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第21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19章 第219章

    陆淮的唇越往下滑, 感觉到她的肌肤竟更加细嫩。

    他的动作很快, 叶楚依旧贴在他耳侧,一时之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叶楚的衣服,已被陆淮的吻带得更加凌乱了起来。

    春.色渐深。

    陆淮的动作温柔极了。

    叶楚立即往后退了一步, 离开了陆淮的身体。

    身后袭来冰冷的空气, 温热触感不再。

    睡衣扣子甚至没有解开, 但领口已经滑落到了下面。

    陆淮睁开了眼睛,淡淡地瞥过去。

    他缓缓开口:“天太冷了,要穿好衣服。”

    陆淮的语气镇定, 仿佛方才的事情并不是他做的。

    这时,他忽的往前走了一步。

    他的双手虽被领带束缚在身后, 但动作却丝毫不受限制。

    陆淮不能用手, 于是, 他十分淡定地咬住了叶楚的领口,将其往上一拉。

    她的衣服整齐得很, 好似无事发生。

    叶楚又是后退,她冷笑了一下:“你的动作倒是挺灵活的。”

    陆淮也笑了,言语暧昧:“夫人, 我已经被你绑住了。”

    他的话听上去好像很合理:“不用嘴,用什么?”

    叶楚不答,只是继续与他隔开距离。

    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小段距离,僵持在那里。

    陆淮凝视着叶楚,他的视线扫过她的脸, 她细润的皮肤已经愈发红了。

    他没有任何动作,拖延了一些时间。

    叶楚并未察觉到陆淮眼底异样,只在他有动作时,身体一僵。

    此刻,竟有一只手搂上了她的纤腰。

    不知何时,陆淮竟自己解开了那条领带。

    叶楚被他往前一带,搂紧怀中。

    陆淮单手搂她,叶楚被迫转身,被他压在墙上。

    他另一只手上拿着那条领带。

    叶楚忽的感觉到有什么覆上了她的眼睛。

    她眼前一黑,布料的质地轻柔,将视线完全遮挡。

    陆淮的声音在她耳旁响起:“方才让夫人主动,是我的错。”

    “现在还是我来吧。”

    叶楚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在黑暗中听见他低沉暧昧的声线。

    陆淮轻啄她的下巴,直到吻上了嘴唇。

    深夜寂静,叶公馆众人早已沉睡。

    而在叶楚的房间里,气氛愈发热烈。

    他们唇齿交缠,彼此呼吸也近到没有距离。

    他伸手覆上,隔着一层极薄的睡衣,感受着那抹丰润。

    她的身体被吻到瘫软,这次并没有抗拒。

    过了一会,陆淮微微直起身,从她柔软的唇上离开。

    他的动作没有停下,只是放慢了速度。

    两个人一边亲热,一边竟谈起了正事。

    陆淮吻着叶楚的脸颊,随口问起:“前几日,你去沈九的茶楼做什么?”

    在他的攻占下,她的声音柔得仿佛化成了水。

    “我找到了那个带着表哥抽大烟的人。”

    陆淮嗯了一声,他知道前世苏明哲是什么结局。

    前世,苏明哲本是苏家人最重视的接班人,但后来却堕落烟馆。

    苏明哲因叶楚而死,陆淮眼睛一沉,并未说什么。

    “买通他陷害表哥的人……”

    叶楚的声音沉了几分:“是戴家远亲。”

    察觉到叶楚的情绪有变,陆淮很快俯身吻着她,像是安抚一般。

    叶楚开了口,语气已经松了下来:“这件事我来解决。”

    她的眼睛虽被他的领带束缚,却寻到他的嘴唇,回了他一个吻。

    “不必麻烦你。”

    陆淮点头:“好。”

    他当然相信她的能力。

    陆淮伸手抚上叶楚的后脑,解开了那条领带,望进她的眼睛。

    她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明。

    叶楚仅穿了一件睡衣,陆淮抱起她的身体。

    似是怕她冷了,他抱她坐在他腿上。

    他们开始整理上海滩最近发生的事情,金刀会的闵爷已经开了百乐门。

    此事又是提前发生。

    在前世,闵爷分明是在他们两人结婚后,才来到上海的。

    陆淮和叶楚多疑极了,不可能不怀疑他。

    他们都记得,前世,闵爷原和沙逊合作,后来,金刀会壮大后,他和沙逊反目,无人知道原因。

    闵爷前世从不违背和平饭店的规矩,安分守己,而这一世……不知他是否有所改变。

    因为今生出现了很多不定因素,例如先前寒塔寺的净云方丈,竟是莫清寒的手下。

    他们必须等待,看看他到底是何目的。

    闵爷只是在上海发展势力,还是另有原因?

