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第23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1章 第231章

    一些酒进了喉咙, 叶楚身体愈发灼热起来。

    即便红酒蜿蜒流下, 她也丝毫没有察觉到冷意。

    酒味漫上鼻腔,叶楚只觉得那些酒呛人得很。

    而陆淮却在继续掠夺着。

    他吻遍她唇中的每一处,不喝酒,只是在进行一场挑逗。

    叶楚忽的伸出手, 双手勾紧他的脖子。

    她将自己的身体往前一送, 两人之间更加靠近, 没有间隙。

    那具柔软温热的躯体贴上了陆淮。

    察觉到她似乎变得主动了,他的动作顿了几秒。

    下一秒,叶楚反客为主。

    她的动作有些用力, 陆淮顺着叶楚,他往后一靠, 背部紧贴沙发。

    叶楚很快就覆在了他的身上。

    陆淮微微一怔, 停止了那个吻。

    他在等待她的举动。

    叶楚的唇仍旧没有离开。

    她并不继续吻下去, 只是借着覆身在上的动作,试图将方才的酒尽数渡进了他的口中。

    但叶楚从来没有渡酒给人, 她不甚熟悉,只有一些酒进了他口中。

    而更多的红酒则从双唇相交处淌了下来。

    有的酒沿着脖子,流进了叶楚的脖间, 将天蓝色的学生服上装浸湿。

    有的酒滴在了陆淮的衣服上,也沾湿了他的衬衫领口。

    因为陆淮停了动作,叶楚很快就直起身来,离开了他的嘴唇。

    她的脸已经被酒呛红,呼吸更是急促了几分。

    唇上的炽热触感消失后, 陆淮睁开了眼睛。

    叶楚试图平缓自己的呼吸,而陆淮望见的是她眼中的迷离。

    对他来说,诱人极了。

    叶楚瞥见了陆淮的白色衬衫被酒染得浅红,也意识到她的上衣传来湿冷感觉。

    她晓得是因为方才那些红酒,很快,她便尝试着站起身子。

    陆淮并不给叶楚离开的机会。

    他双手扣住她的手腕,轻轻一带,她险些就要被他禁锢在怀中。

    叶楚的双腿刚站了起来,她就被陆淮拉了下去。

    她的腿弯曲着,难受极了。

    叶楚微微转动了一下,却没有发现,两人竟是换了一个更为暧昧的姿势。

    当叶楚察觉此事的时候,她已经是跨坐在陆淮的身体上了。

    然而,陆淮单手已环紧了叶楚的腰,限制住了她的动作。

    衬衫领口被红酒沾湿,陆淮微微皱眉,伸出另一只手,解了他的衬衫扣子。

    陆淮仿佛并未觉得这个姿势有什么不正常。

    他看向叶楚,她的眼睛渐渐清明起来。

    她似乎要离开方才那个两人一同构筑的温柔梦境。

    陆淮立即覆唇上去,吻着叶楚的唇。

    他撬开她的贝齿,缠住她不听话的舌尖,轻柔地逗弄着。

    她的唇齿中带着红酒的味道,弥漫着微醺的酒意。

    在一个缠绵持久的吻中,叶楚的身体瘫软下来。

    陆淮搂住叶楚的腰,他的唇却沿着她的脖颈,一路吻下去。

    他的吻细细密密地落了下来,仿佛是在吻那些红酒的痕迹。

    叶楚的身体微微仰起,任由他动作。

    陆淮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纤腰,只是轻轻解开了那件天蓝色上装的扣子。

    他继续吻着,那是轻缓又绵长的亲吻。

    她抓紧了他的衬衫。

    他白色的衬衫袖子在她的手中发皱。

    心甘情愿地沉沦进一个美妙至深的梦境。

    ……

    那日,温聿生与戴衡见了面,收了他的钱财,解决了新的赌债。

    戴衡给他下了一个命令,让他诱导苏明哲染上烟瘾。

    按照苏明哲的性子,温聿生不知道这个方法是否奏效。

    当温聿生亲自试抽大烟后,他才发现大烟实在是个好东西。

    吞云吐雾间,烦恼尽消。

    似是堕入另外一个世界。

    上回,温聿生抽了一次后,偶尔也会去烟馆一趟。

    戴衡和他说过,只要适量就不会上瘾。

    温聿生心想,自己不过是抽了几次也无碍。

    温聿生亲自试验过,他相信只要苏明哲沾上一点,就会尝到其中的滋味,到时就不必温聿生费尽心思了。

    之后,温聿生再找准时机,加大苏明哲的用量。

    温聿生打定主意后,给苏明哲打了个电话。

    过了一会,电话那头才传来了声音。

    温聿生一听到苏明哲开口,就立即开口:“我是温聿生。”

    苏明哲嗯了一声,随即问道:“有什么事情?”

