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第23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6章 第236章

    戴衡怔在了那里。

    随即, 他的手被拷住, 然后,那些执枪的人压着他,离开了南国酒家,上了一辆汽车。

    夜色深沉, 漆黑一片。

    夜空中只有几颗寂寥的星星, 却被暗色遮掩了光芒。

    汽车行驶, 在一座宅子前停下。

    陆淮的手下压着戴衡,走进一个房间。

    房门打开,手下把戴衡推了进去。

    戴衡极为忐忑, 他不晓得是何人把他抓来。

    过了几分钟,房门再次被打开。

    戴衡望了过去。

    两个人走了进来。他们带着帽子, 帽檐压低, 遮掩了大部分面容。

    虽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但是他们身上带着凛冽的气息,空气瞬间变得沉重。

    进来的人正是陆淮和叶楚。

    手下已经和陆淮汇报, 他们闯进房间时,房里只有戴衡一人。

    与戴衡碰面的人逃脱了。

    那人的手下拼死掩护那人逃离,他们无法抓住那人。

    陆淮眉眼沉沉, 神色冷冽至极。

    两人落座,陆淮看了戴衡一眼。

    陆淮的语气极为肯定:“你是戴衡。”

    陆淮冷声道:“你为什么来南国酒家?”

    与戴衡见面的人,就是要对苏家下手的人,那人本事高明,竟然能从那样的情况逃脱。

    不晓得那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戴衡没有说话。

    这个问题他当然不能回答。

    纪小姐手上有他的把柄, 她威胁过自己,他如果供出纪小姐,纪小姐不会放过他。

    陆淮的声音冷了几分:“温聿生是你的人?”

    戴衡不开口,在他意料之中。

    戴衡仍是不回答。

    陆淮伸出手,摘下了帽子。

    帽子被搁在了桌上。

    柔和的灯光落下,照亮他的面容。

    他的五官冷冽至极,气息极为冰冷。

    戴衡眼眸一紧。

    竟是陆三少。

    叶楚也摘下了帽子。

    戴衡看在眼底,她是叶二小姐叶楚。

    他顿时了然,苏明哲是叶楚的表哥,看来陆淮要给苏明哲讨回公道。

    陆淮已经知晓了一切,他若是撒谎,对他没有好处。

    戴衡松了口:“是我让温聿生与苏明哲来往,假意与苏明哲结交,诱骗他沉迷大烟。”

    陆淮冷冷地开口:“你的目的是什么?”

    戴衡:“苏家是有名的富商,我看中了苏家的钱财,想从中捞一杯羹。”

    戴衡并未说出真实的原因,只说出自己的目的是要对苏家不利。

    苏家势大,他被钱财迷了眼睛,做出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

    戴衡又说:“苏大公子交友广泛,从苏大公子入手,这样更容易接近苏家。”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他们自然晓得戴衡没有说真话。

    戴衡背后那人有意针对苏家,说不准叶家也在那人的关注范围之内。

    只不过,此时尚未显露端倪罢了。

    叶楚冷笑了一声:“引苏明哲吸大烟,也是你的主意?”

    这一世,苏明哲听了她的话,认清了温聿生的真面目,才避开了这一劫。

    戴衡背后那人心思歹毒,是要置苏明哲于死地。

    戴衡点头:“是我授意温聿生这样做的。”

    “大烟会让人上瘾,苏明哲沉迷大烟,到时候无论我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不会拒绝。”

    苏明哲没有碰大烟一事,戴衡并不清楚。

    他以为温聿生已经成事,苏明哲已经被他们掌控。

    戴衡心生悔意,若不是今日他大意,被人跟踪,暴露了踪迹,事情本来已经成功了一半。

    叶楚眼底掠过恨意,寒意渐深,手攒紧了几分。

    上一世,苏明哲受人诱惑,被大烟迷了心智,落到那样悲惨的结局,就是拜这些人所赐。

    窗外是幽暗的黑夜,料峭的冷风吹来,上海滩的夜晚冷冽至极。

    寂静的春夜,却如同冬日一样,萧瑟严寒。

    但叶楚的情绪很快就敛了下来。

    叶楚声音极冷:“只是可惜,你的计划落空了。”

    戴衡抬头看叶楚。

    叶楚定定地看着戴衡,一字一句道:“你自以为设下了圈套,可我们早就看穿了你的计谋。”

    她继续开口:“苏明哲沉迷大烟是假象,就是为了诱你入局。”

    敌人心思险恶,隐在暗处,他们就假意被骗,设局引那些人出来。

    这场棋局,事关生死,他们必须谨慎万分。

    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落进戴衡耳中,似霜雪一样。

    戴衡怔住了。

    随即愤怒涌上他的心头,温聿生竟然失手了。

    温聿生若是早告诉自己,苏明哲没有中计,他也好另做打算,不会落到今日的境地。

    叶楚冷眼看着温聿生,嘴角的冷意愈加深了。

    叶楚缓缓开口,“你认得这个人吗?”

