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第24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40章 第240章

    面对佘佩安的询问, 叶楚早已做好了准备。

    她是何身份?

    叶楚不回答, 却开口道:“我知道你是金刀会头目。”

    佘佩安冷笑:“你是来杀我的?”

    佘佩安对这个女子起了疑心。

    这人隐在她身后,一路跟着她来到这里。不晓得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这人气息隐藏得极好,身手也不错,竟能与她打个平手。

    佘佩安晓得, 在这里无法将这女子杀死。

    佘佩安思索一会儿, 又问:“清会的人?还是鸿门的?”

    上海滩有两大帮派, 一个是清会,另一个则是鸿门。两大帮派相互牵制,争锋相对。

    而金刀会是新兴帮派, 必定会引起他们的警惕。

    他们派人来试探自己,这个可能性极大。

    就是不知这女子此番行为, 是沈九的授意, 还是因为乔六的命令?

    叶楚摇头, 清冷的声音落下:“我同这两个帮派没有关系。”

    佘佩安眯起眼睛:“如果你只是普通江湖人士,为何会对我下手?”

    这女子竟不是清会鸿门的人, 她倒是有些意外。

    不过这样一来,这女子的心思就更让人猜不透了。

    小巷深长,周围寂静万分。滴答水声响起, 也显得格外静谧。

    微凉的光线映在墙上,幽暗至极。

    佘佩安望着叶楚,眼底有些晦暗。

    叶楚淡淡开口:“佘姐能成为金刀会头目,想必心思缜密,你认为我来找你有何原因?”

    她没有回答佘佩安的问题, 反而说了另一番话。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不着痕迹地夸赞了佘佩安。

    此举是为了让佘佩安暂时放松警惕,让她知晓,自己并没有恶意。

    佘佩安抬眉:“哦?”

    虽然这女子的语气仍是平平,但是却带了几分欣赏之意。

    佘佩安仍没有放下心,她的视线落在叶楚身上,细细打量起来。

    小巷里光线昏暗,阳光轻浅寂静,小巷的一角透出了一些光。

    女子的身影一半隐在黯沉里,一半映在光影之下,明明暗暗。

    她的面目平凡,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女子的神色极为平静,令人看不清情绪。

    佘佩安并未察觉到叶楚已易容,她没有觉得异样。

    她的脑海里浮起了一个想法:“你对金刀会感兴趣?”

    这女子没有敌意,又不是清会鸿门的人,话语间暗藏欣赏,似有结交之意。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她找自己,是想进入金刀会。

    佘佩安心中思索,此人身手极好,能言善辩,若是能收入旗下…

    但她表面上却没有显露半分。

    叶楚点头,面容十分淡然。

    佘佩安已经按照她的计划,慢慢消除了戒心。

    今日她是为了引起佘佩安的注意,借着佘佩安的势力,为日后进入金刀会做准备。

    佘佩安的声音响起:“这样说来,你此番行为只是想入帮?”

    叶楚没有说话,相当于默认了她的话。

    佘佩安心下微松:“金刀会开办香堂,要有人引进,才能入帮。”

    这是上海滩各大帮派的规定。

    众所周知,清会和鸿门历史悠久,在全国各地有不少的门徒。

    当年,沈九受到了头目赏识,在清会拜师投贴,才有了字辈。

    金刀会虽是新兴帮派,规矩依旧不改。

    叶楚镇定至极:“金刀会从未规定过引进师的身份。”

    叶楚早就有了打算,佘佩安在金刀会地位很高,由她引进自己,不会惹人怀疑。

    之后再获取佘佩安的信任,谋算其他事情。

    她的意思很明显,佘佩安了然。

    佘佩安笑了:“你想让我带你入帮?”

