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第22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27章 第227章

    罂粟的反应很快。

    方才叶楚抬头的时候, 她早已收起了眼底的情绪。

    所以, 叶楚现在观察罂粟时,她的面上没有半点波澜。

    叶楚问道;“你是江先生的委托人吗?”

    罂粟晓得,她决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否则这对叶家来说, 对叶楚来说, 都极为不利。

    她早就决定要远离叶家, 不能把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口。

    罂粟的心十分坚决。

    罂粟不假思索:“不是。”

    话音刚落,叶楚的心一沉,空气仿佛也凝重了起来。

    方才这个人开口前, 叶楚心底有着隐隐的期待。

    她希望这人能说出,她心底的那个答案。

    如今, 叶楚的希望落空。

    心底漫起的期待, 又悄然隐了下去。

    叶楚不信, 继续问道:“那你是谁?”

    “苏小姐,不要告诉我, 你和他同时受人所托。”叶楚眼底微凉,“这个理由我并不相信。”

    她分明隐瞒事实,不愿说出真相。

    叶楚想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她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罂粟平静地开口:“叶二小姐,你很聪明,想必当时在天兴号已经识破了我的谎言。”

    先前,叶楚和陆淮设计,以自己的安危, 诱她现身。

    她担心叶楚,当时没有想太多,一时不察,暴露了身形。

    但无论叶楚如何问,罂粟都不会说出半分,就让那些秘密沉在心底。

    叶楚冷着脸:“苏小姐做了这么多事,却连真相都不敢说。”

    她口中讲着狠话,想要激怒这个人,扰乱这人的思绪,让这人说出真相。

    但是叶楚的手隐在桌下,她攥紧手,心隐隐泛着痛。

    她只能这样做,别无他法。

    但这次,叶楚的激将法已经没有用了。

    罂粟仍没有松口:“我和江先生确实认识,但我并不是那个委托人。”

    罂粟是最优秀的特工,她经验丰富,怎么会不清楚叶楚的心思?

    叶楚想要激自己,让自己分神。但是罂粟没有被影响半分,她的心底依旧沉寂。

    这个回答已在叶楚意料之中,她沉默着没有说话。

    叶楚的指甲掐进肉中,她心里的失落感愈加浓了几分。

    这个人软硬不吃,口风极严。

    看来若是这人不想开口,无论她再怎么问,都不会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罂粟瞥了叶楚一眼,晓得叶楚失望了,但她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按捺住心底的酸涩。

    罂粟缓缓开口:“我只能告诉你两件事。”

    叶楚抬头看她:“什么?”

    “有人在关注叶苏两家,以及……”罂粟说,“我和你们站在同一立场。”

    罂粟一字一句道,清晰极了。

    即便她不能与叶楚相认,她也想让叶楚知道,她没有恶意,叶楚也不必防备自己。

    说完后,罂粟慢慢站起身,迈动步子,往外走去。

    她经过叶楚身旁,视线没有落在叶楚身上。

    脚步带着一丝决然,没有迟疑。

    叶楚坐在那里,微垂着眼,也没有看向罂粟。

    两个人没有视线交流。

    她们中间似隔着沉默冷冽的空气,那样遥远,触不可及。

    罂粟脚步不停,径直往门外走去。

    行至门口,罂粟抬起手,放在了门上。

    她的动作一滞。

    罂粟身后是她的妹妹,是她这辈子想要保护的人。

    但是罂粟必须要远离她。

    罂粟的身份,注定她不能拥有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她的眼角漫起了湿意,心头酸涩万分。

