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第24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48章 第248章

    上海火车站。

    站台上站着一些信礼中学的学生, 他们正在等待去北平的火车。

    汽笛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家皆转过头, 顺着铁轨的方向望去。

    铁轨的尽头,火车笼在白雾中,影影绰绰。

    他们瞧见,一列火车正朝他们驶了过来。

    火车发出一声长鸣, 蒸汽袅袅, 散在空气中。

    过了一会, 火车缓缓停下,靠在站台旁。

    趁着火车还未到的时候,老师再次清点了一下人数, 确保万无一失。

    确认好同学的人数后,大家陆陆续续上了车。

    信礼中学的学生全都住在同一列的车厢内。

    叶楚提着行李, 走进其中一间卧铺车厢。

    每间卧铺车厢住一个学生, 老师则住在车厢的两头。

    等到叶楚上车时, 暗卫也随之混进了人群之中。

    叶楚拉开车厢的门,走了进去, 老师让学生们留在车厢里休息,若是要离开车厢,要提前告知。

    叶楚将行李放好, 就留在了车厢里。

    她坐在车窗旁边,翻开了一些学术会议上准备的资料。

    她的心绪沉重,视线游离,始终没有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纸张上。

    陆淮去了汉阳,还没有回来。

    而叶楚因为学堂的事情, 必须动身去北平。

    她不知道那边的情形如何,心中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火车很快就往前开了,车厢先是一阵摇晃,随后恢复了正常。

    叶楚独自一人待在车厢内,此时四下忽的安静了下来,她只能见到窗外不断掠过的景色。

    时间流逝得很快,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入夜之后,整列车厢沉在安静的黑暗之中。

    叶楚靠在窗边,火车正经过一条隧道。

    车厢陷入彻底的黑暗,连月光都被遮挡住了。

    耳畔只剩下火车的轰隆声,和呼啸而过的风声。

    ……

    津州火车站。

    夜色弥漫,天光一点点沉下去。

    火车站内还亮着灯,外头的天色已经黑透了。

    此时,临近火车靠站的时间,火车站里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南来北往的旅客提着行李箱,走进了火车站。

    人群之中,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也混在其中。

    他眼底阴冷万分,周身的气质寒冷至极,令人不敢靠近。

    此人正是莫清寒。

    他处理好事情后,准备动身回上海。

    莫清寒先前是来出公差的,现在,他在津州站转乘。

    他的步子不急不缓,随着人群走进车站。

    莫清寒的表情看上去极为放松,但是他一直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身处在人多嘈杂的地方,莫清寒总是格外警惕。

    一走进大厅,莫清寒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莫清寒发现有人在跟踪他。

    而且不止一个。

    空气紧绷,黑夜漫长,气氛看似平和,却泛着阵阵寒气。

    莫清寒故作不知,走到大厅空闲的位置坐下。

    他假借看手表的动作,不经意地观察着跟踪他的那些人。

    那些人瞧见莫清寒进了火车站,也全都跟了进来。

    他们发现莫清寒坐下后,各自分散在大厅的各个角落,极为默契。

    但其实是将莫清寒四处能逃离的地方彻底包围。

    那些人伪装成旅客,提着行李坐在座位上,等待火车到站。

    而他们的视线却有意无意地落在莫清寒的身上,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莫清寒自然察觉到了他们的动机。

    此时,莫清寒没有做任何伪装,以真实的面容出现在这里。

    他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想他应该知道那些人的目的。

    他们极有可能是法租界那帮人派来的。

    自从他成为了公董局的华人委员后,法租界中有许多人都开始不安分起来。

    很多人都想要得到这个位置,没想到竟被他半路截走。

    为了防止他站稳脚跟,在法租界占得一席之地。他们费尽心思,动作不断,想要拉他下台。

    莫清寒始终留心着那些人的举动,面上却不显露半分。

    如今,他刚好出完公差,准备回去上海,现在正好是下手的最好时机。

    可惜他们不能如愿了。

    莫清寒冷笑了一下,神情淡漠。

    他站起身来,走到售票处。

    莫清寒站起来的时候,跟踪他的那些人全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生怕他有所异动。

    莫清寒走近后,卖票的人开口询问:“请问,你要买去哪里的票?”

