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第23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39章 第239章

    前段时间, 文化大剧院的人邀请丁月璇, 让她来剧院演出。

    丁月璇思忖了以后,同意了。

    今夜,是演出的日子。

    秦骁驱车来到丁月璇家楼下,准备送她去剧院。

    日光沉了下来, 光线昏暗。

    丁月璇走出家门, 上了车。

    车子停下, 丁月璇走进了剧院,准备化妆。

    夜幕沉沉,剧院的人渐渐多了, 他们都是来看丁月璇演出的。

    如今夜来香名气极大,一票难求, 剧场内座无虚席。

    灯光暗了下来, 幕布拉开, 演出即将开始。

    台下的声响渐渐歇了,大家凝神看着舞台。

    丁月璇走上台, 脸上带着笑意。清澈的歌声响起,落在偌大的剧院里。

    歌声轻缓,仿若春夜里最清凉的风, 让人的心静了下来。

    今晚的演出大获成功,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演出结束后,丁月璇回化妆间拿了东西,准备离开。

    秦骁跟在她身后。

    化妆间外是一条寂静的走廊,两人缓步走着。

    清冷的月光照了下来, 映在地面上,影影绰绰。

    行至楼梯口,上面亮着一盏小灯。灯似乎坏了,这里光线格外微弱。

    低头看去,漆黑的楼梯往下延伸,越往下,越是黯沉。

    秦骁开了口:“多注意脚下。”

    丁月璇的目光微微一滞,眼底浮起了一丝极浅的笑意。

    她嗯了一声。

    两人往下走去,动作很慢。

    丁月璇的左脚往下探去,下面黯沉一片。

    光亮太过黯淡,丁月璇走得极为小心。

    还剩下最后一点路,丁月璇一时没有站稳,身子往前倾去。

    她的左脚扭去了,传来钻心的疼痛。

    秦骁见状不对,立即伸出手,拉住了丁月璇。

    秦骁将她拉到自己怀里,稳稳地扶住了丁月璇。

    她的身子站定,不再往下倒去。

    秦骁握着丁月璇的手臂,见她站稳了,便与她拉开了一点距离。

    秦骁低头看她:“月璇,你没事罢。”

    丁月璇深吸了一口气,脚上的疼痛感剧烈。

    秦骁察觉到不对劲,开口:“你的脚扭到了,现在还能走路吗?”

    丁月璇下意识看向秦骁。

    黑暗中,他的声音沉沉传来。

    虽看不清他的脸,但丁月璇仍能感受到他的关切。

    疼痛袭来,丁月璇收回了视线。

    丁月璇强忍着疼痛:“不碍事,我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

    秦骁皱着眉,还要说话,但前面已经隐约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

    丁月璇:“我先和他们告别。”

    她不着痕迹地放开了手。

    秦骁晓得丁月璇的心思,便没有再说话。

    丁月璇往前走去,她刚一起步,脚上的疼痛感阵阵传来。

    她极力忽视疼痛,缓步向前走了过去。

    丁月璇走到大家面前,早就敛下了神情,面上带着笑意。

    根本看不出她的脚刚受过伤。

    大家看见丁月璇,都围了上来,称今晚的演出十分成功。

    丁月璇微笑着和他们说话,姿态神情,没有任何异样。

    秦骁站在她不远处,一直看着她。

    丁月璇眉间轻微皱了一下,但是很快散去。

    秦骁眯起了眼。

    过了一会儿,大家与丁月璇告别,都散去了,陆陆续续离开了剧院。

    丁月璇和秦骁也往外走去。

    待到他们离开了视线,丁月璇的脚倏地一软,就要往旁边倒去。

    秦骁一直注意着她的动静,立即伸手扶住了她。

    这里没有旁人,丁月璇没有再拒绝。

    她压在秦骁身上,借着秦骁的力度,勉强才能站稳。

    脚上的疼痛感愈加剧烈了。

    秦骁皱着眉,开口:“我送你回家。”