    她抬起手,把净云的照片砸到他面前。

    照片很轻,随着叶楚的动作,却似重重地砸在了戴衡的心上。

    戴衡低头看去,他怔了几秒。

    柔和的灯光落下,清晰极了。

    照片上的人是樊景昀。

    他曾经是寒塔寺的净云大师,只不过如今寒塔寺被封,净云被抓。

    戴衡不晓得,叶楚为什么要问他这件事。

    戴衡:“我见过他,但与他并不熟悉。”

    他们两人曾是狱友,但是他并不听从净云命令。

    戴衡和莫清寒进入汉阳监狱的时间一致,避免放过一个错漏,陆淮将他的名字记了下来。

    但是,陆淮调查净云时,却发觉与净云交往甚密的人中,并没有戴衡。

    不过,这并不能排除戴衡的嫌疑。

    陆淮问道:“你知道汉阳监狱吗?”

    戴衡:“我在里面待过一段时间,樊景昀和我是同期入狱的,但我不常与他接触。”

    监狱里的人鱼龙混杂,他为了保全自己,和那些人走得并不近。

    戴衡继续开口:“之后,我刑满出狱,就更不清楚樊景昀的情况了。”

    陆淮沉思,这样看来,戴衡似乎并不听莫清寒的命令,他接近苏家,或许是其他人的授意。

    但是这也不排除他撒谎,刻意撇请他与净云的关系。

    陆淮话锋一转:“戴司令知道这件事吗?”

    如果戴衡背后的人,是戴士南呢?

    他直接听命于戴士南,是戴士南的另一颗棋子,这样他自然与莫清寒没有关系。

    戴衡的心一紧。

    为纪小姐做事,是他个人的意愿,旁人并不清楚。即便是他的家人,他也没有透露半句。

    这件事情本就与戴司令无关,若是戴司令知道他做的事情,他担心会牵连他家人。

    戴衡下定决心,开了口:“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戴司令无关。”

    这时,叶楚立即说了一句:“你撒谎。”

    “买通温聿生,诱骗苏明哲,这一切全是戴司令让你做的。”

    她刻意如此,正是想试探戴衡的反应,看他是否会露出什么马脚。

    戴衡更慌了:“此事真的与戴司令无关。”

    “戴司令事务繁忙,我虽是戴司令的远亲,但是与他见面的机会很少。”

    陆淮不动声色地观察戴衡,戴衡脸上的神情不似作假。

    这样看来,戴衡背后的人并不是戴士南。

    既然不是戴士南的话,那他背后的人究竟是谁?

    陆淮的声音淡漠至极:“是谁派你接近苏家的?”

    戴衡:“没有人让我……”

    这时,陆淮举起枪,眼底漠然。

    “砰砰”几声枪响。

    枪声裹挟着严寒的气息,呼啸而来。

    冰冷的子弹擦过戴衡的头顶,直直打入身后的墙壁。

    雪白的墙壁上,留下了几个极深的弹孔。

    肃杀之气漫起,凛冽至极,向戴衡席卷而来。

    窗外的夜愈加黑了,黯沉的光线无处不在,笼罩着寂静的房间。

    陆淮的眼底似幽深寒潭,望不见底。

    枪往下移,然后定在了那里,对准了戴衡的额间。

    陆淮的嗓音沉沉落下:“我最后再问一次,指使你接近苏家的人是谁?”

    陆淮缓缓说道:“我的耐心不够,你还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他的声线极低,却带着凌厉的气息。

    戴衡的背上早就覆上了薄汗,沁湿了他的脊背。

    他仿若身处冬日,料峭的寒风向他沉沉压来,寒彻入骨。

    时间悄然流逝,分明只过了几秒,却仿佛极为漫长。

    这时,叶楚的手伸向腰侧,握住了枪。子弹上膛,动作极快。

    她抬起手,面无表情地执枪指着戴衡。

    此刻,两把乌黑的枪一齐瞄准了戴衡。

    周围的压迫感更加浓烈,重重地压在戴衡的周身。

    叶楚不温不热地说了一句:“看来你是不想开口了。”

    话语间,胁迫之意极为明显。

    她的食指微曲,大有立即开枪的趋势。

    戴衡忽然开口,声音颤抖:“指使我接近苏家的人是一个女子,她姓纪。”

    声音清晰地响起,落在沉滞空气中。

    陆淮看了叶楚一眼。

    他倒是没料到,戴衡背后的人是一位女子。

    姓纪?

