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第21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7章 第217章

    上次, 叶楚偶尔碰到了苏明哲和温聿生。

    她认出温聿生正是上辈子诱骗苏明哲堕落的人, 她知道两人已经相识,于是跟踪了温聿生。

    没想到叶楚竟发现了温聿生滥赌的秘密,而且还知道他竟欠了赌场不少钱。

    之后,叶楚让暗卫盯紧了温聿生。

    只要温聿生一有异动, 就立即同她汇报。

    温聿生欠了这么多钱, 定会焦头烂额, 寻找法子应对。

    若是在这个时候仍与他接触的人,也有着极大的嫌疑。

    今日,叶楚无事, 待在家中。

    这几天温聿生都没什么动静,自从被人赶出赌场后, 他一直将自己关在家里, 没有出门。

    叶楚并未发现他的不对之处, 但她也知道这事急不得。

    这时,白瑛走进房间, 叶楚心头一凛,她晓得温聿生那边可能有了动静。

    白瑛点了点头:“二小姐。”

    她是陆淮安插在叶公馆的人,她过来定是替暗卫传话的。

    白瑛开口:“方才温聿生行踪诡秘, 似乎和人约好了地方见面。”

    叶楚立即问道:“在哪个地方?”

    白瑛回答:“安清阁。”

    叶楚皱了皱眉,她知道这是一家餐厅,而且这名字有些耳熟。

    很快,叶楚就想起来了。

    陆淮前几日和叶楚提过,他说沈九最近新开了一家餐厅, 名字正是安清阁。

    若是这家餐厅是沈九的产业,那么事情就好办了。

    叶楚立即给沈九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才传来了沈九慵懒的声音。

    “哪位?”

    叶楚开口:“我是叶楚,想问你借样东西。”

    沈九毫不犹豫地答应:“你想要什么,就说罢。”

    叶楚:“你前阵子开了安清阁,现在能否借我个房间?”

    沈九立即清楚了叶楚的意思,他名下的不少产业都会有几间秘密房间。

    现在叶楚想要“借东西”,定是要使用这些房间。

    沈九忽的一笑:“我马上替你安排。”

    他顿了顿:“若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记得同我说。”

    叶楚一怔,无奈地笑了笑。

    做好一切准备后,叶楚亲自去了那家餐厅。

    这时,温聿生才刚刚进了房间,和他约定见面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时间还来得及。

    叶楚已经来到了秘密房间中,沈九会让手下寻个由头,将温聿生他们引到隔壁的房间。

    此时,温聿生正在房间里等待着那人的到来。

    他神情焦急,不停地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没过多久,有个穿着黑色长衫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他径直走向温聿生的房间。

    叶楚听到汇报后,立即安排了侍应生过去。

    那个男人面容平平,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再普通不过了。

    那人走到房门口,敲响了门。

    温聿生先是一惊,停下了步子,随即走向门口,打开了房门。

    温聿生有些紧张:“请进。”

    那人镇定自若,走进了房间。

    房门合上,将房内的一切关在了里面。

    温聿生踌躇着开口,语气恭敬:“先生,您之前同我说过,说是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不知道……”

    那人抬眼看向温聿生:“我的确有法子,不过还需要你的配合。”

    温聿生心中一喜,面上也带出几分来。

    最近他为欠赌债一事发愁,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渡过这一关。

    昨日,眼前这个男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说是能够帮他解决燃眉之急。

    不过,需要同他见上一面。

    虽然温聿生和此人素未谋面,但是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会抓紧。

    温聿生连连点头:“我定当配合。”

    那个男人刚想开口,敲门声忽的响起。

    那人立即皱紧了眉,眼底一沉。

    温聿生怕那人生气,立即解释:“方才我替先生点了午餐。”

    那人仍旧皱着眉,但是神色稍微放松了些。

    温聿生说了一声:“进来。”

