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第25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0章 第250章

    暗卫将纪曼青带到了对面的那间公寓中。

    那间公寓空置已久, 无人居住, 陆淮命人将其买了下来。

    纪曼青绝不会知道,陆淮竟会在那里等她。

    公寓的门打开,纪曼青被人推了进去。

    陆淮站在大厅的中央,他听到门口的动静, 转过身来。

    陆淮的目光沉沉, 直直落在纪曼青的身上。

    纪曼青一见到陆淮, 心神一凛,身子忽的僵住。

    她自然认出了陆淮的模样。

    虽然她已经离开上海多年,但她始终忘不掉陆淮的眼神。

    陆淮望着她的时候, 神色漠然,冰冷至极。

    当年, 纪曼青气不过陆宗霆娶了陆淮的母亲, 心中怨恨。

    她故意买通下人, 对陆淮妹妹阿玖下手。

    那时,陆淮年岁不大, 却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气势凌人。

    如今,纪曼青再一次和陆淮正面对上。

    陆淮的气质冰冷, 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纪曼青身侧的拳头握紧,嘴唇紧紧抿着。

    现在,她被陆淮的守卫推进房中,模样狼狈。

    在那个人的儿子面前出丑。

    这是纪曼青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纪曼青努力强装镇定,开了口:“陆淮。”

    纪曼青的声音难掩紧张, 声线微微颤抖着。

    陆淮眼神冰冷,声音带着嘲讽之意:“纪五小姐。”

    纪曼青早就不算是纪家的人了,陆淮刻意提到,就是为了让她难堪。

    纪曼青咬牙,不敢辩驳一句。

    她明白陆淮此话的意思,他是在讽刺她终身未嫁。

    纪曼青说:“你母亲的死和我没有关系。”

    话音刚落,陆淮就冷笑了一声:“那你敢说阿玖的事情也同你无关吗?”

    纪曼青不敢继续开口,阿玖的悲剧全由她一手造成。

    她无力辩驳,却也不曾后悔自己做过的事情。

    纪曼青紧咬着唇,怕泄露半分情绪。

    她当然听过陆淮的名声,行事果断,不留情面。

    若是让陆淮再次想起她先前的所作所为……

    陆淮看清纪曼青的神色,知道她的性子,他的面容森冷了几分。

    陆淮声音落下:“你违反了和陆家的规定。”

    纪曼青立即抬头看向陆淮:“你们让我不准回到上海,我不是照做了吗?”

    纪曼青很快就否认了此事。

    去上海的那几次,她都隐藏得极好,不可能会被陆淮发现。

    而且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陆淮也不会一直派人监视着她。

    陆淮清楚纪曼青本来就不可能承认。

    他看着纪曼青,目光极冷:“我在上海见过你。”

    纪曼青一惊,声音依旧保持着平静:“什么时候?”

    陆淮瞥了她一眼:“南国酒家,和戴衡见面的人是你吧?”

    陆淮的声音犹如闷雷,砸在纪曼青的心上。

    听见陆淮的问话,纪曼青没有开口。

    但她的身体微微一僵,透露了她的情绪。

    纪曼青下意识避开了陆淮的眼神,这时,她才知道那时追踪戴衡的人竟是受陆淮指使。

    她细想一番,戴衡同陆淮好似并无利益牵扯,更不会成为被注意的对象。

    如果陆淮盯上戴衡,说不定是和苏明哲有关。

    避免陆淮又起疑心,纪曼青转移了话题。

    纪曼青敛下了自己的情绪:“陆淮,你来汉阳做什么?”

    戴衡一事是董鸿昌指使她做的,她不知道董鸿昌和苏家的纠葛。

    她只晓得董鸿昌要对苏家下手,其余的事情,她并没有听董鸿昌提起过。

    按照董鸿昌的身份,他不应该出现在上海,所以将此事派给她去完成。

    纪曼青并不想让陆淮发现她和董鸿昌有关系。

    董鸿昌和陆宗霆结恨已久,若是让陆淮知道董鸿昌和她的关系,陆淮定不会放过她。

    纪曼青不想在此丧命。

    陆淮没有回答,反倒问纪曼青:“你觉得我为什么来汉阳?”

    纪曼青恢复了之前的镇定:“你想问什么就直说,何必遮遮掩掩。”

    陆淮问:“你为何要设计陷害苏明哲?”

