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第23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0章 第230章

    戴士南回到南京的第二天, 去了督军府。

    他要去找陆宗霆, 汇报一些事情。

    汽车驶进了督军府,戴士南下了车,往陆宗霆的书房走去。

    行至书房,房门打开, 他的目光望了过去。

    戴士南一怔。

    书房中不但有陆宗霆, 还有另一个人, 陆淮。

    戴士南神色微动,他没料到陆淮也在这里。

    戴士南关上门,转身看向陆宗霆。他有些迟疑, 没有说话。

    他潜伏在董鸿昌身边一事,陆淮并不知晓, 向来只有陆宗霆知道此事。

    他今日要向陆宗霆汇报董鸿昌的事情, 有陆淮在场, 他不知是否应该直接开口。

    陆宗霆晓得戴士南的心思,直接开口:“这里没有旁人, 你说吧。”

    言下之意是,他已经把戴士南的身份告诉了陆淮,如今戴士南要说的事情, 不必瞒着陆淮。

    陆淮看向戴士南:“我已经知道了。”

    他来南京,就是为了询问戴士南与董鸿昌的关系。如今,事情明了,他暂时对戴士南放下了疑心。

    戴士南点头,这才开口:“我刚从汉阳回来, 火车晚点,昨夜才到。”

    昨夜太迟,今日才有空来到督军府。

    陆宗霆问道:“你见到董鸿昌了?”

    去汉阳前,戴士南来过一趟督军府,告诉了陆宗霆,他要与董鸿昌见面一事。

    戴士南:“见到了,董鸿昌行事依旧谨慎。”

    他顿了顿,继续开口:“我们在一间私宅见的面。”

    董鸿昌心思深重,每次与他见面的时候,都会在隐秘的地方,不会让旁人得知。

    陆宗霆皱眉:“董鸿昌有什么想法?”

    董鸿昌一直盯着上海,他的任何动作,都会让陆宗霆心生警惕。

    戴士南笑了:“我告诉他,我安排人进公董局,是为了替他铺路。”

    在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中,戴士南已经逐步取得了董鸿昌的信任。

    而董鸿昌并不会清楚,自己其实心存异心,潜伏在他身边,只是为了获取情报。

    陆宗霆:“要想让一个多疑的人放下心防,只能靠时间。”

    戴士南做了这么多努力,一步步走到今天,才让董鸿昌放下了疑心。

    戴士南:“所以,他现在已经相信我的诚意了。”

    让董鸿昌释疑,至关重要。路虽艰难,但不得不走。

    在戴士南和陆宗霆谈话的时候,陆淮一直站在旁边沉默地听着。

    陆淮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戴士南的表情,他神色一直很平静。

    陆淮暂时没有发现不对之处。

    戴士南的举止和往常相同,况且,他和陆宗霆是生死之交,绝不会做背叛之事。

    陆宗霆的声音再次响起:“看来,我们应该执行迷雾计划了。”

    迷雾计划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制定了,先前他们都在铺局,如今,时机已经到了。

    计划可以实施了。

    戴士南点头:“人已经安排好了。”

    迷雾计划是戴士南和陆宗霆共同商议的,主要由戴士南制定。

    这个计划,意在制造迷雾,扰乱董鸿昌的判断,引导他走向他们想要的结果。

    计划的人选是由戴士南决定的,那些人具体会做什么事情,戴士南都会告诉陆宗霆。

    陆宗霆:“何时开始?”

    戴士南神情严肃:“现在。”

    如今,时机成熟,从现在开始,可以慢慢铺网。

    陆淮仍旧保持沉默,没有说话。

    他昨日从陆宗霆那里知道了迷雾计划的事情。

    法租界公董局的两个特工,是戴士南刻意安插的,只为了让迷雾计划顺利进行。

    现在看来,莫清寒和罂粟就是这盘棋中极为重要的两颗棋子。

    但是,莫清寒和罂粟的事情,陆淮并未提起半句。

    不知怎的,他觉得这不是一个适当的时机。

    陆淮会回上海,日后再做打算。

    谈话结束,陆淮离开了督军府。

    ……

    戴衡得了纪小姐的命令后,立即联系了温聿生。

    近几天都没有找温聿生,让他闲了一些时日,如今有正事要他去做。

    前段时间,温聿生根据戴衡的吩咐,将苏明哲带去了歌舞厅。

    温聿生想让苏明哲沉迷于女色,无心再做其他的事情。

    没想到事情不如他想得那样,苏明哲不但不喜这样的场合,反倒厌恶得很。

    令人庆幸的是,苏明哲仍旧信任他,还会继续同他来往。

    温聿生欠了一屁股的债,那人能给他钱,他自然会唯命是从。

    温聿生不敢隐瞒,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同那个人说了。

    他将此事告知那人后,一直留心着那人的反应。

    那人反应不大,温聿生不确定他是否生气。

    那人只是让他继续等待通知。

    这消息也等了几日了,温聿生的情绪愈发急了。

    若是那人再不来找他,将钱给他,赌场的人就要找上他了。

    温聿生在家中等得焦急,这时,电话忽的响了,电话声落进房中。

    温聿生心头一喜,立即加快脚步,走去接起了电话。

    温聿生的声音响起:“哪位?”

