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第24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43章 第243章

    戴士南刺杀案的前几日, 在汉阳曾发生过一件事情。

    汉阳。

    时至早春, 树木抽了新芽,街道两旁皆是清冷的绿意。

    阳光落了下来,却仿佛覆上了阴影,漫着若有似无的冰冷。

    一辆车停了下来, 里面下来一个男人, 那人正是董鸿昌。

    董鸿昌抬头看了一眼, 前面是地牢,厚重深黑的大门紧闭,萧瑟气息弥漫。

    行至前面, 看守地牢的人认出了董鸿昌,打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 里头黯沉一片, 仿若是最幽深的小巷, 无边的黑暗重重压下,望不到尽头。

    尘埃浮浮沉沉, 在空气中弥漫,很快就散开了。

    董鸿昌径直走进了地牢。

    大门合上,阳光被隔绝在外, 四下光线愈加暗了。

    一路走来,阴寒之气涌了上来,仿若置身于冰冷冬日,凛冽万分。

    董鸿昌继续走着,今日他来这里, 是来见一个人的。

    他在一个牢房前,停下了脚步。

    真正的戴士南被关在那里。

    里面坐着一个人,他背对着大门,身形笔直,极为静默。

    听见声响,他也没有回头。

    董鸿昌走了进去。

    董鸿昌已经折磨过戴士南了,现在却安排了一间牢房软禁他。

    他嘴风很严,董鸿昌便决定换一种方式来审问。

    今日,董鸿昌带了一瓶洋酒,他缓缓落座,把酒搁在桌上。

    桌上放着两个酒杯。

    董鸿昌拿起酒瓶,酒瓶倾斜,暗沉酒水注入杯子。

    空气中漫着清冽的酒香。

    待到酒水漫到杯口,董鸿昌放下了酒瓶。

    他拿起一个杯子,仰头喝尽。

    然后,董鸿昌看向戴士南。

    他把其中一个酒杯推到戴士南面前,仿若两人仍是昔日合作伙伴,在进行一场最为寻常的会面。

    戴士南看都没看他一眼,视线未落到他身上。

    他没有任何动作。

    董鸿昌语气如常,却暗藏冷意:“怕我下毒?”

    过了一会儿,戴士南拿起酒杯,酒水流进喉咙。

    戴士南搁下了酒杯,嘴角浮起讽刺之意。

    “我已身在此处,就算你下毒,我又有何畏惧?”

    自从他向董鸿昌假意投诚,他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他早就不在意生死,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畏惧。

    董鸿昌:“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

    戴士南已经被关了一段时日,无论是先前的严刑审问,还是如今的被囚禁牢房,他始终没有透露半点信息。

    董鸿昌的视线扫过地牢的每一处角落,尽管看起来舒适,却森寒至极。

    冰冷的气息无处不在,沉沉笼着地牢。

    董鸿昌又道:“感觉如何?”

    他的语气带着浓烈的讽刺之意。

    戴士南竟笑了一声,面目平静。

    分明他已是个阶下囚,却不显任何窘态。

    衣衫上印着斑斑血迹,可以清晰地看出,之前他受过什么折磨。

    他的脸色极为苍白,眼底却十分坚定,未起一丝波澜。

    董鸿昌面色冷凝。

    这些刑罚在戴士南眼里,仿佛都不能影响他半分。

    董鸿昌忽的问了一句:“你和陆宗霆是否还隐藏了别的事情?”

    戴士南既然一直伪装他的心思,潜伏在自己身边,他必定与陆宗霆商议了其他事情来对付自己。

    戴士南冷笑了一声:“迷雾计划一事,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他同陆宗霆共事多年,又是生死之交,怎能泄露机密。

    他绝不会毁了华东地区。

    董鸿昌眼睛一沉:“若是你再不开口,说不定很快就会和戴深见面了。”

    董鸿昌晓得,戴深失踪多年,生死不明,极有可能已经丢了性命。

    他刻意说这话,带着明显的胁迫气息。

    戴士南怔了几秒,怒气骤然上涌,平静的神色终于有了波动。

    他的眼底掠过伤痛,戴深多年前意外在南京失踪。

    虽说一直寻不到戴深,但他仍抱着希望,戴深还活着。

    戴士南冷笑:“看来,我应该也能见到董越。”