    伤势耽搁太久,不易恢复。

    车就在不远处,两人上了车。

    车子缓缓发动,驶进了寂静的夜晚。

    车子在宽阔的街道上行驶,夜色已沉,路上无人,安静极了。

    丁月璇靠在车座上,她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秦骁也没有开口,车内静默。

    车子停了下来。

    秦骁先下了车,走到后面,打开了车门。

    丁月璇扶着秦骁的手,下了车。

    秦骁扶着她,缓步往前走去。

    丁月璇的脚有些颤抖,但是她没有出声。

    秦骁似有所察,他看了丁月璇一眼。

    她低着头,乌黑的头发垂了下来,遮掩了面容。

    此时的她安静极了。

    秦骁作了一个决定。

    他右手缓缓上移,环住了丁月璇的肩膀。

    然后他弯腰,左手往下,穿过她的腰间。

    秦骁直起身子,将丁月璇打横抱了起来。

    他的声音轻了几分:“你的脚受伤了,我送你上楼。”

    秦骁的声音幽幽传来,落在寂静空气中,清晰得很。

    月光雪白清冷,照在地面上,周围静谧无声。

    微风拂过树木,黯沉树影摇晃,簌簌风声响起。

    秦骁抱着丁月璇,只觉得她纤瘦极了,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他垂头看去,隐约可以看见她雪白的肌肤。

    秦骁微微有些恍惚。

    他的眸色渐深,情绪晦暗不明。

    秦骁的手不由得收紧了些,丁月璇与他的距离更近了。

    丁月璇本在忍受痛苦,不想让秦骁担忧。

    她忽的感觉自己身子悬空,一双手抱起了她。

    丁月璇怔了几秒。

    温热的气息传来,即便透着衣衫,也能感受到那暖意笼着自己,无处不在。

    丁月璇的脸一红。

    她没料到秦骁会有这样的举动。

    春夜寂寂,风吹到身上,触感微凉。

    可丁月璇只觉得她的脸滚烫极了,热度渐渐蔓延到耳根,耳朵泛着红。

    她的心剧烈跳动,带着些许欢喜。

    丁月璇垂着头,声音低低响起:“嗯。”

    秦骁迈着步子,往楼上走去。

    柔和的灯光落下,照亮了道路。

    两人的距离极近,丁月璇发间的香气阵阵袭来,萦在秦骁鼻间。

    他的眸色愈加深了。

    四下沉静,只听见两人清浅的呼吸声,缠绕在一起。

    空气中透着一丝暧昧气息。

    丁月璇靠在秦骁的胸前,能察觉到他的心跳快了几分。

    她嘴角漾起了一丝笑意。

    打开门,秦骁抱着丁月璇走了进去。

    门被关上,隔绝了春夜的冷意。

    秦骁走到沙发旁,弯腰把丁月璇放了下来。

    待丁月璇坐好后,秦骁便收回了手,与她分开了一些距离。

    温热的气息抽离,丁月璇的心里漫起了隐隐的失落。

    她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身形沉默。

    秦骁并未察觉到不对,他开口:“我去拿药酒。”

    脚伤要尽快治疗,不能再耽搁了。

    他站起身子,刚要离去。这时,他的目光落在桌前,滞了几分。

    沙发旁有一张黑色的桌子,上面放着一张报纸。

    丁月璇看见了报纸,眼眸微紧。

    报纸是她前几日刚买的,上面的内容与她和秦骁有关。

    丁月璇伸出手,想收起报纸。

    她的手刚放到桌上,这时,一只手覆了上来,阴影落下。

    秦骁碰到了丁月璇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丁月璇目光一滞。

    秦骁拿起报纸,低头看去。

    报道标题十分醒目。

    最红.歌星与一神秘男子同进同出。

    秦骁眯了眯眼,继续往下看去。

    报道上写了,与丁月璇一同出入的男人,是黑市比武的冠军。

    他一直跟在丁月璇身边,送她去片场,又送她回家。

    两人看上去关系不浅……

    秦骁没料到报纸内容和他有关,他怔住了。

    丁月璇注意着秦骁的神情,她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开了口:“你看到了?”

