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第23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5章 第235章

    陆淮的吻细密地落下来, 仿佛他的唇在抚摸着她身体的角落, 极为温柔。

    墨黑色的长发散落在床上,叶楚不自觉抿紧了唇。

    她的睡衣已经凌乱得不成样子,春夜有些冷的空气袭了上来,她想去抓住睡衣, 盖上身体。

    叶楚刚伸出手, 尚未有所动作, 却被陆淮的手一按。

    他微微用力,便将她的手扣在了床上。

    她再也无法动作,他的手指钻入她的指缝, 手指合拢,两人十指相扣。

    陆淮另一只手探向旁边, 将他们身侧的被子拽了过来。

    叠得极为齐整的被子被他一拉, 立即散开。

    一条被子, 盖住了他们两人,隔绝了春夜的寒气。

    相较于之前的黑夜, 这里的黑暗更是重重压下。

    而被子里面,温度愈发高了,陆淮在封闭的黑暗中, 吻回她的脖子,又吻到她的唇上。

    他轻而易举地撬开唇瓣,长驱直入。

    她的呼吸急促凌乱,缓慢地迎合着他的吻。

    陆淮的手抚上叶楚的脸颊,手指摩挲着下滑, 轻挑起她的下巴。

    她微微抬起头,反倒把自己整个人都送了上去。

    正好与他的身体相贴,也不由得靠上那份灼热。

    陆淮伏在叶楚身上,伸手覆上她身前柔软,动作轻柔。

    房外的人尚未开口,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已经加深了这个吻。

    这时,寂静的走廊响起了苏明哲的声音。

    “那日我在烟馆看见了一个人,觉得有些眼熟。”

    听到这里,叶楚的身体猛地一僵。

    察觉到她的异样,陆淮很快就停下了动作。

    他的唇离开,她得了喘息的机会。

    叶楚睁开眼睛,视线渐渐清楚。

    她平复声线:“怎么了?”

    那日罂粟跟踪了苏明哲,她们两人已经打了起来,认出对方才收手。

    苏明哲开了口:“那个人好像是苏言。”

    苏明哲似乎对苏言这个人很敏感,叶楚知道原因,很久之前,他们曾经相处过。

    但听他的语气,并不确定。

    叶楚的声音异常平静:“表哥,你应该是看错了,我并没有看见苏小姐。”

    苏明哲心生疑虑,但却没有提出疑问。

    “阿楚,你继续睡,我不打扰了。”

    苏明哲一边说,一边转身离开。

    不知怎的,他觉得公董局的苏处长有几分熟悉。日后他会自己想办法,找出真相。

    锁死的门外面,脚步声渐渐远去,苏明哲离开了这里。

    房间里沉默了半晌,方才旖旎的氛围已经淡去。

    叶楚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陆淮把她的睡衣扣子扣了回去,一颗又一颗。

    他灼热的指尖抚过她柔软的身体,却只是系着纽扣,没有再动半分。

    陆淮在叶楚身旁躺了下来,将她搂进怀中。

    他的手紧了几分,温柔地拥着她的身体,安抚她。

    罂粟的事情,叶楚已经同他讲过。

    陆淮晓得叶楚的怪异举动定是和罂粟有关,但他不会主动提起她的伤心事。

    他们会一同想办法处理后面的事情。

    他轻轻开口:“时间不早了,早些睡罢。”

