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第22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24章 第224章

    丁世群在来晚宴前, 就已经想到了要来试探莫清寒。

    当初, 戴士南来找他,让他牵线把莫清寒安排进公董局。

    戴士南并没有告知丁世群,他为何要这么做。丁世群自然没有多问。

    戴士南的活动范围在南京,而他却想要自己的人进入公董局。当时, 丁世群就起了疑心。

    这次晚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可以试探莫清寒的深浅。

    毕竟晚宴邀请的人多, 法租界许多人又都想试探莫清寒的底细,莫清寒不会认为是丁世群做的。

    丁世群安排了一个人来做此事,那人是李恪。

    李恪来到了这个晚宴。

    他的目光缓缓在大厅扫过, 寻找莫清寒的身影。

    丁世群让他刻意找莫清寒搭话,看看他来法租界的目的。

    虽说这个神秘的委员今日才刚公开身份, 但他已经见过莫清寒的照片。

    照片是丁世群给他的, 为了方便他行事。

    因此, 李恪清楚莫清寒的面容。

    宴会上的人极多,李恪的目光继续扫过大厅。

    雪白的灯光安静落下, 照亮了人们的面容。

    突然,他目光一滞。

    莫清寒站在一个角落,旁边围着一些人。那些人皆是上海的达官贵人。

    莫清寒的脸上带着笑意, 他手里拿着酒杯,正在与那些达官贵人交谈。

    莫清寒身边的人来了又去,他脸上始终保持着极浅的笑意。

    李恪晓得,新的华人委员上任,法租界的人都按捺不住, 要来试探一下莫清寒的深浅。

    李恪没有移动,他仍看着莫清寒的动静。莫清寒身边的人太多,现在不是讲话的时机。

    过了一会儿,莫清寒身边的人渐渐散去,此时,他身侧恰好无人,周围清净得厉害。

    李恪低头,拿起桌上的一杯酒。然后,他抬脚朝莫清寒走了过去。

    行至莫清寒旁边,李恪止了脚步。

    李恪开口:“莫委员。”

    声音不重,落在空气中,旁人并不会听到。

    莫清寒听见了动静,转身看向他:“你是……?”

    李恪:“我有些话想单独同莫委员说。”

    宴会上人太多,他认为这里并不适宜讲话。

    莫清寒声线有些低哑:“在这里讲就可以了。”

    今晚来找他讲话的人很多,想来眼前这人也和那些人一样,要探探他的底细。

    李恪迟疑:“周围的人太多……”

    莫清寒径直开口:“公董局行事向来正大光明,何必怕人听到。”

    李恪扫了周围一圈,发觉并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他这才覆在莫清寒耳边,轻声说:“我已按照吩咐,在法租界潜伏一段时间。”

    他故意这么说,让莫清寒以为,他和莫清寒一样,背后有人,他们来到法租界是另有目的。

    从而让莫清寒说出,他来到公董局,究竟有什么目的。

    莫清寒眼眸一紧,眼底飞快掠过一丝冷意。

    这人话里话外,暗指他来到法租界,是受人所托。

    但莫清寒很快就掩下了情绪:“你说什么?”

    李恪继续开口:“长官让我待在上海。”

    他故意不讲清楚口中的长官是谁,想看莫清寒的反应。

    莫清寒神色未变,不答:“哪个长官?”

    李恪:“他现在去了南京。”

    丁世群没有把全部事情告诉李恪,只说莫清寒背后的人来自南京。所以,戴士南的事情,李恪并不知道。

    因为李恪如果不小心把戴士南的事情说出,莫清寒就会知道,是丁世群派人来试探自己的。

    丁世群不会让自己暴露。

    莫清寒眼眸微沉,说道:“南京么?”

    眼前这人的目的极为明显,他想试探出自己与戴士南的关系。

    戴士南让自己进入公董局,看来某些人已经坐不住了。

    莫清寒声音阴冷了几分,话语间意味不明:“南京是个很好的地方。”

    李恪又问:“莫委员对那里应该很熟悉。”

    莫清寒看了李恪一眼:“南京对我来说,和上海没有太多差别。”

    他话里不透露出半分消息。

    李恪一怔。

    莫清寒接着说:“我去过几次,南京对我来说很陌生,南京的人更是不熟。”

    他撇清关系,不牵扯到戴士南。

    李恪:“不晓得莫委员,来法租界的目的是什么?”

    方才李恪问了莫清寒那些话,却试探不出他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他知道从中再不会知道什么内容,立即转变话语。

    莫清寒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李恪试探着说:“分一杯羹?”