    她本想藏下这份报纸,既然秦骁看见了,她索性便问个明白。

    秦骁嗯了一声。

    他的心情有些复杂,不知该说些什么。

    丁月璇问:“那些记者时常拍到我们。”

    她的名气渐大,很多记者盯上了她,希望可以拍到一些劲爆新闻。

    秦骁一直在她身边,尽管他们已经极为小心,但仍不可避免被拍到。

    秦骁:“你是公众人物,他们自然会关注你。”

    他没有回答丁月璇的问题,情绪沉在心底。

    丁月璇咬了咬唇,他又避开了话题。

    丁月璇轻声问道:“秦骁,你有什么想法?”

    有些事情只隔着一层薄雾,两人真实的心思隐在后面。

    只要再走进一步,迷雾就会消散,关系也会变得明朗起来。

    秦骁扭头看她,没有说话。

    房里空气沉寂,缓缓流动,安静得厉害。

    秦骁站在那里,丁月璇看不清他的面色。

    丁月璇凝视着他的眼睛。

    她忽的起身站起,竟忘记她的脚受了伤,身形随即一晃。

    秦骁察觉到了身旁那人的举动,他心一紧,很快反应过来。

    下一秒,丁月璇已经被他扶住了。

    他从不开口,但下意识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丁月璇的手臂上是秦骁温热有力的手。

    她看向他的脸,是无法遮掩的关切。

    丁月璇唤了一声他的名字:“秦骁。”

    秦骁偏头,看了过来。

    两个人的眼睛对上,视线相触。

    窗外夜色深沉,目光纠缠在一起。

    不知从何升起了一股力量,她忽然做了一个决定。

    丁月璇踮起脚尖,贴上了秦骁的唇。

    秦骁怔了怔,身体一僵。

    似是察觉到他并不抗拒,她又试图再进一步。

    她的吻青涩又生硬。

    他渐渐合上了眼睛,却也没有忘记她受伤的脚,扶住她的腰肢。

    她的唇角轻泄笑意。

    他俯下身来,让她的脚踝放松。

    在旁人看来,他只是恰巧拿过黑市比武冠军罢了,比不得那些追求她的富家子弟。

    但在这段关系里,他总是沉默的,她总是主动的。

    极深的夜,黑漆漆的。

    一夜无眠的是那些有情人。

    ……

    前世的种种事情,在今生都发生了改变。

    莫清寒提前到了上海,以戴士南特工的名义;不曾来上海的纪曼青现下和董鸿昌有勾结,她要对付苏家……

    这样看来,这一世提前出现的金刀会,想必也有内.幕。

    既然如此,他们必须查清金刀会的事情。

    叶楚知道金刀会有两个头目,一个是现在百乐门的闵爷,另外一个叫佘佩安,是个女人。

    根据叶楚上辈子的记忆,佘佩安和闵爷不同。

    比起闵爷来,佘佩安更容易接近。

    佘佩安虽是金刀会的头目,但是她重情重义,性格直爽。

    叶楚和陆淮的时间不多,他们要用最快的方法接近金刀会。

    叶楚同陆淮商议后,她决定亲自出马。

    在接近佘佩安之前,叶楚做了易容,看上去极为普通寻常。

    叶楚不能用叶二小姐的身份接近佘佩安,只能如此。

    这天,叶楚做好伪装后,就出了门。

    佘佩安极爱喝咖啡,只要有空就会去咖啡馆。

    她知道佘佩安极其喜爱上海一家咖啡馆的咖啡。

    佘佩安经常会去那家咖啡馆。

    叶楚没有到处寻佘佩安,而是在咖啡馆里等待着她。

    佘佩安行踪不定,待时而动才是最有效的方法。

    叶楚一面喝着咖啡,一面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没过多久,咖啡馆的门被人打开,有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叶楚假装不经意地抬眼看去,那人正是佘佩安。

    佘佩安穿着一身修身旗袍,外面披着一件黑色大衣。

    藏青色的旗袍在里面若隐若现,身形摇曳。

    佘佩安走到咖啡馆的另外一侧,坐了下来。

    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佘佩安的身上,虚虚笼着一层朦胧的光线。

    咖啡的热气袅袅上升,香味弥漫。

    叶楚一直用余光看着佘佩安,她并未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佘佩安作为金刀会的头目,警觉性自然不低。