    空气凝滞,覆在罂粟的周身。

    罂粟闭了闭眼。

    沉沉黑暗倏地袭来。

    再睁眼时,罂粟的心忽的静了下来。

    眼底弥漫的沉痛,悄无声息地隐了下去,不留一丝痕迹。

    罂粟的眼睛变得清明,纷乱的思绪也敛了下去,面上平静至极。

    她推开门,走了出去。

    忽的起了一阵风,罂粟的衣摆微微扬起。

    她的身影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萧瑟的空气中。

    叶楚背对着罂粟,她能察觉到罂粟轻缓的脚步声。

    罂粟的脚步声极轻,落在叶楚的耳中,却如同夏日的闷雷,重重压在叶楚的心上。

    罂粟的脚步声越来越轻,她与叶楚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叶楚坐在那里,没有出声。她的手越加攒紧了些,手指泛白,掌心传来刺痛。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消失了,周围陷入一片静默。

    叶楚依旧没有站起身子,也没有往后看去。

    叶楚倏地松开了手,指尖极为冰凉。

    时间悄然流逝,许是因为太过安静,这一刻似乎静止了一样,格外漫长。

    叶楚的眼睛一酸。

    她的心空荡荡的,空气似被撕裂了一道口子,冷风入内,彻骨的寒冷。

    叶楚怔怔地坐在那里,目光落下,似看着前方,又似看着桌上,没有落到实处。

    她知道那个人是谁,但那个人绝不会开口。

    那个人会隐藏自己的身份,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和她相认。

    叶楚轻轻闭上眼,一滴温热的眼泪落进了冰冷的咖啡中。

    咖啡冷了,热气散尽。

    叶楚的心却更加冰冷。

    她的身形极为沉默,寂静无声的空气笼着她。

    ……

    这天下午,邵督察亲自去了一趟公董局。

    昨晚死在餐厅的那个人本·弗朗斯是法国商人,而他死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是公董局的行政委员莫清寒。

    这样看来,莫清寒的嫌疑最大。但是,也不排除是有人陷害莫清寒。

    华人委员刚上任就杀了人,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

    这件事非同小可,邵督察必须给公董局面子,所以他会亲自出面。

    但无论如何,待到邵督察问过莫清寒之后,才能知道真相。

    邵督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去了莫清寒的办公室。

    敲门声响起,极为沉闷。

    莫清寒眸色一冷,开口:“进来。”

    莫清寒已经知道了昨日发生的事情,他晓得巡捕房的人会来问他话。

    这件事情分明是有人早有预谋,要故意陷害他,阻碍他的上任之路。

    但是,他已有所准备,不会让陷害他的那人如愿。

    邵督察走进房,关上了门。

    莫清寒抬头看了过去,神色平静:“中央捕房的总督察怎么会有空来这里?”

    邵督察落座,直接进入正题:“莫委员,我有些话要问你。”

    莫清寒:“邵督察,你是为了法国商人弗朗斯而来的吗?”

    邵督察并不意外:“既然莫委员已经知道了,那我就开门见山了。”

    本·弗朗斯死亡一事,闹得沸沸扬扬的,莫清寒知晓,并不稀奇。

    况且,本·弗朗斯是法租界的重要商人,莫清寒是公董局的人,此事牵扯到这两个地方,极为敏感。

    莫清寒:“邵督察请讲。”

    邵督察问道:“昨日,你和弗朗斯告别后,去了哪里?”

    他要先问清楚莫清寒的行踪,看与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否相符,才好做下一步判断。

    莫清寒回答:“我回家了,亨利路的公馆区。”

    邵督察又问:“有人证吗?”

    莫清寒:“我自己开车回去的。”

    邵督察声音低了几分:“那就是没有不在场证明了?”

    莫清寒神色平静,并不慌乱:“我在八点半离开餐厅,回到亨利路是八点五十。”

    莫清寒继续讲道:“而本·弗朗斯的死亡时间是九点……”

    话并未说完,但是莫清寒话里的意思极为明显。

    他没有作案时间。

    邵督察没有开口,房里陷入寂静。

    莫清寒看了邵督察一眼,十分镇定:“邵督察在法租界待了很久,一定晓得时间是准确的。”

    邵督察思索了一会,开口:“我无法确认你到家的具体时间。”

    即便时间准确,但他不能确定,莫清寒离开餐厅后,是否真的回家。

    如果他说的是谎话,实则他并没有回家,而是返回餐厅,杀了本·弗朗斯呢?