    叶楚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决定不去再想日后的事。

    没过多久,她的呼吸声平缓均匀,似乎已经睡熟了。

    陆淮却一直没有睡。

    他沉默地望着叶楚,她一直闭着眼睛。

    陆淮起身,替她盖好了被子,他的视线掠过她的五官,似是察觉到了什么,轻微叹息声落在寂静中。

    待到他离开了,房间里一片沉寂,窗外月光清冷寂静。

    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她目光清明,毫无困意。

    她睁着眼睛,发直地看着深黑色的夜。

    晨光悄然亮了起来。

    一夜无眠。

    ……

    自从温聿生与戴衡第一次见面后,陆淮就派人一直监视着戴衡。

    戴衡的一举一动都在陆淮的掌控之中。

    只有戴衡稍有异动,暗卫就会将其禀告给陆淮。

    他们发现戴衡第二次与温聿生见面前,去了一趟南国酒家。

    陆淮约叶楚在外面见面,想同她讨论一下苏明哲的事情。

    他们约在了一家茶馆。

    茶馆清净,两人在二楼的包厢中。

    手下守在外面,不让其他人打扰。

    当叶楚进入房间的时候,发现陆淮已经到了。

    他计算着叶楚到的时间,替她提前点好了一壶茶。

    等到叶楚坐在位置上后,陆淮立即开口:“在戴衡约温聿生去烟馆前,去过南国酒家。”

    叶楚皱了皱眉,瞬间明白了陆淮的意思。

    叶楚:“你怀疑他同背后主谋见了面。”

    陆淮点头:“可能性极大。”

    “烟馆的事情应该就是由那人指使的。”

    叶楚:“戴衡还将温聿生也拖下了水,让他染上了烟瘾。”

    温聿生为戴衡办事,但戴衡为了让苏明哲能够更快地染上烟瘾,他让温聿生也抽了大烟。

    戴衡只是想尽快完成目的。

    没想到,温聿生越陷越深,沉迷于此,有了烟瘾。

    陆淮面色如常:“为了能完成任务,温聿生日后如何,应该不在戴衡的考虑之内。”

    叶楚又道:“不过,此事是我们的猜测,无法确定背后那人的身份。”

    陆淮笑了笑:“我相信,戴衡很快就会有新的行动。”

    叶楚会意,她晓得陆淮已经有了对策。

    没过几天,陆淮就接到了暗卫的汇报。

    他们一直监视着戴衡,又一次发现了戴衡有所异动。

    前几天,戴衡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这天下午,他同往常一样出了门。

    不过,戴衡今天却有些古怪。

    他一出门,就往四下看去,仿佛是在查看有没有人跟踪他。

    戴衡神情紧绷,脚步不稳,似乎在担心着什么事。

    戴衡并没有让司机跟来,他自己开车,急着去什么地方。

    车子开往南国酒家的方向。

    暗卫心中警惕,他们立即将此事向陆淮禀告。

    陆淮名下有不少产业,有的地方其实是秘密据点,暗卫很快找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里面环境安静,这里的人是陆淮的手下,他们的身份极为隐秘。

    他进了密室。

    若是他要同陆淮汇报事情,也不会被人听到。

    暗卫很快就拨通了督军府的电话。

    没过多久,陆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暗卫立即开口:“戴衡出了门,似乎有些不对劲。”

    陆淮声音一沉:“他去了哪里?”

    暗卫:“戴衡开着车,去了南国酒家的方向。”

    陆淮:“你们先找人拖延时间,要是他真的有事,无论如何也会过去。”

    “我很快就到。”

    暗卫接到陆淮的吩咐后,立即通知了其他人。

    他们刻意拦住戴衡的去路,给他制造了一些小麻烦。

    三少果真没说错,即便他们浪费了戴衡不少时间,他仍旧要赶往南国酒家。

    戴衡抵达南国酒家的时候,陆淮他们已经准确好了一切。

    南国酒家是尚家的产业,陆淮不能做得太明显。

    若是他将此地包围起来,就会事情闹得更大。

    陆淮不会同尚家起冲突,只让部分手下伪装成了客人,进了酒店。

    而陆淮和叶楚则混在人群之中,做了伪装,也进入了南国酒家。

    两人并肩走着,到了大堂的一侧坐下。

    他们同普通的客人一样,叫了侍应生,点了几样菜,再寻常不过了。

    陆淮的手下分布在酒店的各个地方。

    看似无意,其实整个南国酒家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

    因为事情发生得突然,时间紧急,这是最适合的选择了。

    陆淮和叶楚面对面坐着,两人手中握着刀叉,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

    旁人认不出他们,不会知道他们的身份。

    叶楚偶尔会抬眼看一下陆淮,陆淮也会说几句话。

    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

    陆淮一面切着牛排,一面轻声说着:“在你左后方,有两个男人很可疑。”