    董越是董鸿昌的儿子,他也失了踪迹,一直以来是董鸿昌的痛脚。

    戴士南毫不相让,话语间锐利的冷意掠过。

    董鸿昌身体僵硬,目光滞了几分。

    董越年纪尚小,董鸿昌忙于政务,不常管他。

    他在汉阳被人拐走,全然失去音讯。

    这件事隐在他心底,每次想起,心里都会浮起悔意。

    董鸿昌和戴士南对视,眼中带着敌意。

    空气僵滞极了,似乎被冻结了一样,重重地压在心头。

    这两件失踪案,一件发生在南京,一件发生在汉阳,他们不曾想过其中的相似点。

    两人寻找多年,均以失败告终。

    此间关系复杂,牵扯良多,丝丝缕缕,其实都暗指了一个方向。

    事实上,那两个人的失踪都与上海纪家有关。

    纪家目的不纯,但隐藏得极好,无人知晓此事是他们所为。

    董鸿昌转移话题:“戴士南,你还不如先考虑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言下之意是,让戴士南认清现状,告诉他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戴士南的性命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何必如此坚持,多受折磨。

    戴士南神色未动:“你派了一个替身假扮我,你觉得陆督军会相信你吗?”

    戴士南知道,董鸿昌没有达成目的,不会杀死自己。

    董鸿昌曾相信过戴士南,后来又因为北平尚思道查反动分子时开始起疑。

    先前,董鸿昌猜测戴士南和陆宗霆是否有阴谋。

    直到他派去那个替身后,才知晓迷雾计划的事情。

    董鸿昌决定将计就计,执行一份新的“迷雾计划”。

    这个计划是迷惑陆宗霆的视线。

    董鸿昌笑了:“你知道吗?我花了多年时间去培养这样一颗棋子。”

    从一开始,他准备策反戴士南的时候,就在谋划这一步了。

    那颗棋子受训多年,一举一动都与戴士南极为相似,寻常人不会发觉不对。

    若是戴士南心存异心,那戴士南就是一步废棋。他会让假戴士南顶上,继续完成他的事情。

    这么多年,他从来不会全然相信任何人。

    至于真正的戴士南……

    董鸿昌看了他一眼,眼底寒意森森。

    任何背叛自己的人,他都不会轻易饶过他们。

    戴士南语气淡然:“假的始终是假的。”

    声音不重,落在寂静空气中,清晰地很。

    董鸿昌不以为意:“呵,他总有一天会取代你。”

    谁能猜到,戴士南竟被掉了包。那个棋子会慢慢取得陆宗霆的信任。

    戴士南一字一句道:“董鸿昌,你的计谋不会成功。”

    即便陆宗霆他们现在被蒙在鼓里,但迟早也会发觉不对。

    董鸿昌的计谋定会败露。

    董鸿昌仍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是吗?”

    戴士南镇定至极:“即便是再相像的人,也会露出马脚。”

    就算那个棋子模仿自己惟妙惟肖,面容、动作甚至性格都别无二致。

    但是,一些细微的表情与话语,都会引起旁人怀疑。

    陆宗霆和陆淮都是谨慎之人,戴士南相信,他们不会受人蒙骗。

    戴士南眯眼:“你知道,你的计划有什么漏洞吗?”

    有一件事情,董鸿昌忽略了。

    董鸿昌眼底冷意渐深:“你想扰乱我的思维?这一步,你算错了。”

    戴士南继续开口:“他从来都没有和陆宗霆相处过。”

    那个棋子定是隐藏在他身边,观察自己的一举一动,才会模仿得如此之像。

    但他和陆宗霆商议要事时,向来是一个人去的,谈话内容也极为保密。

    那个棋子怎会清楚,如何与陆宗霆相处。

    董鸿昌目光沉沉。

    片刻后,董鸿昌出声:“你放心,陆宗霆在短时间内不会发现他的异常。”

    到那个时候,他的计划已成,即便棋子暴露,他也不会有半点影响。

    戴士南平静地说:“拭目以待。”

