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第21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8章 第218章

    方才罂粟一直看着叶楚, 她看见叶楚往楼上走去。

    二楼放着的是更高级的布料, 想必叶楚要去那里看看。

    罂粟没有收回视线,仍盯着天兴布庄,注意着那里的动静。

    时间缓缓流逝,已经过了半个多时辰了, 叶楚还未下楼。

    虽说发生危险的可能性不大, 但罂粟看不见楼上的情形, 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这时,寂静中倏地响起了几声枪响,清晰地落进罂粟的耳中。

    罂粟心一紧。

    枪声是从布庄二楼传来的, 莫非叶楚出事了?

    罂粟立即下车,快步往布庄走去。

    布庄传来枪声, 街道也骚乱了起来。大家都想要离开布庄, 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只有罂粟逆着人群, 往布庄走去。

    心里担忧叶楚,罂粟的心绪有些乱。再加上陆淮的手下隐藏得很好, 罂粟并未发觉不对。

    罂粟的脚步很快,神色也没有先前那般冷静。

    她径直上了楼。

    罂粟心里的担忧愈加浓了,现在叶楚还未下楼, 她有没有受伤?

    但是罂粟很快就把担忧隐下,她的手伸向大腿外侧,那里有一把冷硬的枪。

    她握着枪,继续向上走去。越靠近楼上,她的神色越冷。

    行至二楼, 罂粟推开门,立即拿枪指着屋内的人。

    光线照亮了屋内的情形,里面站着两个人,一个是叶楚,另一个则是陆淮。

    两人神色平静,正看着她。

    罂粟眼眸一紧。

    她中计了,这是叶楚他们给自己设的一个局。

    这时,罂粟身后也传来了很多脚步声,打破了这片寂静。

    罂粟晓得,她被包围了。

    紧张的空气缓缓流动,罂粟神色未变,心里百转千回。

    现在形势对她来说并不利,她要先放低姿态。

    罂粟缓缓放下了枪。

    方才罂粟进来时,叶楚怔了一下。

    进来的是一个女子。

    她穿着一件旗袍,身材极好。她的面容极为普通,想来是做了易容。

    枪声响起,这人却仍往楼上走,她必定就是那个跟踪自己的人。

    叶楚开口:“你是谁?为何要跟踪我?”

    这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叶楚自然要问个清楚。

    罂粟不答。

    空气有些沉闷。

    原来叶楚他们早就发觉了自己在跟踪叶楚,这次设局,就是为了要弄清楚她的身份。

    不过,罂粟早就决定了,她永远不会告诉叶家人她是谁。

    陆淮一直注意着罂粟的神色,发现这人即便被包围了,她依旧神情自若。

    此时身处下风,她却能保持镇定。

    陆淮忽的问了一句:“你是那个委托人吗?”

    罂粟目光一凝。

    然后,她否认:“我是受人委托来照看叶家的。”

    陆淮并没有全然相信罂粟的话。

    如果真按这人说的,是委托人叫她来的,那江洵与她都是受那人所托,他们一定认识。

    陆淮顺着罂粟的话问道:“你与江先生是什么关系?”

    罂粟声音平静:“无可奉告。”

    江先生和她提过,他告诉过叶楚他们,他是受人委托。但是除此之外,江先生没有透露半分。

    陆淮想旁敲侧击,试探出她的身份,她自然不会让他如愿。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他们早已料到,这人不会说出什么。

    陆淮问:“北平那次是你吗?”

    陆淮和叶楚在北平的时候,叶楚遭遇枪战,一个人出手帮了叶楚。

    后来,陆淮为了引出那人,故意对叶楚做一些亲密举动,那人开枪警告他。

    陆淮想知道,这人是不是她。

    罂粟点头:“是我。”

    这件事情没必要隐瞒他们。

    罂粟开口:“委托人叫我照看叶家,叶楚有危险,我自然会出手。”

    罂粟顿了一顿:“至于……”

    话未说完,但她指的是陆淮故意和叶楚举止亲密这件事。

    她看向陆淮:“委托人担心有人会轻薄叶楚,所以我就开了枪。这是委托人的意思,我当然会照做。”

    罂粟神色未变,一字一句道。

    她这话还有提醒陆淮的意思。

    现在陆淮和叶楚在交往,但陆淮如果做了对不起叶楚的事,她还是会做一些事情的。

    陆淮神色微动,没有开口。

    叶楚问了一句:“委托你照看叶家的人是谁?”