    莫清寒离开上海后,现在会在哪里?

    他背后之人是董鸿昌还是戴士南?

    这些问题,都需要时间来给一个清楚明白的答案。

    ……

    仙乐宫。

    宾客盈门,来来往往,欢声笑语不断。

    上海新开了一家百乐门歌舞厅,虽然对仙乐宫有些影响,但是仙乐宫的生意仍旧不错。

    仙乐宫为了维持之前的盛况,请了不少歌星过来登台,还增加了很多新的娱乐活动。

    很多客人看到新鲜的东西,自然会前去,仙乐宫的生意甚至比之前还要好上几分。

    不过,这样的结果,乔云笙并不满意,他始终还在注意着百乐门的动向。

    他总觉得百乐门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乔云笙只能时刻提防着。

    舞池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姓孙。

    孙四公子的父亲在上海滩是个有名的富商。

    他是仙乐宫的常客,桌子上放着各种类型的酒,全都开了瓶。

    他面前放着不少酒杯,杯中盛着半杯酒,随着他拿起的动作摇摇晃晃。

    孙四眼神迷离,手臂搂着旁边的长三,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他的面色通红,呼吸之间尽是酒味,一看就知道他喝醉了。

    “我们去跳舞。”

    孙四忽然起了性子,他拉起那个妓.女长三,脚步踉跄地走向舞池。

    舞池中的光线不亮,但是仍然能够看得清周围的情形。

    孙四随意摇动着身子,脸上带着迷醉的神情,身上传来浓烈的酒气。

    这副情景在仙乐宫并不少见。

    不知过了多久,孙四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他站在原地,停下了动作。

    他使劲晃了晃头,手指覆上自己的额间,情况似乎有些不对。

    孙四用力按了按头,身形开始不稳。

    长三上前一步,扶住他的手臂,脸上带着焦急之色。

    “孙四公子,孙四公子,你没事吧?”

    长三的声音隐约传来,穿过嘈杂的音乐声,到达他的耳朵前,却瞬间消失了。

    孙四公子抬眼看向那个长三,他刚想说些什么,身子却往长三那边倒去。

    当他身子倒下的那一刻,他的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长三只觉肩膀一沉,那人的头靠在她的颈间,全身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

    长三自然扶不住他,她侧头看去,他脸色灰黑,口吐白沫,气息微弱。

    任凭谁看到这一幕,心中都会一惊。

    长三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将孙四公子的身子放在了地上,向后退了几步。

    这边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仙乐宫的注意,仙乐宫的手下立即向顾平汇报,说是这里出了事。

    顾平皱了皱眉,立即带着手下一起到了舞池。

    舞池中的音乐声仍旧响着,落入耳中。

    而地上的那个人安静地躺在那里,仿佛停止了呼吸。

    顾平上前几步,蹲在孙四公子身旁,探了探他的气息。

    顾平松了一口气,气息虽是微弱极了,但是他仍旧活着。

    “叫救护车了吗?”

    顾平站起身,问一旁的手下。

    手上赶紧回答:“发现的时候,就已经通知医院了。”

    来仙乐宫的客人都被这一幕弄得心神不定。

    顾平一面安抚着客人的情绪,一面让人去调查出事的原因。

    救护车很快就到了,孙四公子还处在昏迷中,他立即被送往了医院。

    顾平也跟了过去,他必须要将此事调查清楚,才能和乔六爷汇报。

    因为孙四被人及时送到了医院,所以才保住了性命。

    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顾平立即上前询问。

    医生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他告诉顾平,这个人喝多了酒,又和其他食物混着吃下。

    两种食物相克,产生了毒性。

    顾平有些奇怪,仙乐宫的后厨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若是有人点了酒后,他们会反复确认是否能和其他食物同食。

    孙四公子是老顾客,他们对他的性子也有所了解。

    他点的东西也同平时的一样,后厨怎么可能弄错?