    侍应生推门而入,手上托着盘子。

    “这是您点的清蒸鲈鱼。”

    侍应生将装在白瓷碗中的鲈鱼放在桌上,随即拿起盘中的另外一道菜。

    “这是罗宋汤。”

    罗宋汤盛在白底蓝花的陶瓷碗中,碗口很高,看上去很沉。

    侍应生拿起罗宋汤,他的动作看似轻缓,正要放到桌面上时,手腕一扭,尽数倾倒在桌面上。

    不过,侍应生下意识避开了客人,倒下的汤水全往另外一个方向流出,半点也没沾染到客人身上。

    温聿生和那个男人见到这一幕,都立即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

    侍应生一面说着抱歉,一面收拾着桌上的东西。

    他低垂着头,眼底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餐厅的经理立即赶了过来,他看到这副场景,马上开口:“真是抱歉,我们会为您提供另外一个房间,是安清阁最好的包厢。”

    “今日的午餐费用全部由我们负责。”

    虽然温聿生神情不豫,但是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经理将两人领到了叶楚隔壁的房间,为他们重新上了午餐。

    等到侍应生上完饭菜,温聿生开口:“我不希望再有人进来打扰我们谈话。”

    侍应生立即应下,退出了房间。

    温聿生转过头对那人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打断了先生的说话。”

    那个男人皱了皱眉,刚才浪费了他不少时间。

    如今他只想快点完成任务,也好早早离开。

    那人看向温聿生:“你最近是不是交了一个新朋友?”

    “是苏家大少爷,苏明哲。”

    那人的声音落下,清晰地传到隔壁的房间。

    叶楚听到苏明哲的名字,立即凝神听去。

    这人果然有古怪。

    温聿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他是我生意上的朋友。”

    犹豫片刻后,温聿生问道:“不知苏公子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他才刚刚与苏明哲相识,却不晓得这人为何要提起苏明哲。

    那人又问:“你同他的关系如何?”

    温聿生心中虽有疑惑,但是仍旧接着说道:“我们只是有生意上的往来,关系并不是很熟。”

    那人点头:“接下来,你只要不断接近苏明哲,和他搞好关系。”

    “成为他真正信任的人。”

    温聿生放在桌下的拳头捏紧,似是有些不安。

    温聿生问:“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尽管他和苏明哲才刚认识,没有相处多少时间,但是他清楚,苏明哲性子极好,是个值得深交的人。

    不过,眼前这人为了让自己接近苏明哲,不惜为他解决债务问题……

    温聿生不知道苏明哲是否结了仇家,现在那些人找上门来,是否要对付他。

    但按照苏明哲的性子,不像是会招惹是非之人。

    那人冷笑一声:“你何必管这么多事,我要对付的是可不止是苏明哲,而是整个苏家。”

    “我让你取得苏明哲的信任后,还会有下一步的任务。”

    温聿生心中一紧:“可是会对苏明哲不利?”

    那人听到温聿生的话,似乎觉得很可笑,脸上露出了嘲讽之色。

    “若是我说会,你难道就不做了?”

    温聿生听出那人话中的含义,忍不住咬紧了牙。

    那人又接着开口:“你既然已经应下,就不要犹豫,不然……”

    顿了顿,那人讽刺:“你的赌债就要由你自己负责解决了。”

    温聿生脸色发白,手指颤抖着。

    那人嘲笑道:“你也不想被赌场的人砍断手脚罢。”

    温聿生似乎下定了决心,语气沉重:“我会做的。”

    过几日,他必须还掉一部分赌债,不然那些人就会找上门来。

    他别无选择。

    那人站起身来,椅子滑过粗糙的地面,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我们的合作只是暂时的,如果你还想得到更多的好处,必须好好表现。”

    那人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扔到温聿生面前的桌上。

    “你先拿去还掉一些赌债,之后的钱。我会先看你的表现,再考虑要不要给你。”

