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第22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21章 第221章

    叶楚认得这道声线的主人。

    她不由得握紧了拳, 指甲掐进肉中。

    恨意像冰冷潮湿的水, 漫上她的脊背,攀上她的脖颈。

    他缓缓从黑暗处走了出来,行至窗边,微弱的光隐约映亮了他的脸。

    莫清寒的五官如雕刻那般冷漠, 他眼底目光沉沉, 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

    那把刀指向了叶楚。

    空气凝滞, 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沉重感。

    叶楚的眼中没有半点情绪。

    莫清寒的笑意极冷:“不认得我?”

    叶楚漠然看着他,既不回答,又不出声。

    莫清寒此刻没有做任何易容伪装, 他用了真容出现在上海,却毫不惧怕被她发现。

    叶楚心中思索。

    他定是寻到了另一个法子, 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上海留下。

    她要回去将这件事告诉陆淮, 他们必须做好准备, 她很快镇定心神。

    叶楚平静地说:“我们在火车上见过。”

    她并不准备遮掩,先前几番较量, 莫清寒早就已经清楚她的真实态度。

    莫清寒继续冷笑:“想必你在那之前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他没有忘记,去北平的火车上,叶楚刻意隐藏身份, 连同贺洵一起骗了他。

    叶楚的声音好似霜雪:“你姓莫?”

    她直截了当地告诉莫清寒,她和陆淮两人清楚他的底细。

    隔着一道门,就是今晚看戏的观众。

    按照莫清寒的性子,他绝不会亲自在此引发动乱。叶楚十分明白,他最不会做的就是暴露自己。

    莫清寒没有回答, 他的眸光极深,冷漠极了。

    叶楚开了口:“还是说……我应该叫你一声容大夫。”

    既然莫清寒已经用真实身份到了上海,说明他们之间不再是暗斗。

    叶楚的态度就代表了陆淮的态度。

    她必须表明自己的想法,他们的斗争,她和陆淮会处在更有利的位置。

    莫清寒忽的笑了一声:“叶楚,你的欺骗手段倒是高超。”

    甚至骗过了我的眼睛。

    “一个富家小姐,精通伪装,善于欺骗。”莫清寒说,“你的家人不会教你这些……”

    他顿了一下:“难不成是陆淮教的?”

    莫清寒的话中处处是贬低之意,叶楚面色一沉,冷冷地看着他。

    叶楚缓缓说:“你倒不如想想自己的处境,每一招都没能达成想要的结局,想必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

    她的唇角浮现笑意:“对吗?”

    叶楚的意思是你之前的计谋全被我们所破,现在回到上海,日后也落不得好。

    他们两人争锋相对,讲的分明是充满仇恨的言语,语气却听上去很温和。

    即便旁人听到,也绝不会知晓话中的含义。

    时间不早了,叶楚还要回剧院大堂,她没有再次多留。

    叶楚起步,朝莫清寒走去。

    黑夜里,她的步子坚定万分,即便森冷气息朝她迎来,她也没有半点惧怕。

    叶楚直直往门外走去,同莫清寒擦身而过。

    ……

    待到话剧演出结束,叶楚随苏兰离开。她不经意地扫视着,剧院内外再无莫清寒的身影。

    回到叶公馆后,叶楚立即给陆淮打了一个电话。

    她告诉陆淮,今晚她在剧院遇到了莫清寒。

    陆淮得知此事后,立即搁下一切手上的事务,来了叶公馆。

    陆淮推门而入的时候,叶楚正在房间中踱着步子。

    听到声响后,叶楚转过身,看向陆淮。

    他快步走过去,拥她入怀。

    陆淮披着一件大衣,他的衣服上带着春夜的寒气。

    似是怕叶楚冷,陆淮将她拥进大衣里,用温热的身体抱紧她。

    叶楚开了口:“莫清寒没有做任何易容,他用真面目到了上海。”

    她的语气极为镇定。

    陆淮明白:“看来,他已经想好了后手。”

    叶楚抿唇道:“我故意挑衅他,让他知道我们的态度。”

    陆淮低下头,吻她的额头:“你做得对。”

    他们都晓得莫清寒来到上海的目的,他来复仇,他也想要夺得权势。

    但是,莫清寒既然想待在上海,就不得不放低姿态。

    他必须敬陆淮几分,不然,就不能再次安然留下。

    只是不知,这次,莫清寒以真容现身,背后又是受何人指使?

