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第24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46章 第246章

    提起暗阁的过去时, 江洵的声音低了几分, 神色也有些晦暗。

    空气似乎漫起了寒意,笼在江洵的周身,如影随形。

    江洵眼底隐着沉痛,虽然他掩饰得极好, 但陆淮仍是察觉到了。

    密室中的对谈仍旧没有结束。

    按照江洵的说法, 当年旧的暗阁被推翻, 江洵一手建立新秩序时,在这场斗争中死去的人名叫戴深。

    戴深……

    这个名字极为耳熟。

    陆淮抬眼看他:“你的朋友叫戴深?”

    江洵点头。

    陆淮心中有了一个猜想:“戴士南司令的儿子也叫这个名字。”

    他晓得,戴士南有一个儿子, 只不过他意外失踪了。

    戴士南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戴深, 大家都以为, 戴深已经死了。

    莫非当年戴深失踪, 其实是进了暗阁?

    心中泛起隐痛,江洵移开了视线。

    他垂着眼, 身形极为静默。

    江洵知道戴深的名字后,很快就做了调查。

    戴士南的儿子失踪,而暗阁来了一个新的杀手。

    江洵开口:“戴深的失踪时间和他来到暗阁的时间吻合。”

    他肯定了陆淮的话, 戴深确实就是戴士南的儿子。

    陆淮思绪沉沉。

    贺洵和戴深失踪后,两人进了暗阁,而罂粟失踪,阴差阳错成为了戴士南的特工。

    这些失踪案看似没有关联,但却有着隐秘的联系。

    桩桩件件都指向了一个幕后黑手。

    上海纪家。

    他知道, 纪贺两家有恩怨,贺洵的失踪正是纪彦儒所为。

    陆淮忽的记起了一件事。

    他眼眸一沉,握紧了手:“贺洵失踪时,身旁是否还有一个小女孩?”

    上海发生大规模中毒案件,纪彦儒被净云拖下水,陆淮留了他一命,他现在还关在上海监狱中。

    当时,江洵在狱中见纪彦儒,陆淮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纪彦儒提起,当年他拐走贺洵时,有一个小女孩看到了这一幕,他便把小女孩带走了。

    只不过,纪彦儒并不清楚,那个小女孩最后去了哪里。

    江洵目光一滞。

    密室开着一盏小灯,光线柔和,沉沉落下。

    光线映在江洵的眼底,似乎都黯淡了下来。

    他缓缓开口,透露了那个不曾有人知晓的真相。

    “叶姒被拐的原因和贺洵有关。”

    罂粟原本是叶家大小姐,却无意中牵扯进了这件事,至此远离叶家。

    是他连累了罂粟,让罂粟不能与家人相认。

    内疚涌上江洵的心头,他的眸色愈加黯淡。

    陆淮目光极沉。

    他终于知道,为何江洵会答应罂粟照看叶家。

    罂粟的爱人戴深,在与江洵推翻暗阁时,丢了性命。

    而罂粟也因为贺洵,被迫离家,在外飘零。

    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确实太过复杂,江洵像是赎罪一般弥补着,但他本就没有罪责。

    陆淮沉声道:“华东地区曾出现多次失踪案件。”

    不晓得这件事情是否也是纪家的手笔?

    江洵敛下思绪:“旧的暗阁……”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正是靠这些办法‘招兵买马’的。”

    纪迁心思歹毒,拐卖尚且年幼的孩子,培养他们成为暗阁杀手。

    而那些人进了暗阁,就再也出不去了。

    绝大部分人在试炼场上死去,还有些人在完成任务中丢了性命。

    即便侥幸存活,终生只能为暗阁效命,再也回不了家。

    陆淮怒气顿生,脸色瞬间沉了几分。

    空气僵滞了起来。

    陆淮思绪沉沉,纪家人到底有何目的?

    暗阁首领纪迁和纪彦儒又有什么关系?

    纪彦儒是纪曼青的哥哥,而纪曼青又不知何时和董鸿昌有了勾连……

    此事,纪彦儒会知道吗?

    ……

    如今,纪彦儒已经转移到了上海的另外一个监狱里。

    现在他还一直被关押在里面。

    陆淮决定亲自去一趟,他要从纪彦儒的口中打探纪曼青的下落。

    车子在监狱门口停下,陆淮已经提前安排好了一切。

    他走下车子后,直接走去了纪彦儒的牢房。

    因为命令,狱卒将纪彦儒带走,去了一间隐秘的牢房。

    纪彦儒思绪沉沉,此事极为怪异。

    监狱中四下弥漫着森冷的气息,夜色极深。

    纪彦儒站在那里,寂静的黑暗将他包围。

    牢房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他戴着一顶帽子,帽檐压下,他的脸看不分明。

    纪彦儒心一紧:“是谁?”

    陆淮抬眼看向纪彦儒,开口说出他名字:“纪彦儒。”

    纪彦儒认出了陆淮的声音。

    他面上一喜:“三少,你是放我出去的吗?”

    陆淮没有回答纪彦儒的问题,他说:“我要问你一些事情。”

    纪彦儒咬了咬牙:“若是我如实回答,能否给我一个机会?”

    他仍是没有放弃离开监狱的心思。

    陆淮不答,直截了当地问:“你还记得纪曼青吗?”

    听纪曼青这三个字,纪彦儒背脊一寒:“她和纪家早就没有关系了。”

    纪彦儒眼神闪躲,低下了头。

    纪曼青是纪彦儒的妹妹,当年她设计让陆四小姐遇害,督军陆宗霆大怒。

    纪彦儒和陆宗霆定下规定,纪曼青被逐出上海,从此之后,纪家不能再从商从政。

    后来,纪彦儒成为了南洋大学的教授。

    纪彦儒不想提到她的名字,更不想再次得罪陆家。

    瞧见纪彦儒这副模样,陆淮冷笑:“纪曼青现在在哪里?”

