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第23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8章 第238章

    自从戴衡诱骗温聿生抽了大烟后, 温聿生开始逐渐沉迷其中。

    刚开始, 温聿生怕自己染上烟瘾,还有所克制。

    但是,当苏明哲也同他一起抽了大烟,温聿生就彻底没了顾虑。

    他放任自己, 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不过, 即便苏明哲没有和他同去烟馆, 温聿生也控制不了自己。

    等到温聿生有所察觉的时候,他已经无法戒掉了。

    温聿生刚接触大烟的时候,尚且能够维持正常的生活。

    可是越到后来, 越是离不开大烟。

    到了如今,他抽多了大烟, 身体也开始变得孱弱。

    温聿生连他最常去的赌场也不去了, 只顾流连于烟馆。

    因为他只要一天不抽大烟, 全身就会发痒,无法克制自己。

    上回, 温聿生同戴衡见面的时候,戴衡给了他一笔钱,能够让他还清赌债。

    温聿生将钱收下后, 并未立即还给赌场。

    他想将这笔钱用来抽大烟。

    若是他还给了赌场,就没有钱支撑他去烟馆了。

    之前温聿生已经还清了部分赌债,赌场的人以为温聿生攀上了什么大人物,能够替他解决赌债,自然不再催他。

    现在还钱的时间逐渐临近, 温聿生却根本拿不出钱。

    不过,温聿生整日浑浑噩噩,神志不清,这件事早就被他抛掷在脑后。

    这日,温聿生又一次出了门,他正在去烟馆的路上。

    最近,戴衡给他的那笔钱差不多已经花光了。

    但是之前向来是戴衡主动联系他,他并不知戴衡到底是何身份。

    温聿生就算想找戴衡要钱,也无处找寻。

    除了戴衡以外,苏明哲也不再接他的电话。

    温聿生只能借了一些钱去抽大烟。

    他虽然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但是很快就没了多余的想法。

    因为他的烟瘾时常发作,只要一发作,他就彻底失了心智。

    温聿生走进烟馆的时候,苏明哲正巧在附近。

    苏明哲看见了温聿生的身影,立即皱了皱眉。

    他花了一些时间,才辨认出眼前这个身形瘦弱,面色惨白的男人是温聿生。

    苏明哲见温聿生进了烟馆,他思索片刻后,也跟了进去。

    苏明哲晓得温聿生会在二楼的特定房间抽大烟。

    他径直上了二楼。

    房门推开后,温聿生已经抽上了大烟。

    烟雾缭绕中,只见温聿生的脸颊消瘦,眼神痴迷。

    苏明哲关上门后,朝他走了过去,

    苏明哲走到温聿生的面前站定,他叫了一声:“温聿生。”

    温聿生动作有些迟缓,抬眼看向苏明哲。

    过了一会,他才认了出来:“苏明哲。”

    温聿生笑了笑:“你也来抽大烟吗?”

    他一面说着,一面不忘将烟嘴递到嘴边。

    苏明哲看清了温聿生的模样。

    因为他抽了太多的大烟,瞳孔变得极小,目光涣散。

    苏明哲知道,即使他不做些什么,温聿生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苏明哲开了口:“我从未抽过大烟,你被骗了。”

    苏明哲的说话声很遥远,过了许久温聿生才反应过来。

    温聿生动作一滞,手上的烟杆垂在桌上。

    他的眼神似乎恢复了一丝清明。

    温聿生声音沙哑:“你在同我开玩笑吗?”