    莫清寒淡定开口:“八点五十,我在公馆门口遇见了杨大公子,同他讲了几句话。”

    莫清寒又说:“邵督察若是不信,一问便知。”

    邵督察给杨公馆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话后,确认了莫清寒说的是真话。

    时间符合,莫清寒没有作案时间,又有人为他作证。

    事情已经明了,莫清寒的嫌疑解除,他不是凶手。

    莫清寒缓缓开口:“我的身份特殊,被法租界很多人盯着。”

    邵督察沉默,房内静极了。

    他先前也挑拨过丁世群和莫清寒,想必法租界的其他人也会这样做。

    这次事件就是最好的证明。

    莫清寒眸色微冷:“弗朗斯的死是否和我有关,想必邵督察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邵督察不讲话。

    邵督察走到门口,再回头,说:“莫委员,你的嫌疑解除了。”

    留下一句话,离开了。

    房间寂静无声,莫清寒坐在那里,眼眸瞬间沉了下来。

    这件事定是法租界的人所为。

    法租界的人对他虎视眈眈,生怕自己挡了他们的路。他尚且不能确定,这次陷害他的人是谁。

    如果被他知道那人是谁,他绝不会让那人好过。

    ……

    叶楚整理好情绪后,才离开了咖啡馆。

    待会叶楚要回苏明哲的办公室,她必须要将自己的心思全部压下。

    苏明哲的眼睛向来敏锐,若是被他看见一点不对劲的地方,他都会怀疑。

    叶楚回去了苏氏企业,到了苏明哲的办公室。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才敲响了房门。

    “进来。”苏明哲的声音传出门外。

    叶楚打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办公室只有苏明哲一人。

    苏明哲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去,看见来人的时候,他立即笑了一下。

    叶楚叫了一声:“表哥。”

    苏明哲看着叶楚:“你同那个公董局的苏小姐聊得如何?”

    苏明哲看到那人的时候,觉得有些熟悉。

    虽然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他却不感到陌生。

    叶楚想到苏言,眸色暗了暗。

    她借着低头的动作,将自己的情绪掩盖。

    叶楚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她没有正面回答苏明哲的问题:“她现在已经回公董局了。”

    苏明哲笑了笑,他对叶楚极为相信,丝毫没有觉得奇怪。

    “你们何时认识的?没听你说过。”

    苏明哲关心叶楚,叶楚的那几个朋友他也差不多认识。

    叶楚都会同他介绍,而方才那个苏言小姐,他却完全不清楚。

    叶楚生怕自己说得太多,会露出马脚。

    她先是对苏明哲一笑,随即岔开了话题:“表哥,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苏明哲见叶楚的样子,立即搁下了笔:“怎么了?”

    叶楚的神情严肃:“你那个朋友温聿生现在如何?”

    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是解决苏明哲的问题。

    苏明哲听到温聿生的名字,立即沉了沉眉,似乎回忆起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苏明哲随即摇头:“近日他没有来找我。”

    上回,叶楚在赌场给温聿生设局,让他发现了温聿生的真面目。

    温聿生非但不是他平日里看到的样子,还是一个沉迷赌博的赌徒。

    既是个滥赌之人,又对家中的母亲极为不孝顺,满口谎话。

    幸亏阿楚让自己看清,不然他很有可能还在被那个人蒙骗。

    叶楚看到苏明哲的样子,心下了然。

    叶楚开口:“那你要不要主动找他。”

    闻言,苏明哲怔了一下:“为什么?”

    叶楚继续说道:“既然他存了别的心思,我想看看他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苏明哲一听叶楚的话,就明白了。

    他眯起眼睛:“你的意思是有人要算计我?”