    纪曼青避而不答:“这是我的事情。”

    陆淮的眸色渐深,他拔出枪来。

    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纪曼青的眉心。

    陆淮的手指放在扳机上,只要纪曼青不配合,他就会立即扣动扳机。

    虽说陆宗霆答应过留她一命,但纪曼青知道陆淮的性子。

    即便她在汉阳死了,陆淮稍作掩饰,就能将全部事实掩盖下来。

    随着她生命的流逝,所有的一切都会被埋葬在这间公寓中。

    再也无人得知。

    陆淮声线沉沉,暗含警告:“你再说一遍。”

    纪曼青不可能违抗陆淮的意思,只能松了口:“我和苏家有仇,我只能说这么多。”

    陆淮当然知道纪曼青说的是谎话。

    他忽的冷笑一声,声音落进寂静的空气之中。

    陆淮:“你故意找戴衡帮你做事,是何用意?”

    纪曼青不答。

    陆淮又继续开口说:“你知道戴衡是戴士南远亲,想将此事推到戴士南头上。”

    听到这里,纪曼青立即松了一口气。

    她的身体也舒缓了下来。

    陆淮注意纪曼青的反应,他刻意说出这句话,是想让纪曼青觉得,他并未对她和董鸿昌的事起疑心。

    按照现在的情形,纪曼青的确相信了。

    纪曼青心下一松,顺着陆淮的话往下讲:“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还来汉阳质问我?”

    陆淮眸底冰冷:“你躲得这样远,找你确实费了一番功夫。”

    他完全没有提到董鸿昌,似乎对此毫不知情。

    陆淮开口:“陆家和纪家有过规定,你不准来上海,我们会留你一条性命。”

    “纪曼青,你不准动苏家人。”

    纪曼青陷入沉默。

    寒冷的夜风吹进了这里,空气僵滞住。

    陆淮的声音低沉,却如同寒风,冷得彻骨。

    “我不杀你,但这是最后一次。”

    对准纪曼青的枪口移开了,陆淮放下了枪。

    纪曼青的心一松。

    她知道,自己必须应下陆淮的要求,不然他绝不会放过她。

    她清楚陆淮的行事作风,陆淮说到做到,不会再给她第二次机会。

    纪曼青再三保证,陆淮放她离开了。

    她的步子凌乱,立即走出了房间,不愿再久留。

    陆淮望着她的背影,微微眯了眯眼。

    他知道,今晚的事情很快就会传进董鸿昌的耳朵。

    陆淮通过纪曼青之口,给董鸿昌传递信息。

    即便戴士南的远亲牵扯进了苏家的事情中,他们却没有对他起疑。

    陆淮要让董鸿昌认为,他们极为信任那个假的戴士南。

    如此一来,董鸿昌会觉得陆宗霆丝毫不知现下在南京的那个替身是假的。

    这样,他们的事情就更好办了。

    ……

    一列从上海到北平的火车上。

    夜色幽暗至极,轰隆声落在寂静春夜,火车驶向前方。

    叶楚的暗卫察觉到不对劲,他们立即赶到叶楚的车厢,把门拉开,走进了车厢。

    这时,脚步声纷沓而至,安静的走道上有声响传来,追杀莫清寒的杀手到了,他们也进了车厢。

    车厢门被拉开,暗色倏地涌了上来。

    大家望了过去,车厢内空空荡荡的,清净得厉害,空无一人。

    椅子倒在地上,似发生过打斗痕迹。

    厚重的窗帘低垂,里头没有开灯,光线极为昏暗,寂寥月色被挡在了外头。

    暗卫眉头一皱,几个人大步上前,掀起了窗帘。

    窗帘被掀起一道缝隙,幽静月光落了进来,

    车窗外是深冷夜色,只有漆黑的树影微微晃动。

    外头也没有人。

    暗卫松了手,窗帘垂下,光线再次黯淡了下来,四下陷入昏暗之中。

    暗卫要找的是车厢里的叶楚。

    杀手的目标是公董局华人委员莫清寒。

    车厢内没有人,他们要找的人都不在这里。

    不知何时,空气沉沉压了下来,压抑极了。

    两批人马几乎同时拿起枪,瞄准了对面的人。

    乌黑的枪口齐齐指着对方,气氛瞬间紧绷了起来。

    左边站着叶楚的暗卫,他们执枪看着对面的人,神色极为漠然。

    右边则是追杀莫清寒的人,他们同样拿枪指着对方,透着强烈的威胁意味。

    双方沉默对峙,紧张的空气缓缓蔓延开来。

    这时,一个暗卫站出来,打破了沉滞的寂静:“你们为何来到这里?”