    温聿生:“上次我带你去歌舞厅,你的兴致不是很高,现在我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

    温聿生又补了一句:“保证你会喜欢。”

    苏明哲停了片刻,然后答应了。

    温聿生松了一口气,和苏明哲定下约见地点。

    两人说完话后,就挂了电话。

    温聿生心头大喜,立即去安排一切,想着让苏明哲落入他的圈套。

    他全然不知他不过是两方博弈的棋子罢了。

    那头,苏明哲搁下了电话,方才说话的时候,他声音虽是平静的,但眼底却冰冷一片。

    看来,温聿生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等着自己上钩。

    温聿生和他约定见面的地方是个茶馆,苏明哲知道那家茶馆的事情。

    那家茶馆的底楼是用来喝茶的,而上面的包厢可以给客人提供抽大烟的场所。

    温聿生应该是想让他染上烟瘾罢。

    苏明哲唇角泛起冷笑,不过可惜,温聿生不能如愿了。

    到了约定好的时间,苏明哲到了那家茶馆。

    温聿生早就到了,已经在茶馆门口等他了。

    苏明哲掩下自己其他的情绪,快走几步上前:“温公子。”

    温聿生同往常一样,不谦不卑,同苏明哲打了个招呼。

    温聿生:“今天我有一样好东西要给你看。”

    苏明哲点头,随他走进了茶馆。

    这家茶馆的人似乎认识他,他们在看见温聿生的时候,就迎了上来。

    有人上前,将苏明哲和温聿生领到了楼上的雅间。

    苏明哲一进门,就注意到了桌上的东西。

    是大烟和抽大烟的工具。

    苏明哲眉眼一凝,随即敛下了神色。

    温聿生合上了门,走到桌子前,招呼苏明哲过来。

    苏明哲遂了他的意,从桌旁坐了下来。

    苏明哲开口问道:“这就是你要给我看的好东西?”

    温聿生点头,眼神落在大烟上的时候,面上带着一丝笑意。

    苏明哲看到温聿生这副模样,心中猜测,温聿生应该已经染上了烟瘾。

    但是,苏明哲不动声色,继续说着:“这是大烟?”

    温聿生听出苏明哲话中的意思,笑了笑:“大烟又如何,只要你尝一尝,我保证你会喜欢。”

    温聿生怕苏明哲还有所顾虑,接着补上一句:“前段时间,我才刚会抽。”

    “我朋友同我说过,只要适量,就不会有问题。”

    闻言,苏明哲眉头微不可察地紧了紧。

    温聿生口中的那个朋友,应该就是背后指使他的人了。

    那人为了让温聿生听话,不惜让温聿生亲自试验。

    那人的话虽没错,每个抽大烟的人应该都会知道。

    若是能够极好地控制住抽大烟的次数,不会对身体造成太大损害。

    但是,清楚这一点的人又不可能全都做到。

    那些人没有极强的控制力,只会越陷越深。

    苏明哲又一次开口问:“你知道怎么抽吗?”

    温聿生的眼底闪过喜色,他以为苏明哲心动了。

    他立即应声:“那是当然。”

    温聿生熟练地拿起桌上条状的熟鸦片,放在火苗上烤着。

    待到熟鸦片变得有些软了,温聿生将其塞进烟枪的烟锅中。

    烟嘴递到嘴边,温聿生闭上眼睛,猛吸了一口。

    强烈的香甜气味弥漫开来,散在空气中。

    温聿生立即沉浸其中,飘飘欲仙。

    他睁开眼睛,透过朦胧的白雾,看向苏明哲。

    “你只要吸上一口,就能如坠仙境。”

    温聿生将熟鸦片放在另外一个烟锅中,将烟杆递给了苏明哲。

    苏明哲伸手接过,眼眸垂下,掩下眼底的厌恶之情。

    温聿生全然不察,还以为苏明哲接受了自己的建议。

    苏明哲开口:“你再示范一次给我看看。”