    苏明哲语气平静:“我只是故意引你入局,想要找出背后之人。”

    温聿生眯了眯眼,似乎想要看清苏明哲的脸。

    苏明哲继续说道:“你沉迷大烟,根本就没注意到我,我只是稍微做做样子,你就信了。”

    温聿生身子僵直,他喃喃自语:“那我告诉过那人,你已经……”

    苏明哲冷笑一声:“你口中那个人早就已经被抓。”

    顿了顿,苏明哲又道:“也就是说,你没法再从他身上拿到钱了。”

    温聿生虽脑子糊涂,但是他仍旧想通了。

    他的计谋已经全然败露。

    他从那人手中拿钱,故意诱导苏明哲一事也被苏明哲知晓。

    先前,苏明哲做出的举动是一种假象,故意让他上钩。

    苏明哲看到温聿生的神色,他继续说道:“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陷害朋友亲人。”

    “最后却变成了这副鬼样子。”

    苏明哲声音沉沉,犹如重锤一般,砸在温聿生的心上。

    “温聿生,你已经彻底是一个废人了。”

    温聿生看向苏明哲,目光怔怔,连手上的烟都忘记抽了。

    他不知道事情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苏明哲不愿再和温聿生说下去。

    他清楚,就算他同温聿生说得再多,也于事无补。

    温聿生的面前立着一堵密闭之门,他已经将自己锁死在了里面。

    “你好自为之罢。”

    说完后,苏明哲转身离开,不想再多看温聿生一眼。

    温聿生看着房门在他的眼前合上,关门声仿佛犹在耳畔。

    此时,房间少了讲话声,瞬间安静了下来。

    温聿生将视线重新落在眼前的烟杆上面,他的手臂缓缓抬起,烟嘴递到唇边。

    温聿生猛地吸了一口气,浓烈的气味弥漫在他的鼻腔。

    他选择逃离现实。

    一时之间,又再次坠入到他自己的世界中。

    苏明哲的一番话确实被温聿生听到了心里,但是他却始终这么继续下去。

    一方面,他欠了赌场这么多钱,债台高筑。

    另一方面,他染上了烟瘾,只要有一段时间不抽,就会难受至极。

    无论他怎么做,都没有法子逃脱日后的命运。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失去了资金援助。

    反正已经穷途末路,倒不如多多享乐。

    温聿生仍旧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他用借来的钱,潇洒度日。

    直到那些人发现温聿生根本就没法还出钱,只能骂骂咧咧地找上门来。

    追债的人天天上门,他暂时租住的地方也不能待下去了,房主不胜其烦,将温聿生赶了出去。

    温聿生不得已离开了家。

    最后,赌场的人找到了温聿生。

    温聿生落魄至极,被大烟折磨得不成人样。

    赌场的人发现,他们根本没法从温聿生的身上拿来好处。

    他们只能自认倒霉,为了泄愤,将温聿生打了一顿。

    他们只给温聿生留了一口气,然后将他扔到了一条偏僻的小巷里。

    因为抽多了大烟,温聿生的身子早已瘦弱不堪。

    加上一顿毒打,温聿生躺在地上,完全爬不起来。

    此时夜色弥漫,巷子里安静异常,只有角落里滴答的水声响着。

    温聿生进气多,出气少,视线涣散。

    等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巷子前,温聿生就已经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直到几天后,才有人发现巷子里死了一个人。

    他衣衫褴褛,死前似乎被人打过,面目全非。

    ……

    叶公馆。

    房间里坐着两个人。

    夜已经深了,叶楚的房间依旧亮着灯,却无人发觉。

    窗帘拉得严密,只在缝隙处微微透出光来,仿佛隐藏了什么秘密。

    桌上搁着一壶热茶,两个瓷白色的杯中倒满了茶。

    茶水冒着热气,浅淡的白烟袅袅升起。

    叶楚握紧了温热茶杯,开了口:“温聿生前几日已经因为大烟死了。”

    今日下午,她接了苏明哲的电话,既然陆淮来了,便同他讲这件事。

    温聿生心思极坏,他有现在的下场是自作自受。

    叶楚微皱着眉:“你觉得,纪曼青和苏家到底有何仇恨?”

    陆淮看向叶楚的脸:“来寻仇的人或许并非纪曼青。”

    陆淮注意到了叶楚紧锁的眉,轻抚上她的额头。

    他用手指摩挲着她的眉,移到太阳穴处,轻缓地按压着,纾解了她的紧张。

    叶楚的情绪平复,她抬眼看去:“你的意思是……董鸿昌?”