    声音响起,落在车厢里。

    暗卫负责保护叶楚的安全,当他们赶到车厢时,叶楚已失了踪影。

    暗卫心存警惕,对面这批人为何也来到了这节车厢,莫非叶楚的失踪与这些人有关?

    杀手隐瞒了部分真相,其中一个人开口道:“方才有个男人进了这节车厢,我们在找他。”

    他们奉命取莫清寒的性命,一路跟着莫清寒,然后上了火车。

    他们发觉莫清寒进了这节车厢,便追了过来,没想到会在车厢里遇上了这批人。

    不晓得这批人有什么目的?

    暗卫眸色冷了下来:“他劫走了车厢里的人。”

    事情已经明了,叶楚的失踪与那个男人有关。说不准是那男人想借叶楚,来摆脱这群人。

    暗卫和杀手都清楚,两方要找的人不同,只是碰巧在这里遇上,他们没有必要动手。

    双方皆心思沉沉。

    两人一齐消失,有两种可能性。

    要么他们是跳窗逃走,此时已经离开了火车。

    要么他们还在火车上,现在在火车的某一处。

    暗卫决定兵分两路,一部分人留在火车上,继续寻找叶楚的踪迹。

    另一部分人则下车去找,看看叶楚被带到了何处。

    事不宜迟,暗卫立即离开了车厢。

    杀手没有迟疑,也离开车厢,去追踪莫清寒。

    两批人马都离开了车厢,车厢门被合上,脚步声渐远,散在夜色里。

    车厢内恢复了寂静。

    ……

    莫清寒的心思极重。

    叶楚的人在外面,他们尚且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莫清寒知道,只要在逃离过程中带上叶楚,就会多一分胜算。

    他的动作迅速,握紧了叶楚手中的枪。

    莫清寒用手抓住她的枪口,将她一带。

    叶楚没来得及扣动扳机,枪往前一移,她被这个举动顺带着拉出了窗外。

    火车外面是冷冽的夜风,她双手按在火车壁上,不忘抓紧枪。

    她的力气不够,只能咬牙跳下火车。

    只听得身旁传来一声冷笑,莫清寒也跟着跳了下来。

    当暗卫往窗外看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进了铁轨附近的树丛中。

    毫无疑问,两个人仍旧十分警惕。

    他们的动作一致,继续用枪指着对方。

    身旁是层层叠叠的树丛,恰好遮挡住了两人的身形。

    莫清寒开了口:“杀手会跟上来,借你的人一用。”

    他若是独自一人逃离,那群杀手会继续追杀他。

    但如果莫清寒带上了叶楚,杀手和叶楚的人将会在车厢中对上。

    即便他们达成和解,接下来也会一直为了寻找这两个人而跟踪过来。

    一路上有了遮挡,莫清寒便能混淆视听。

    叶楚冷笑了一声:“堂堂公董局华人委员,连追杀也躲不开?”

    她话中的讽刺意味明显。

    叶楚已然明白,莫清寒想借暗卫做挡箭牌。

    他这一招做的极妙,既能逃开追杀,又能脱身而退。

    莫清寒不答:“如果你不想被连累,只能和我合作。”

    他的意思是那群杀手知道叶楚在,也把她当靶子,一起杀了。

    他们僵持在这里,只会惹来杀身之祸,倒不如选择合作。

    叶楚的思绪百转千回。

    她现在已经离开了火车。

    而那列火车明日下午就会抵达北平,她必须要在明晚前赶到北平。

    杀手的目标是莫清寒,只要她躲过追杀,就能借力打力。

    如果公董局的华人委员莫清寒在回上海的途中被暗杀……

    这个消息,想必会让法租界的很多人高兴罢。

    叶楚开了口:“好。”

    她的面容平静,丝毫不显露自己的情绪。

    在四合的夜幕之下,冰冷的寒气袭来,寂静深长。

    他们的枪没有收起,只是不再指着对方。

    两个人各怀心思,一同上了路。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0章 第25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