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第22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26章 第226章

    因为中央捕房的邵督察和陆淮正在附近, 所以事发之后, 他们来得很快。

    邵督察一听到这里有命案发生,立即赶了过来。

    陆淮恰好在和邵督察谈事,听到这个消息,顺便来这里一趟。

    此时, 人群骚乱, 不少人想要离开餐厅。

    这儿的气氛僵滞, 不适合久留。

    罂粟混在人群之中,同样神色慌乱,她随着人潮往外离开。

    这时, 陆淮突然偏过了头,目光落在罂粟所在的方向。

    陆淮的视线在罂粟身上停留了一秒。

    之后, 罂粟就跟着人群离开了。

    陆淮转头去看, 发现已经没了那个人的身影。

    陆淮皱眉, 在方才那群客人中,有一个女子的身形背影有些熟悉。

    和那日出现在天兴号的人极为相似。

    前段时间, 陆淮和叶楚设下一个局,提前在一家布庄安排好一切。

    他们故意制造了场混乱,以叶楚为诱饵, 逼江洵的委托人现身。

    计划的确奏效了,他们也见到了那个委托人。

    不过,那人做了伪装,并未暴露真容。

    从那之后,陆淮仍在循着线索深入调查她。

    前几日, 陆淮已经调查清楚,他知道那人化名为苏言。

    通过法国商人伯努瓦·博耶尔的介绍,苏言即将进入公董局。

    不久后,她就会上任。

    若是方才那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就是苏言,那么她来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餐厅里发生的命案是否同她有关?

    陆淮眸色一沉,他压下心中的疑惑,脸上丝毫没有流露半分。

    邵督察看到陆淮转头,立即开口:“三少,是否有什么不对劲?”

    陆淮收回视线,摇了摇头:“只是见到一个熟人罢了。”

    两人随即往二楼走去。

    现场仍旧保持着原样,没有太多的损坏。

    最先发现死者的是餐厅里的侍应生,那人现在还未回过神来。

    原本她以为有人昏倒在了地上,立即走了过去,想将那人扶起。

    没想到,她竟看到那人躺在鲜血之中,双目睁大,似乎有些惊讶,诡异极了。

    现在,那名侍应生坐在另外一个房间。

    警员等到她稍稍平复下心情后,就会询问她具体的情形。

    死者是一名法国商人,名叫本·弗朗斯。

    陆淮和邵督察都看到了他的死状。

    因为杀他的人动作利索,所以弗朗斯死前没有受到太多痛苦。

    陆淮仔细看了看弗朗斯的伤口,是由锋利的刀子造成的。

    手法极为专业,不像是一次简单的谋杀。

    陆淮知道这个死者的身份,弗朗斯是法租界的一名商人。

    弗朗斯不是个好人,行事作风极有问题。

    邵督察看向陆淮,出了声:“弗朗斯平日应该很忙,他会不会是来见什么人的?”

    闻言,陆淮的眸子微微一缩。

    陆淮突然想起了刚才人群中的那个身影,他没有立即开口。

    这时,调查结果刚好出来了。

    通过侍应生的供词,他们知道,弗朗斯在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是公董局委员莫清寒。

    两人约在餐厅见面,似乎是在谈什么事情。

    他们的对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聊完后,莫清寒和弗朗斯一同离开餐厅。

    在莫清寒离开后不久,弗朗斯就出了事。

    没有人注意到,弗朗斯去而复返,还死在了餐厅里。

    陆淮同邵督察一起猜测这次事件背后的主谋。

    陆淮将见到苏言的事情隐瞒了下来,没有向邵督察提起。

    这件事会是法租界对莫清寒起疑的人所做,还是出现在现场的苏言所为?

    陆淮之前怀疑罂粟和莫清寒之间的关系,他猜测两人是否处于同一立场。

    经过今日的事情,他觉得那个法国商人极有可能是苏言杀的。

    苏言的目的是什么?她想要让莫清寒置于什么样的境地。

    苏言会是戴士南的人吗?

    那么,戴士南对莫清寒的真正态度到底是什么?

    ……

    陆淮思绪沉沉,这些问题盘根错节,但中间有一个方向。

    众多线索绕在了一起,他必须要层层拨开迷雾,才能知道真相。

    而方才离开现场的罂粟,心思同样乱极了。

    在她走出餐厅前,罂粟注意到,陆淮看向了自己的方向。

    虽然陆淮的视线仅仅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但罂粟还是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罂粟总觉得陆淮的目光仿佛已经知晓了一切。

    他是否认出自己的身影?