    他提醒了一句:“拿钱办事,记得把嘴巴闭紧点。”

    那人说完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内只剩温聿生瘫在座位上,他浑身冰冷。

    等到温聿生缓过神来,他才颤抖着手,拿起桌上的信封。

    温聿生将信封放进了口袋中,站起了身子。

    温聿生步子缓慢,失魂落魄地走出了餐厅。

    方才两人的对话,全部落进叶楚的耳中。

    叶楚心下一沉,回去之后立即将那个男人的面容画了下来。

    叶楚让人拿着这副肖像画,根据线索去调查,发现那个男人姓戴,他的名字名叫戴衡。

    叶楚查出这个人的名字后,立刻查了戴衡的身份。

    此人果真和戴家有关联。

    戴衡是戴士南远亲,目前暂住在上海,戴士南常年住在南京,两人并无过多交流。

    更何况,戴衡同苏家从无往来,若是他来寻仇,苏戴两家也没有恩怨……那么,他为何会利用温聿生来陷害苏明哲。

    叶楚不由得怀疑,戴衡此番行事,背后是否有人授意。

    这个人会是戴士南吗?戴士南想要让苏家倒台的目的是什么?

    又或者,戴衡背后另有其人,他只是另一颗棋子罢了。

    戴衡背后的人,又想要弄垮苏家,又想要置身事外,因此他故意找上戴衡,转移注意力,将此事推给戴家……

    会是董鸿昌授意的吗?但他又和苏家有着什么样的恩怨?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但是叶楚的思路愈发清晰,她知道,这些事不会凭空发生,所有一切看似无序的事件背后,一定有着隐秘的关联。

    叶家、苏家、戴士南、董鸿昌……只要理清这些关系,便能揪出真相。

    ……

    上回,罂粟跟踪了陆淮和叶楚后,他们两人就做了一个决定。

    那人极有可能是江洵的委托人。既然他对叶家关心,若是他在上海的话,想必定会再次跟踪叶楚。

    因此,他们两人设了一个局,要引出他来,逼他在他们面前现身。

    天光微亮,一辆汽车驶离了督军府,前往天兴号布庄。

    今日陆淮先去天兴号布庄布置事情,叶楚之后再到。

    前几天,陆淮的手下已经慢慢进入天兴号布庄,伪装成那里的顾客。

    这家店本就是陆淮的,他追求叶楚时,就买下了这个布庄。

    谁都没发觉布庄里已经被做了手脚,一切做得悄无声息。

    每个容易逃脱的房间,以及拐角处,都有陆淮的人,那人即便发觉了,也无法逃脱。

    万事俱备,只等叶楚引那人前来。

    今日,阳光晴好,雪白的云朵浮在空中,温煦的微风吹了过来,极为舒适。

    叶公馆。

    天光愈加亮了起来,叶楚走出叶公馆,状似不经意地扫了周围一眼。

    四下并没有车辆,街道上空荡荡的。

    阳光安静地落下,越加显得街道上静谧万分。

    不过,叶楚清楚,那人很关心自己的行踪,他极有可能就隐在周围,只不过不想让她发现罢了。

    叶楚收回了视线,上了叶公馆的车。

    叶楚的神色极为平静,只要那人在这里,他的车辆一定会跟上来。

    汽车缓缓发动,待到叶公馆的车离开,过了一会儿,一辆车悄无声息地跟了上来。

    正是罂粟。

    罂粟看着前方,目光沉沉。

    平日叶楚在上学,与叶楚接触的人大多是学生,她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今日放了课,叶楚去外头,上海滩的人鱼龙混杂,形形色.色,罂粟不放心叶楚一个人待着。