    叶楚点了点头:“是,我担心有人想对苏家下手。”

    苏明哲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苏明哲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她的变化,他一直看在眼中。

    此时的叶楚语气沉稳,镇定自若。

    他觉得叶楚成熟了很多。

    叶楚接着开口:“我的建议是,从温隶生入手。让他相信,你十分信任他,想要结交这个朋友。”

    苏明哲立即点头,同意了叶楚的提议:“好。”

    叶楚:“接下来的事情,我们走一步看一步。”

    确定好计划后,苏明哲当着叶楚的面给温聿生打了个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声音。

    温聿生的声音似乎有些颓废:“哪位?”

    苏明哲看了一眼叶楚,向她示意电话已经接通。

    苏明哲收回了方才对温聿生的态度,语气变得温和了许多。

    仿佛和先前一样,和温聿生仍旧是朋友。

    他开了口:“我是苏明哲。”

    电话那边的人听到苏明哲的声音,先是愣了愣,随即笑了。

    温聿生的语气有些欣喜:“找我有事吗?”

    苏明哲语气平静:“我们有段时间没见面了,我想同你见个面。”

    温聿生似乎在犹豫,最终做出了决定。

    过了一会,他开了口:“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仙乐宫?我们在那里见面罢。”

    苏明哲应下后,两人就挂了电话。

    苏明哲和叶楚说了这事后,叶楚自然要跟过去。

    她会做好伪装,不让其他人发现。

    到了约定好的那一天,叶楚和苏明哲出了门。

    此时,夜幕降临,白日的繁华喧闹也持续到了夜晚。

    长街夜风忽起,安静地拂过。

    仙乐宫已经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苏明哲是开车过去的,车子停在了仙乐宫的门口。

    他开车走下,合上车门,抬眼时恰好看见了另外一辆车子停在了后方。

    苏明哲目光落去,有一名女子下了车。

    她的身形和叶楚极为相似。

    叶楚做了伪装。

    她的面容和之前相比,完全不同,若不是熟悉她的人,根本就认不出。

    叶楚转过头时,正好和苏明哲对上了视线。

    苏明哲和叶楚遥遥地朝对方点了点头,没有靠近。

    两人极有默契,装作是陌生人,一前一后走进了仙乐宫。

    苏明哲走进仙乐宫后,站在一旁,扫视一圈。

    不远处,温聿生看见了苏明哲,朝他挥了挥手。

    他坐在舞池旁的沙发上,旁边还靠着好几个女人。

    看上去极不正经。

    苏明哲脚步一凛,眼神微沉,但却很快恢复过来。

    他起步走向了温聿生的方向。

    叶楚自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她状似无意地走到两人所在位置的旁边。

    那边的沙发还空着,她走了过去,象征性地点了一瓶酒。

    灯光昏暗,酒意微醺,叶楚此番行为最正常不过了,丝毫不会被人关注到。

    叶楚可以将苏明哲那边的动静看得清楚。

    虽然叶楚相信苏明哲不会被温聿生的花言巧语所骗,但是上辈子的经历实在太过清晰。

    叶楚心中不安,想要亲自确认。

    只有亲眼看到,她才会放心。

    苏明哲走到温聿生另外一侧的沙发上坐下。

    他坐的位置离那几个女人较远。

    苏明哲皱了皱眉,似乎不喜这样的场面。

    温聿生心下了然,在他看来,这种事急不来,他只需一点点让苏明哲走向堕落就行了。

    此时,温聿生已经一改当日的颓废,重新变回了先前那副模样。

    根本看不出那个在赌场急红了眼,慌乱异常的人是他。

    温聿生别无他法,为了能够解决自己眼前的危机,他不会再犹豫了。

    苏明哲在心中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不动声色。

    温聿生的手臂还环在那几个女人的肩膀上,这时他收回了手,看向苏明哲。

    “好久不见。”

    苏明哲仍旧一副不适应的模样。

    温聿生笑了笑:“这几个女人是四马路的长三。”

