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第23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3章 第233章

    夜幕沉沉, 走廊上虽有灯光, 却仍似被笼罩在阴影之下。

    窗外是寂寥的夜,里头是凝滞的空气。

    叶楚沉默地看着贺洵。

    她和莫清寒之间有什么恩怨?

    这个问题,她无法回答他。

    贺洵站在面前,叶楚的眼神极为平静。

    她的心中闪过恨意, 手心冰凉至极。

    她又想起了前世那个失去一切的雨夜, 冰冷的雨水袭来, 铺天盖地的严寒沉沉覆盖。

    叶楚的手攒紧了几分,指尖发白,指甲嵌进了掌心, 刺痛感袭来。

    月光落进来,照亮了寂静的走廊。

    心里的恨意越浓烈, 但叶楚面上越加平静。

    叶楚掩盖得极好, 贺洵并未发现她的异样。

    叶楚忽的一笑:“贺洵, 想必你自己心中已经有了猜想。”

    贺洵定是察觉到了不对劲,才会这般问自己。

    她只要转移话题便是了。

    贺洵:“既然你要求了, 那我就随口猜猜罢。”

    他皱了皱眉:“难道你曾经负了他?”

    语气极为闲散,仿佛这一句只是他不经意问起的,并没有带着多少认真的意味。

    叶楚怔了, 略有无奈。

    她晓得贺洵的性子,向来不太正经。

    他这样问,并不稀奇。

    贺洵虽没有发现叶楚方才升起的恨意,但他敏锐地感觉到气氛僵滞了。

    空气沉沉,隐隐的压抑感传来。

    他选择用另一种更为轻松的方式化解。

    贺洵的视线扫过她的脸, 装作思索的样子。

    他摇头:“你和那人之间似乎没有因爱生恨的感觉,更何况,你已经有了陆淮。”

    叶楚年岁不大,照理说,不应该会与莫清寒有情感纠葛。

    况且,她已经与陆淮在交往,这种可能性就更小了。

    贺洵思忖,提起陆淮,叶楚的心情应该会缓和许多。

    话音刚落,叶楚神色未变,但是心头的沉闷散了下去。

    他的玩笑倒是令气氛缓解了几分。

    空气慢慢流动,已没有先前那种紧张的感觉。

    贺洵笑问:“我猜的如何?”

    叶楚眯了下眼睛:“你的问题这样多,再在这里停留,我们怕是要被人找到了。”

    莫清寒还在学校里,极有可能来到这里,他们不宜在这里久留。

    叶楚还有另一层意思,暗示贺洵不要再问下去。

    他的问题,她不会回答的。

    贺洵牵起唇角:“校长只是和莫委员在那里谈谈,他们并不会到教学楼来。”

    来之前他已经知晓,莫清寒不会来到这里。

    这次谈话,只是因为他想清楚叶楚与莫清寒的恩怨罢了。

    叶楚:“……”

    贺洵:“我在门口见到了叶公馆的车,倒是想来帮你一把。”

    他不清楚莫清寒什么时候会离开,便打算送叶楚从后门出去。

    后门极为僻静,很少会有人来,莫清寒不会去那个地方。

    叶楚:“多谢你的好意。”

    叶楚觉得贺洵又是起了玩心,方才拿刀抵着她,分明她一人便能离开学堂,不必来上这样一出。

    看来他十分好奇自己与莫清寒的恩怨,所以才把自己堵在这里。

    不过叶楚当然不会透露半分,贺洵注定要失望了。

    贺洵又恢复了闲散的神色:“从你的话中,似乎听不到感谢的意思。”

    她的语气这样平淡,情绪也看不分明。

    叶楚淡淡开口:“江洵可不会有那么多的问题。”

    贺洵话这样多,与沉静的江洵截然不同。

    贺洵笑了:“让你失望了,江洵不在这里。”

    贺洵知道,江洵把他们是双重人格的事情告诉了叶楚。

    除此之外,陆淮也知道这件事。

    贺洵:“下次若是再看到莫委员,我会替你多注意的。”

