    叶楚:“……”

    陆淮笑了一声。

    他怎会真的在此做些什么,只不过想要看看她的反应,夫人果然还是有些放不开。

    陆淮站起身子,不再逗弄她。

    “听说法租界开了一家新餐厅,我带你去尝尝?”

    他知道,按照叶楚的性子,定是不想再留在此处用餐了。

    叶楚点了点头,起身随他离开了。

    等到三少带着他的小女友走了,那些人又重新走了出来。

    陆淮下楼,他们坐进车里。

    黑色的汽车缓缓发动,开进了上海滩繁华热闹的阳光里。

    另一头,餐厅对面的咖啡馆中,有一个人坐在那里。

    她面前放着一杯咖啡,冒着热气,但没有动过。

    她的帽檐压得很低,却能看清楚周围情况。

    那人正是罂粟。

    待到他们进去后,罂粟便进了对面的咖啡馆,观察着那边的动向。

    她看着那辆远去的汽车,眸光极深。

    罂粟已经听说了陆三和叶楚交往的消息。

    尽管叶楚已经十七岁了,符合民草法案的婚配年纪,但在她看来,叶楚还是一个孩子。

    罂粟对她的回忆,仍是当年那个缠着姐姐的妹妹。

    罂粟知道,叶楚已经长大,她也拥有了自主选择伴侣的权利。

    从各方面来看,陆淮确实很适合叶楚。他现在待她也极好。

    但她心中仍是放心不下……

    阳光落在桌上的那杯咖啡上,银制勺子上闪着细小的光。

    罂粟目光沉沉。

    她的念头百转千回,终究化为一个想法。

    只盼望叶楚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希望他珍重她、保护她、疼惜她。

    但愿……

    他不会变。

    作者有话要说:  放假令人变得懒散,尽管时间稍晚了一些,但日万还是必须的。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6章 第21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