    罂粟看了叶楚一眼,眼底的情绪十分复杂。

    沉默了半晌,那些纷乱的思绪都敛了下来。

    罂粟开口:“我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

    声音落在寂静的空气里,极为清晰。

    叶楚的视线一直落在罂粟身上。

    不知怎的,即便她做了易容,叶楚仍觉得这个女人有些亲切。

    而且这种感觉越发强烈了起来。

    陆淮目光深沉。

    这个女人虽在跟踪叶楚,但她确实对叶楚没有恶意。在叶楚遇到危险时,她还会出手相帮。

    况且,她口风极严,他们也不能再问出什么。

    陆淮示意手下退开,让这个女人离开。

    手下离开了二楼,罂粟的身后只剩下寂静的空气。

    但是罂粟没有移动。

    “有事情的话,你们可以找我。”罂粟看了叶楚一眼,然后很快移开了视线。

    罂粟又开口:“这是我的号码,到时候你们可以联系我。”

    然后,罂粟才转身离开。

    待到罂粟走后,陆淮和叶楚继续留在天兴号布庄。

    巡捕房的人听到了枪声的动静,立即有人来了布庄。

    警员知道这家布庄是陆三少的,当他们发现布庄里的人正是陆三少和叶二小姐时,就没有再管此事。

    但警员并不晓得,这两个人在布庄里做些什么,竟开起了枪来。

    只是没有想到,叶二小姐表面看上去那样文静,私下里却在玩枪。

    不过,先前在尚公馆,叶太太险些遇刺,陆三少和叶二小姐一同开枪这事,上海滩人尽皆知。

    说不定陆三少中意的正是她不同于别的名媛的那些特质。

    天兴号布庄的枪声原是一场花边新闻,这件事在巡捕房中议论一番也就罢了,警员不会在外面乱讲。

    陆三少和叶二小姐的恋爱癖好也无人传出去。

    ……

    应付完巡捕房的人后,陆淮和叶楚没有在布庄多留,两人分头离开,一个回了督军府,一个回了叶公馆。

    但在夜深人静之时,叶楚快要睡了,陆淮又悄然来到了她的房间。

    静默无声的夜里,轻微的脚步声在走道上响起,门外随即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夜已经深了,不会有旁人过来,若是外面那人是母亲,她定会出声。

    叶楚知道门外的人一定是陆淮,她自是替他开了门。

    像往常一样,陆淮进了屋子,将大衣搁在了门旁的桌子上。

    关上门后,叶楚问:“你怎么来了?”

    他们今日在布庄已经见过面了,但在巡捕房的人来了以后,陆淮便让叶公馆的司机送她回去。

    陆淮开门见山地问:“你觉得今日那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是何身份?”

    叶楚:“她和叶家的人有关系,但我……”

    但我总觉得她有些亲切。

    叶楚没有讲出下半句话,她并不知道这份熟悉感从何而来。

    叶姒死亡已久,这是叶家人都已经认定的事实,更何况叶楚重生一世,接受此消息更久。

    这两辈子,她没有听说过叶姒别的消息,若是将罂粟往这一处去联想,未免也太草率了。

    她也不能给自己虚无缥缈的希望。

    叶楚摇了摇头,换了一种说辞:“我不能确定她的身份。”

    陆淮若有所思。

    他心中倒是已经有了一个猜想,但此事太过荒谬,他必须调查清楚后再告诉她。

    这个女子关心叶家,甚至尤为在意叶楚,她的身份十分可疑。

    如果当年叶大小姐失踪一事另有疑云呢?

    尸身面容模糊,仅凭一件衣服就断了案,多年来,她确实从未出现,叶家人也早就认为她已经死亡。

    要是陆淮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这么多年来,叶姒去了哪里?

    她枪法很准,善于隐匿身形,再加上她高超的追踪技巧……

    是什么人让她学会了这些本领,又是谁让任何人都追查不到她的下落?

    陆淮知道,只有那些秘密组织或者特工机构能办到。

    叶姒会是哪一方的特工?

    陆淮眸光渐深,沉思不语。

    叶楚出声问道:“陆淮,你有什么想法?”

    陆淮的视线落进叶楚眼中,她的目光真切,从不怀疑他。

    她有可能是你的姐姐。

    这句话,他不能说。

    如果事实证明是假的,那么叶楚就会失望,他不想看见她失落的样子。

    陆淮望着她的眼睛,忽的开口:“我只是在想,那个人有什么目的。”