    看来叶楚对莫清寒的事情讳莫如深,既然她不想提起,他也没必要再问下去。

    不过,贺洵看得出,她对莫清寒带着几分防备。

    日后莫清寒来到学校的时候,他会尽量避免让这两人接触。

    叶楚怔了几秒,语气真挚:“谢谢。”

    她和贺洵合作过几回,他们一直都站在同一立场。

    贺洵:“走吧。”

    声音落下,散在空气里。

    两人抬脚往外走去。

    走廊静极了,雪白的月光倾泻而下。一路走来,地面上皆是清冷光影。

    贺洵并未再开口,叶楚也没有出声。

    两人之间隔着安静的空气。

    夜幕沉沉,微风掠过树叶,簌簌风声响起。

    学堂里早就没了人,声响轻微。

    行至后门,两人分开。

    附近有一家咖啡馆,那里灯光亮起,门口人影寥寥。

    叶楚和贺洵讲好,她会在那里等待。

    叶楚迈着步子,朝咖啡馆走去。

    行至咖啡馆,叶楚寻到了一个位置坐下。

    店里香味弥漫,空气寂静。

    叶楚的目光落在门口,静静等着。

    而贺洵则走到学堂大门,叶公馆的车停在那里。

    他帮叶楚和叶公馆的司机说了一声。

    叶公馆的车发动,驶向咖啡馆。

    待到车子离开后,贺洵也驱车离开了学校。

    叶公馆的车子去了附近咖啡馆,接到了叶楚。

    叶楚上了车,车子朝叶公馆驶去。

    寂静夜色中,车子慢慢远去。

    信礼中学门口停着的一辆汽车,悄无声息地开走了。

    车子驶离,消失在静默的空气里。

    日光已暗,夜幕降临,沉沉的夜色压下。

    莫清寒注意到了那里的动静。

    他方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认出那是叶公馆的车子。

    但莫清寒在学校里却没有见到叶楚。

    他望着空空荡荡的门口,目光沉沉。

    信礼中学冷冷清清的,白日的喧嚣逐渐远去,人声也歇了下来。

    周围只剩下寂静的夜色。

    莫清寒眸色微暗,想必是贺洵提醒了她。

    莫清寒的身影滞了几分,随即移动了脚步。他缓缓走出学校,步子不紧不慢。

    天色愈加暗了,街上已经亮起了灯光。

    昏暗的光线落下,拉长了他沉默的背影。影子映在地上,那里是浓郁的黑暗。

    虽是早春,但是风仍有些寒冷。在这寂寂春夜里,寒意渐深。

    安静的街道上,灯光明灭,映在莫清寒的眼底,他的眸色幽暗至极。

    这时,莫清寒唇边忽的漾起一抹浅笑。

    仿若是一道光亮,倏地划破了沉滞的黑暗,微弱极了。

    但黯沉很快就覆了上来,细小的光亮隐在黑暗里,渐渐消散,最后归于沉寂。

    莫清寒走出学堂,驱车离开了这里。

    汽车驶向前方,进了上海滩浓重的黑夜。

    ……

    前几日,温聿生刚和苏明哲见了面,诱导他吸了大烟。

    没过多久,他又再次联系了苏明哲。

    这次,温聿生和苏明哲约定见面的地方是一家咖啡馆。

    那家咖啡馆极为普通,不过却离烟馆很近。

    苏明哲本就想继续引他上钩,自然应了下来。

    定好见面时间后,苏明哲想起叶楚的话。

    之前,叶楚同他说过,要是温聿生再有异动的时候,要通知她。

    苏明哲想到这一点,立即给叶楚打了个电话。

    苏明哲很快就拨通了叶公馆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叶公馆的丫鬟,听到是苏明哲打来后,立即将叶楚叫了过来。

    叶楚很快就接过了电话:“表哥。”

    苏明哲听到是叶楚的声音后开口:“温聿生联系我了。”

    叶楚声音微沉:“他说了什么?”

