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第24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41章 第241章

    黄昏时分, 暮色四合。

    天光逐渐暗淡, 原本白日里的温煦阳光也弱了几分。

    春天的天气多变,到了傍晚,气温瞬间低了不少。

    学堂放了课,叶楚出了校门。

    春夜的风有些凉, 叶楚拉紧了衣襟, 坐上了叶公馆的车子。

    车子很快就停到了叶公馆的门口。

    叶楚下了车, 走进家里。

    叶楚还未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丫鬟就寻了来。

    她急急忙忙地跑过来:“二小姐。”

    叶楚怔了怔,停下了步子:“怎么了?”

    丫鬟同叶楚说:“有人打电话找你。”

    叶楚立即问:“是谁?”

    丫鬟摇了摇头:“那人只说让你打回去。”

    丫鬟又补了一句:“对方是个女的, 声音听上去很年轻。”

    听完丫鬟的话,叶楚思索了一番。

    打电话的人不讲明身份, 却极为肯定, 自己能猜到她究竟是谁。

    叶楚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叶楚开口:“我明白了, 你去忙罢。”

    叶楚回去后,立即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人接起, 罂粟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罂粟问:“谁?”

    叶楚笑了:“是我。”

    罂粟晓得电话那头的人是叶楚后,她的语气放软了几分:“方才我打过电话给你。”

    叶楚嗯了一声:“我知道。”

    罂粟:“有些事情电话里不方便讲,我们见面再说。”

    叶楚立即应下;“好。”

    叶楚不希望自己和罂粟见面一事, 被有心人察觉。

    罂粟的身份敏感,和法租界公董局相关,若是直接同罂粟碰面,叶楚担心这会对罂粟不利。

    叶楚细想一下,考虑了方方面面后, 才定下了一个地方。

    罂粟沉默地等待着。

    叶楚继续开口:“怀特路上有一家小酒馆。”

    罂粟皱了皱眉:“是否安全?”

    叶楚顿了一下,接着说:“那里都是陆淮的人。”

    她和陆淮的事情,罂粟早就知晓了。

    那家小酒馆是陆淮的情报据点之一。

    如今直接告诉罂粟,也未尝不可。

    小酒馆中有几间密室,若是她和罂粟有事相商,那么,在密室中谈论是绝对安全的。

    罂粟丝毫没有犹豫:“晚上七点半。”

    电话搁下后,叶楚仍旧坐在椅子上,并未起身。

    叶楚看了一眼墙上的钟,滴答地走着。

    此时正值黄昏,光线微弱,房间里开始暗了下来。

    叶楚没有在叶公馆用晚餐,她同苏兰说了一声,说自己要去见了一个朋友。

    苏兰没有起疑,只是叮嘱叶楚不要太晚回家。

    叶楚和苏兰打过招呼后,直接离开了叶公馆。

    离开叶公馆后,叶楚寻了处隐秘的地方,才做了一番乔装打扮。

    怀特路上的酒馆。

    叶楚早早地来了,她挑选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一杯酒。

    酒杯放在叶楚的面前,但是她从未拿起来。

    现在酒馆鱼龙混杂,这杯酒只是掩饰。叶楚不会让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她会时刻保持警惕。

    叶楚的视线落在酒馆中,寻找着罂粟的身影。

    如今,夜幕降临,不少男女为了寻乐,来到了酒馆。

    几杯酒入肚,酒气上涌,能暂时忘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酒馆里的人声喧闹,音乐声渐起,众人来来往往。

    叶楚凝神看去,并未找到罂粟的身影。

    没过多久,叶楚的目光落在了刚进来的那个女人身上。

    那人的身形同罂粟极为相似,她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在找人。

    这时,罂粟转过了头,同叶楚的视线对上。

    两人对视了几秒后,同时确认了对方的身份。

    罂粟朝着叶楚的方向走了过来。

    她们都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前来,两人都提早了一些。

    罂粟走到桌旁,坐在了叶楚的身侧。

    她刚要开口说话,突然看见了叶楚面前的那杯酒。

    罂粟下意识皱了皱眉,随即伸手将酒杯按住。

    罂粟看了一眼叶楚,落进叶楚的耳中。

    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叶楚依旧清晰地听到了罂粟的话。

    罂粟:“别喝酒。”