    因此,罂粟很早就把车停在了叶公馆附近。等她确定叶楚没有危险后,就会放心离开。

    罂粟驱车跟在叶公馆的车后面,不紧不慢地行驶着。

    叶公馆的车往街道上驶去,街道上声响渐大,来来往往的行人也多了不少。

    叶楚一直注意着身后的动静,但她没有发觉跟踪的车辆。

    叶楚目光深了几分,那人似受过训练,懂得如何隐藏行踪。不过,叶楚有种直觉,那人就在后面。

    局已设好,她会静静等待那人的出现。

    罂粟一直注意着叶公馆的车,过了一会儿,叶公馆的车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罂粟抬眼看去,天兴号布庄。

    天兴号布庄是上海滩最大的布料店之一,那里有着最时兴的布料。

    名媛小姐们经常会来这里,挑选喜欢的布料。

    看来叶楚想要制作新衣。

    罂粟停下了车,她把车停在一个地方,那里位置隐蔽,还可以看清布庄里的情形。

    罂粟的目光落在布庄前,她凝神看着。

    叶楚走进了布庄,一楼有很多柜台,里面放着各色布料。

    叶楚先是环顾了一圈,然后,她在一个柜台前停下脚步,细细看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叶楚抬起头,似是问了店员几句。

    店员转身,从货架上拿下一匹布料,递给叶楚。

    布料放在桌上,叶楚低头看着布料,伸出手,碰触了一下料子。叶楚似是对布料并不满意,她离开了这个柜台。

    叶楚来到另一侧,止了脚步。然后,她向店员询问,店员又拿了几匹布料过来。

    看上去叶楚真的是来挑选布料的,没有引起罂粟的怀疑。

    叶楚在一楼逗留了一会儿,然后,她抬脚往二楼走去。

    陆淮在二楼等她。

    叶楚推开门,明亮的光线倾泻而下。

    叶楚抬头看去,一个人长身而立,五官冷峻,正是陆淮。

    楼上没有其他人,此时,四下安静得很,声响轻微。

    叶楚关了门,看向陆淮。

    陆淮早就听见了动静,他晓得是叶楚来了,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陆淮往前走了几步,行至叶楚身侧:“人来了吗?”

    近段时间,那人一直跟在叶楚后面。今日,叶楚来了布庄,想必那人也会跟来。

    叶楚点头:“他跟在我身后。”

    “那人极为谨慎。”叶楚继续开口:“但是他并没有发现我们在设局引他出来。”

    叶楚特地在一楼逗留了很久,假装在挑选布料。

    头顶是明亮的灯光,落在叶楚的眉间,愈加显得叶楚皮肤雪白,气质清冷极了。

    陆淮的视线直直落在叶楚身上,不曾移开。

    他微微俯身,凝视着叶楚的眼睛:“叶二小姐,你的戏演得不错。”

    陆淮的声音沉沉落下,比方才低了几分。

    叶楚并不退步,笑道:“陆三少,你也配合得很好。”

    陆淮与叶楚的距离极近,陆淮能感觉到叶楚轻浅的呼吸声,她身上的清香向他袭来。

    陆淮的眸色深了几分。他直起身子,站在原地。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已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陆淮轻笑了一声:“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为了避免那个人发现异样,布庄这边除了客人,并没有被严密看守。

    他的手下已经在附近等待了,只要听到他们的信号,就会立即包围这里。

    叶楚不答,周围静默至极。

    下一秒,叶楚伸出手,掀开陆淮的大衣。

    陆淮站在那里,眼底隐有笑意,他并未有所动作。

    叶楚垂眼,不看陆淮,手继续往里伸去,探向他的身体。

    冰凉细腻的触感从陆淮的胸膛掠过,很快就散开了。

    叶楚从陆淮的西装里拿出一把枪,在手中握紧。

    他的视线落在那把柯尔特上,露出微笑。

    两个人极有默契,屋子里静默无声。

    子弹上膛,叶楚忽的抬起手,举起了手中的那把枪。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上面的屋顶。

    她嘴角浮起笑意,与此同时,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起,骤然撕裂了寂静的空气!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7章 第21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