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第22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23章 第223章

    当门缓缓打开的时候, 沉凝的空气倏地被打破。

    三人僵持的局面也被击破。

    他们都听见了门外的动静, 随即心神一紧,几乎在同一时间收起了枪。

    不能让外头的人看见里面的情形。

    莫清寒率先放下了枪,黑洞洞的枪口不再指着叶楚。

    陆淮瞥见莫清寒的动作,他才把手放下, 枪离开了莫清寒。

    叶楚和陆淮同时移开了枪, 垂下了手, 将枪放回到腰侧。

    这些动作仅发生在几秒之间。

    所有的痕迹,只剩下放在桌上的那个空盒子。

    三人刚放下枪,下一秒, 门已经打开,一个男人快步走了进来。

    房内空气依旧紧张万分, 但已没有先前那样强烈的压迫感。

    看到他们三人, 这人愣了一下, 他没料到三少也在这个房里。

    叶楚和陆淮他们早就敛下了所有神色,面上看不清任何情绪。

    莫清寒坐在那里, 脸上也是极为平静。

    那些汹涌暗潮都隐了下来,沉在寂静的空气中。

    这人并没有发现异样。

    此人名叫丁世群,是公董局董事会唯一的华人董事。

    丁世群受到戴士南的委托, 牵线让莫清寒进了公董局,成为行政委员之一。

    丁世群问道:“三少,你也是来祝贺莫委员的吗?”

    他看见桌上的那个盒子,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

    陆淮声线沉沉,隐含压迫:“莫委员已经收到我的礼物了。”

    今日, 是他对莫清寒的一个警告,让莫清寒不要轻举妄动。

    莫清寒目光晦暗不明:“三少的礼物令人印象深刻。”

    这么一个礼物,倒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他自然晓得,陆淮这次来的目的。

    不过,他既然走上了这条路,任何阻碍他的人,他都不会留情。

    陆淮的话里暗藏深意:“希望莫委员能多为法租界着想。”

    不要再伤害无辜之人的性命。

    两人一来一回,锋芒暗现。

    不过,他们语气极为平静,丁世群并不觉得异样。

    丁世群:“我代公董局多谢三少的关心。”

    陆淮:“大家的目标一致,不必客气。”

    丁世群看了莫清寒一眼:“我过来,是想通知莫委员,今晚公董局会在华懋饭店举办欢迎晚宴。”

    莫清寒点头。

    丁世群又看向陆淮:“已经有人去给和平饭店打电话了,既然三少在这里,那便一同讲了。”

    陆淮几日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并不开口,装作是今日才知晓的样子。

    丁世群说:“三少若能抽出时间来华懋饭店,那就再好不过了。”

    陆淮:“我今晚有空。”

    丁世群看见一旁的叶楚,提了一句:“晚宴可以带女伴。”

    陆淮扭头看叶楚:“她也会去。”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底意味深长。

    这是莫清寒的欢迎晚宴,他们怎么会有不来的道理?

    ……

    夜幕降临,早春的气温虽没有那么寒冷,但是夜晚的上海滩仍带着一些凉意。

    华懋饭店门口停了一辆辆汽车,来来往往的人们极多,喧闹万分。

    今晚,华懋饭店有一场欢迎晚宴,是为了祝贺公董局华人委员上任而开办的。

    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了华懋饭店的门口,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了两个人。

    女子气质清冷,纤瘦极了。男子面容冷峻,身形高大,两人站在一起,极为相配。

    他们正是陆淮和叶楚。

    两人径直走进了饭店。

    大厅里灯光明亮,光线安静地落下,整个大厅恍若白昼。大厅里已经来了很多人,声音有些喧闹。

    这次宴会请了法租界的重要人物。

    宾客们皆是达官贵人,公董局和中央捕房都有人过来,还请了上海重要帮派清会和鸿门的头目,以及富商。

    陆淮和叶楚走进大厅,穿过了拥挤的人群。

    他们行至吧台,缓缓落座。

    这时,侍应生走上前,说道:“三少,叶二小姐。”

    陆淮开口:“一杯威士忌,一杯酒。”

