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第25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1章 第251章

    南京。

    天光渐暗, 夜幕降临, 整个黑夜都沉寂了下来。

    陆宗霆的车子从督军府驶出,他连夜去了医院。

    先前在他的生日宴会上,有人趁乱混入酒店。

    杀手朝戴士南开枪,子弹射偏, 入了戴士南心脏附近的位置, 避开了要害。

    现在, 戴士南仍旧住在医院里。

    陆宗霆和陆淮已经提前商议过了,他们确认现在这个戴士南是假的。

    戴士南明日出院,陆宗霆今夜之所以要去一趟医院, 就是为了让戴士南认为自己已经全然相信他了。

    督军府的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司机为陆宗霆打开了车门。

    陆宗霆从车中走下, 他的视线落在医院上, 定了一会, 随后朝里面走去。

    此时,医院极为安静, 长长的走廊上只有几个护士和医生走过。

    每个人的步子都迈得极轻,静极了。

    陆宗霆面容严肃,他穿过白色的走廊, 径直走到了戴士南的病房前。

    病房的门虚掩着,没有扣上。

    陆宗霆轻轻一推,房门就打开了。

    当陆宗霆走进病房的时候,戴士南正背对着他。

    窗户微微敞开,外头下着下雨, 淅淅沥沥地落个不停。

    偶有沁凉的风从窗外拂过,吹响窗帘。

    陆宗霆先是皱了皱眉,随即开了口:“伤好些了吗?”

    听到陆宗霆的声音,戴士南立即转身。

    方才,他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走进了他的病房。

    虽然戴士南心中暗惊,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戴士南语气恭敬地叫了一声:“督军。”

    陆宗霆点了点头:“我处理完公务,便过来看看看你。”

    陆宗霆的声音带着关切,似乎真的在关心戴士南受伤的状况。

    戴士南立即回答:“我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多谢督军。”

    戴士南的声音极为恭敬,两人仿佛就只是上下属的关系一般。

    听到戴士南的话,陆宗霆笑了:“我们相识多年,你这话听上去倒是显得生分了。”

    戴士南怔了怔,尽管他之前为了扮演好真的戴士南,一直潜伏在他的身边,学习他的一举一动。

    不过,他从未和陆宗霆相处过,他自然会担心陆宗霆是否会发现自己的异常。

    陆宗霆一直观察着戴士南的神情,却不动声色。

    戴士南避开了陆宗霆的视线,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热茶。

    戴士南垂下眸子,趁机遮掩自己的情绪,不想让陆宗霆发现他的异状。

    为了不露出马脚,戴士南必须少说话,只是顺着陆宗霆的意思走。

    陆宗霆很快就收回了视线,他慢步走到窗边,伸手合上了窗户。

    他将窗户完全关上,将外头的雨声风声彻底隔绝在外,不再有风进入。

    陆宗霆一面关窗,一面开口说着:“你的枪伤刚好,要多加注意。”

    当陆宗霆说话的同时,他同样用余光看着戴士南。

    他发现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后,戴士南的身体略有放松。

    等陆宗霆转过身子后,戴士南朝陆宗霆笑了笑:“近些日子闲在医院里,倒是无事可做。”

    戴士南认为陆宗霆的关切不似作假,所以安下了心,放松了下来。

    看来陆宗霆和真的戴士南的关系不错,两人既然是至交好友,若是他还一味地避开,反倒会引起陆宗霆的怀疑。

    陆宗霆说:“这阵子,没有你在,有很多事情都不能交给旁人去做。”

    从陆宗霆的语气中能够听出,他对戴士南极为信任。

    戴士南留意着陆宗霆的表情,虽然他确定陆宗霆对他的关心是真,但是他始终会保持着警惕性。

    戴士南没有忘记他的目标,就是为了取得陆宗霆的信任。

    因此,他必须扮演好陆宗霆亲信的角色,绝不能让陆宗霆起疑。

    戴士南接着道:“我回去后立即处理先前的事务。”

    陆宗霆嗯了一声。

    他看了一眼戴士南,再次开口:“你知道,我最信任的人只有一个。”

    陆宗霆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戴士南语气真诚,郑重道:“定不负督军信任。”