    罂粟希望叶楚能时刻保护好自己,在这样的场合中,喝酒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叶楚清楚罂粟的想法。

    她的嘴角立即浮起一丝笑意:“我不喝酒。”

    罂粟松了一口气,拿开了放在酒杯上的手。

    但她仍旧将酒杯移了移,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这里声音喧闹,叶楚靠近了罂粟几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叶楚离罂粟这样近,她身上那种熟悉的感觉愈发强烈。

    罂粟点了点头,两人随即站起了身。

    叶楚走在前面,罂粟紧跟其后。

    叶楚和罂粟穿过吧台。

    罂粟刻意隔开了那些人同叶楚的距离,不让他们碰到叶楚。

    叶楚一回头,发现了罂粟的动作。

    她先是一怔,随即抿嘴笑了。

    叶楚退后一步,同罂粟并肩走着。

    叶楚带着罂粟穿过一条走道。

    走道狭窄,光线昏暗,只容两个人通过。

    虽然处在黑暗中,但是两人的心中却极为安定。

    穿过走道,她们很快就到了几个房间前。

    罂粟一面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一面留心着叶楚的动作。

    叶楚推开了其中的一扇门,罂粟也跟了进来。

    先前,陆淮带叶楚来过这里,她清楚这里的机关位置。

    叶楚看向身后的罂粟,罂粟始终保持着警惕。

    叶楚说:“放心,不会有人进来。”

    凭着记忆,她按下了墙上的一个按钮。

    随着叶楚的动作,房间中的一个衣柜移开,露出了后面的一扇门。

    叶楚走上前,打开了门。

    里面是一条不短的楼梯,底下没有光,看上去漆黑一片。

    叶楚和罂粟走到阶梯前,同时看向对方。

    两人一起开口:“小心。”

    她们皆是一怔,随即笑了笑。

    叶楚和罂粟摸索着墙壁,走了下去。

    走到最底下的时候,叶楚摸索着墙上的开关。

    啪的一声,灯光应声亮起。

    光线瞬间倾泻而下,驱散了黑暗。

    罂粟看清了底下的情形。

    罂粟往四周扫去,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会查看一遍,这是她的习惯。

    她扫了一眼,发觉了一处地方。

    墙上有着极窄的细微缝隙,若不是她受过训练,也不会察觉到。

    她问叶楚:“这里是不是还有别的东西?”

    叶楚牵起唇角,走到那面墙的前面。

    墙面光滑,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叶楚转动了一旁的青瓷瓶子,墙面微微移开。

    墙背后的场景显露在眼前,里头的亮光亮着,照亮了整个房间。

    罂粟朝里面看去,发现里面放的都是枪。

    枪支摆满了房间,整齐地排列着。

    罂粟怔了几秒:“他连这个也告诉你了?”

    叶楚说:“陆淮他从不瞒我。”

    罂粟笑了:“那就好。”

    这么看来,陆淮对叶楚真的毫无保留。

    罂粟相信,他定会照顾好她。

    叶楚看向罂粟,虽然罂粟不曾开口讲出,但是那些关切,她都明白。

    罂粟有她的顾虑,叶楚也有自己的坚持。

    叶楚眼底泛起酸意,她又看了一眼罂粟,随即转移话题。

    她不希望让罂粟发现她的异常。

    叶楚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罂粟点头。

    她们的表情严肃起来。

    这里安静异常,无人来打扰,安静极了。

    罂粟的声音落下:“我昨日和戴长官见面了。”

    叶楚皱眉,并未开口,沉默地听着。

    罂粟回想起那日同戴士南见面的情形,忍不住皱了皱眉。

    罂粟说:“戴士南和先前不一样了。”

    叶楚愣了几秒:“怎么讲?”

    罂粟:“前阵子刚发生的事情,他竟记不得了。”

    “你的意思是……”叶楚问,“怀疑戴士南有问题?”

    罂粟的语气肯定:“但我试探了一下,他对过去隐秘的消息仍是清楚。”

    她无法确定戴士南是否真的出了什么事,但这件事她必须告知叶楚。

    叶楚记起一件事:“陆督军的生日很快就要到了。”

    她沉思:“他一定会请戴士南,到时候我会和陆淮一起去南京。”

    罂粟点头:“好,我留在上海,继续等戴士南联系我。”

    她们决定兵分两路,试探戴士南。

    一方面,戴士南是陆宗霆的亲信,他在陆督军面前的表现是否会出现异常?