    说不准莫清寒背后的人,想要入驻法租界,拿到这里的势力。

    莫清寒笑而不答。

    他并不否认,也不应下,态度令人看不分明。

    李恪思索了一会,开口:“既非受人安排,又不来分一杯羹。我实在不明白莫委员的想法。”

    莫清寒停顿了一会,一字一句道:“为国效力。”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完全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莫清寒的理由着实不太高明,但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会透露半分。

    李恪见再问不到什么有效信息,他便离开了。

    莫清寒神色冷了下来,灯光暗淡,他的情绪掩在了黯沉的光线里。

    莫清寒看向四周。

    大厅人人面带微笑,但各怀鬼胎。

    莫清寒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些人担心自己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话语间多加试探。

    呵,他想要拿到什么东西,没有人能够阻挡得了。

    随即,莫清寒的目光一滞。

    他的视线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陆淮。

    陆淮也恰好看向他。

    陆淮的目光深邃,好似能看破他的一切。

    莫清寒对上陆淮的眼睛,他没有避开视线。

    一个气息阴沉,似无边黑夜。一个面容冰凉,似幽深寒潭。

    两人视线相接,隔着远远的距离,空气却仿佛隐藏着锐利的冷光。

    这时,陆淮忽然拿起手里的酒杯,朝莫清寒的方向举了一举。

    灯光落下,酒杯闪着细碎的光。

    陆淮目光沉沉,眸色极深。

    他知道今晚莫清寒的心情不会好受。

    方才的一幕已经落进陆淮眼中,莫清寒表面上看起来左右逢迎,实则在上海法租界有所受限。

    危机四伏的上海滩,早已有人盯紧了他。

    莫清寒的眼底闪过森森寒意。

    他自然晓得陆淮的意思。

    这份挑衅,他算是接下了。

    莫清寒毫不退让,也举起酒杯,遥遥对陆淮举了一下。

    空气仿佛更加紧张了起来。

    莫清寒看见了陆淮身边的叶楚,眸色微闪。然后,他也向她举杯示意。

    叶楚顿了一下,举杯回应。

    然后,莫清寒转身,不再看向他们。

    莫清寒清楚,李恪是一颗试路石。他的试探只是一个开始,日后还会有很多这样的人。

    他的上任之路一定不会太过顺利,但他必须往下走。

    即便眼前的路是悬崖峭壁,他也早已无路可退。

    另一头,李恪向丁世群汇报了今晚的事情。

    丁世群眉头紧锁,面色沉沉。

    他是因为戴士南的缘故,才让莫清寒进了公董局。

    但莫清寒在旁人面前,却完全撇清他和南京那边长官的关系,这样的行为,十分有问题。

    丁世群不由得开始怀疑起戴士南的目的。

    戴士南本就是南京高官,他是陆督军的亲信,上海在他的势力范围以内。

    那么,他为何要将手伸到法租界来?

    戴士南难道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忠诚吗?

    纸醉金迷的夜上海,疑云笼罩着每个人的心头,犹如重重迷雾。

    事实真相永远隐藏在厚重的雾气背后,无人知道答案。

    这个夜晚,这群人各怀心思,上海滩沉寂依旧。

    ……

    前几日,戴士南同罂粟见了面,给她分派了一个任务。

    戴士南会安排罂粟进到公董局,替他监视莫清寒的一举一动。

    罂粟接下任务后,她回去细想一番,又立即联系了戴士南,说出了自己的提议。

    罂粟认为,若是戴士南连续安插两个人进入公董局,难免会引人怀疑。

    她已经找到了其他的方法,不需要戴士南的出面。

    戴士南听了罂粟的提议后,犹豫片刻,答应了。

    他知道罂粟的性子,她必定会极为谨慎,他放心将此事交给她。

    得到戴士南的同意后,罂粟立即去找了一个人。

    那人是上海法租界有名的商人,他的名字叫伯努瓦·博耶尔。

    伯努瓦和公董局的人相熟,若是罂粟找他帮忙,他定能将她安排进去。

    伯努瓦生意做得极大,经常去各处出差。

    罂粟还在北平的时候,她偶然碰到了伯努瓦。

    那时,伯努瓦遭仇家报复,差点身亡,罂粟出手救了他。

    伯努瓦非常感激罂粟的出手相救,想要做些什么报答她。

    罂粟做事干脆,她原本想直接同伯努瓦断了联系。

    不过,罂粟偶然发现了此人的身份,是法租界一个著名的法国商人。

    随后罂粟就改变了主意。

    罂粟想着,她之后定是要回去上海的,她想要见叶楚他们一面。

    若是事情能够尘埃落定,她想要定居在上海。她知道不能相认,但仍想留在他们身旁。

    到了那个时候,她希望自己能对叶家有用处。

    伯努瓦是法租界的人,到时候一定会对她有所帮助。

    罂粟的性子虽冷,不喜和陌生人来往,但是她却不曾断了和伯努瓦的联系。

    罂粟知道伯努瓦在上海住宅的电话,她有了主意后,立即同他打了电话。

    伯努瓦接起了电话:“哪位?”

