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第24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49章 第249章

    汉阳。

    中午时分, 阳光晴好, 微风吹了过来,透着一些暖意,温煦极了。

    一座宅子伫立在小巷尽头,格外沉默。

    这时, 门被打开, 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她穿着一身旗袍, 勾勒出姣好的身形。她保养得极好,但能看得出她的面容已不再年轻。

    此人正是纪曼青。

    纪曼青迈着步子,往街道上走去。

    另一头, 小巷的一角站着一个人。

    小巷幽深寂静,风吹起那人的衣角, 微微晃动。

    他穿着长袍马褂, 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宽边沿帽。

    帽檐压得很低, 他的视线落在宅子那里,沉默地注视着。

    纪曼青走出宅子, 那人眼眸微闪,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他是陆淮的暗卫,奉命来追查纪曼青。

    他跟在纪曼青后面, 一面观察她的动静,一面注视着后面,提防纪曼青的人发现他的踪迹。

    越往外走,离街道越近,周围的声响高了起来。

    中午时分, 大街上喧闹极了。

    他的身形隐在人群中,涌动的人群以及喧嚣的人声,极好地遮掩了他的身形。

    纪曼青没有发觉有人在跟踪她,她脚步不停,径直往前走去。

    行至一间麻将馆,纪曼青停下了脚步。然后,她抬脚走了进去。

    暗卫目光一紧,扫了周围一圈。

    麻将馆对面是一家馄饨摊,他朝那里走去。

    暗卫挑选一个座位坐下,恰好可以看清麻将馆门口的情形。

    他抬头看向馄饨摊的老板:“一碗馄饨。”

    老板应声离去。

    暗卫的目光状似不经意地落在麻将馆门口,麻将馆大门敞开,纪曼青正站在那里。

    她正在与一个人讲话。

    暗卫凝神看去,看那人的服饰,似乎是麻将馆的小厮。

    纪曼青说着话,小厮一边听,一边点头。

    这时,老板把馄饨端了上来,放在桌上。

    浅白的雾气上升,暖意袭来,模糊了些许视线。

    暗卫看着麻将馆,纪曼青似是说完话了,她转身走出了麻将馆。

    为了谨慎起见,暗卫转头,收回了视线。他拿出银钱,递给老板。

    待纪曼青离开后,暗卫起身离开。

    走进麻将馆,暗卫扫了一眼,找到那位小厮,他走了过去。

    暗卫开口:“方才那位进来和你说话的是哪位太太?”

    小厮正在低头做事,听见声音,他抬眼看了过去。

    小厮随口说了一句:“那是董太太。”

    随即,他低头继续手上的事情。

    暗卫问道:“董太太说了什么?”

    小厮动作一滞,放下手上的东西,又看了过去。

    他的视线打量着暗卫,目光渐渐狐疑起来。

    小厮:“你看上去有些眼生,不是汉阳人?”

    他在这里工作以来,没见过这人,而且这人为何要打探董太太的事情?

    暗卫神色平静:“我一直住在汉阳,只不过不常来这里罢了。”

    小厮仍带着警惕:“客人的隐私,我们向来保密。”

    言下之意,让他不必再问了。

    暗卫拿出一块大洋,放在桌上,开口:“一件小事而已,说说也无妨。”

    小厮目光落在桌上,眸色深了几分。

    他伸出手,拿起大洋,握在手心,语气稍许缓和:“董太太约了人。”

    “今晚八点和一些太太们约在这里打麻将。”

    暗卫又问道:“董太太常来这里吗?”

    小厮点头:“董太太和那些太太们的关系不错。”

    她们经常约在这里打麻将,是这里的常客。

    暗卫又给了他一块大洋:“我不希望这件事情有其他人知道。”

    小厮的眼睛愈发亮了几分:“我一定守口如瓶。”

    暗卫离开麻将馆,往外走去,在一间酒馆前停下。

    走进酒馆,里头声音嘈杂,空气中漫着酒味。

    暗卫往一个房间走去。

    这个房间与外头相比,要寂静许多,喧嚣的声音都变得遥远了起来。

    推开门,他望了过去,一个人坐在那里。

    那人垂着头,视线落在桌上,眼神晦暗不明。

    房内光线有些昏暗,他的面容却愈加清晰。

    日光照入,晦暗渐散,房子里透出了一些光,光线逐渐明亮。

    温煦阳光落在他的身上,他面容冷峻,气质冷冽至极。

    暗卫走上前,低声道:“三少。”

    陆淮抬头看他:“有消息了?”