    陆宗霆看着戴士南的这一副做派,目光沉沉。

    夜尽天明,天光逐渐亮起。

    今天,是戴士南出院的日子,他处理好一切手续后,就离开了医院。

    一离开医院,戴士南就回到了政府大楼。

    先前,他还有些事情没有完成,他需要尽快处理好。

    等到傍晚时分,戴士南就开车离开了政府大楼。

    天色还亮着,他走进了一家咖啡馆。

    戴士南点了一杯咖啡,坐在咖啡馆中,始终没有离开。

    等到夜色弥漫,咖啡馆中的客人陆陆续续地离开的时候,戴士南才走出了咖啡馆。

    戴士南坐进了车子,他没有立即发动,而是待到夜色深沉之时,才启动了车子。

    戴士南极为谨慎,他一面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一面往目的地开去。

    他车子开得不快,等车子停下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戴士南确认四下无人后,才下了车。

    他将车子停在阴影处,旁边有树木遮挡着。

    若是不仔细查看,根本就看不清楚。

    戴士南的车子停在一条巷子的附近,走下车子后,他径直往巷子中走出。

    正值深夜,月光微凉,整条巷子都沉入一片寂静的黑暗之中。

    只有戴士南轻微的脚步声骤然响起,落在空寂的小巷里。

    戴士南警惕万分,不断留心着周围的情形。

    行至巷子的深处,有一间破旧的宅子。

    宅子已经破败不堪,似乎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过了。

    戴士南拿出钥匙,钥匙插入锁扣,轻轻一转,门开了。

    他小心地推开了门,清冷的夜风瞬间灌入。

    戴士南对这里极为熟悉,他借着微弱的月光,走到宅子的一处角落。

    他拿出另外一把钥匙,打开了抽屉。

    抽屉被拉开的时候,里面放着一个电报机。

    戴士南将其拿出,放在桌面上。

    戴士南很快就输入了电报的内容。

    ——我已经取得他的信任。

    宅子里寂静异常,只有敲响按键的声音不断响着,落入空气之中。

    发出电报后,戴士南将电报机重新放回了抽屉,上了锁。

    戴士南很快就处理好现场的一切,离开了这座宅子。

    戴士南回到自己的车子旁,立即驱车离开。

    黑夜沉沉,无人发现。

    ……

    在上海去往北京的火车上,暗卫察觉到叶楚和莫清寒同时消失了。

    叶楚的暗卫迅速分为了两批。

    其中一批暗卫继续留在火车里,寻找叶楚他们的踪影。

    另外一批跳车离开,察看叶楚是否离开了火车。

    其中一名暗卫则在下一站下了火车。

    他一下火车,立即就去火车站找了工作人员。

    他拿出了自己的证件,让工作人员给自己放行。

    工作人员看见是上海政府的证件,立即允许他进入火车站内部。

    暗卫向工作人员借用了电话。

    他进了工作台里面,给陆淮打了电话。

    暗卫知道三少此时人在汉阳。

    他也知道要怎样联系到三少。

    暗卫立即拨出了电话,没过多久,电话接通了。

    电话那边有人开口:“是谁?”

    暗卫说出了定好的暗号。

    那头的人听见暗号后,知道对方是自己人。

    暗卫接着说道:“我有要事向三少禀告。”

    那人搁下电话后,暗卫耐心地等着。

    过了一会,陆淮的声音响起:“是我。”

    暗卫立即开口:“三少,叶楚姑娘和莫清寒一同失踪了。”

    陆淮声线立即一沉:“在哪?”

    暗卫将具体的事情讲了一遍。

    他发现有一批人在跟踪莫清寒,他怀疑那群人是杀手,想要置莫清寒于死地。

    不过,莫清寒此人狡猾,故意牵扯上了叶楚姑娘,害得叶楚姑娘被连累。

    暗卫说:“我们的人已经去找了。”

    陆淮眉头紧皱,声音冷上了几分:“你们继续搜寻,我立即过来。”