    沉默片刻后,莫清寒的声音落下:“北平。”

    莫清寒买完票后,就走去了站台。

    他留意到身后那些人的动静,他们发现自己离开大厅后,也立即跟了上来。

    莫清寒眼底闪过一丝寒意,步子不停,径直往前走去。

    他走到站台上,不经意地侧头,望着火车来的方向。

    跟踪莫清寒的那些人也同样分散在他的四周,将他包围起来,伺机而动。

    莫清寒察觉到背后的视线,目光始终落于远处,根本不曾回头。

    没过多久,远处传来一声长鸣,火车从黑暗中驶来。

    在站台等待的那群乘客有了动作,这里变得拥挤起来,他们朝停下的火车靠拢。

    莫清寒一面留心着那些人的动静,一面起步走进了车厢内。

    随着人潮的涌入,原本安静的车厢立即混乱起来,人声渐起。

    现在大家都急着上车,自然毫无秩序。

    莫清寒趁机混在旅客之中,试图甩开跟踪他的人。

    走道拥挤万分,莫清寒却轻而易举地穿过人群,遮掩着他的身形。

    耳边嘈杂声不断,莫清寒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下一秒,莫清寒的视线突然定住。

    他的视线落在前方,定格了几秒。

    随即,莫清寒忽的笑了,底下的步子加快了几分。

    这时,叶楚恰好从餐车回来,她用完晚餐后,准备回到她的卧铺车厢中。

    叶楚刚将车厢的门拉开时,她背后猛地传来一股力量。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立即被人推进了车厢里。

    叶楚察觉到背后的动静,那个人也一同跟了进来。

    车厢的门瞬间合上。

    里面并未开灯,当门彻底关上时,这里立即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走道上的喧闹全被隔绝在外,隐约有声音传入门内。

    此时,四下沉寂异常,叶楚下意识皱紧了眉。

    危险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身后,阴冷彻骨。

    叶楚的动作很快,在那人合上门的那一刻,她立即后退,远离那人。

    寂静黑暗中,忽的落下一声轻笑。

    那人注意到了叶楚的行为十分抵触。

    叶楚不清楚来人是谁,她也不会开口询问。

    车厢里,窗子虽然开了一条缝,但窗帘却紧闭着。

    此时,车厢内漆黑一片,只能勉强看清那人的身影。

    叶楚回想起车厢内的摆设,她想起里面有一把凳子,放在床铺边上。

    思及此,叶楚又后退了一步,空气中忽的响起轻微的摩擦声。

    声音落下,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之中,瞬间恢复了寂静。

    她的小腿似乎碰触到了凳子。

    那把凳子的尖角处此刻正抵着她的腿部。

    叶楚正想着要如何应对,那人忽然有了动作,向叶楚靠近。

    叶楚捏紧了拳头,全身呈防御姿态,警惕万分。

    她不知道来人的用意,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下一秒,那人率先出了手。

    他的拳头擦过叶楚的耳边,叶楚险些躲闪不及。

    叶楚趁着避开的动作,身子半弯,抓起身旁的凳子,用力砸向那人的膝盖。

    那人似乎猜出了叶楚的意图,迅速后退一步,避开了叶楚的攻击。

    凳子砸在地面上,随即滑走,好似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沉闷的声音。

    那人不紧不慢,又立即主动上前。

    那人出手狠厉,毫不留情。

    他仿佛能察觉到叶楚所在的位置,准确无误地攻击。

    他招招下狠手,每回都试图打向叶楚的要害。

    叶楚勉强避开,气息微微急促,但她始终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不愿让自己落于下风。

    叶楚摸不清那人的性子,若是他想来杀自己,那么他直接下手便是。

    虽说叶楚能够应对,但要是那人拼尽全力,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那人仿佛只想试探她的深浅,却并未伤害她。

    叶楚心中明白,她必须要速战速决,不然她的体力会逐渐消耗。

    那人的攻击密集,叶楚找不到空隙。

    过了一会,叶楚找准了机会。

    叶楚的手伸向腰侧,拿出身上的枪,确认那人的位置,将枪对准了他。

    那人的动作比她更快,察觉到叶楚的心思后,他也立即掏出了枪。

    两人同时举枪,枪口抵上了对方的要害。

    叶楚拿枪指着那人的心口,而那人的枪口正对着叶楚的脑袋。

    包厢里的声音瞬间歇了,空气立即凝结,冰冷上了几分。

    两人的动作都停了。

    下一秒,窗帘忽的被风吹起,窗帘掀起了一角。

    外头的月光倾斜而入,包厢内倏地亮起。

    随后,浮动的窗帘落下,又重新恢复了先前的黑暗。

    尽管光线细微,叶楚却看清了那人的脸。

    叶楚难掩震惊,眼底闪过一丝暗沉。

    而她手上的枪却拿得更稳了。

    他的五官冷硬,面容冷漠,竟是莫清寒。

    叶楚眯起眼睛:“是你。”

    方才在打斗的过程中,她并未看到他的脸。

    更何况,他们两人前世不曾有过较量,她对他的身手不甚清楚。

    莫清寒没有开口,他倒是无话可讲。

    车窗外面的风小了些,窗帘安静地合在窗边,光线消失。

    在黑暗的车厢里,他的神色看不分明。

    两个人的手中紧握着枪,手指扣在扳机上。只要对方说错了一句话,下一秒,子弹就会射出。

    叶楚冷笑:“你为何会在这列火车上?”