    侍应生离去。

    陆淮的目光状似不经意地看向门口,他在等待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邵督察走进了大厅。

    邵督察在大厅里扫了一圈,目光在吧台处凝住。

    他看见了陆淮,两人对视了一眼。

    随即,两人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关于今晚的欢迎晚宴,他们两人已经有了计划。

    ……

    时间倒回到昨天晚上。

    陆淮和邵督察有过一次见面。

    得知华懋饭店欢迎晚宴的事宜,陆淮和叶楚商量后,有了一个想法。

    他们两人决定经过邵督察之手,来试探莫清寒。

    陆淮找邵督察,就是这个目的。

    夜色深沉,四下寂静得很,光线昏暗。

    陆淮走进了中央捕房。

    邵督察原本坐在房内,看见陆淮来了,邵督察微微一怔。

    邵督察认为三少来找自己,是因为前段时间宝顺洋行的一件案子。

    邵督察便开口:“宝顺洋行的案子已经查得差不多了。”

    陆淮提了一句:“经济诈骗的案子不算小事,为何不交给经济部门去做?”

    邵督察正色道:“想要守好法租界,任何事都要在自己眼睛底下才好。”

    法租界环境极为复杂,各方势力交杂,每个人的心思都不简单,他做每件事都必须极为小心。

    他若是将此事交给旁人处理,旁人如果趁机做了一些手脚,那他就会惹祸上身。

    “三少。”邵督察看了陆淮一眼:“你比我更加清楚这个道理。”

    上海滩鱼龙混杂,三少监管上海,要费更多的心力。

    陆淮笑了:“邵督察身处法租界已久,果真是明白人。”

    邵督察身处法租界,将事情看得极通透。因此,试探莫清寒一事,陆淮决定找他来做。

    邵督察问道:“此话怎讲?”

    如果三少不是因为宝顺洋行的案子来找自己,那么,今晚三少前来,有什么目的。

    陆淮进入正题:“想必你也知道,公董局近日有新委员上任。”

    邵督察点头:“还是一个华人委员,明日才得见真容。”

    一个新的华人委员即将上任,此事他已经知晓了。只不过,这人极为神秘,大家都不清楚他到底是谁。

    “邵督察不好奇吗?”陆淮问道。

    一个新的势力即将进入法租界,邵督察既然身处在法租界,必定会关注这个消息。

    邵督察不正面回答,反倒说了一句:“看来三少对此人很感兴趣。”

    陆淮并不否认:“我来中央捕房一趟,是希望邵督察能替我探探他的底细。”

    邵督察思索后道:“我必定会按照三少所说的去做。”

    法租界来了新人物,邵督察本就会注意这位新上任的华人委员。

    三少既然也开了口,想要知晓那人的底细,他自然不会拒绝。

    陆淮看向邵督察,提点一句:“我倒是有另一个更简单的办法。”

    陆淮早就料到,邵督察会答应此事。不过,他会给邵督察指一个方向。

    “还请三少指点。”邵督察神情认真。

    陆淮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他身份不明,法租界应该有很多人都想要试探他。”

    莫清寒的到来,令法租界众人心思浮动,大家都想要清楚莫清寒的底细。

    邵督察不必自己出面,就可以达到这个目的。

    邵督察瞬间晓得陆淮的意思,点头:“我明白了。”

    他可以借他人之手,来试探那个华人委员。

    邵督察会找人去做这件事情,又试了那个新委员,又将自己摘了出去,一举二得。

    这个方法极好。

    陆淮又说:“我已经得到消息,新委员上任后,明晚会在华懋饭店举办欢迎晚宴。”

    参与欢迎晚宴的人众多,安排人手去试探莫清寒,他很难发现是谁做的。

    邵督察笑了:“三少,明晚见。”