    苏明哲告诉叶楚:“他约我见面。”

    随后,苏明哲补了一句:“在一家咖啡馆。”

    沉默了片刻,叶楚说道:“我想去看看。”

    苏明哲知道叶楚的心思,将咖啡馆的名字告诉了她。

    第二天,苏明哲出了门。

    苏明哲走进咖啡馆的时候,温聿生已经到了,朝他招了招手。

    苏明哲敛下多余的情绪,走了过去。

    他清楚,温聿生今日叫他过来,可不是简单地喝杯咖啡。

    苏明哲坐了下来,说了声抱歉:“我来迟了。”

    温聿生摇头,笑了笑:“不会,是我来的早了些。”

    “不知你喜欢喝什么,就没给你点。”

    苏明哲叫来侍应生,点了一杯咖啡。

    苏明哲和温聿生面对面坐着,温聿生似乎有什么事要问。

    苏明哲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温聿生和苏明哲是合作生意的时候认识的,温聿生知道苏明哲同贺洵的关系极好。

    现今,苏明哲和贺洵正在谈一笔生意,恰好到了最重要的阶段。

    温聿生晓得那笔生意若是谈成,利润极高,他想在其中掺上一笔。

    况且这次生意的背后还有顺南货号和苏家撑腰,自然是稳赚不赔。

    有不少人盯着这次的合作,但他们却无法参与。

    他和苏明哲现在已经来往了一段时间,要是苏明哲能帮他和贺洵提一下,或许这事就成了。

    温聿生开口问道:“你和顺南货号的少东家是朋友罢?”

    苏明哲点头:“我们合作过很多次,关系不错。”

    温聿生:“最近,我听说你们又要合作了。”

    苏明哲心中了然,他知道温聿生想问的是什么。

    其实,这件事是苏明哲之前故意提起的,他抛出这个诱饵,就是想让温聿生认为,在他的身上有利可图。

    苏明哲没有否认,不少人知道这个事情。

    苏明哲开口:“如果有机会,我会让你参与。”

    之后,苏明哲就转移了话题。

    温聿生犹豫片刻,没有继续问下去。

    这时,咖啡馆的大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

    苏明哲不经意地抬眼望去,发现是一个和叶楚身形相仿的女子。

    此时,叶楚已经做了伪装。

    叶楚目光一扫,同苏明哲的视线对上。

    两人仅仅只是对视了几秒,就同时转开了视线。

    叶楚走到苏明哲的不远处坐下,点了一杯咖啡。

    苏明哲看向温聿生,问道:“你知道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

    苏明哲的声音不重,却能清晰地落在叶楚的耳中。

    温聿生一听,眼底浮起一丝笑意。

    今天,他约苏明哲来也是抱了这样的心思。

    没想到苏明哲竟主动问起,看来那日苏明哲抽大烟后,从中得到了妙处。

    不用自己出手,苏明哲就主动提出了。

    温聿生立即回答:“当然。”

    “你还记得上次我带你去抽了大烟,感觉如何?”

    苏明哲笑了一下,并不回答。

    温聿生了然:“附近恰好有家烟馆,不如……”

    苏明哲应下:“去一次也无妨。”

    两人很快就站起了身,结账后离开了咖啡馆。

    叶楚瞧见他们的举动,也同样从位置上站起,跟了上去。

    苏明哲走出咖啡馆前,不经意地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叶楚。

    苏明哲和温聿生在前面走着,叶楚将身形隐藏得极好,跟在他们身后。

    温聿生自然不晓得会有人跟着他,径直往前走去。

    没走出多久,叶楚忽的觉得有些不对。

    除了她之外,还有一个人也在跟踪他们。

    叶楚立即提高了警惕,她凝神观察,却不能判断出那人的具体位置。

    看来,此人受到过专业的训练。

    叶楚皱了皱眉,难道是指使温聿生办事的人?