    这个女子接近自己,原来是抱着这样的心思。

    佘佩安探出了此人的目的,心下一松。

    佘佩安看向叶楚。

    今日,她的行径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这女子身手高超,遇事沉着,即便自己步步相逼,也从容不迫。

    她倒起了几分用人之心。

    叶楚对上佘佩安的眼睛,没有避开她的目光。

    叶楚的视线笔直坦然,极为平静。

    漆黑的眼眸,沉在光影里,透着一丝坚定。

    那里似有一簇细小的光,即便黑暗覆下,也不会被遮掩了光芒。

    佘佩安愣住。

    这个人年轻却勇于进取。

    仿佛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她都会坚定信念,直面迎上。

    佘佩安忽的开口:“若是我不信你呢?”

    虽然此时她没有再怀疑这女子的目的,但是她仍想再试探这人一番。

    叶楚语气平静:“信与不信,看我日后表现如何?”

    获得佘佩安的信任,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

    不过,看她的态度,已经放下了戒心,自己已经达成了目的。

    佘佩安沉思许久:“好。”

    她确实对这女子起了招揽之心,若是日后确定这人可用,这女子会给她很大助力。

    佘佩安问:“你叫什么?”

    叶楚开口:“我姓陆,单名一个愉字。”

    佘佩安抬眉:“你和陆家有关系吗?”

    她们都知道,这个陆家指的是华东地区的督军。

    陆宗霆和陆淮地位极高,遇到与陆家有关的事情,佘佩安不得不多想几分。

    叶楚淡然地说了一句:“陆是大姓,如果我和陆家有关系,又何必……”

    陆家势大,若真是陆家人,怎么会来接近金刀会?

    叶楚的话讲到一半,让佘佩安自行猜测。

    佘佩安细想,如果她是陆督军的远亲,在上海一定行事方便,不会求到金刀会头上。

    看来这位陆愉姑娘,与陆督军并无关系。

    佘佩安信了。

    佘佩安的心彻底放下:“陆愉姑娘,想来金刀会,便到方才的咖啡馆找我。”

    叶楚点头:“多谢佘姐。”

    两人告别,佘佩安留了她的号码。

    佘佩安离开,她认为陆愉大有可为,但日后还要试探一番。

    佘佩安的身影渐行渐远,消失在小巷尽头。

    叶楚仍站在那里。

    四下寂静万分,忽的起了一阵风,她的衣角微微扬起。

    日光浅淡,安静落下,叶楚的身形极为静默。

    叶楚望着佘佩安的背影,笑了。

    ……

    叶楚回去后,将此事告诉了陆淮。

    因为当年鸿门和哥老会相争一事,帮派想要在上海滩发展有和平饭店的限制。

    金刀会的起步十分艰难,但经历了这些年的磨炼,他们也算是逐渐发展起来了。

    佘佩安在此过程中做出了很多贡献,现下她成为了金刀会的头目,也不足为奇。

    金刀会的人十分信服佘佩安,都称她一声佘姐。

    前世,叶楚和陆淮在和平饭店时,和佘佩安见过面。

    陆淮开了口:“你虽已清楚佘佩安的性子,但还是要万事小心。”

    叶楚点头:“我知道。”

    叶楚今日和佘佩安的打斗中,两人不相上下。

    陆淮放手让她去做,仍会担心她的安危。

    他牵起唇角:“陆小姐,我已经帮你备好了新的身份。”

    陆淮给叶楚虚构了一个身份,三代以内的亲属都能在上海找到。

    这些人自然不会露出马脚。

    叶楚一笑:“多谢叶先生的帮助。”

    陆淮望着叶楚的眼睛,也看着他们的前世今生。

    在这个假身份中,他替她冠上了他的姓氏。

    陆淮和叶楚相识两世,本就是前世夫妻。

    可今生在叶家看来,两人交往时间尚短,他们定会认为他行事草率。

    只有叶家人全然相信他的诚意,才能准备求婚一事。

    但他知道,时间不会太远了。

    陆淮将叶楚搂进怀中,低沉声线缠绕她的耳畔。

    “日后我只能仰仗夫人了。”

    听到这里,叶楚轻笑一声。

    夜晚悄然寂静,她的声音极为柔软,令人想要触及。

    陆淮忽的勾唇:“夜已深了。”