    温聿生照做。

    他将烟嘴再次递到嘴边,白烟袅袅。

    苏明哲的面容变得模糊,有些看不分明。

    温聿生微眯了眯眼,他看见苏明哲拿起烟杆,放在嘴旁。

    恍惚之间,他看见苏明哲吸了一口。

    之后,温聿生就沉迷在自己的世界中。

    其实苏明哲只是将烟嘴放在了嘴中,但是并没有抽。

    而温聿生神志不清,这里又被白烟遮掩,他自然以为苏明哲也抽了。

    苏明哲趁着温聿生不注意,处理掉了手上的东西。

    等到温聿生稍稍恢复正常后,他想着苏明哲也同他一样,爱上了抽大烟的滋味。

    离开茶馆前,温聿生和苏明哲约定下次再继续见面。

    两个人有了共同的爱好,日后的见面必不可少。

    温聿生自以为完成了任务,却不知他被人摆了一道。

    苏明哲同温聿生在茶馆门口分道扬镳后,立即决定将此事告诉叶楚。

    ……

    亨利路公馆区。

    莫清寒坐在宅子里,接到了一个电话。

    那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莫委员?”

    莫清寒知道那是私人专线打来的。他晓得那人的身份。

    莫清寒:“老师,是否有什么事情?”

    那人开口:“我们见一面吧。”

    莫清寒觉得老师或许有事情要交待他。

    莫清寒思索一番,开口:“最近因为公董局的事宜,我能借机离开上海。”

    在上海见面太过危险,他们不能冒这个险。

    那人停顿了一下:“我在津州等你。”

    莫清寒:“好。”

    翌日。

    莫清寒来到了火车站。

    天光微亮,空气中雾气浮动,初春的早晨格外宁静。

    火车站人影寥寥,声响轻微。莫清寒上了火车,神色平静。

    这列火车的目的地并不是津州,而是其他城市。

    火车飞快行驶,那些春日的光影从窗外掠过。

    时间流逝,火车到站,莫清寒走下火车,这里是津州附近的城市。

    他来到一家酒店,静待了一会儿。

    确保无人跟踪后,莫清寒做了伪装,离开酒店,准备前往津州。

    天空落着细雨,早春的雨格外清冽。落过雨的小巷,温度渐渐低了。

    新芽上漫着清冷的绿色,因着这场小雨,此时微带寒意。

    一个撑着黑伞的男人,不急不缓地走在街道上。

    微风夹杂着细雨,缓缓吹来,落在这个男人身上,透着几分冬日的湿冷与萧瑟。

    空气似漫着白茫茫的雾气,视线看不分明。

    男人的身影渐远,消失在静谧的街角。

    津州。

    时至深夜,天空中弥漫着沉郁的黑色,无星无月。

    春日的夜晚,寒意没那么凛冽,但也透着轻微的沁凉。

    莫清寒迈着步子,走进了一家酒店,装成普通顾客。

    时间已晚,酒店里没什么人。

    走廊寂静,灯光昏暗,莫清寒缓步走着,只听见极轻的脚步声。

    莫清寒进了一个房间。

    推门进去,划破了寂静。

    房内光线黯沉,黑暗沉沉落下。

    黑暗中似隐着一个人的气息。

    莫清寒神色未变,今日他就是来见这个人的。

    莫清寒伸手开了灯,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

    寂静的黑暗中,亮起了灯光。那光亮却是昏沉沉的,寂寥万分。

    雪白的墙壁上,映着一个人的身影。

    莫清寒看了过去。

    那里是一个角落,光线极为暗淡。

    那人背对着他,身形高大。

    这时,他转过身,远离了昏暗光线,一步步朝莫清寒走了过来。

    那人的脚底下是黯沉的光影,黑暗笼罩着他的周身。

    视线缓缓上移,映入眼帘的是一身黑色的长衫,颜色暗淡,却在灯光下渐渐分明了起来。

    那人往前走了几步,微弱的灯光,照亮了他的面容。

    灯光明灭,他的目光阴鸷,仿若幽暗的深渊。

    竟是董鸿昌。

    他的声音好似一道极远的风,幽幽响起:“来了?”

    莫清寒恭敬地开口:“老师,好久不见。”

    莫清寒称董鸿昌为老师,十分敬重他。

    董鸿昌问道:“这段日子,你在法租界待得如何?”