    叶楚思索一番:“这里是上海,莫清寒的心腹已被除去……”

    陆淮接着道:“他只能重新布局。”

    叶楚点头:“黑名单上的人或许还会继续出现。”

    陆淮说:“我会派人去查,莫清寒用的是什么身份。”

    他们的思路十分清晰,无论莫清寒下一步要做什么,见招拆招便是了。

    最后的赢家,只会是他们。

    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夜色愈发沉了。

    陆淮抱起叶楚,他坐了下来,放她坐在他的腿上。

    叶楚转身,望向陆淮的脸。他的手抚上她的脸颊。

    陆淮靠近叶楚,轻轻地吻了她的嘴唇。

    她双手环紧他的脖子,贴紧他的唇,似是要遗忘那些沉痛的过去。

    沉沉春日的夜晚。

    两个温热的身体拥抱得极紧,他们双唇相贴,温柔地辗转,轻柔地纠缠着。

    前世的那些遗憾会被重新改写。

    他们的前程,光明似锦。

    ……

    叶楚告诉陆淮,莫清寒在上海现身后,陆淮立即去调查了上海滩近日可疑的人。

    陆淮将目标首先定在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

    他们两人都知道,前世,当莫清寒来到上海的时候,将会以戴士南下属的身份出现。

    那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了。

    在今生的这段时间里,戴士南的活动主要还是在南京。所以,莫清寒不可能以这种身份来到上海。

    但这一次莫清寒出现在上海,他完全没有做任何易容,毫不遮掩自己的真实身份。

    这说明莫清寒有恃无恐,或许是因为他的新身份,方便他在上海行事。

    果然,陆淮得知了一个新消息。

    众所周知,法租界不归上海政府所管。法国人成立了公董局,来监管法租界相关事宜。

    而在行政委员会中,有一个华人委员即将上任。

    此人由董事会中的一个华人董事牵线。

    这位华人委员极为神秘,还尚未在上海出现。

    这个消息来得十分突然,前几日刚刚传出。

    原本陆淮不会管这样的事情。他的和平饭店和法国势力是合作关系,他们相互独立,互相牵制。

    但这个人出现的时机未免太过巧合,不得不让人深思。

    叶楚刚告诉自己,莫清寒来到上海。过了几天,公董局就来了一个新的华人委员。

    陆淮认为,这个神秘的华人委员极有可能就是莫清寒。

    陆淮的眼眸深了几分。

    不过,这也只是他的猜想,要知道这人是不是莫清寒,还要见他一面才能知晓。

    这位华人委员将在一星期后上任,他们只能等到那一天,才能见到他的真容。

    督军府。

    电话响起,打破了沉凝的寂静。

    陆淮走过去,接了起来。

    电话里传来一个人的声音:“陆淮?”

    陆淮认出这是戴士南的声音:“伯父。”

    戴士南是陆宗霆的世交,与陆家关系极好。陆淮在私下便称他为伯父。

    戴士南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我有事来了一趟上海,不如我们见一面。”

    陆淮眼眸微动。

    此次戴士南来上海,是否与新上任的华人委员一事有关联?

    若是那人真是莫清寒,那他来到上海,极有可能就是戴士南安排的。

    戴士南来到上海,安排这件事情,并不稀奇。

    陆淮要去观察戴士南是否有份参与此事,确认他的嫌疑,因此,他一定会去赴约。

    陆淮声线低沉:“好,伯父。”

    和戴士南约好了见面的时间,陆淮搁下了电话。

    今日,是与戴士南见面的日子。

    陆淮走出了督军府,坐上了汽车。汽车离开督军府,驶向宽阔的街道。

    景物从车窗飞快掠过,过了一会儿,汽车停了下来。

    前面便是上海政府大楼,陆淮下了车。

    陆淮行至政府大楼前,目光扫了一圈,发觉门口已经停了一辆汽车。

    陆淮记得这个车牌号,是戴家的车子,看来戴士南已经到了。

    陆淮目光沉沉,戴士南找他,定与近日法租界公董局的事情有关。

    此次,陆淮的目的是试探戴士南,他不会轻举妄动。

    陆淮抬脚,径直走进了大楼。

    走道寂静得厉害,声响极轻。即便时有声音掠过,也变得遥远了起来。

    陆淮不紧不慢地走着,安静的走道上,响起陆淮轻缓的脚步声。

    陆淮在一个办公室前,停下了脚步。然后,他推开了门。

    当陆淮进来时,他已经敛起了所有想法。

    陆淮抬眼看去,戴士南已经坐在了里面。

    陆淮落座,开口:“伯父。”

    戴士南点头:“我一直在南京为你父亲做事,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上海了。”

    这次他也是因为有事情要办,才会来上海一趟。

    陆淮想起戴士南先前和他提过,北平反动分子的事情,陆宗霆怀疑与董鸿昌有关,陆宗霆很关注此事。

    陆淮便问了一句:“董鸿昌那边的事情,查得如何了?”