    说完后,他轻轻拍了拍其中一个女人的后背,示意她过去苏明哲那边。

    那个女人会意,站起了身子。

    如今天气回暖,女人换上了一件旗袍,修身的旗袍紧贴身形,勾勒出她的曲线。

    女人步子轻盈,走起路来的时候,腰身摇曳,妩媚极了。

    女人靠近苏明哲,走到他的身旁。

    她刚想坐在苏明哲的大腿上,就被苏明哲制止了。

    “你坐到一旁即可,不必过来。”

    苏明哲的语气中带着不耐烦。

    那个女人一愣,下意识看向温聿生。

    温聿生朝她点了点头。

    女人只能被迫靠在了沙发一边。

    温聿生看向苏明哲:“她叫明珠,这位是苏大少爷。”

    明珠唤了一声,声音软糯:“苏大少爷。”

    苏明哲听到她的声音后,眉头皱得更紧了些。

    苏明哲开口:“温公子,你这是何意?”

    他的语气已经有了一些疏远。

    温聿生笑了笑:“不必紧张,这些不过都是可以带给你快乐的人。”

    “我晓得你现在没有女朋友,总该找些乐子不是么?”

    苏明哲看着温聿生这副嘴脸,自己先前因为几分同情,竟觉得他是一个值得来往的朋友。

    况且叶楚就在一旁,但愿温聿生别说出什么污秽的话,脏了叶楚的耳朵。

    要不是苏明哲想引出温聿生背后的人,他才不想在这里和温聿生虚与委蛇。

    苏明哲假装放松了身子,神情也稍稍舒缓。

    温聿生瞧见苏明哲的变化,嘴角露出笑意。

    温聿生对明珠说:“苏大少爷不经常来这样的场合,你可要好好招待。”

    “还不快将酒倒上。”

    明珠笑意更浓,雪白的皓腕伸出,这儿光线暗淡,更是勾人。

    酒杯倒扣在盘子上,明珠伸手勾住酒杯的杯身,就其提起,放在桌上。

    随后,她的手覆上酒瓶,酒液倾倒而出,落入酒杯。

    不多不少,正好半杯。

    眼前此景落在苏明哲的眼中,他却根本不为所动。

    “苏大少爷,您的酒。”

    苏明哲没有伸手接过,而是让她放在自己的面前。

    明珠遗憾地缩回了手,她还想在递酒的时候,趁机用手指勾住苏明哲的手腕。

    苏明哲完全断绝了她所有念想发生的可能性。

    温聿生仍旧用言语诱导苏明哲:“等你以后真正尝到女人的滋味后,就明白了。”

    “到时候,你就会清楚我的用意了。”

    苏明哲摆了摆手:“我对这些人不感兴趣,温公子还是自己享用吧。”

    温聿生被苏明哲拒绝,他也不着急。

    就算是这招不行,他还有其他的方法。

    温聿生开口:“你不喜欢这些,下次我带你去玩别的东西。”

    虽说方才苏明哲有些不快,但他仍旧点了点头。

    苏明哲装出他仍想和温聿生继续来往的模样。

    两人的谈话尽数落入叶楚的耳中,她不由得皱了皱眉。

    看来上辈子温聿生也这么诱惑过表哥,但是被表哥拒绝了。

    苏明哲不是那种喜好女色的人。

    所以温聿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但是按照表哥的性子,同样也不会接受吸大烟。

    不知道为何,上辈子竟会落到那样的地步。

    想必温聿生一定使了另一些手段。

    叶楚用余光扫着温聿生,眼底沉沉。

    过了一会后,苏明哲提出了离开。

    叶楚看到了苏明哲的动静,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怀疑,她仍旧待了一段时间才离开。

    叶楚走出仙乐宫的时候,发现苏明哲的车子还停在外面。

    等到叶楚出来坐进车子后,苏明哲才驱车离开。

    温聿生已经相信,苏明哲对他卸下了心防。

    鱼上钩了,现在隐在暗处的人变成了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叶楚和罂粟后面会相认的。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27章 第22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