    另一方面,罂粟是戴士南最信任的特工,他日后定会再次寻她办事。

    罂粟一定会再和戴士南来往,接触的时间也比叶楚要多。

    只要盯紧了戴士南,就能发现他到底有什么问题。

    在毫无缝隙的监视之下,戴士南不可能不出错。

    两人的话题结束后,密室又重新恢复了寂静。

    叶楚看向罂粟,安静的空气沉沉落下。

    方才的思绪重新进入到她的脑中,她鼻子一酸。

    叶楚忽的上前走了一步。

    罂粟站在那里,安静望着她。

    下一秒,叶楚竟抱住了罂粟。

    罂粟先是怔了几秒,随即感觉到叶楚的依赖和信任。

    她的眼睛突然红了,但是仍旧忍住了泪意。

    罂粟身子放松,她缓缓伸出的手有些颤抖。

    下一秒,罂粟轻轻地环住了叶楚。

    叶楚已经长大,身量也同她一般高了。

    但是过了这么多年,她们之间的感情始终没有变。

    叶楚极为珍惜这一刻的温情,她知道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罂粟始终隐忍克制,不会轻易表达自己的脆弱。

    叶楚思绪沉沉。

    她不知道这些年,罂粟经历了些什么?

    叶楚不会多问,她只要看到罂粟现在完整地站在她的面前。

    现在情势危急,罂粟不可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同她相认。

    现在这样,就足够了。

    此行危险,叶楚只希望她永远平安。

    罂粟察觉到了叶楚的情绪,她的手移了上来。

    叶楚背脊单薄,身子僵直着。

    犹豫片刻,罂粟轻抚着叶楚的背,试图安抚。

    她不在的这段日子里,叶楚的变化极大。

    她的妹妹逐渐成长为她期待的模样。

    她想要看到的,也不过是这样罢了。

    松开手的时候,她们的眼眶都红了。

    两人都没有看对方的眼睛。

    罂粟提出离开:“我先走了。”

    叶楚嗯了一声。

    罂粟顺着台阶向上,她步子迈得缓慢,仿佛刚才的那个拥抱耗尽了她的全部力气。

    罂粟刚一转身,她的泪水就落了下来。

    叶楚看着罂粟的背影,心中一紧,眼角落下泪来。

    罂粟没有回头。

    叶楚也没有去追。

    她们的心思沉默至极。

    隐藏在了悄然寂静的黑夜里。

    ……

    陆宗霆的寿宴将在几日后举行。

    前两天,陆淮和叶楚就坐上了回南京的火车。

    按照惯例,陆宗霆必然会邀请戴士南,届时他们两人便会在寿宴上见到他。

    这是华东地区督军的宴会,戒备森严,不能懈怠。

    火车平缓地往前行驶,窗外是春日繁荣的绿意。

    叶楚安静地看着。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在此次寿宴上会发生一些事情。

    下午,火车就抵达了南京。

    他们走下火车,坐进一辆汽车里,来接两人的是周副官。

    因为陆淮的吩咐,周副官一直留在南京,观察着戴士南的一举一动。

    汽车并没有开往督军府,而是向颐和路公馆区驶去,那里有陆家的一处私宅。

    叶楚现在暂时不适合住在督军府。

    陆淮和她会先留在宅子中,等到寿宴当晚,再一同去酒店参加宴会。

    进了宅子后,周副官才开始禀告起戴士南的行踪。

    自从戴士南从汉阳回来后,他未曾因为公差离开南京,只在前几日去过上海一趟。

    陆淮和叶楚都知道,戴士南去上海是为了找罂粟。

    正是在那时,罂粟才发现了他的异样。

    而他们两人的另一个猜测,周副官也去探查了一番。

    戴士南回南京后,像往常那样,与他接触的有戴家人、陆督军和公务往来的人。

    根据周副官的调查,戴士南只是话比平日里更少了,别的事情,没有什么异常。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为什么戴士南的话较从前更少?