    陆淮的声音不重,只有叶楚能够听见。

    叶楚朝他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开口:“在你后面三点钟方向,有一个男人在四处查看。”

    当叶楚和陆淮进入酒店时,发现了一些举止奇怪的人。

    大堂中有好几个身份可疑的男人,他们神色警惕,观察着四周。

    陆淮给手下打了暗号,让他们先按兵不动,不要打草惊蛇。

    陆淮和叶楚在假装用餐,说话谈天,丝毫没有流露出其他神色。

    这时,大堂忽的有了异动。

    那个人的手下察觉出气氛不对,他们发现楼上的那个房间似乎在被人盯着。

    他们不确定,那些人做的举动,目的是否在主子身上。

    为了谨慎起见,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

    有一个人决定制造混乱。

    他拔出枪,朝大堂的天花板上开了一枪。

    枪声骤然响起,原本有些喧闹的大堂瞬间静了片刻。

    大堂的客人很快意识到,方才那是枪声。

    现场开始变得骚乱起来,大家神色慌张,却又不敢轻举妄动。

    叶楚和陆淮目光一沉,迅速对视了一眼。

    那些人忠心耿耿,过于谨慎,一有可疑,就立即制造了混乱,让他们保护的人有机会逃脱。

    枪声突兀,忽的响起,必定有可疑。

    被保护的人察觉到不对后,肯定会立即离开这里。

    看来那人的身份必定不一般,他们拼死也要护那人周全。

    既然现在有人开了枪,那群人知道此事可能被人察觉,自然会愈发警惕。

    已经有人出手,陆淮的手下立即有了动作。

    他们制服那个开枪的人,并护住那些客人往外走。

    ……

    戴衡在家中等了几日后,接到了纪小姐的电话。

    纪小姐昨日来了上海,要同他见上一面。

    虽然电话只有短短几句,但是戴衡晓得纪小姐定是要问苏明哲那件事的后续。

    戴衡接到电话后,就出了门。

    虽然一路上,戴衡碰到了一些小麻烦,但是他并未放在心上。

    戴衡径直上楼,来到了纪小姐的房门外。

    戴衡小心翼翼地敲响了门。

    敲门声清晰地传入房中,过了几秒后,里面有人开口。

    是先前那个声音:“进来。”

    戴衡推门而入,他没有抬头看,先将房门合上。

    房门吱呀一声关了,戴衡转过了身子。

    原先他同纪姓女子见面时,房中摆放着一面屏风。

    如今屏风撤下,后面的女人显露了身形。

    戴衡忍不住抬眼看去,那个女人坐在桌前,身上穿着修身的旗袍。

    她的手覆在茶壶边,正伸手将其拿起。

    茶壶微倾,茶水从壶嘴流出,准确地落入杯中。

    白汽直往上飘去,模糊了那人的面容。

    戴衡第一次看清了那人的脸,看上去有些平凡。

    不过,戴衡不会晓得眼前的人做了易容。

    戴衡只是个棋子,纪姓女子不可能让戴衡看到她真正的模样。

    纪姓女子放下了茶壶,茶壶底部轻触桌面,发出轻微的磕碰声。

    她的一双手保养得当,修长白皙。

    手指握住茶杯,她将茶杯递到嘴边。

    茶杯仅仅只是碰触了她的嘴唇,她的视线就落了过来。

    纪姓女子不经意地瞥了戴衡一眼。

    只一眼,戴衡就迅速低下了头,背脊瞬间有了凉意。

    纪姓女子的眼神波澜不惊,平静万分。

    但戴衡仍旧躲避了她的眼神。

    戴衡平息心情后,赶紧说起了正题:“纪小姐。”

    戴衡并未抬头,他只是将目光放在不远处。

    耳畔有轻微的声响,他只听见茶杯搁在桌上的声音。

    过了一会,纪姓女子开了口:“戴衡先生。”

    “不知苏明哲的事情有什么进展吗?”