    让莫清寒潜伏在戴士南身边,是董鸿昌的授意。

    这样做是为了监视戴士南,看他是否真心投诚。同时也是为了扰乱陆宗霆的谋划。

    莫清寒眸色幽暗,冷意渐生:“我在公董局入职很顺利,只不过有几个不长眼的人罢了。”

    那些人只会用些不入流的计划,来陷害他。但他准备得很充分,不会落入那些人的圈套。

    董鸿昌不以为意:“有些人怀疑你,想必这件事你已经妥善处理了。”

    他清楚得很,那些人不是莫清寒的对手。

    莫清寒点头:“那是自然。”

    这时,董鸿昌故意试探,话语间暗藏深意:“戴士南让你有了今日的地位……”

    他的声音如常,仿若安静的湖面。却似隐着汹涌的浪潮,危机四伏。

    戴士南很信任莫清寒,很多事情都会交于他去做,没有半分怀疑。

    如今,戴士南更是安排莫清寒进了公董局,成了华人委员。

    这个位置十分难得,利益在前,董洪昌担心莫清寒心思浮动,产生背主的念头。

    因此,他才要试探莫清寒一番。

    莫清寒的反应很快,立即开口:“如果不是老师的帮助,我不会有今天。”

    老师对他有恩,他自是不会背叛老师。

    莫清寒在固城长大,经历母亲死亡后,遇见了董鸿昌。

    董鸿昌安葬了他的母亲,并把他带在身边,栽培他,教会他许多东西……

    桩桩件件,都印在莫清寒的心头。

    董鸿昌是莫清寒在这世上,唯一信任的人。

    他永远不会存着异心。

    董鸿昌又说:“是吗?戴士南重用你,甚至让你回到上海法租界,日后前程似锦。”

    他仿佛并没有全然相信莫清寒的话。

    空气寂静了几分。

    董鸿昌顿了顿,开口:“你难道没有半分动摇过?”

    这句话是为了试探,也是警示。

    莫清寒的一切都是他教的,他能把莫清寒带到现在这个地步,自然也有办法把莫清寒拉下来。

    但是,扶植一个优秀的棋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还需要莫清寒为他做事。

    虽然他并不怀疑莫清寒的忠心,但是人心最是难测,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他不容许有半点差错。

    莫清寒话头一转:“即便是戴士南,不也只是老师手里的棋子吗?”

    戴士南与陆宗霆原本关系极好,但他为了保身,仍是背叛了陆宗霆。

    如今戴士南被董鸿昌操控,站在了他们的阵营。

    闻言,董鸿昌笑了一声:“当戴士南选择和我合作时,他就已经是一颗棋子了。”

    当年,在他的设计下,戴士南果真受不了折磨,主动投诚。

    尽管他们已经达成合作,但信任不是一朝一夕能建立起来的。

    后来,两人一直在相互试探。

    直到戴士南做了一些事情,董鸿昌才逐渐相信他。

    莫清寒:“一切都在老师的掌控之中。”

    董鸿昌看了莫清寒一眼。

    莫清寒是他最优秀的一颗棋子,成功埋伏在戴士南身边,并成为了戴士南最信任的特工。

    但有些事情他必须提醒莫清寒,让莫清寒铭记在心。

    董鸿昌倏地开口:“清寒。”

    声音落下,比先前低了许多,透着沉沉的冷寂。

    莫清寒怔了一下:“老师。”

    老师并不常唤他的名字。

    董鸿昌继续开口:“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们有着相同的目的……”

    董鸿昌停顿片刻:“你的仇恨也在计划之内。”

    窗外是黑沉沉的天空,深黑的云层覆盖在夜空之中,遮掩了光线,阴霾愈加深了。

    现在是温煦的春夜,房里却弥漫着严寒冰冷的气息。

    莫清寒的声音响起,带着决然:“我绝不会背叛老师。”

    那些仇恨早就融在了他的骨血之中,时间悄然过去,恨意逐渐蔓延,越来越浓烈。

    永远不会忘记。

    他不惜一切代价,也会摧毁那些仇人。

    听见莫清寒的承诺,董鸿昌的声音缓了下来:“我自然信你。”

    他反复提起,只是为了坚定莫清寒的决心。

    莫清寒的仇恨,是绝佳的武器,是最锋利的刀刃。

    他会充分利用这一点,让莫清寒成为他的助力。

    董鸿昌:“你继续留在法租界,发展人脉,日后有什么事情,我会告诉你。”

    莫清寒:“是。”

    董鸿昌低头,敛起了思绪。

    无人再说话,房内静谧极了。

    桌上的茶盏已经冷透。

    料峭的春风透窗而入,凉意袭来。

    夜愈加深了,云层仍笼着夜空,但比先前淡了很多。月光隐藏在云层背后,影影绰绰。

    过了一会儿,云层渐渐散去,月光撕开了雾气,安静落下,地面被照得雪白。

    屋内依旧黯淡,是沉滞的寂静。

    他们知道,最终会有一场真正的恶战。

    他们一直在等待那场斗争的来临。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1章 第23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