    他一直让手下监视纪曼青,一有动静,立即向他汇报。

    暗卫点头:“是。”

    暗卫继续说道:“纪曼青去了一趟麻将馆。”

    陆淮的手指摩挲着酒杯,一下又一下,目光渐渐沉了下来。

    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是吗?”

    纪曼青从前在纪家的公司工作,经她接手的单子,业绩都十分好看。

    但她这个人,思想有些激进。换句话说,她有能力,但却并无善心。

    纪曼青的业余活动并不多。

    没想到,离开上海的这段日子,她连麻将都学会了。

    暗卫:“麻将馆中的一个小厮和纪曼青有过对话。”

    陆淮沉声道:“那人怎么说?”

    暗卫:“纪曼青晚上八点在麻将馆订了位子。”

    陆淮眸色渐暗:“这样看来,她今晚不在家。”

    纪曼青宅子的周围有董鸿昌的人,他们一直在保护着她。

    纪曼青不在家的时候,他们先把这些人控制了,待纪曼青回来时,宅子已换了人。

    他的手下埋伏在里面,而纪曼青丝毫不会察觉到。

    暗卫:“按小厮的话来讲,纪曼青和一群太太有约。”

    陆淮缓缓开口:“那么,今晚我们可以开始行动了。”

    今晚时机正好,他就来一个瓮中捉鳖。

    暗卫:“是,三少。”

    ……

    汉阳的一间高级公寓。

    纪曼青穿戴好衣物后,准备出门。

    纪曼青起身出了房门,下了楼。

    家中的丫鬟一见纪曼青下来,立即迎了上去,叫了一声:“太太。”

    今晚,纪曼青穿着一身孔雀蓝的织锦旗袍,外头罩着件墨绿色的大衣。

    她伸手理了理头发,将落下来的发梢别在耳后。

    手臂轻轻一抬,袖子微微滑落了半截,露出了手腕上的银镶红玛瑙手链。

    艳红色的玛瑙衬着她的肌肤更是赛白如雪。

    丫鬟的眼睛直直望着,微微恍了神。

    下一秒,丫鬟开口赞道:“太太真好看。”

    纪曼青笑了笑,踱步走向门口:“什么时辰了。”

    丫鬟回答:“还差些时间就到八点了。”

    纪曼青点了点头,走出了公寓。

    如今天色渐暗,外头已经漆黑一片。

    纪曼青出去的时候,天空竟落下了霏霏的春雨。

    虽然细小,却不容忽视。

    若是她直接出去,身上必定会沾染上雨水。

    纪曼青忍不住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烦闷。

    丫鬟见状,赶紧从房中拿来了一把伞。

    她将伞打开,撑在纪曼青头上,全然挡住落下的小雨。

    纪曼青这才走向了车子旁。

    尽管丫鬟将大部分的伞都遮在纪曼青身上,但是她的衣服仍旧沾湿了一些。

    等纪曼青坐进车子时,丫鬟才收起了伞。

    车门合上,车子朝着麻将馆的方向驶去。

    没过多久,车子就停了下来。

    纪曼青下了车,走进了麻将馆。

    纪曼青一进去的时候,麻将馆的小厮忍不住抬眼看去,多看了她几眼。

    今天下午,这个女人曾来过这里,定了个座位。

    不曾想,她刚离开,就有人进了麻将馆,来问自己她的行踪。

    他也不知道背后发生了什么事。

    小厮暗地里摇头,无论事实如何,这些人的事情也完全同他无关。

    况且他收了别人的钱财,自然会守口如瓶。

    小厮面色如常,脸上带着笑容,语气恭敬地叫了声:“董太太。”

    小厮领着纪曼青到了包厢,替她打开了门。

    纪曼青刚进包厢,就和孙太太迎面碰上。

    包厢里还坐着其他的太太,她们似乎提前到了。

    那些太太们进了房间后,脱掉了外套,露出了里面的旗袍。

    她们身上的旗袍各不相同,不过皆是定制的,精致合身。

    每个太太的身材保持得极好,她们每日闲的无事,就过来打打麻将。

    孙太太一见到纪曼青,就露出了笑容:“董太太,你来了?”