    叶楚一面跟着苏明哲他们,一面留心那个人的行踪。

    若是那人真的是背后主谋,事情可能会有进展。

    不过,叶楚却猜错了。

    跟踪温聿生的不是别人,正是罂粟。

    那日,苏明哲和温聿生在茶馆抽大烟的时候,正好被罂粟撞见。

    罂粟看到苏明哲和温聿生从那家茶馆走出。

    罂粟知道那家茶馆背后的营生。

    她瞧见苏明哲这般,心中难免有些不安。

    等到苏明哲同那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罂粟就跟踪了他们。

    她必须确认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

    在叶楚发现罂粟的同时,罂粟也察觉到了叶楚的存在。

    但是,罂粟并不知道叶楚的身份。

    罂粟已经做出了主意,决心待会将叶楚找到,看看她有无不轨之心。

    两人分明知道对方的存在,却又不说破。

    而是一直僵持着,相互防备着。

    很快,烟馆就到了。

    罂粟心神一紧,看来她没有猜错。

    她皱紧了眉,她可不想苏明哲染上烟瘾。

    若是如此,苏明哲的前途就毁了。

    罂粟想要继续查探下去,不过,她先要将那人抓出来。

    罂粟和叶楚一前一后,进了烟馆。

    一楼的客人尽数坐在大厅中,他们抽大烟的时候,并无遮掩的地方。

    吐出的白雾全部飘落在空气之中,整个大堂都弥漫着袅袅雾气,朦胧一片。

    苏明哲和温聿生上了楼,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楼梯尽头。

    罂粟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

    她最厌恶这种地方,有多少人因为沉迷此物而毁掉了一切。

    下一秒,两人将注意力从苏明哲身上收回。

    她们开始专心对付起眼前之人。

    叶楚知道苏明哲的性子,他已经晓得温聿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相信苏明哲决定不会出错。

    她走进烟馆里的走廊,身影看上去有些可疑,让那人跟上自己。

    叶楚的步子迈得不快,她穿过人群,行至拐角处。

    待到叶楚拐进去后,她就停下了脚步。

    她侧耳听去,等待那人的到来。

    这条走廊寂静无人,外面传来嘈杂的声响,隐约传来。

    这儿的窗帘拉得紧密,即使是在白日,也只有少许光线照入。

    就算叶楚同那人在这里交手,也不会被发现。

    那人的脚步极轻,不露痕迹。

    叶楚只能万分警惕,随时做好防御准备。

    没过多久,那人走到走廊的拐角处。

    和叶楚的距离仅仅隔着一米。

    两人都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不过她们谁也没有主动攻击。

    静待几秒后,她们突然有了动静。

    两人同时朝对方出手。

    拳头紧握,破空而来,直往对方的面上打去。

    她们同时闪避,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叶楚随即再次出手,罂粟也毫不留情地出拳。

    她们的拳头擦过彼此的身体,招式狠厉。

    不过,两人都没有出声,只是摩擦衣料的声音落在寂静的走廊上。

    叶楚后退一步,抬脚侧踢而去。

    罂粟面不改色,抓住了叶楚的脚踝,趁机借着攻击的力道,将叶楚的身子反转砸下。

    叶楚身子灵活,另一只脚用力点地,借助力量而起,踹向罂粟的脸。

    罂粟放开了手,叶楚向后退去,很快就站稳了身子。

    两人继续攻击,手下动作不停。

    这时,窗外忽的起了一阵风,清风带动窗帘,窗帘微微掀起一角。

    外头的光线照进,仅仅只是一瞬,却也足够了。

    罂粟看见了叶楚的眼睛,动作一滞。

    而叶楚没有察觉,仍旧在向罂粟攻击。

    叶楚明显感觉到,眼前这人的动作慢了几分。

    她不再主动对自己出手,仅仅只在防御。

    叶楚皱了皱眉,不知哪里有了不对。

    方才严密的招式下,叶楚并未找到机会。

    如此一来,叶楚将头上的发夹取下,另外一只手的手肘将那人压在墙上。

    尖锐的顶端抵在了那人的咽喉,稍微前进一步,就能划破她的皮肤。

    叶楚看向那人的脸,对上她的眼睛。

    尽管光线暗淡,但是两人凑得极近。

    叶楚看清了那人的眼睛,她瞬间认了出来。

    手上的发夹立即移开,叶楚将尖头处握在了手心。

    她不再继续下去,生怕会对那人造成伤害。

    那人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丝毫不抗拒叶楚的攻击,任由她作为。

    叶楚先是怔了怔,随即声音落下。

    “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3章 第23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