    他坚信,董鸿昌必定会输得一败涂地。

    董鸿昌起身,离开了牢房。

    大门打开,又再重重关上,声响沉闷。

    戴士南没有动作,仍坐在那里,眼底沉静。

    离开地牢,董鸿昌往南京拍了一份电报。

    收电报的那人,是冒充戴士南的那颗棋子。

    电报内容是,可以在陆宗霆寿宴上动手了,实施刺杀计划。

    那人收到电报后,回复了一句:收到。

    ……

    陆宗霆寿宴当晚。

    南京。

    黑夜袭来,夜空中无星无月。

    病房里寂静无声,偶有簌簌风声响起,落在漆黑夜色中。

    假戴士南躺在病床上,眼底微动。

    他奉董鸿昌的命令,冒充戴士南,潜伏在陆宗霆身边,获取情报。

    这个计划在很早之前就制定了,如今真的戴士南被囚禁,而他则现于人前。

    假戴士南来到南京后,不想引起怀疑,减少了和陆宗霆的接触。

    他受训多年,对戴士南的一举一动,已经熟记于心。

    只要不常与那些人接触,那些人不会起疑。

    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他们必须要想到一个办法,转移陆宗霆的注意力。

    戴士南本就是陆宗霆的亲信,受到暗杀一事,并不少见。

    如果他在陆宗霆寿宴上遭遇暗杀,枪战中又掩护陆宗霆,这样可以证明他的忠心。

    这场苦肉计,在短时间内,能避免陆宗霆的怀疑。

    那么,之后的事情会方便许多。

    待到陆宗霆在这场战争中落败,他就会退下。

    夜色愈加寂静,天光黯淡,却似隐着汹涌暗潮,不再平静。

    ……

    南京,审讯室。

    在陆宗霆的生日宴会上,突发了一场抢战,众人惊惶。

    杀手的目标是戴士南,戴士南受到了暗杀,受了重伤后被送往医院。

    那群杀手被陆淮他们尽数剿灭,而他们只留下了一个活口。

    陆淮探望了戴士南,了解完情况后,就离开了医院。

    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政府的地牢。

    方才留下的那个活口正被关在那里。

    他知道,被抓住的那个杀手不一定会交代出事情的真相。

    但是通过那人的反应,定能发现蛛丝马迹。

    审讯室位置隐秘,那个杀手被关押的地方在走廊的尽头。

    陆淮的车子在地牢外面停下。

    车门打开,陆淮走下了车子。

    此时,夜色弥漫,云层遮住了月光,光线微弱。

    原本今夜是陆宗霆的生日宴会,如今却被浓重的阴霾遮盖。

    戴士南受重伤一事压在每个人的心头,压抑凝重,沉沉笼罩。

    陆淮面容严肃,绷紧了嘴角,更显得五官冷冽。

    陆淮起步走向审讯室。

    审讯室在走道的尽头,那里专门用来关押重要的犯人。

    过道的两侧是漆黑冰冷的墙面,光线黯淡,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陆淮的脚步声极轻,步子落下,丝毫没有声音。

    走道上寂静万分,四面黑暗寂寂,犹如层层阴影袭上陆淮的眼底。

    陆淮步子不急不缓,径直来到了审讯室的外面。

    陆淮推门而入,铁门吱呀一声开了,落进沉寂的空气中,随即消散。

    陆淮开门的时候,室内的人听到动静后,都回头看去。

    他们看到陆淮后,神情严肃,叫了一声三少。

    他们同陆淮汇报,方才陆淮没来的时候,那个杀手什么也不说。

    陆淮的视线落在那人身上,那人恰好抬头,看着陆淮。

    那人一见到陆淮,就笑了笑。

    他立即开口:“陆三少亲自审问我,我真是荣幸之至。”

    方才陆淮没到,那人不发一言,根本什么都不肯说。

    陆淮一到,那人竟忽的出声。

    眼前这人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讥讽,但是陆淮面色如常,完全忽视了他的挑衅。

    陆淮声音沉沉:“你不害怕?”

    那人说:“我已被你的人抓到了这里,即便害怕,你能放过我吗?”

    在那人说话的时候,陆淮一直观察着他的反应。

    从头到尾,那人都异常平静,即使面对这么多威胁,他始终从容不迫,没有半分紧张。

    就好似他早已经料到了有这么一天。

    看来此人在执行任务之前,他已经受到过了相关的训练。

    他知道自己在被抓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陆淮认为,这个杀手背后的人是想通过他传递消息。

    故意给陆淮他们错误的信息,以达到目的。

    陆淮眸色一沉:“你只能把命留在这里。”

    那人一怔,随即笑了。

    他没有求饶,也没有说其他多余的话。

    陆淮继续开口:“如果你说出刺杀戴士南的原因,或许我会考虑给你留个全尸。”

    那人听到戴士南几个字,瞳孔略微一缩,难以察觉。

    下一秒,他故意转移了话题,顺着陆淮的话往下讲,将事情扯到了戴士南的身上。

    那人看向陆淮:“枪击中了戴士南的心脏,他无法活下来。”

    此时,陆淮却没有回答他。

    陆淮沉默着站在他的面前,背脊直挺,威慑性极强。

    陆淮的目光始终落在那人身上,仔细观察着他。

    陆淮刻意不说出戴士南的死活,营造一种模棱两可的态度。

    他就是想让眼前这人惊慌。

    现在这人被抓,对于后续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只能从陆淮的口中试探出他想要知道的东西。