    纪彦儒立即摇头:“我不知道。”

    陆淮眼底冰冷:“是吗?”

    牢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寂静异常。

    他周身气质寒彻至极,声线好似寒风。

    陆淮忽的开口:“我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

    陆淮低下头,拿出了怀表,表盖被弹开。

    在寂静万分的监狱中,只剩下秒针嘀嗒地走着。

    短短的五秒钟,对纪彦儒来说却极为漫长。

    在陆淮收起怀表前,纪彦儒开了口。

    纪彦儒终于松口:“她后来似乎去了湖北。”

    那时,纪曼青和纪家断了联系后,纪彦儒给了她一笔钱。

    之后,她离开了华东地区。

    陆淮看着纪彦儒,神情淡漠。

    纪彦儒心一紧:“我发誓,我没有和她联系过。”

    纪曼青因为一己之私,毁了纪家前程。

    纪家人不敢得罪陆宗霆,绝不会和纪曼青联系。

    陆淮思索了片刻。

    纪曼青去了湖北,而那是董鸿昌管辖的地界,或许她后来兜兜转转到了汉阳,两人才相识。

    陆淮扣起怀表,将怀表收起:“我信了。”

    听到陆淮的声音后,纪彦儒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

    陆淮又问:“你知道纪迁吗?”

    陆淮想知道,纪彦儒和当年暗阁的事情有何牵扯?

    纪彦儒一怔:“纪迁?”

    纪迁和他是远亲,曾托他办过一些事情。

    贺洵失踪也同纪迁有关。

    到了后来,纪迁没有再找他,纪彦儒也联系不到他,音讯全无。

    纪彦儒立即将真相告知陆淮。

    他问:“三少,纪迁是不是做了什么?”

    纪彦儒的嘴唇抿成直线,紧张至极。

    陆淮观察着他的表情,发觉他的疑惑和慌乱极为真实,不似作假。

    想必纪彦儒并不知道暗阁。

    陆淮决定留下他的命,到时候若是纪曼青出现,说不定还有用处。

    ……

    叶公馆。

    陆淮离开监狱后,很快就去了叶楚那里。

    他带了一瓶酒过来,搁在桌上。

    叶楚扫了一眼,并未在意。她一直在等陆淮过来,她知道今晚会有确切的消息。

    叶楚抬眼看去,像是在询问他。

    陆淮开了口:“叶姒的失踪和贺洵有些关系。”

    纪彦儒拐走贺洵时,叶姒目睹一切,纪彦儒将她带走,并伪造了她的死亡。

    叶楚的心一紧。

    但她明白,此事并不是贺洵的错,他和叶姒不过是受害者罢了。

    陆淮将暗阁当年的斗争尽数告知,在此过程中,戴深死亡……

    叶楚握紧拳,指节发白。

    近日来,那些不曾被他们知晓的过去渐渐展露,叶姒失踪的真相、多年前的失踪案、纪曼青和董鸿昌的勾结……

    叶楚坐在那里,心绪极重。

    她丝毫没有发现陆淮的举动有所异常。

    夜色极深,窗外是重重夜幕。

    房间里静默至极,响起了一道低沉的声线。

    “阿楚。”

    陆淮的声音温柔,萦绕着她的耳畔。

    叶楚怔了一怔。

    但下一秒,他的吻却极为强势地落下来。

    陆淮的唇覆上来,舌尖开启她的牙关,一举一动带着极其强烈的侵犯意味。

    这时,灼热之感顿时漫上叶楚的喉咙。

    她的身体微微一僵。

    是酒。

    叶楚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束缚。

    陆淮的手扶在她的脑后,两人双唇紧紧相贴。

    他禁锢住她的身体,不允许她移动半分。

    那些酒水尽数落进她口中。

    叶楚紧闭双眼,眉头皱起。

    酒的味道十分浓郁,她知道那是伏特加。

    陆淮的手勾住叶楚的下巴,她仰起了头。

    烈酒滑进她的喉咙,被迫灌了下去。

    在酒精的刺激下,叶楚的意识变得昏沉。

    她努力不让自己昏睡过去,心中浮起疑惑。

    陆淮为什么要灌醉自己?

    回答她的只有他无穷无尽的吻。

    他的吻变得轻柔起来,像是无声的道歉。

    叶楚睁开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陆淮的脸,但她的视线却愈发模糊。

    她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在他的抚慰下,她的目光依旧迷离。

    她双手扣紧陆淮的肩膀。

    试图抓住他。

    留下他……

    但醉意汹涌而至,叶楚的身子变得沉重起来。

    她失却了全身的力气,闭上了眼睛,沉沉地在他怀中睡去。

    陆淮察觉到她的手松开了,渐渐滑落下他的身体。

    他环紧她,她没有意识,她的动作看上去轻飘飘的。

    她的身子极软,瘫倒在他怀里。

    陆淮看向叶楚,他已经有所准备。

    他安插在叶公馆的人会来照顾叶楚,她不胜酒力,明日才会醒来。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上海了。

    陆淮将叶楚打横抱起,往床边走去。

    他放她躺在床上,动作轻缓,极为温柔。

    他望着已经熟睡的她,目光渐深。

    许久之后,陆淮起身离开了。

    他独自一人走进雨中。

    窗外雨势极大,雨水落进幽深的黑夜里。

    她躺在那里。

    房间四处皆被冷冽的空气包围。

    冰冷的雨声入侵,消散了酒味和缠绵。

    作者有话要说:  再讲一次,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大吉,一切顺利!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46章 第24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