    戴衡开口:“是我。”

    温聿生一听见戴衡的声音,心下立即一松。

    他赶紧问道:“不知先生有什么要我做的吗?”

    只要自己还有利用价值,那么他就还能拿到钱。

    经过这几天的等待,温聿生已经彻底丢掉了最后一丝愧疚心。

    苏明哲的下场不应该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自己连性命都留不住了,更别谈其他的事情了。

    戴衡听出温聿生的语气急切,他不动声色:“你到一个地方来。”

    温聿生:“先生请说。”

    戴衡:“明日中午十二点,你到烟馆来。”

    温聿生先是一愣,立即咬咬牙应下。

    第二天,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温聿生就早早地来了。

    过了一会,戴衡也到了烟馆的门口。

    车子在烟馆外面停下,戴衡从车子中走了下来。

    温聿生一看见了他,就立即走上前。

    “先生。”

    温聿生焦急的模样尽数落进戴衡的眼中,戴衡心中了然。

    戴衡故意晾了他几天,就是想磨掉他的耐心。

    看来温聿生会更好地完成此次的任务。

    戴衡看了温聿生一眼,开了口:“我们进去吧。”

    戴衡提步走向烟馆。

    温聿生没有迟疑,立即跟上。

    虽然温聿生沉迷赌博,是个好赌之人,但是他从未沾染过大烟这种东西。

    这是他头一回踏入烟馆,温聿生仍旧有些紧张。

    温聿生忍不住环顾四周,底下坐着不少人。

    人人口中吐着烟雾,神色迷醉,沉浸其中。

    他们的面容隐在白雾之后,看不分明。

    只有那一双双迷离的眼睛映入温聿生的脑中,他们似是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那里仿佛是世外桃源。

    戴衡一直不曾出声,温聿生忍不住开口问道:“先生,不知你带我到这里,是何意?”

    戴衡转过身子,似笑非笑地看了温聿生一眼。

    戴衡说:“你跟我来不就知道了。”

    戴衡似乎是这儿的常客,他一到烟馆,就有人带他上了楼上的房间。

    楼上的房间和下面隔绝,是个独立密闭的地方,不会受到别人的打扰。

    房门被推开,戴衡先走了进去。

    抽大烟的工具都已经备好。

    即使温聿生此时生出了退却之意,也只能随戴衡走进了房间。

    戴衡走进房间中的一张桌子旁坐下,温聿生看见后,也走了过去。

    尽管楼下烟雾缭绕,声音嘈杂,但是一进到房内,外头的声响却歇了。

    房间里干净整齐,寂静极了,和一楼的情形大相径庭。

    戴衡开口:“我们坐下说。”

    戴衡示意温聿生坐到他的对面。

    进来时,戴衡已经瞧见了温聿生的反应。

    温聿生的眼中透着陌生,他猜测温聿生应该没有抽过大烟。

    待温聿生坐下后,戴衡问:“你有抽过大烟吗?”

    温聿生立即摇头否认。

    果然同他猜想的一样。

    戴衡继续说道:“大烟会让人上瘾,这点你应该知道罢?”

    温聿生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了戴衡的意思。

    温聿生试探性地开口:“你是想让苏明哲染上烟瘾吗?”

    闻言,戴衡笑了笑:“聪明。”

    “这人若是一染上烟瘾,只会愈发沉迷,到时候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戴衡说完后,温聿生心中一紧。

    他晓得,苏明哲这次是真的逃不过了。

    温聿生问道:“我该怎么做?”

    戴衡欣赏温聿生的识趣,他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

    “这里是给你的酬劳,你可以先收起来。”

    戴衡将信封放在温聿生的面前。

    温聿生的视线放在桌上,伸手将其拿起。

    戴衡说:“苏明哲那件事我会细细同你说的。”

    戴衡将桌上的大烟推了过去:“现在你可以亲自试一试。”

    温聿生眼眸紧了紧,明显带着些不安。

    戴衡看了出来,又道:“你也不必太紧张,只要你控制好量就不会上瘾。”

    温聿生没有法子,伸手接过。

    虽然他的身子有所抵触,但是手上的东西却好像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温聿生忽的想起方才看到的场景。

    那些抽大烟的人脸上尽是痴迷,完全忘记了痛苦。

    温聿生照着他们的模样,将烟嘴递到嘴巴。

    他轻轻地吸了一口,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咳嗽了几声。

    后来,他接着抽,大烟的味道萦绕在他四周。

    他学着那些人的样子,将白烟从口中吐出。

    白烟袅袅,瞬间模糊了他的视线。

    温聿生的意识开始变得恍惚,眼神迷离。

    大烟果然是好东西,让苏明哲感受一下这个滋味,也未尝不可。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周围的一切似乎渐渐远去。

    只听见戴衡的声音遥遥响起。

    “只要你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会一次性将你的债务解决。”

    温聿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答,他仿佛点了点头,却又将此事抛到脑后了。

    赌债,朋友,欺骗……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戴衡看着温聿生这副模样,冷笑了一声。

    反正温聿生变成什么模样,又关他何事。

    只要他能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行了。

    ……

    学堂放了学,叶楚回到叶公馆,她在门口下了车。

    她发觉有一辆黑色汽车停在那里。

    叶楚认得,那是陆淮的车。

    为了调查戴士南的事情,陆淮去了南京几日,他现在回来了?