    他会将自己和那日的女子联系在一起吗?

    难道陆淮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

    罂粟只能选择按兵不动,不暴露自己。

    案件在晚上刚刚发生,中央捕房的人并未找到任何有效线索。

    更何况,此事牵扯到了公董局人,他们留待继续调查。

    ……

    第二天,罂粟到公董局任职。

    公董局事务繁多,她的职位是管理部的一个处长。

    这个职位并不如莫清寒那样引人注目,再者,罂粟来得十分低调,旁人并不在意。

    只有这个楼层的人晓得,这间办公室里进了一个新的处长。

    昨晚的暗杀一事并没有影响到公董局。

    罂粟放下心来,看来有人暂时将此事压下来了。

    管理部长的秘书给了罂粟一些文件。

    “上头派下来的文件,这是法租界大型公司企业的名字。”

    “有些工作还没有完成,要亲自去公司看看。”

    “苏处长新到法租界,不如熟悉一下环境。”

    “……”

    窗外吹进了一阵风,桌上的文件被风吹起,素白纸张翻动着。

    风停了,文件也停了。

    罂粟看着桌上的那一页文件,上面有一行极为熟悉的小字。

    苏氏企业。

    她怔了一怔。

    过了几秒,罂粟抬眼,装作无事发生:“我今日便去看看。”

    “辛苦苏处长了。”

    部长秘书离开后,罂粟收起了那份文件,思绪沉沉。

    十三年前她离开家,险些进了暗阁,后被戴长官所救,培养成为一个特工。

    在一次任务中,她的右脸受伤,经过修复手术后,面目和先前有所差别。

    即便是苏兰,也绝不会认出她是谁。

    罂粟决定先去苏氏企业看看。

    如果能看到她想要见的人,那就是意外之喜。

    ……

    罂粟的汽车停在了法租界的一条路上。

    她远远地看着,那里正是苏氏企业的位置。

    罂粟思索了很久,下定决心,她走下车,朝着那里走去。

    她的步子不急不缓,径直走入门口。

    苏氏企业的大堂没有几个人,副董和一个女子讲着话,正准备走上楼。

    他是苏明哲,苏家人极为看重的接班人。

    罂粟的眸光微动,许久未见,表哥和从前一样优秀。

    她移开了视线,落在苏明哲旁边的人身上。

    罂粟的唇角牵起,看来她的运气不错。

    那个人是叶楚。

    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注视他们,叶楚和苏明哲停下了脚步,扭头看来。

    叶楚怔了几秒。

    是她?

    罂粟分明已经卸去了先前的易容,露出了她本来的模样。

    不知怎的,叶楚竟一眼就认出了她。

    叶楚心中浮现了一个想法,那日她和陆淮在天兴号布庄试探,引出了这个人。

    她是江洵的委托人,她为什么会来这里?

    很快,罂粟就朝着他们走来。

    她开了口:“苏副董。”

    “我是公董局管理部的处长。”

    罂粟并不知道叶楚已经发现了她的身份,她介绍了自己:“我叫苏言。”

    叶楚忽的一怔。

    苏言?

    陆淮告诉过她,在莫清寒成为公董局行政委员后,法国商人伯努瓦安排了一个人进公董局。

    那个人就叫苏言。

    而叶楚不晓得,陆淮怕她多想,隐瞒了一部分事实。他没有告诉她,苏言正是江洵的委托人。

    但在叶楚见到苏言的第一眼,就已经知道她是那个人了。

    叶楚眯了一下眼睛,她要确认自己的猜想。

    苏言是不是那天在天兴号布庄中见到的人?

    在叶楚思索的时候,罂粟先提到了自己的工作。

    罂粟:“我新到法租界,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望苏副董多包涵。”

    她表明了自己来到苏氏企业的目的。

    苏明哲点头:“那是自然。”

    他看着罂粟的时候,心中竟意外有些熟悉感。

    苏明哲细看几眼,她的面容陌生,似乎从未在上海出现过。

    他没有再想,便抛去了疑惑。

    叶楚忽的开口:“表哥,你先去忙罢。”

    苏明哲看向叶楚。

    叶楚笑了一下:“我认得苏言小姐。”

    罂粟不答。

    叶楚继续说:“我们先前见过几次。”

    苏明哲没有怀疑什么:“这样巧?”