    戴士南:“那人心思极重,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董鸿昌做事谨慎,他目前并未查出什么消息。

    陆淮沉思,戴士南明面上是为陆宗霆做事的,但是他真正的心思,陆淮并不知晓。

    戴士南和董鸿昌是否联手,或者说两人之间是否有着一种秘密合作关系,这些事情日后还要细细观察。

    陆淮眼底情绪丝毫不显,他看向戴士南,笑了一声。

    “伯父,您来上海办事,我原本应该在华懋饭店请你吃上一顿。”

    戴士南也跟着笑了:“我与你父亲认识这么多年,跟你也相熟已久。”

    “我这次来上海很匆忙,以后有机会你再请我吃饭罢。”

    陆淮点头。

    戴士南忽的说了一句:“你小女朋友的事情,我也已经听说了。”

    陆淮与叶楚交往一事,极为高调,他也有所耳闻。少帅追求一个女学生,叶楚可不就是陆淮的小女朋友。

    上次戴家聚会上,叶楚作为陆淮的女伴前来,他见了叶楚一面。

    戴士南觉得叶楚落落大方,行为举止十分得体。

    他看着陆淮,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她与你看上去极为相配。”

    听见戴士南提起叶楚,陆淮的眼底柔和了些:“多谢伯父关心。”

    两人寒暄一番后,终于聊到了正题。

    戴士南正色道:“我按照你父亲的吩咐,培养了一个特工组织,来收集各地的消息。”

    这个组织由他负责,很多消息都是从此处得知的。陆宗霆如果要查什么事情,就会下达命令,让特工去调查。

    陆淮点头,他也有一个这样的信息渠道。

    戴士南在陆宗霆身边工作得更久,他手底下已经有了一批拥有多年经验的特工。

    陆淮认为,戴士南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件事。

    陆淮抬眼看去:“伯父,那里是否出了一些事情?”

    戴士南点头:“我有一个特工,要调回上海。他从事特工多年,为情报收集做了很多贡献。”

    这次他来上海,就是与这件事有关。

    陆淮垂下眼,目光微沉。

    陆淮的手指摩挲着桌上的茶杯,茶水放了一会,热气已经散去了很多。

    手指在瓷白的茶杯上轻轻划过,只留下微凉的触感。

    陆淮沉思,来到上海的那个特工,是否就是莫清寒?

    陆淮问:“他被调回上海,是因为身份暴露,还是任务失败?”

    戴士南的活动范围在南京,既然特工都是由他所管,那么,这些特工也会在南京做任务。

    如今,那个特工无缘无故离开南京,想必是有原因的。

    莫清寒原本以容沐的身份出现在上海,意图扰乱上海滩。

    如果这件事情是戴士南授意的,那么如今容沐已死,莫清寒身份暴露,他被调回上海,也在情理之中。

    莫清寒需要一个新的身份,而华人委员正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戴士南并不正面回答:“他需要一个身份来掩盖,他曾经是我们的特工。”

    戴士南的意思是,那个特工为陆宗霆效力多年,极为忠心,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戴士南的话并未说全,应该有所隐瞒。但是,陆淮不会继续问。

    讲话的时候,陆淮一直在观察戴士南的表情。

    戴士南的神色看不出任何不对劲,陆淮目光沉沉,继续不动声色地看着。

    这时,戴士南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现在人应该已经到了,我介绍你们两人认识。”

    戴士南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陆淮已有所察,戴士南要给自己介绍的人是谁。

    他隐去了眼底所有情绪,抬眼看了过去。

    门外站着一个人。

    外头光线明亮极了,映亮了这人的脸。

    这人身量很高,眉眼深黑,五官极为凌厉,周身尽笼着森寒的气息。

    现在分明是白日,那人却似身处在幽暗黑夜里。

    这人正是莫清寒。

    但是陆淮面上丝毫不显,神色极为幽冷。

    他的面容仿若沉寂的深潭,不会起一丝波澜。

    陆淮冷冷地看过去。

    陆淮的目光冷得彻骨,阳光落了下来,仿佛也是冰凉阴沉的,没有半点温度。

    莫清寒听见开门声,抬头看去。

    恰好对上陆淮的视线。

    莫清寒眼底晦暗不明。

    但莫清寒敛下了所有情绪,旁人并不会发觉异样。

    此刻,空气仿佛变得紧绷了起来,隐含着锋芒。

    温度似乎也低了几分,冰凉的空气压下,带着一丝压迫。

    陆淮的气质冷峻至极,此刻愈发寒彻。

    莫清寒的气息却极为阴沉。

    两人站在对面,就像是隔着冰凉亘长的空气。

    莫清寒缓步走进了房间。

    陆淮的视线淡淡,紧锁着莫清寒。

    在陆淮的注视下,黯沉的光线仿佛也如影随形,房内的气氛瞬间沉滞了下来。

    房门合上,莫清寒行至陆淮面前,他止了脚步。

    莫清寒开了口:“三少。”

    他伸出手,声音阴冷极了。

    “你好,我是莫清寒。”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求营养液~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21章 第22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