    戴衡立即说:“上次我按照纪小姐的吩咐,给温聿生下了命令。”

    她哦了一声,示意戴衡继续讲下去。

    戴衡:“我先诱骗温聿生抽了大烟,之后他去找到苏明哲。”

    “现在,温聿生已经带苏明哲去了好几次烟馆了。”

    温聿生先前欠下这么多的赌债,就知道他不是一个有所觉悟的人。

    戴衡只需要让他沾染到大烟,他就离不开了。

    他不需要反复地敲打温聿生,温聿生也会替他办事。

    根据温聿生的汇报,苏明哲当着温聿生的面,抽了好几次大烟。

    并且,苏明哲对此越发沉迷。

    只要时间一久,他必定会有极重的烟瘾。

    纪姓女子笑了:“这次的任务,你完成得不错。”

    戴衡心中一喜,接着说道:“之后,温聿生会找到机会,给苏明哲加大剂量。”

    “让他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现在根本不需要他的提点,温聿生什么事都会去做。

    纪姓女子看向戴衡,声音明显带着赞许:“很好。”

    纪姓女子仿佛极为满意,房间里的气氛也缓和了几分。

    但这时,房外忽的响起了枪声,沉凝的寂静被打破。

    杀机乍现!

    纪姓女子神色一凛。

    那是她手下对她的警示,有人闯进来了。

    她倏地站起身,从腰间拿出一把冷硬的枪,对准了戴衡的额头。

    纪姓女子的声音冰冷至极:“你带了别人过来?”

    南国酒家中有她的人,如果发觉有可疑的人进来,他们就会开枪,现在说不定外面已经乱了。

    她的眼底寒意森森,她没料到戴衡会背叛自己。

    乌黑的枪口泛着冰冷的光泽,危险的气息重重压来。

    戴衡的额头覆上了冷汗,他立即否认:“纪小姐,我和你见面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他人。”

    纪姓女子交代过他,与她见面一事,一定要守口如瓶,否则他就拿不到酬金。

    他来南国酒家的时候,也极为小心,不知为何有人知道了他的行踪。

    纪姓女子冷笑了一声。

    她没有全信戴衡的话,手里的枪没有移开半分。

    “那是有人在跟踪你?”

    若是戴衡没有背叛她,那就是这蠢货不够谨慎,背后跟了人,还不清楚。

    跟踪戴衡的人定是怀疑他背后有人,想要抓住自己。

    戴衡不说话,空气寂静。

    事实如此,他无法反驳。

    纪姓女子眼底浮起讽刺之色:“我告诉过你,见面一事极为隐秘,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你太让我失望了。”

    当初她就不该让这蠢货为她办事。如今,还连累了自己。

    纪姓女子本想杀了戴衡,但此时她若开了枪,就会暴露她的位置。

    她立即往窗外走去。

    她的视线落在戴衡身上,手里的枪仍指着戴衡,脚步迅速往窗口的方向移动。

    行至窗边,纪姓女子往窗下看去。

    黯沉的夜色压了过来,四下皆是沉沉的黑暗。

    若是她跳窗而去,手下会掩护她离开。

    外头枪声愈加响了,浓烈的杀意渐渐逼近。

    纪姓女子收起了枪,往窗下跳去。

    她的动作没有半分迟疑。

    待到戴衡反应过来,窗户微微晃动,只剩下寂静的空气。

    戴衡心中冷了几分。

    方才枪限制了他的行动,他不敢有任何动作。

    现在行动自由,他立即站起来,想要逃离。

    这时,门倏地被打开,沉闷的声响传来,胁迫之意渐浓。

    戴衡脚步一滞,看了过去。

    门口站着一群执枪的人,他们个个面无表情。

    冰冷的气息压了过来。

    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戴衡,他心一凉。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份的糖已发。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5章 第23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