    他轻咬着她的耳垂,那小巧白皙的耳垂立即发烫。

    热意蔓延,紧贴着他脸侧的那处肌肤也渐渐热了起来。

    陆淮笑了,他的唇没有离开,反倒是伸手抚上她的脸,话中深意明显。

    “我们早些入睡罢。”

    “……”

    叶楚没有回答,他的嘴唇下移,吻向细滑柔软的脖子。

    在陆淮的屡次调.教,她早已变得敏感极了。

    她口中不由得响起一声低吟。

    他牵起唇角,解开了她上衣扣子,伸手探了进去。

    他的吻重新沿着她的身体上移,落在了她的唇上。

    寂静的春夜,一室旖旎。

    ……

    漫长漆黑的铁轨延伸至远方,一列从南京开往上海的火车正在缓缓驶来。

    火车发出一声长鸣,轰隆隆的声音落在薄雾之中。

    天光微弱,白雾渐深。

    清晨的薄雾中,火车影影绰绰的轮廓出现,马上就要靠站。

    过了一会,火车停了下来,南来北往的旅客陆陆续续走出。

    原本寂静无人的车站瞬间变得嘈杂起来,拥挤了不少。

    人群中,戴士南从火车中走出。

    他手上提着行李箱,面色平静。

    春日的天气总是多变,这时竟然下起了小雨。

    春雨霏霏,瞬间沾湿戴士南的西装。

    他却恍若未觉,仍旧随着人流向外走出。

    此时,雾气弥漫,戴士南的面容看不分明。

    戴士南已经决定启动迷雾计划。

    计划既然开始了,就不会再有退路。

    他眼神坚定,看着前方。

    层层真相好似被迷雾遮挡,越是往下走,真相却越是被掩盖得更深。

    戴士南身边没有跟着任何人,他独自一人离开了车站。

    当戴士南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他在门口停下了脚步。

    他往四周看去,似乎在找戴家的车。

    车站外停着好几辆车子,他在分辨着。

    有个人看到戴士南的反应,打开了车门,从车里走了下来。

    他朝着戴士南走去。

    戴士南的目光扫到了他,却又移开了视线。

    那个人步子一顿,立即跑到戴士南的面前。

    他恭敬地叫了一声:“戴司令。”

    这时,戴士南才将视线放在了那人身上,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嗯了一声。

    那人是戴家派来的司机。

    司机觉得有些奇怪,戴司令方才似乎没有认出他。

    他并不是第一次过来,先前已经同戴司令见过几面了。

    想必是戴司令政务繁忙,太过劳累了。

    司机没有想太多,而是伸手接过戴士南的行李箱,走向戴家的车子旁。

    司机为戴士南打开了车门,戴士南坐了进去。

    一路上,戴士南都没有讲话,车内安静极了。

    司机清楚,戴司令的话本就不多。

    于是,他目视前方,沉默地开着车子。

    戴士南偏开了头,视线落向窗外。

    车窗外的景物不断后退着,一闪而过。

    方才还是黯淡的天气,此时阳光已经透过云层,倾泻而下。

    白雾散去,戴士南沉默地坐在车内,目光沉沉。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戴家宅子的门口。

    戴士南下了车子,回到了书房。

    书房的房门紧闭,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打扰。

    戴士南坐在桌子前,面前放着一张法租界的地图。

    他的视线落在了公董局上。

    先前被他烧毁的那份迷雾计划中,有两张照片。

    一男一女。

    那个男人叫莫清寒,如今是公董局的华人委员。

    而那个女人同样也在公董局做事。

    两人皆是迷雾计划中的一个棋子,如今将他们安插在公董局,就是为了在恰当的时候,利用他们替自己行事。

    但是他们对迷雾计划全然不知情。

    戴士南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脸。

    那个人是190号特工,代号罂粟。

    戴士南将桌上的地图收好,随即打通了一个电话。

    他知道罂粟的电话号码,他晓得要怎样联系到罂粟。

    电话拨出后,没过多久,电话那头就有人接起了电话。

    罂粟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你好。”