    陆淮点头:“纪曼青知道汉阳监狱的事情,此事并不简单。”

    叶楚垂下眸,望着瓷白的杯盏,杯中茶水的温度逐渐冷却。

    她接下去说:“纪曼青受董鸿昌示意,伪装身份来到上海,找上戴衡,设计苏家……”

    “这两个人何时有了勾结?”

    陆淮的双手渐渐下移,叶楚并未察觉到不对之处。

    他的声音不重:“董鸿昌和叶苏两家从前有何关联,我们不得而知。”

    陆淮的手放在叶楚肩上,捏着她紧绷的肩膀。

    她的身子逐渐放松:“但董鸿昌想将此事推脱到戴士南头上,证明了他对戴士南的态度。”

    即便他们无法知道纪曼青和董鸿昌的关系,但却能确定另一件事。

    陆淮肯定了叶楚的想法:“董鸿昌怀疑戴士南。”

    当时在南京,戴士南说他已经取得了董鸿昌的信任,此话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戴士南并没有更改他的立场,他或许只是被董鸿昌蒙骗了。

    还有另一种可能,戴士南和董鸿昌已经站在了同一条船上,那番话不过是应付陆督军罢了。

    看来,他们接下去还需要探查一番。

    ……

    叶楚和陆淮继续分析此中的利害关系。

    聊着聊着,不知何时开始,她已经落进了他怀中。

    陆淮双手环在叶楚腰侧,却包裹住了她的整个身体。

    他贴紧她,怀中是软玉温香,心有异动,也在所难免。

    陆淮望了一眼桌上放着的莓果。

    这些莓果是新洗净的,似乎刚送过来没有多久。

    一个念头升了起来。

    他拿起一颗莓果,放在她的面前。

    当陆淮的手指抚摸着她的嘴唇时,叶楚不自觉地微启樱唇。

    他只是微微动作,那颗莓果就顺势入了她的口中。

    有些冰冷的触感袭上来,她怔了一怔,微张着唇。

    莓果柔软鲜嫩,叶楚却尚未咬下一口。

    这时,陆淮忽的覆上唇来,极为娴熟地探了进去,舌尖扫过她的齿间。

    双唇贴紧,与此同时,他卷住了她口中的莓果。

    一股极为清甜的味道从两人口中蔓延开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少女身上的柔软香气。

    叶楚心跳加快,他的温热呼吸将她全然笼罩,那是属于陆淮的气息。

    他们的身体靠得极紧,没有缝隙。

    唇齿相缠间,两人不由得渐渐热了起来。

    而彼此心底深处不由得泛起热意,这股灼热愈发持久漫长。

    叶楚伸手,试图环紧陆淮的脖子。

    他们侧身坐着,她手一勾,却落了空,重新垂向身侧。

    叶楚眉头一皱,她翻身坐上陆淮的大腿。

    这一次,她的动作准确无比。

    她双手缠紧他的脖颈,同时,送上自己的唇。

    陆淮一边掠夺着她唇齿香味,一边扶住她的纤腰,将她扣进怀中。

    随着两人的举动,他们更是亲密无间。

    她的吻主动直接,却又毫无章法。

    他放缓了吻,小心翼翼,引领着她,指导着她,好似柔风细雨。

    他们的亲吻逐渐变轻,逐渐放慢。

    陆淮松了唇,抬眼望进叶楚的眼睛。

    叶楚睁开了眼睛。

    在清冷寂静的光线之下,她眼中的迷离散不去。

    灯又被暗灭,屋子里陷进一场昏昏沉沉的黑暗。

    暧昧情愫渐生,即便是黑夜,也遮掩不了炙热的欲.念。

    他的声线也变得喑哑起来。

    “阿楚。”

    她试图平缓急促的呼吸,却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吟。

    她身体一僵,闭紧了唇。

    陆淮再次攫住叶楚的嘴唇,十分强势地入侵。

    他吻住了她口中的低吟。

    她闭上眼睛。

    他抱紧她柔软的腰,似要将她揉进身体。

    仿佛坠入了一个再温柔不过的陷阱中……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天就到情人节了,这是今日份的情人节福利。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8章 第23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