    他的手紧了几分。

    陆淮的枪没有放下,冷声道:“继续说。”

    戴衡:“我只知道她姓纪,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

    纪姓女子不想暴露身份,每回只告诉他要做什么,不会多讲半句。

    戴衡想起了一事:“但她似乎对苏家有些恨意。”

    叶楚抬眼向他看去。

    戴衡继续说道:“她提过一句,说苏家欠了她一些东西,她要把这些东西拿回来。”

    当时他随口问了一句,她为何要对苏家下手。纪小姐的情绪瞬间变了,他至今还记在脑海里。

    叶楚皱眉:“她还说过什么?”

    看来这人与苏家有着极深的恩怨,此人太过危险,她一定要弄清这人的身份。

    戴衡摇头:“当时纪小姐的反应有些大,我不敢再问,之后纪小姐也没再提过。”

    陆淮面目沉了几分。

    他忽的开口问了一句:“姓纪的是中年女子?”

    陆淮声线极低,仿佛在压抑着怒气。

    叶楚扭头看向陆淮,发觉他周身气质愈发冰冷,好似寒冬。

    戴衡怔了一下。

    虽说戴衡一直称呼那人为纪小姐,但他能分辨出她的声线并不年轻。

    细想之下,这位纪小姐的年龄应该已经到了中年。

    戴衡点头。

    陆淮眸光渐深,房间里的空气僵滞冰寒。

    他没有再问。

    叶楚看了一眼身后,暗卫立即将戴衡带了下去。

    待到无人后,叶楚才询问起陆淮。

    她的声音很轻:“怎么了?”

    陆淮看了过来,见到叶楚时,他的情绪略有平复,气质也没有先前那样冰冷。

    他开了口:“先回督军府。”

    他们很快离开了这座私宅,先前南国酒家的事情已经有人妥善处理了。

    黑色的汽车缓缓开动,不知何时,上海落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天色黯淡,雨势却渐大。

    清冷的雨幕中,车子驶进了督军府。

    陆淮停了车。

    方才戴衡口中的这个人,前世,陆淮不曾同叶楚说过。

    当年那件事发生后,陆宗霆大怒,此人被他赶出上海。

    上一世,直到他们死亡,那个人都没有回来过。

    但是今生,纪姓女子却出现在上海,并设计陷害苏家。

    陆淮眼底蕴藏着怒气,思维却更加清晰。

    姓纪的选择了戴衡,是为了将此事推到戴士南头上,造成她没有参与其中的假象。

    她是否知道汉阳监狱的事情,又为何会和苏家结仇?

    陆淮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今生,姓纪的已经和董鸿昌有牵连了……

    这时,陆淮已经带着叶楚,一同走进了督军府的房子。

    他沉下心绪,不再多想。

    陆淮径直上了楼,叶楚快步跟上。

    他拐了一个弯,朝走廊尽头的那间房走去。

    叶楚的步子一凝,那是陆淮母亲的房间。

    许是怕勾起那些回忆,陆淮不常到那个房间去。

    但每次进去,他都会待很久。

    陆淮走到那间房的门前,停下了脚步。

    叶楚行至他身旁,伸出手,覆了上去。

    她温热的手覆在陆淮的手上,试图安慰他。

    叶楚的手指轻盈地钻入了他的指缝,同他十指相扣,没有距离。

    就像他先前做过的那样。

    陆淮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

    他打开了门锁,动作珍重。

    叶楚步子极轻,怕惊扰了什么。

    他们进入了房间,门再次合上,关紧。

    两个人的双手依旧扣紧,不曾分开。

    一举一动都紧紧相连。

    陆淮带她走到一张桌旁,拉开了抽屉。

    他目光一沉,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陆淮在抽屉里面找出了一样东西。

    那件东西被放在了叶楚眼前。

    她的神情专注,认真地看着。

    那是一张老报纸,因为时间已久,现下已经积了灰。

    叶楚扫了一眼日期,发现是六年前的申报。

    她只是微微一怔,没有多问,只是继续看。

    那日的申报上,记者用了极大篇幅写了一个头版新闻。

    这条新闻和上海的纪家有关系。

    纪家工厂被查封,纪彦儒引咎辞职,纪曼青离开上海。

    叶楚眼底微沉,她知道这件事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简单,查封工厂只是一个借口,目标是纪家。

    这篇报道的内容繁杂详细,她继续往下看。

    在密密麻麻的字中,有一处关键的地方。

    纪曼青年岁已大,却宣称终身不嫁,人人只称她为纪五小姐。

    据传她曾是陆宗霆的初恋。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6章 第23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