    叶楚还不想这么快就同她交手。

    至少不是在这里。

    过了一会,佘佩安喝完了咖啡,就站起身子,走出了咖啡馆。

    叶楚看到后,立即跟了上去。

    叶楚隐藏着身形,她不动声色地跟着佘佩安。

    佘佩安并没有开车,而是一个人走着,似乎要去什么地方。

    叶楚所在的位置是一条喧闹的大街。

    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笑着走着,电车的咣当声响在耳畔,烟火气息颇浓。

    人声喧嚣,吆喝声不断。

    叶楚将身形隐在这些人之中,极难被人发觉。

    叶楚一直注意着佘佩安的动静,她在找准机会接近佘佩安。

    没过多久,叶楚就发现她的机会来了。

    原先,佘佩安一直走在行人拥挤的大街上。

    如今她却步子一拐,专门挑着偏僻的地方走去。

    她似乎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特地做出这样的举动。

    佘佩安性子直,若是她发现事情不对,必会调查个清楚。

    她故意往僻静地方走,就是想引出背后的叶楚。

    叶楚看到佘佩安的举动,嘴角随即浮出一丝笑意。

    她立即加快了脚步,跟紧了佘佩安。

    佘佩安用余光向身后望去,想找出跟着她究竟是何人。

    没过多久,她身形一转,走进了一条小巷中。

    叶楚快走几步,同样进入了小巷。

    街上瞬间少了两个人,但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

    春寒料峭,外头仍旧是明媚的阳光,而巷子中却清冷一片。

    巷子两侧堆砌着一些杂物,显得颇为凌乱。

    叶楚紧跟佘佩安,佘佩安一直往巷子深处走去。

    越往里走,越是觉得天光微弱。

    阳光被挡在了巷子的外面,巷子深处只余下寂静的空气,以及偶尔响起的滴答水声。

    叶楚脚步极轻,踏在巷子里的青石板上,丝毫没有声音。

    前面到了一个拐角处,佘佩安的身影突然在巷子消失。

    叶楚弯了弯嘴角,脚步不停,随即做好了准备。

    果然,叶楚刚走到拐角处,就感觉有人握紧拳头,朝着她的面上打来。

    叶楚已经有所准备,她立即微微侧头,避开了攻击。

    佘佩安出拳极快,下手狠厉。

    握紧的拳头破风而来。

    拳头擦过叶楚的耳边,带起了一阵风,她只觉脸侧微凉。

    佘佩安见叶楚躲过,随即稳住身形,再次出击。

    佘佩安的拳头并未收回,而是顺着叶楚闪避的方向,继续打去。

    她的手背对着叶楚的脸,抡拳砸去。

    叶楚知道她的意图,身子微微一仰。

    佘佩安的攻击再次落空。

    接下来,叶楚身子一低,迅速出脚,踢向佘佩安的脚踝。

    佘佩安瞬间收回了拳头,随即向后退了一步。

    叶楚立即站直了身子,看向佘佩安。

    佘佩安和叶楚面对面站着,同时停止了攻击的动作。

    两人的视线对上,都没有出声。

    此时,气氛僵滞,四周寂寂无声。

    冷冽的空气在寂静的巷子中流动着。

    不远处的水声滴答响着,偶有风声忽的落下。

    等到水声响到第三声的时候,叶楚和佘佩安眉眼一凝。

    下一秒,两人同时朝对方出手。

    她们动作不停,出手狠决,丝毫没有保留。

    衣料碰触的沙沙声、拳头带起的风声以及鞋子擦过地面的摩擦声,打破了巷子中的寂静。

    这时,两人的拳头皆往对方的面上而去。

    拳头靠近,全都在最后一秒停下。

    拳头离脸部只有细小的距离。

    两人气息微喘,喘息声虽不重,在安静异常的巷子中,却清晰极了。

    她们靠得近了,看清了对方的脸。

    下一秒,她们同时收回了手。

    方才的战局中,两人达成了平手。

    佘佩安沉眸,开了口。

    “你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时期三大女流氓:沈佩贞(袁世凯门生)、林桂生(青帮创始人,黄金荣妻子)、佘爱珍(76号母毒蛇,后和胡兰成结婚)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39章 第23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