    罂粟开口:“是我。”

    伯努瓦听出了罂粟的声音,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些,透着几分欣喜。

    “苏小姐。”

    罂粟嗯了一声。

    伯努瓦接着问道:“不知苏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罂粟只是偶尔会和伯努瓦联系,况且她从未主动打过伯努瓦的电话。

    电话那头静了片刻,罂粟的声音落下:“我想找你帮个忙。”

    伯努瓦被罂粟救下后,一直想要报答她的恩情,但是罂粟没有接受。

    现在罂粟提出要他帮忙,他自然会答应。

    伯努瓦立即应下:“没问题,苏小姐是我的恩人,我自然应该这么做。”

    罂粟说:“明日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见一面。”

    伯努瓦抽出了时间,和罂粟定下了约定见面的地点。

    翌日,到了约定的时间,罂粟来到了一家咖啡厅。

    当罂粟走进咖啡厅时,伯努瓦已经到了。

    伯努瓦一见到罂粟,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罂粟朝他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伯努瓦带着笑意,语气温和:“我不知道苏小姐喜欢喝什么咖啡,所以想等你来了再点。”

    罂粟嗯了声,随意点了一杯咖啡。

    伯努瓦看向罂粟:“我还是想再次谢谢苏小姐的救命之恩。”

    罂粟说:“举手之劳,你不用太在意。”

    伯努瓦摇头:“若是没有苏小姐,我可能就回不了上海了。”

    罂粟知道伯努瓦是个性子爽朗的人,即使这件事已经过了好几年,但是伯努瓦依旧会反复提起。

    罂粟知道自己说不过伯努瓦,自然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伯努瓦开口问道:“昨日,苏小姐在电话中曾和我说过,要我帮个忙。”

    “不知我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得上你。”

    罂粟看了一眼伯努瓦:“我想进公董局,不知是否可行?”

    伯努瓦先是一愣,随即应下:“这事当然可以,我同公董局的人熟悉,立即就能安排你进去。”

    伯努瓦问了一句:“不知道苏小姐怎么突然做了这个决定?”

    罂粟先道了声谢,然后开口:“我在北平太累了,所以想来上海。”

    “但是我在这里没有其他熟人,所以才会找你。”

    伯努瓦笑了笑:“苏小姐不必同我客气,这件事对我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

    罂粟又一次道谢:“麻烦你了。”

    伯努瓦接着说道:“不麻烦,苏小姐初到上海,要是有什么不清楚的事情,也可以来问我。”

    两人结束谈话后,罂粟就离开了咖啡馆。

    伯努瓦的动作很快,没过几天,他就通知了罂粟,说是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

    罂粟很快就能入职。

    ……

    上回,罂粟告诉了他们自己的电话,陆淮就查到了她的住址。

    她租的是一间高级公寓,上面的租客姓名叫苏言。

    陆淮先前已经怀疑过,这个女子或许是已经宣告死亡的叶家大小姐,叶姒。

    现在看来,他离真相越来越近。

    她来到上海,用的化名是母亲的姓氏。

    陆淮晓得苏言的反追踪能力极强,她的身份极有可能是一个特工。

    因此,他并没有派人跟踪苏言,在必要时刻,她会主动现身。

    而关注公董局方面的手下则汇报,法国商人伯努瓦安排一个女人进了公董局。

    那个女人姓苏,名叫苏言。

    据说伯努瓦曾去过某家咖啡馆,见了一个身形与苏言相仿的女子。

    陆淮心中不由得产生了另一个猜测。

    莫清寒是戴士南的特工,他前些日子刚成为公董局的华人委员。

    而苏言的真实身份也是特工,又即将进入公董局。

    他们之间是否有着某种联系?他们会是敌对的两方,还是站在同一立场?

    陆淮想要继续思索,却又不敢往下细想。

    如果真相不如他们所想……

    陆淮将此事告诉叶楚的时候,隐瞒了部分事实。

    夜晚沉寂悄然,他的声音沉沉。

    陆淮说:“法国商人伯努瓦也安排了一个人进公董局。”

    叶楚立即想明白了两者关联:“这个人的出现太过巧合。”

    陆淮沉默地看着叶楚,她微微皱眉,又很快松开。

    叶楚:“此事或许和莫清寒有关。”

    陆淮开了口:“那是一个女子。”

    他顿了几秒,再道:“她姓苏。”

    叶楚没有怀疑什么。

    陆淮并不告诉叶楚,苏姓女子正是江洵的委托人。

    因为只要他说出此事,叶楚就会想到苏言的真实身份。

    但陆淮并不想让叶楚失望,若是他们和苏言站在了敌对立场,叶楚会怎么想?

    陆淮轻声说:“你们很快就能见面。”

    待到苏言入职后,他会查清楚她进公董局的目的。

    陆淮轻轻吻着叶楚的发间。

    她的清香悄然袭进鼻间,缓解了周身的不安,也化解了细小的寒冷。

    他在心中低语。

    我会尽快让你知道她的身份。

    陆淮轻抚着叶楚的长发,抿紧了唇。

    一个上海的寂静夜晚,春寒料峭。

    所有人仿佛被牵扯进了一个没有出路的迷宫中。

    那些事情看似相互独立,却又彼此关联。

    只有时刻保持清醒,绝不迷失本心,才会找到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24章 第22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