    戴士南的目光落在房间的某处,目光平静,眸色黯淡,不知在想些什么。

    戴士南开口:“我来上海了。”

    罂粟立即说道:“戴长官。”

    戴长官继续说:“我们见一面。”

    罂粟随即应下:“好。”

    戴士南讲了一个咖啡馆的名字,约罂粟在那里见面。

    他们晚上八点会在那里见面。

    电话很快就搁下,戴士南往后一靠。

    他皱了皱眉,伸手按了一下眉心。

    ……

    晚上八点,咖啡馆。

    戴士南定了一个包厢,他提早来了。

    罂粟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了咖啡馆。

    她来到包厢外,敲响了房门。

    “进来。”里面有人开口说话。

    罂粟推门而入,这时,戴士南正背对她坐着。

    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戴士南转过身来。

    戴士南语气平静:“罂粟。”

    将房门锁上后,罂粟恭敬地叫了一声:“戴长官。”

    戴士南点了点头,问道:“路上没遇见什么人罢?”

    罂粟摇头:“我向来注意。”

    戴士南面容平静:“我让伯努瓦安排你进公董局,你一定要小心行事。”

    戴士南一说完,罂粟就怔了怔。

    先前,戴长官提出要替将自己安排进公董局,但是没过多久,罂粟就否决了这个方案。

    因为戴长官已经替莫清寒做了安排,若是再出现她的事情,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为了不让戴长官的行为被人注意,罂粟主动提出要自己想方法。

    伯努瓦是她的旧识,而戴长官同他并不认识。

    而这事才发生不久,戴长官不可能忘记。

    罂粟的思绪百转千回,她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就收回了多余的想法。

    尽管罂粟意识到了不对,但是她面上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她声音沉上了几分:“我会按长官的吩咐去做。”

    戴士南听到罂粟的回答,再次开口:“比起莫清寒,我一直更信任你。”

    罂粟沉默了片刻,没有立即回答。

    戴长官问:“怎么了?”

    戴长官又道:“莫清寒近日有何动况?”

    罂粟刚要说话,但是话在嘴巴一转,瞬间换了种说辞:“他的行为很正常。”

    罂粟原本有事情要向戴士南汇报,但是当她察觉到不对的时候,此刻被她隐瞒了下来。

    话头一转,罂粟先开了口:“因为戴长官,我才拥有了现在的机会。”

    罂粟故意试探戴士南,她提起之前的事情,就是想看看戴士南会不会露马脚。

    罂粟说:“你还记得先前我在组织中训练的时候……”

    罂粟还未说完,戴士南不假思索地说:“那时你是190号,你很合格。”

    罂粟被截断了话头,不再多言,垂下了眸子。

    她语气恭敬:“戴长官,我绝不会有异心。”

    罂粟向戴士南表示自己的忠心。

    她将情绪隐藏得极好,并未泄露半分。

    戴士南嗯了一声,没有起疑。

    罂粟说:“我不便多留,先告辞了。”

    戴士南点头,他们的见面时间太长,定会引人猜疑。

    罂粟随即转身,走向包厢门口。

    她走了出去,关门的时候,看了一眼包厢里面的背影。

    门被彻底关上。

    一瞬间内,罂粟的目光黯淡下来。

    她的眼中是猜忌和怀疑,她握紧了拳,一边细想方才的事情,一边准备日后的安排。

    戴长官有问题,此事必须让叶楚知道。

    当罂粟走出咖啡馆的时候,外头深沉的夜色中已经起了大雾。

    浓重的雾气压在道路上,看上去极其沉重,仿佛掩盖了什么事情。

    罂粟微一皱眉,面容又恢复了平静。

    她走进了迷雾中,背影极为坚定。

    重重白雾,汹涌而来,一切真相,看不分明。

    这场迷雾计划,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猎人?

    作者有话要说:  229章迷雾计划中,戴士南回南京后的动作有古怪。

    明天是情人节,所以明天的第一章放情人节福利,第二章评论发红包。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40章 第24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