    暗卫汇报完毕后,陆淮就挂了电话。

    搁下电话后,陆淮站起身,他神情森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眸色却暗沉一片。

    他随手拿过挂在衣架上的大衣,披在了身上。

    房门打开,外头夜色蔓延,黑暗沉沉压下,浓重的黑夜迎面而来。

    陆淮眼底幽深,立即加快步子。

    很快,陆淮的背影融入一片沉寂的黑暗之中。

    陆淮坐上了汽车,汽车立即朝火车站开去。

    ……

    夜沉得厉害,零星的几点星光,映在夜空之中,分外寂寥。

    叶楚和莫清寒往前走着,没有说话,空气极为沉默。

    铁轨两旁没有遮蔽物,空空荡荡的,会泄露行踪。

    两人继续往前走去,决定找一个地方先留下。

    不远处是一家酒馆,周围树影深深,深黑的影子映在地面上。

    酒馆的门虚掩着,丝丝缕缕的光透了出来,落在漆黑的深夜里,清晰极了。

    叶楚和莫清寒径直走了进去。

    推开门,一股子热意涌了上来,隔绝了外头春夜的冰凉。

    叶楚环视了酒馆一圈,酒馆里人声喧嚣,环境嘈杂,若是在此停留,不易被发现踪迹。

    不过,叶楚心里还有一个想法。

    此次与莫清寒同行,一是当时情况危急,她不得不与他暂时呆在一起。

    二是她有借此机会,除了莫清寒的念头。

    叶楚眼底掠过一丝冷意,但她的心思没有显露半分。

    她和莫清寒行至角落,在桌边坐下。

    角落里只有一张桌子,远离了人群。灯光黯淡,安静照在桌上。

    莫清寒要了一瓶酒,小厮把酒搁在桌上就离开了。

    两人各拿了一个酒杯,作为遮掩。酒水注入,一时之间酒香四溢。

    酒杯放在桌上,没人去碰。

    叶楚和莫清寒沉默相对,心思各异。

    叶楚在思考对付莫清寒的办法,莫清寒也在思量叶楚的真实心思。

    两人虽同行,却丝毫没有对对方放松警惕。

    叶楚坐在桌的一侧,可以看清门口的情形。

    莫清寒坐在叶楚对面,背对着门口。

    叶楚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门口,这时,有几个人走了进来。

    叶楚眼眸一紧,他们是暗卫。

    她不动声色地继续看着,没有动作。

    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他们的脸极为陌生。

    那些人一边走,目光一边扫视着酒馆,似乎在找什么人,神色凶狠。

    叶楚猜测,这些人就是追杀莫清寒的杀手。

    两批人马在酒馆中撞到了一起,叶楚的心思百转千回。

    叶楚瞥了莫清寒一眼,淡淡开口:“后面有可疑的人。”

    莫清寒抬眼看向叶楚。

    她的神情不似作假,应该没有骗他。就是不知来的是叶楚的人,还是追杀他的杀手。

    不过,不管是何人,他都不会暴露身形。

    莫清寒垂下眼,伸手拿起了酒杯,把酒杯移到嘴边,喝了一口酒。

    叶楚的目光看向门口。

    酒馆里又多了好几个人,他们每走到一张桌旁,就会去看那些人的脸。

    发觉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就会走向另一张桌子。

    酒馆的人不知道这群人是谁,心里有些不安,空气寂静了下来。

    暗卫他们越走越近,离叶楚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叶楚沉思,她想让那群人发现莫清寒。

    叶楚假装和莫清寒合作,只是为了借力打力,如果能趁机除掉他,那就再好不过了。

    杀手的目标是莫清寒,即便发现她在莫清寒身边,暗卫也会帮自己遮掩。

    叶楚眸色微紧,机会难得,她决定赌一把。

    若是她开枪,就会引起酒馆骚乱,暗卫和杀手就会注意到这边。

    莫清寒的踪迹就会暴露。

    叶楚的手摸向腰侧,那里有一把冷硬的枪。

    还未碰到枪,身侧响起了一个阴冷的声音。

    莫清寒看向叶楚,神色阴沉:“不要轻举妄动。”

    他自然看清了叶楚的动作,她想开枪。

    叶楚这样做,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他们合作,叶楚担心杀手会认出莫清寒,从而连累自己,她此举是为了自保。

    二是她或许有别的目的,是想让他暴露,让杀手杀了自己。

    莫清寒神色愈加冷了,他猜不透叶楚的心思,自然不会让她轻易开枪。

    叶楚动作一滞,心里冷笑了一声。

    她便收回了手,手放在身侧。

    叶楚:“继续留在这里,只能被人发现。”

    方才被莫清寒发现了动作,叶楚心里又有了另一个念头。

    此举定可以吸引暗卫他们的注意。

    莫清寒问道:“你想怎么做?”