    孙太太同其他的太太一样,先是扫了一眼纪曼青身上的衣服。

    随后将视线落在纪曼青的脸上。

    她心中暗自想着,这位董太太是上海人,讲的话极为动听。

    至于董先生,董太太的先生,她们也都是见过的。

    其余的消息,她也并不是很清楚。

    这些太太们并不知道,其实那是董鸿昌做了易容后,陪纪曼青见了她们一面。

    王太太正脱下大衣,跟着搭腔:“董先生在北平工作,他这阵子回来过没有?”

    纪曼青笑了笑:“前些天我不是去了趟上海吗?就是去见我先生的。”

    她面色不显,但大衣里的那只手攥紧了几分。

    涂着蔻丹的指甲紧紧抵着她的手心,差点变了形。

    纪曼青没有说实话,当时她去上海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替董鸿昌办事。

    为了搞垮苏明哲,她见了戴衡一面,交代了他一些事情。

    没想到,那时候她竟落于如此狼狈的境地。

    都怪戴衡不够谨慎,有人在跟踪他都不晓得,她只能跳窗逃离。

    纪曼青眸色一深,她很快就敛下了自己的情绪。

    借着脱大衣的动作,她握紧的拳头一松,瞬间恢复了正常。

    纪曼青的大衣敞开,露出了里头的旗袍:“这是在永安百货买的。”

    纪曼青转移了话题,不再继续。

    孙太太瞧见,夸了一句:“董太太的品味向来好。”

    纪曼青微微一笑,唇角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弧度,笑容得体。

    六年前,纪曼青因为一己私欲,做出不轨之事,激怒了陆家,被迫离开了上海。

    她虽留下了性命,但却不能回家。

    她几经兜转,来到了汉阳,遇见了三省督军董鸿昌。

    纪曼青本就是个聪明的女人,她在军校的时候,成绩优异,能力出众。

    她知道自己接下来的目标之后,就会全力以赴。

    纪曼青努力成为董鸿昌身边最信任的人。

    她心中清楚,对于董鸿昌来说,自己只是他的一颗棋子。

    其实他们两人也在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

    她被赶出上海后,无法再在上海立足。

    但是他们有着相同的目的,无论过程如何,只要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行了。

    纪曼青借助董鸿昌之力,逐渐靠近上海,趁机报复。

    到了后来,纪曼青想要的是更多的东西,但董鸿昌却故作不明白。

    即便她将他的儿子董越弄出武汉,也无济于事。

    所有人都以为董越的失踪是个意外,但其实此事正是纪曼青所为。

    现下董鸿昌虽对她好,却连个正式的身份也不给她。

    面对往来的这些太太们,纪曼青只能遮遮掩掩,这么蒙混过去。

    之后,最后一位太太也到了。

    人都齐了,这群太太们坐在麻将桌旁。

    她们一边打牌,一边讲着话,没有停下过。

    孙太太面带笑意:“王太太,你的玉镯真好看。”

    纪曼青瞥了一眼,也同样搭话道:“这料子极好。”

    王太太一笑:“从北平带回来的。”

    纪曼青面上虽带着笑,但心中难免冷哼一声。

    她眸底沉沉,脸上不显露半分。

    这些人虚伪至极,若不是她需要一个伪装的身份,才不会同这群人往来。

    先前纪家在上海是有名的富商,她是纪家的五小姐,自是备受宠爱。

    而如今物是人非,所有事情都变了。

    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纪五小姐了。

    纪曼青的记忆渐深,回想到更遥远的事。

    当年,陆宗霆大婚后,纪曼青拒绝了旁人求婚,后来又宣称终身不嫁,是为了让他明白她的心意,却没料到……

    想到这里,纪曼青的手一抖,一个牌落了出去。

    牌脱手而出,砸在桌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现场皆是静了静。

    王太太怔了一下:“董太太,怎么了?”