    在陆淮看着杀手的同时,那个杀手也在注意着陆淮的反应。

    他想从陆淮的话语中,得知戴士南的具体情况。

    陆淮的态度晦暗不明,那人无法确定陆淮的心理。

    果不其然,那人有所犹豫,神色有些闪躲。

    他避开了陆淮的视线,似乎在想些什么。

    戴士南在他们的计划中,是最重要的一环。

    如今他无法从陆淮口中知道戴士南的生死,不知道他是否能够活下来。

    他们走的本就是一步险棋,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到整个计划的进行。

    方才宴会上人群慌乱,戴士南故意保护着陆宗霆,难免会有些闪躲。

    若是在混乱之中,他不小心打死了戴士南,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担心,若是假戴士南死了,会破坏他们的全盘计划。

    不过杀手很快就敛下了神色,他不想让陆淮看出他的不对劲。

    杀手的表情细微,一闪而逝,并且很快就被他掩下。

    但是他的反应依旧落入了陆淮的眼中。

    陆淮注意到了杀手片刻的犹豫,他唇边浮起浅笑。

    这场心理战中,这个人已经松懈了。

    这时,陆淮才开口:“让你失望了,戴司令没有死,他已经抢救过来了。”

    陆淮的声音落进寂静的审讯室中,隐约有一丝回音。

    听到陆淮的话,杀手的情绪似乎放松了一些。

    他原本有些紧绷的身子也缓了下来。

    陆淮看到那人的模样,目光渐深。

    戴士南果然有问题。

    这个人分明是被派来暗杀戴士南的,戴士南若是出事,他本应该庆幸才对。

    听到戴士南仍旧活着的消息,那人却反倒松了一口气。

    看来,那人并不想让戴士南死。

    杀手抬眼看向陆淮,咬了咬牙,语气凶狠:“算他走运。”

    他虽怒气横生,但身体却不曾处于紧绷状态。

    陆淮清楚,这个人在演戏。

    他的目的是为了替戴士南遮掩。

    若是证明有人要暗杀戴士南,同时戴士南又为陆督军挡了子弹,他们自然会减弱对他的怀疑。

    陆淮抬眼看过去,目光冰冷。

    他已经确定了一件事。

    戴士南已经被人掉包,如今躺在医院里的是假的戴士南。

    戴士南精心筹划了一场苦肉计,制造了今晚的暗杀。

    正是为了洗脱他的嫌疑,取得陆宗霆的信任。

    陆淮周身的气质变得森冷,现下他已经验证了戴士南被人掉了包。

    那么,真正的戴士南会在哪里?

    他是否已经被董鸿昌杀死,还是说,董鸿昌留了他一命?

    戴士南的下场,陆淮不敢去想。

    但只要有一线希望,陆淮绝对会救他出来。

    至于医院里那个假的戴士南……

    陆淮必须要在他面前演一场戏,让他相信计谋成功了。

    董鸿昌既然将假的戴士南安插在陆宗霆身边,那么他们也能将计就计,反将一军。

    陆淮可以通过假的戴士南,给董鸿昌传递假的消息。

    一来一回,难辨真假。

    陆淮刻意问他:“是谁派你来的?”

    陆淮知道这人并不会说出实情。

    果然,那人冷哼了一声:“我不会说的。”

    陆淮抬眉,声线冰冷:“你想要用刑,也未尝不可。”

    那人开口:“我知道陆三少行事狠绝,不必拿用刑恐吓我。”

    陆淮拿出怀表,表盖打开。

    他低头看了一眼怀表:“我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耗着。”

    那人心一紧。

    没有人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还能保持淡然。

    陆淮从腰间拔出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那人的脑袋。

    杀手咬紧了牙,不发一言,视线却一直放在那把枪上。

    此时,审讯室陷入了沉默之中。

    杀手看着陆淮移开了手,枪口不再对准他的眉心。

    他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枪声乍响,忽的打破此刻的寂静。

    杀手发出痛呼,但他手脚被束缚住,完全没法动弹。

    方才,陆淮面不改色地朝那人的腿上开了一枪。

    比起干净利落地死去,一点点接触到死亡的味道,更让人觉得恐惧。

    陆淮开口:“你还是不说吗?”

    杀手闭紧了嘴巴,冷汗滑落到眼中,刺得生疼。

    枪口上移,陆淮扣动了扳机。

    这回,他射中了那人的手臂。

    那人疼得身子抽搐,却无法逃避。

    陆淮要试出这人的目的。

    面对陆淮的威胁时,杀手一直不曾开口。

    这时,外面走道寂静,空无一人,忽的响起了脚步声。

    陆宗霆安排好戴士南的事情后,从医院赶过来了。

    审讯室的门一开一合,陆宗霆进入了地牢。

    杀手在疼痛中清醒过来,他看向了陆宗霆。

    他身子一松,他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陆宗霆进入审讯室后,陆淮也没有放下手上的枪。

    枪口依旧指着那人的头。

    那人终于开口:“派我过来的人……”

    他的声音极缓极沉。

    “是江先生。”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43章 第24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