    叶楚一字一句道:“在他们过来前,立即离开。”

    莫清寒望着叶楚的眼睛,她看上去是在认真地提建议。

    他刚来酒馆的时候,就已经打探过了。酒馆有个后门,那里极为清净。

    他本就打算,若是被人发现,就从那里逃脱,此时恰好派上了用场。

    莫清寒同意了。

    他们两人起身,准备离开。

    莫清寒先站起来,准备往后面走。

    叶楚随即也移动了步子,她状似不经意地抬起手,衣袖碰到酒瓶,酒瓶被打翻了。

    瓶子倾斜,在桌上转了一圈,滚到桌边,然后,砸到了地上。

    酒瓶碎了,发生清脆的声响。

    声响不大,但此时空气沉闷,酒馆里已经安静了不少,酒瓶破碎声极为清晰。

    况且,暗卫和杀手一直注意着酒馆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此举足以引起他们注意。

    暗卫看了过来,角落的桌旁,站着一男一女。

    男子背对着他们,女子虽面对着他们,但是光线太过昏暗,看不清她的面容。

    暗卫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想。

    其中一个暗卫开了口:“前面的人,站住。”

    暗卫一面说着,一面朝角落走去。

    莫清寒神色瞬间沉了下来,眼底寒意森森。

    莫清寒已经知道叶楚的举动是刻意为之。

    她方才一直对自己虚以为蛇,实则是要让自己暴露行踪,被人追杀。

    莫清寒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不会让叶楚如愿。

    叶楚既然已经牵扯到这件事中,她就别想置身事外。

    莫清寒立即拔枪,朝暗卫和杀手射击。

    “砰砰”几声枪响。

    枪声倏地响起,落在寂静空气中,酒馆瞬间陷入了混乱。

    莫清寒开枪的时候,他没有忘记挡住叶楚的去路,不允许她朝那群人过去。

    枪声响起,杀手认出了莫清寒。

    他们面色一冷,随即举起枪,瞄准了莫清寒。

    杀手的目标只是莫清寒,但此时莫清寒身边有个女子,他们不能确认莫清寒身旁的女子是否是同伙,决定宁可误伤。

    杀手的枪也对着叶楚射击,空气僵滞起来。

    暗卫起初不敢开枪,因为莫清寒故意让叶楚待在他身旁,他们怕误伤叶楚,就没有动作。

    当暗卫发觉杀手在对叶楚开枪后,他们没有迟疑,立即举起枪,对着杀手开枪。

    杀手和暗卫陷入了枪战。

    枪声阵阵响起,空气中肃杀之气蔓延,笼着整间酒馆。

    他们个个神情默然,毫不留情地向对方射击。

    叶楚也拔出枪自卫,子弹打向杀手,带着凛冽的气势。

    漆黑的深夜,枪声没有停歇,响彻夜空。

    叶楚不想看到暗卫受伤,她只能被迫离开他们的射击范围。

    莫清寒趁机带着叶楚逃离。

    走出酒馆,外头静谧万分,酒馆里仍传来沉闷枪声。

    春寒料峭,夜风吹了过来,衣衫漫上了凛冽的寒意。

    他们两人脚步不停,进了一间空旷的废弃仓库。

    门打开,莫清寒把叶楚往里一推。

    然后,他走了进来,门被关上。

    仓库里光线极为昏暗,阴霾沉沉覆下。

    浓郁的黑暗侵袭而至,入目之处,皆是暗沉光影。

    叶楚气极,她知道,这就是莫清寒方才的计划。

    让她的人和杀手起冲突。

    叶楚举起枪,直直对准了莫清寒,怒气涌上她的心头,眼底冰冷一片。

    莫清寒向前走了几步,也拿枪指着叶楚。

    他眸色阴冷,透着压抑的气息:“你想趁乱杀了我?”

    叶楚冷笑:“你不是拿我当挡箭牌吗?”

    莫清寒没有说话。

    半晌,他阴寒的声音落下:“叶二小姐心思狡猾,险些又被你得逞。”

    叶楚的声音好似霜雪:“莫委员心思深沉,我们彼此彼此。”

    夜色凝重,寒意蔓延。

    莫清寒眼底寒彻,仿若是幽沉的深渊,望不到尽头。

    叶楚看向莫清寒,目光极冷、极沉。

    月光落在她的眉间,也变得冰冷彻骨。

    外面是寂静的黑夜,幽暗至极。

    春夜寂寂,夜风裹挟着寒气,掠过窗沿,猎猎作响。

    他们执枪相对,空气紧绷了起来。

    天色愈加幽邃,黑暗悄无声息地蔓延,所有一切沉在了寂寥的黑暗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1章 第25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