    邵督察的意思是他会立即去准备此事。

    两人达成了一致协议。

    陆淮离去,走进了深沉的夜色。

    上海滩的夜晚那样寂静,看上去极为平静,实则内里波涛汹涌,不知隐藏了多少秘密。

    ……

    行政委员会的华人委员上任的这一天。

    车子停在了华懋饭店的门口,邵督察从车里走了下来。

    此时,那些受到邀请的宾客也陆陆续续到了,他们也往饭店里走去。

    邵督察将目光放在华懋饭店的外面,拧了拧眉。

    他已经和三少达成了默契,今晚他会想办法试探新上任的公董局华人委员。

    邵督察步子不停,径直走进了华懋饭店。

    一走进饭店,就有悠扬的音乐声传来,在空气中缓缓地流动着。

    不少客人的手上都举着一杯酒,他们边走着边向他人敬酒。

    他们的脸上尽带着笑意,惬意极了。

    当邵督察走进来的时候,有些人认出了他,于是上前同他打招呼。

    邵督察本就口才极好,面对这样的场合自然是得心应手。

    他脸上带着笑意,一一应付。

    等那些人离开后,邵督察将视线放在了宴会厅中的吧台。

    这时,陆淮正好看向这边,两人对视了一眼。

    邵督察随即行至一旁的酒桌前,酒桌上摆满了酒,各式各样,盛在了酒杯中,熠熠生光。

    邵督察随意拿起一杯,却不沾嘴。

    他的身子靠在桌旁,状似无意地扫视整个宴会厅,他需要找到一个人。

    丁世群。

    丁世群是公董局的华人董事,据传是他牵线让莫清寒进了公董局。

    但邵督察在今早的会议上,发觉莫清寒和丁世群的关系似乎并没有那样熟悉,丁世群应该是受了旁人委托。

    想必丁世群对莫清寒也有几分怀疑。

    若是自己稍稍调拨一下,丁世群难道不因此做出些试探之举吗?

    邵督察很快发现了丁世群的身影,他一面喝着酒,一面将注意力放在丁世群的身上。

    丁世群早已到了,他正举着酒杯,穿梭在人群中。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领带系得整齐,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当丁世群走到宴会厅的一侧时,一名侍应生手托着盘子,走了过来。

    为了避开人群,侍应生不小心撞上了丁世群。

    盘子上放着几杯酒,收到冲力后,立即翻倒。

    酒杯从盘子中倾倒,里面盛的酒自然也从酒杯中流出。

    有不少溅到了丁世群的衣服上,沾湿了一些。

    丁世群皱紧了眉,他拿出手帕擦净沾到衣服上的酒。

    侍应生立即道歉。

    丁世群摆了摆手,让侍应生离开。

    虽然沾到衣服上的酒不多,但仍旧需要清理一下。

    丁世群不得已离开了宴会厅,走向洗手间的位置。

    邵督察看到这一幕,立即放下手上的酒杯,跟了过去。

    刚才那个侍应生是邵督察安排的。

    为了能和丁世群有私人的谈话时间,他不得不这么做。

    洗手间。

    水龙头开着,水从里面不断流出,哗哗的流水声落进空旷的洗手间。

    邵督察走进了洗手间,他先是扫了一眼,确认无人后,才走向了丁世群。

    此时,丁世群正背对着他,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他只能将手帕沾上水,擦拭身上的痕迹。

    原本洗手间只有水声,忽的有人开口,声音在丁世群的身后响起。

    邵督察:“公董局新上任的莫委员似乎有些来头?”

    丁世群关掉了水龙头,他转过身子,看向来人。

    是中央捕房的邵督察。

    他扫视了一眼洗手间,发现这时,洗手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邵督察走到洗手台上,打开了水龙头,水声响起。

    邵督察将手伸至水龙头下,他随意洗着手,水流过手背,有些凉。

    丁世群继续做着刚才的事情,他开了口。

    “他的履历很漂亮。”

    丁世群说这话,相当于对刚才邵督察的问题作了回答。

    邵督察关掉了水龙头,水声骤然停止,洗手间恢复了寂静。

    此时,洗手间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在场。

    两人不出声的时候,洗手间安静极了。

    邵督察举止悠闲,他拿出了手帕,仔细擦拭着手上的水迹。

    邵督察挑了挑眉:“哦?听闻是丁董事牵线,你们认识?”