    叶楚嗯了一声,她已经猜到他有事瞒她。

    但她并不多问,她晓得他心中之事,总有一天会告诉她。

    与此同时,叶楚也隐瞒了陆淮一个想法。

    今日那个女子并不多言,是否因为她不信任在场的某个人。

    这个人先前跟踪自己,说明目标是她,而不是陆淮。

    如果她还会继续跟踪自己,叶楚要找机会再同她见一面。

    在陆淮不知道的情况下,叶楚想要试探出她的真实想法和身份。

    陆淮和叶楚,两个人各怀心思。他们面上都带了一丝笑意,想法一致。

    这件事,必须瞒着他/她做才行。

    两个人凝视着对方,时间寂静地流逝着,屋子里似乎有些冷了。

    窗子分明是关着的,初春的夜晚,料峭寒风仿佛能透过玻璃窗钻进来。

    但他们的目光却又不冷,除了身体的温度以外,相接的视线也愈发灼热了起来。

    夜已深了,窗子外面是阴阴沉沉的夜幕和清冷安静的月光。

    屋子里面是冰冷的空气和炙热的目光。

    似乎是陆淮先开始的。

    他俯下身来,低头吻上叶楚的嘴唇。

    她柔软的唇是温热的,仿佛融化了他周身冰冷的气息。彼此鼻息相缠,相互温暖着对方。

    陆淮的呼吸萦绕在她面前,舌尖探进牙关,勾住她的舌,肆意妄为。

    叶楚脸颊泛红,呼吸声重了些,被他压在了墙面和他的身体之间。

    他过来的时候,叶楚已经快要睡了,现在她身上穿着睡衣。

    不知是否因为房间冷了些,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

    唇齿交缠时,陆淮的手抚上了叶楚的脊背。

    隔着一层极薄的衣衫,他灼热的手指沿着她的肌肤往下滑去,落在她的睡衣下摆。

    陆淮轻而易举地挑开了叶楚的睡衣,单手勾住她的纤腰。

    他的手指抚摸着腰侧,摩挲着她洁白细润的皮肤。

    激起酥麻的感觉,一阵又一阵。

    叶楚的身子被撩拨得敏感,她有所反应,不由得环住了他的脖子。

    但她很快借力翻在陆淮的身上,反客为主般将他压在墙上。

    陆淮微微一怔,叶楚抓紧他轻薄自己的手。

    那只手立刻从她的睡衣里离开了。

    陆淮睁开眼睛,望进叶楚的眼中。

    既然她要同他这样玩,陆淮忽的来了兴致。

    他双手搂紧她的腰,两人再次换了一个姿势,他将她的身子顶在墙上。

    陆淮笑了一声:“夫人,你学得不好。”

    他的视线直直落进她的眼里,声线低沉地落下。

    他的气息缠在她的耳朵:“是不是还要我再教你一遍?”

    话音刚落,陆淮就吻了下来。

    许是因为两人的动作过大,他的大衣早就落在了地上。

    陆淮的技巧比叶楚纯熟多了,与先前那个吻不同,他的吻极为强势,充满了侵略性。

    他尚未在她唇间停留太久,又很快抽离。

    叶楚猛地睁开了眼睛,看向陆淮,两人的视线渐渐恢复了清明。

    陆淮的语气带着调笑:“学不会吗?”

    叶楚眼睛一眯,伸手抓住陆淮的领带,她的脸朝他靠近。

    五官贴紧,嘴唇近在咫尺,却没有人动作。

    他们的鼻尖相贴,在暧昧情愫中,竟隐藏着剑拔弩张的味道。

    这时,陆淮的领带竟然松了。

    领带往下一滑,正好被叶楚的手抓紧。

    她怔了一怔。

    原来,方才在她握紧领带的时候,陆淮就自己伸手解开了。

    他往后一退,十分自觉地离开她的身体。

    陆淮望着叶楚,眼底含着笑意。

    他的目光在那条领带上停留了一秒。

    陆淮的语气严肃:“任凭夫人处置。”

    他的言语却暗藏深意。

    叶楚抬了抬眉,拿住领带,双手绕到了他的身后。

    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在她用手臂环住他时,两人已经以一种极为暧昧的姿势,贴在了一起。

    为了迁就叶楚的动作,陆淮转过身去。

    她借势一压,他只能靠在墙上。

    叶楚微微用力,领带系了一个结,束缚住了陆淮的手腕。

    他的双手再也不能得寸进尺。

    陆淮转回身来,叶楚的表情极为认真,他看着她。

    陆淮忽的开口问:“夫人,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叶楚不答,唇边露出微笑:“你不是说任凭我处置吗?”

    陆淮笑了一声:“我说过的话,自然作数。”

    在他们一来一回之间,都没有发觉,夜色已经愈发深沉了。

    两个人凝视着对方,窗外的光落了进来,映亮了屋子。

    他们的身影在彼此眼中清晰极了。

    陆淮并不知道叶楚心中想法,即便他的双手被缚,依旧坦然极了。

    他试图从她眼底看出什么,不过,他的小夫人隐藏得极深。

    陆淮牵起唇角,笑着看她。

    她的眼中隐隐藏着光亮,他倒是有些期待。

    叶楚踮起脚来,伸手勾住了陆淮的脖子。

    他怕她站得太久,俯下身来,由着她动作。

    叶楚的手指从陆淮眉间往下滑,掠着笔挺的鼻子,落在他的唇上。

    她用指尖轻轻点着他的嘴唇。

    一下又一下,靠近他,又远离他。

    叶楚的身体极为自然地贴在陆淮身上,他已经被她系了双手。

    她温热的气息袭上来,又离开他。

    叶楚分明是在故意撩拨他,却又不多做半分。

    她要让他看着,但做不了任何动作。

    叶楚的脸靠近几分,双唇贴紧他的耳朵。

    她在他耳边轻声讲话,声线缠了上去。

    她极为温柔地唤了一声:“陆淮。”

    在沉静的夜晚,叶楚的呢喃便愈发诱人了。

    她认真地问:“不能动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陆淮挑眉,似在思索要如何回答她。

    叶楚却没料到,她在他耳旁讲话时,主动将自己的脖颈递到了他的唇边。

    这时,陆淮覆上唇,吻着她白皙的肌肤,动作轻缓。

    顺着她的脖子,他一路吻下去,酥麻感也一路往下延伸。

    抵达了她敞开的领口……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提供的领带梗,这个梗还没结束,下章继续。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给反击的叶楚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8章 第21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