    叶楚瞥向车里,她尚且来不及换下身上的学生服,便小跑过去。

    车窗降下,陆淮扭头看了过来。

    叶楚忙问:“查清楚了?”

    陆淮点头,这里不太方便聊起这些事,过会他们再细讲。

    陆淮问:“用过晚餐了吗?”

    叶楚摇头:“我刚从学堂回来。”

    陆淮忽的一笑:“我带你去吃晚餐?”

    叶楚:“好。”

    叶楚坐进车中,汽车缓缓开了。

    他们去了法租界一家有名的法国餐厅,简单地点了正餐。

    进了包厢后,待到菜上全了,不会有人再进来,两人才提起了重要的事情。

    陆淮开门见山:“戴士南假装被董鸿昌策反。”

    叶楚立即明白了:“这是他和陆督军的计划吗?”

    陆淮点头:“他近期才真正取得了董鸿昌的信任。”

    叶楚皱起眉:“这样看来,莫清寒背后的人或许是董鸿昌。”

    陆淮:“这一世,莫清寒原是戴士南的一个特工。”

    他们沉默了几秒,不知莫清寒何时和董鸿昌有了勾连。

    叶楚迟疑:“她……和我们站在同一战线,对吗?”

    陆淮知道她想问的是苏言的事情:“对。”

    叶楚的心一松。

    陆淮开口:“她是戴士南的特工组织中,最优秀的特工之一。”

    “代号罂粟。”

    “她按照戴士南的命令,化名为苏言进了公董局。”

    叶楚:“她的任务是监视莫清寒?”

    陆淮点头:“戴士南很早就制定了一个计划,扰乱董鸿昌的判断。”

    陆淮的神色极为严肃,认真地讲了出来。

    “这个计划叫做迷雾。”

    他们终于得到真相。

    迷雾计划是两方势力的斗争,以陆宗霆和董鸿昌为首,以上海滩为棋盘。

    而戴士南,罂粟以及莫清寒……还有其他棋子,所有人都参与进了这场棋局中。

    现在,这份计划只有四个人知道,陆督军、戴司令、陆淮和叶楚。

    陆淮和叶楚会在上海监视那些棋子,促进迷雾计划的完成。

    看来,上海滩注定不会再平静了。

    ……

    得知罂粟有朝一日并不会和她敌对,叶楚的心情大好。

    只要计划顺利进行,叶楚总有机会和罂粟相认。

    她希望罂粟能回到平常的生活中。

    叶楚唇角不由得浮起笑意,陆淮扫了她一眼。

    桌上放着先前点好的牛排和红酒。

    牛排放在洁白的盘子上,现在已经冷了,红酒在透明的高脚杯中,没有动过半分。

    他们专注着谈事,尚未用晚餐。

    陆淮起了身,坐到叶楚身旁,他细细打量着她的脸。

    叶楚察觉到陆淮的视线,偏头看去。

    发觉他的身体靠在旁边,她怔了一下。

    陆淮的目光掠过她的五官,同他离开上海时,没有任何改变。

    他在南京,她在上海,几日不见,就越想念了。

    许是因为没有见面的缘故,陆淮愈发觉得看不够。

    叶楚开了口:“我们是不是还没有用晚餐?”

    陆淮:“好像是这样。”

    这句话反倒是提醒了陆淮。

    陆淮拿起她面前的高脚杯,红酒在杯中微微摇晃。他把酒杯递到了她的嘴边,动作轻缓。

    叶楚一时不防,竟被他喂下了一小口。

    她晓得自己酒量不好,怔了几秒,不知是否该咽下。

    下一秒,陆淮的唇很快覆了上来。

    他贴上她柔软的嘴唇,舌尖探进她的牙关。

    叶楚的口中是方才陆淮喂下的红酒,醇厚的酒香在两人交缠的唇舌间蔓延。

    陆淮伸手抚着叶楚的后脑,让她更加贴紧他的唇。

    他的动作极具侵略性,尝遍她的酒味,从她的唇齿间夺取那些酒。

    两人的呼吸,近到没有距离。

    叶楚的唇边流出一些酒来。

    深红色的酒从她下巴滑落,沿着脖颈的洁白弧度落进了衣衫领口……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0章 第23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