    丁世群知道邵督察的用意,他定是对莫委员的事情有所好奇。

    丁世群不会将自己的底子交出去:“如今行政委员会缺人,而莫清寒很适合这个职位。”

    他的话中暗藏深意,表明他和莫清寒并不熟。

    邵督察看到丁世群接话,继续说道:“丁董事不如讲讲,这个莫委员有何特殊之处。”

    邵督察和丁世群已经认识多年,他们也共同经手过一些事情。

    丁世群低头处理着衣服:“我们同在法租界这么久,早就没有什么芥蒂。”

    丁世群抬眼看向邵督察,神情淡淡。

    “这里无人,邵督察有话直说便是。”

    邵督察话中有话,自然是想知道些什么。

    邵督察笑了笑:“若是丁董事不信任莫清寒,我可以帮你试试他的深浅。”

    邵督察的语气平和,仿佛真的是想帮丁世群一个忙。

    丁世群并没有接受邵督察的“好意”。

    他转回身子:“我心中有数。”

    看到丁世群的态度,邵督察了然。

    丁世群会这般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

    邵督察要做的本就不是亲自试探莫清寒,只是想挑拨丁世群。

    他故意让丁世群对莫清寒起疑,从而主动对莫清寒出手。

    邵督察又重新开口:“他来得突然,法租界都在关注。”

    邵督察看出丁世群的心思动摇,继续挑拨。

    丁世群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他听到邵督察的话,皱了皱眉。

    莫委员的确受到了多方的关注,他虽然有一份完美的履历。但是,他突然出现在法租界,自然吸引了更多的注意。

    丁世群看了一眼邵督察:“这是公董局的事情,巡捕房最好不要插手。”

    邵督察一笑,摊了摊手:“同为法租界着想罢了。”

    丁世群也笑了笑:“我的准备自然比邵督察更足。”

    他的潜台词是他早已有所准备,去试探莫清寒了。

    丁世群将此事告诉邵督察,并不担心他泄密。

    丁世群又道:“我已经好了,就先离开了。”

    邵督察朝丁世群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邵督察扰乱了丁世群的心思,也知道他会派人试探莫清寒,目的已经达成,多说无益。

    丁世群点头示意,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方才邵督察的一番话,的确给丁世群造成了一些影响。

    他一边走向宴会厅,一边想着邵督察同他说的话。

    因为受人之托,莫清寒是由他安排进入公董局的。

    南京的戴士南长官曾经救过他一命,为了报答,丁世群应下了他的要求,将莫清寒安插进了公董局。

    虽说戴长官对丁世群有恩,但是莫清寒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

    他对莫清寒的底细一无所知,他自然会对莫清寒的来历有些疑惑。

    所以,当莫清寒进到公董局时,丁世群早就做了一番准备。

    邵督察的行为很正常,在他看来,莫清寒是空降部队,突然出现在上海。

    每个人都想试一试他的深浅。

    ……

    华懋饭店的晚宴上,陆淮和叶楚坐在吧台边,心中想着一些事情。

    先前,莫清寒已经被他们发现,拆穿了他的伪装,让他不得已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而戴士南却让莫清寒用真实身份进入上海,成为公董局的华人委员。

    戴士南若是知情,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经此一事,戴士南的嫌疑被洗清了许多。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无辜的。

    陆淮和叶楚仍旧会继续观察戴士南,直到真正确认他的底细。

    而今晚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莫清寒的上任之路不能顺利。

    陆淮一直注意着大厅里的动静,这时,华人董事丁世群重新回到了大堂。

    陆淮和叶楚看见后,对视了一眼。

    他们看到了丁世群此时的模样,他的面色和刚才相比,沉上了几分。

    没过多久,邵督察也在同一个方向出现。

    邵督察看向陆淮的位置,很快收回了视线,重新走进了宴会厅中。

    陆淮和叶楚知道,邵督察已经完成了他们之前协商过的事情。

    既然丁世群对莫清寒起了疑心,他就会立即采取行动。

    莫清寒来历不明,丁世群必然要在他上任当天,给一个下马威。

    陆淮和叶楚相视一笑,他们举起了手上的酒杯。

    酒杯碰触,发出清脆的声响。

    在今晚的这场欢迎宴会中,他们要让莫清寒感受一下特有的欢迎方式。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23章 第22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