    罂粟嘴边浮起笑意:“叶二小姐似乎有话对我说?”

    苏明哲并未察觉两人异样,他走上楼,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里只剩下了叶楚和罂粟两个人。

    叶楚重新审视起罂粟的脸来。

    叶楚知道,苏言先前做了易容。

    这张脸应该是她的真容。

    奇怪的是,叶楚虽是第一次见到她,却觉得她异常熟悉。

    叶楚望进苏言的眼睛,她的情绪掩盖得极好,看不出半分波动。

    叶楚试探着问:“苏小姐,去咖啡馆中坐坐吗?”

    罂粟笑了:“叶二小姐这般热情,我也不好推却。”

    她们离开了苏氏企业,走进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法租界的街道上,春日午后的阳光寂静地落下。

    经过了一整个寒冬以后,从未有过的温煦暖意漫了上来。

    两人进了咖啡馆后,服务生迎了上来。

    叶楚开口:“黑咖啡。”

    服务生看向罂粟。

    罂粟不假思索:“我也一样。”

    服务生低头拿着单子离开了。

    他心中思索,这两个女子,一个清冷,一个美艳,但是总觉得她们极像,说不上来有哪些地方相似。

    过了一会,两杯咖啡端了上来。

    叶楚看着罂粟,心中情绪有所波动。

    她虽想试探罂粟,但却无法加重语气。

    更奇怪的是,她并不希望她们两人处在不同阵营。

    叶楚不由得放轻了声音:“苏处长。”

    罂粟抬起头:“叶二小姐。”

    叶楚的语气极为肯定:“我们先前见过。”

    罂粟的心一软,但嘴上却丝毫不松:“是吗?我记不太清了。”

    叶楚开了口:“若是苏处长不记得,我倒是可以提醒你一下。”

    罂粟的目光平静,她没有回答。

    罂粟似乎并不想提到之前的事情,叶楚只能选择激她。

    叶楚的嘴唇抿成直线。

    她的视线紧锁罂粟,片刻不离:“北平的德中饭店,曾有过一起反动分子伤人事件。”

    罂粟的手指轻轻敲击着咖啡杯壁。

    叶楚继续说:“北平的一家餐厅,曾在用餐时分被人用枪击碎了玻璃。”

    罂粟的手摩挲了一下发烫的咖啡杯,似乎在缓解情绪。

    罂粟的一举一动完全落进叶楚眼中,她已经差不多确认了事实。

    “对了。”叶楚的语气淡然,“还有天兴号布庄……”

    罂粟抬了抬眉,她以为自己的演技足够好,却没想到,在叶楚面前,她演不出来。

    她学过的所有本领,都无法用来应付叶楚。

    叶楚一字一句地说:“那声枪响是为了让你现身。”

    叶楚步步紧逼。

    她知道,罂粟的戒备,已经在她的刻意激发下,一点点卸掉。

    叶楚低头,装作在看手中的那杯咖啡。

    她要给罂粟一些时间。

    罂粟望着叶楚。

    在叶楚看不见的这个瞬间里,罂粟的目光温柔似水。

    咖啡桌旁坐着两个人,她们之间,无人再开口。

    空气仿佛凝滞了一般。

    叶楚垂在身侧的那只手一收,攥紧了拳,心绪沉重。

    她到底是谁?

    她为何要委托江洵来照看叶家?

    叶楚心中有一个可能性极小的猜想,但她不敢往下细想,她不知道那个结果到底如何。

    她怕那是真的,又怕那是假的。

    叶楚想到的那个人,她早已经宣告死亡。

    如果苏言是她,那么,这些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如果苏言不是她,那她做这些事的目的会是什么?

    ……

    叶楚的思绪百转千回,最终,她的眼睛渐渐清明,仿佛重重雾气散去。

    她松开了手,做了一个决定。

    叶楚抬起眼来,搁下手中的咖啡。

    咖啡在杯中晃荡些许,渐渐恢复平静。

    窗外明媚的阳光落在桌上。

    那里放着两杯咖啡,相同的瓷白色杯子,相同的黑咖啡。

    咖啡寂静地放在杯中,谁都没有动。

    她看进罂粟的眼底,似要将那里的秘密看得明白。

    叶楚的目光清亮,她离着那个秘密越来越近。

    她缓缓开口,问出了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江先生的委托人?”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26章 第22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