    其他太太也看向纪曼青。

    纪曼青十分镇定地拿起牌:“天冷了,手有些不太利索。”

    她面色如常,立即遮掩了过去。

    太太们看见纪曼青的反应,也没有多说什么。

    她们将视线收回,重新开始打起牌来。

    待到纪曼青离开麻将馆的时候,夜色已深。

    此时,小雨已经歇了,地面上湿漉漉的一片,光滑得很。

    纪曼青披上了大衣,走出了麻将馆。

    那些太太自家的车都停在外头,于是她们在麻将馆的门口道了别,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

    纪曼青同她们笑着,一一说了再见。

    等到其他的人陆陆续续离开后,纪曼青坐进了车子。

    待车门合上,纪曼青瞬间收起了笑意,眼底冰冷一片。

    纪曼青闭上眼睛,头靠在座椅上,不发一言。

    车内气氛沉闷,寂静万分。

    司机瞧见纪曼青的模样,知她心情不好,也不敢多问。

    他安静地启动了车子,沉默着朝公寓的方向驶去。

    ……

    夜色渐深,汽车在宅子前停下,纪曼青下了车。

    天刚落过雨,地面有些潮湿。

    许是下过雨的缘故,空气中漫上冷意,温度低了很多。

    雾气微凉,在漆黑的夜里浮浮沉沉。雾水覆在衣角,带着些许寒意。

    纪曼青缓步往前走着。

    纪曼青宅子对面是一件公寓,那里已经闲置,空空荡荡。

    寂静的房间里,窗帘低垂,遮掩了光线,黑暗沉沉覆盖着房间。

    这时,紧闭的窗帘被掀起一角,月光倾泻而入,幽暗光线散了几分。

    陆淮站在窗口,凝神看着,神色平静。

    从这里可以看见对面宅子的情况,清楚明了。

    厚重的窗帘掩盖了房间,外头并不会知晓,这里其实有人。

    空气静谧无声,陆淮的视线落在前方,眼底掠过冷意。

    待看到纪曼青走进宅子,陆淮眼底浮起一丝冷笑。

    猎物上钩了。

    行至宅子前,纪曼青推开门,走了进去。

    黑暗侵袭而至,重重压来。

    宅子里格外寂静,这种安静沉寂万分,笼罩着整个宅子。

    纪曼青往前走着,没有发觉异常。

    大厅里亮着灯光,灯光有些微弱,落在地面上,仿佛也要被黑暗吞噬了。

    纪曼青倏地停了下来,她的脚下是暗沉光影。

    她觉得有些奇怪,平日她刚回宅子,下人们会出来帮她提些东西。

    为何今日没人出来,宅子里这样安静?

    纪曼青心里微微起疑,她唤了一声:“陈妈。”

    声音落在寂静空气中,就像一阵极远的风。

    光线愈加黯淡,月光仿佛也变得冰冷,映在地面上,影影绰绰。

    这时,陈妈走了出来,低声道:“太太。”

    纪曼青看了过去。

    陈妈的手垂在身侧,她神色如常,眼底却隐着一丝慌乱。

    纪曼青察觉到陈妈的举止有些异样,她心中警铃大作,手立即伸向腰侧,正要拔枪。

    这时,似有很多人走了过来,安静空气中响起了脚步声,清晰极了。

    纪曼青的不安感愈加浓烈,她动作一滞,抬眼看去。

    待看清眼前的情形后,她脸色变了变。

    不知何时,她已被一群执枪的人包围,他们面无表情地拿枪指着她。

    深沉夜色中,强烈的压迫感袭来,空气沉闷极了。

    黑漆漆的枪口透着威胁之意。

    领头那人声音落下,砸进了沉滞的空气中,冰冷万分。

    “纪小姐,我们三少请你走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49章 第24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