    离开上海前,她已调查过,这一列从上海开往北平的火车,莫清寒并不在乘客名单上。

    她沉思,方才火车在津州站停下,有很多乘客上来,想必他是在那时趁乱上车的。

    莫清寒的枪仍旧抵着叶楚的脑袋。

    他清楚地知道,那群杀手的目标是他。

    尽管不知幕后黑手的身份,但他们来意不善,极为凶狠。

    莫清寒细想一番,那些人很快就会追过来了,若是他说谎,一定会在此耗费更多的时间。

    他的视线扫过叶楚的五官,她脸上是毫不遮掩的怀疑。

    莫清寒开了口:“有人在追杀我。”

    叶楚的声线极冷:“是吗?”

    莫清寒看向叶楚的眼睛,她的眼底冰冷,仿佛丝毫没有相信他的话。

    他们先前已经交手好几次,无论是他以容沐身份靠近叶家,还是上海大规模中毒案件……

    两个人之间绝对不会有一丝信任可言。

    莫清寒:“这次,我没有骗你。”

    他低哑的声音响起,在寂静黑夜里,显得愈发森冷。

    莫清寒怔了一下,觉得自己方才的行为果真可笑。

    分明知道这个计划极不可行,他竟然试图让叶楚相信自己。

    莫清寒很快开口:“我有脱身的办法,看你是否愿意配合。”

    叶楚察觉到那把枪紧了一点,他在提醒着她,子弹早已上膛。

    叶楚目光一沉:“你认为我们两人能合作?”

    她的视线紧盯着莫清寒,她似乎在思索他话中真假。

    叶楚毫不松口,紧接着,抵住莫清寒心口的枪又往前凑近几分。

    这时,车厢走道上响起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莫清寒和叶楚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有人来了,但并不能确定他们的身份。

    此刻,两个人的动作更为警惕,目光依旧直视对方,手中的枪也没有松懈。

    叶楚知道,来人的身份只有两种可能性。

    要么就是陆淮的暗卫发觉了不对,此刻已经赶了过来。

    或者莫清寒并没有撒谎,那群杀手现在正在各节车厢搜寻他的踪迹,他们的目的是置他于死地。

    很快,脚步声已经到这节卧铺车厢的门口了,那些人停了下来。

    空气凝滞,仿佛紧绷着一根弦。

    下一秒,敲门声立即响了起来,打破了死一般的沉静。

    敲门声十分急促,外面的人似乎要努力确认车厢里的动静。

    莫清寒的声音不重:“看来你并不想合作。”

    他已经做过尝试,试图取得叶楚的信任,还有威胁她。但是,两种办法都不奏效。

    他们两人还是僵持在这里,如果他不离开,就会在火车上引发更大的骚乱。

    莫清寒能脱身,但他不能破坏原有的计划。他在公董局任职期间,不能让旁人对他起疑。

    叶楚目光冷寂:“我现在就可以让他们抓走你。”

    她的声线落在静默的空气中,好似霜雪。

    她知道,无论来的人是何身份,他们的目标都不是自己。

    而莫清寒分明是处于弱势的那一方。

    莫清寒冷笑一声:“大不了就同归于尽罢。”

    他的视线落在了身侧的窗户上。

    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更好的办法,能够在不惊扰火车上其他人的情况下,不着痕迹地全身而退。

    深沉的夜色下,车厢里的空气冷冽极了。

    ……

    另一头,两批人马同时赶到。

    陆淮的暗卫混在两头的车厢中,他们看见一个男人进了叶楚的车厢,立即赶了过来。

    但由于那些乘客刚上车,这里极其混乱,他们的动作较平时慢了。

    追踪莫清寒的杀手一路跟着他过来,却发觉他们在嘈杂的车厢中跟丢了他的身影。

    但是他消失的方向是一列卧铺车厢。

    两批人跑进了这列车厢中,陆淮的人径直走向叶楚的那间车厢,那群杀手跟进来。

    敲响了那间车厢的门。

    但车厢里却没有人出声。

    当他们打开门的时候,有一阵风猛地从里面袭了过来。

    夜风从敞开的窗户中涌进,而整间车厢已经空无一人。

    空空荡荡的寂静中。

    只剩下一地的冰冷。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似乎都知道作者的性子,只要他们一离开上海就要搞事哈哈哈。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48章 第24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