    他们都知道,因为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弱点。

    他小心谨慎,但终会露出马脚。

    看来,此次的督军寿宴至关重要,只是不知究竟会发生什么。

    ……

    翌日。

    叶楚在房中坐着,天光渐暗,屋子里也昏沉了起来。

    明晚就是陆督军寿宴了。

    陆淮去了督军府一趟,现下应该已经快回来了。

    房门被人敲响,很快,陆淮拧开了门把手。

    叶楚抬眼看去:“有什么情况吗?”

    陆淮摇头:“戴士南近日不常来督军府。”

    除非必要的公务,戴士南不会来见陆宗霆。

    他们的疑心更重了几分。

    陆淮:“我们看看明晚的情况。”

    叶楚点头。

    这时,她才发觉他的手中拿了一个精致的盒子。

    他还带了一份礼物过来?

    叶家是珠宝商,来南京之前,叶楚已经备了一套参加寿宴的首饰。

    叶楚的眼睛眯起,她曾经见过这个盒子。

    陆淮微微动作,盒子被打开,里面的东西展露了出来。

    她忽的怔住,面容一凝。

    “这是……”

    叶楚的神色,已在陆淮的预料之内。

    他的语气镇定:“我曾送你的项链。”

    她猛地抬起头来,恰巧和他的视线对上。

    在彼此的眼中,目光纠缠。

    他们前世住在南京督军府时,叶楚也有过这样的一条项链。

    她记得很清楚,若是按照前世的时间,那家珠宝店的开办时间约莫是五六年后。

    陆淮走过来,将项链戴在了叶楚的脖子上,他的动作轻缓,看上去极为珍重。

    她察觉到,有些寒凉的触感袭了上来。

    今生,他寻了好的翡翠料子,订做了一条相同的项链。

    一模一样。

    他们站在镜中。

    看着那条前世曾戴过的项链,也是曾经错过的彼此。

    叶楚的鼻子一酸,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掉下泪来。

    陆淮叹气,绕到她身前,俯身靠近。

    他低下头来,温热的气息将她包围,和她的呼吸交织相缠。

    他的唇贴了上来,吻掉她的眼泪。

    也将她那些未说出口的话语,温柔地吻住。

    还有一声他的抱歉。

    他说得太迟了。

    他记起的时间也太迟了。

    她的情绪渐渐得到了平复,安静地闭上了眼睛。

    他在她的唇上碾转着,这才轻轻撬开唇瓣。

    唇齿交缠间,她两颊泛红,他的气息愈发灼热。

    陆淮悄然解开了方才戴在叶楚脖间的项链,放在了桌上。

    冰冷的触感瞬间抽离她的脖颈。

    她没有睁开眼睛,任由他动作。

    下一秒,她反倒是将手移上来,勾住他的脖子。

    加深了这一个吻。

    身后是一面镜子,他们的身体紧抱在一起,看得清晰分明。

    似是怕她碰到身后的镜子,他的动作紧了几分。

    陆淮一边将她从镜子前面带离,一边没有停下拥吻,直到他们靠在了旁边的墙面上。

    吻得兴起时,他伸手探进了她的衣间,抚摸着柔软细润的肌肤。

    身侧墙壁上的那道门虚掩着。

    他们未有察觉,微移身形,竟一同撞了进去。

    叶楚的身子一倾,险些要往后仰去。

    陆淮伸手一捞,勾住她的纤腰。

    另一只手扶在她的脑后,阻隔她和身后坚硬的墙面。

    两人进了浴室。

    他们继续吻着,但下一秒,她翻身将他压在了墙上。

    叶楚动作一大,竟动到了旁边的开关。

    热水从头顶倾泻而下。

    水的触感柔软,沿着两人身体的弧度往下淌去。

    她的长发被淋湿,紧贴在身上。

    陆淮的手从她脑后移开,替她将脸颊上的头发撩到耳侧。

    他继续品尝着她唇间的清甜香气。

    他的手渐渐往下,抚摸着每一寸白皙的身体。

    她双手扣住了他的肩膀。

    不由得将自己送上去。

    寂静流淌的热水。

    黑暗昏沉的夜晚。

    空气中弥漫着缠绵悱恻的气氛,和那些无法压抑的低吟……

    作者有话要说:  情人节的浴室湿身福利,求营养液~

    另,民国有淋浴。

    情人节快乐!下章发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41章 第24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