    顾平得到消息后,就立即回了仙乐宫。

    此事看似是一次普通的食物中毒,但是背后肯定有蹊跷。

    事发之后,虽然顾平已经将其立即压下,但是在第二天,这件事却被宣扬了出去。

    有的人说是食物中毒,也有的人说,或许是看不惯乔六爷的人,故意对仙乐宫的客人下毒。

    流言越演越烈,分明仙乐宫已经做了保密措施,但是却根本压不住。

    就像是有人刻意设计了这个局,如今还在背后推波助澜。

    经此一事,仙乐宫的生意差了不少,客人也不怎么来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等到谣言平息后,仙乐宫才开始慢慢恢复正常的营业。

    之前的大规模中毒事件中,有人在仙乐宫中毒身亡。

    最后,那件事情水落石出,是寒塔寺的净云大师所为,与仙乐宫无关。

    除此之外,仙乐宫没有发生其他事情。

    因为乔云笙背后的势力是法国人,所以大家都会给仙乐宫几分薄面。

    此次,明显是有人故意向仙乐宫下手。

    这事动静不小,陆淮和沈九自然也知道。

    督军府。

    沈九的车子停在了督军府门口。

    他下车后,径直来到了陆淮的书房。

    陆淮恰好也在书房,他听见开门声,抬眼看去。

    来的人是沈九。

    一走进书房,沈九立即坐在了椅子上。

    “陆淮,你听说了吗?”

    陆淮清楚沈九的来意,开口问道:“你指仙乐宫的事情?”

    沈九皱了皱眉:“我看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陆淮点头:“乔六的仇家这么多,你觉得是谁做的?”

    沈九撇了撇嘴:“上海滩这么多帮派,和鸿门都有不大不小的恩怨。”

    “谁晓得会不会是哪个帮派的人看乔六不顺眼,才故意做出这样的事。”

    陆淮说:“但是先前,鸿门也并未发生此类事情。”

    他得出结论:“我们应该把线索锁定在近日出现的人中。”

    陆淮顿了一下,问:“你知道金刀会吗?”

    沈九略加思索,金刀会确实是近日兴起的一个帮派。

    沈九拧起眉:“你怀疑金刀会?”

    陆淮不答,问他:“你心里有什么想法?”

    沈九身子往后靠去:“金刀会是个不大的帮派,但是他们却很团结。”

    沈九只认为金刀会是个新帮派,而陆淮却清楚金刀会日后的发展。

    别看金刀会现在只是刚刚兴起,但到了最后,金刀会愈发壮大,成为了上海滩三大帮派之一。

    若是今生的结果未变。

    那么,清会、鸿门、金刀会成为上海滩最重要的帮派,三者互相牵制,形成一个稳定的局面。

    陆淮接着说道:“为什么鸿门先前相安无事,但是金刀会一出现,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我得知了一个消息。”

    “百乐门的闵爷,和金刀会有关联。”

    沈九怔了一怔。

    外界的人并不知道百乐门和金刀会的关联,但陆淮拥有前世记忆,他清楚此事。

    沈九问:“现在,你已经确定了嫌疑人,要不要做什么?”

    陆淮沉了沉眼:“暂时不必。”

    闵爷这个人有用处。

    陆淮说:“乔六这么多仇家,多他一人不多,少他一人不少。”

    “让他去治治乔六也好。”

    前世,金刀会极为安分,并未对乔六出手。

    或许是因为重生改变了一些事情,还有可能,是前世时间尚早,金刀会尚未出手。

    难道说闵爷到上海来,和乔六有关系?

    不过,现在这样的局面反倒刚好适合。

    金刀会突然出现在上海,甚至还与鸿门有纠葛。

    闵爷前世和沙逊反目,想必和此事也有关联。

    陆淮正好能够观察一下,闵爷和金刀会到底有何目的。

    陆淮收回思绪,他的视线落在沈九身上。

    沈九正靠在椅子上,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

    陆淮开了口:“清会有你在,我很放心。”

    “但是鸿门和金刀会不能联合,他们现在小斗一下,日后才会互不牵扯。”

    沈九知道陆淮有分寸,会平衡好这些事。

    沈九是清会的头目,同他关系好,陆淮对沈九极为信任。

    只要有沈九在清会,陆淮晓得,清会绝不会出事。

    而鸿门和金刀会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两者各自为营。

    但是,在陆淮眼中看来,如今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鸿门和金刀会不能联手。

    三者制衡的局面,将会对上海滩的稳定更为有利。

    上海滩似乎又要开始乱起来了。

    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作者有话要说:  前面的亲密戏删了又改,都用了隐晦的词,不那么明显,大家别举报。

    新人物出场完毕,开始搞事。这些人也会像前面的净云魏峥等一样,连成一张网的。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19章 第21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