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2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章 第25章

    绿江抽抽啦, 请过段时间再来看哦

    要多可怜有多可怜的声音响着, 虽说语调不高,但教室里的人都听了个明白。

    叶楚眉一皱, 惹事精又来了。

    叶嘉柔站了一会,迟迟不进来。叶嘉柔爱装小白莲,叶楚自然不会拦着她。

    直到叶嘉柔站得腿都麻了,叶楚才施施然地开了口。

    “嘉柔,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待会就要上课了, 我作为姐姐, 可不能纵容着你逃课。”

    “不是的,姐姐, 我只是想和你说些事。”叶嘉柔动了动发麻的腿, 走到叶楚的桌边。

    叶嘉柔将玫瑰花和手表举到叶楚面前,怯怯地说。

    “这玫瑰花和手表是陈公子送我的,但我没想收……”叶嘉柔急着解释,似乎快哭了。

    “想收就收, 想不收就不收。难道别人还能硬塞给你不成?”叶楚挑了挑眉,教育了她一番。

    叶嘉柔愣住, 刚想说他就是硬塞给我的,话到嘴边又停下,一副委曲求全的做派。

    “陈公子之前和姐姐相亲, 我不想收他的礼物。”

    “那个连菜钱都付不出来的陈息远?”叶楚想了半天才想起他猥琐的脸,“嘉柔放心吧,上次相亲我已经明确拒绝他了。”

    叶嘉柔泪水涟涟, 心里却骂了叶楚几句,装什么装,谁不晓得是陈息远甩了你,陈息远都当面和她说了。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我会拒绝陈公子,不会让姐姐为难的。”

    “我虽然看不上陈息远那穷酸样,但……”叶楚勾了勾唇,“要是嘉柔喜欢,那就答应吧。”

    叶楚一面抬高了自己,一面顺便踩了踩叶嘉柔。

    叶嘉柔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在叶楚身上看到嫉妒的眼神。她正想开口,却被一个女生打断。

    “叶楚,你当真是大度。人家叶嘉柔做什么要来这里跟你解释一番,想必是那些话还没传到她的耳边,不然她怎会眼巴巴地凑到男人面前?”

    叶楚前面几排的女同学听不下去了,非要帮她出口气。

    那人一开口,教室一瞬间静了静。

    叶嘉柔一愣,维持小嘴微张的样子,呆呆地望向那个说话的人。

    “你别乱说话,不然我……”

    原本只想和叶楚说话的女同学瞧向叶嘉柔,一脸鄙夷。

    “你什么你,话都说不全,看来你平时也都这么勾搭那个陈公子的吧。敢做不敢当,我就是说了,你又当如何!”

    叶嘉柔当然不可能把她这么样,只不过是嘴上逞逞威风罢了。

    “姐姐,我早就知道陈公子和你相亲,又怎会横刀夺爱呢?”

    此时的局面超出了叶嘉柔的控制,她转而求助叶楚,希望叶楚能够帮她说说话。

    这时,叶楚也不忙着开口,她装作没有看见叶嘉柔的焦急,继续听女同学说的话。

    那位女同学一看到叶楚在认真倾听,顿时来了精神,再瞄眼一旁楚楚可怜的叶嘉柔,立马提高了嗓门。

    “你这是说我骗人了?我哥哥都看到了!”

    看着教室里众人的兴致被自己提起,女同学挺了挺腰板,说到关键的时候还顿了顿。

    “你们晓得学校门口的文化书社吧?”

    “知道,是不是就是学校往右拐五十米左右的那个。”一个男生接上话。

    “没错,陈息远和叶嘉柔总是在那书社谈恋爱,老板都看他们不顺眼了,说是影响别人看书。”

    叶嘉柔忙着解释:“我没有,是陈公子非要跟着我。”

    “呦,之前还死不承认和陈公子有关系,现在倒是急了,我哥说你们靠得可近了,在场很多人都看到了。”

    叶楚心里偷着乐,默默捅刀:“或许嘉柔和陈息远在讨论学问呢?”

    “叶楚啊,你可别被叶嘉柔骗了,她就是嫉妒你样样都好,就喜欢背后耍阴招。”

    叶楚凝了凝神,对叶嘉柔语重心长地说:“嘉柔,你喜欢陈息远就去吧,不必在意我,以后想要什么都别瞒着我,姐姐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叶嘉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大家嘲笑的眼神中走出教室的,她只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

    一个拒绝叶楚的男人和一个被叶楚拒绝的男人,两者能一样吗!

    即便叶嘉柔是未来事事顺利的女主角,可她现在年纪尚小,虽有不好的心思,方才那些局面却完全应付不来。

    叶嘉柔气得把玫瑰花扔到了地上,狠狠地踩了好几脚才走。

    ***

    下午,学堂放了周末,叶楚自然有好心情。

    晚上回家后,叶楚突然接到了付恬恬的电话,叫她明日去米高梅歌舞厅。付恬恬的声音有些奇怪,叶楚隐约猜到了什么。

    上辈子,付恬恬的父亲看上了一个舞女,成为了米高梅歌舞厅的常客,流水般的金钱都花在了这个舞女身上。

    付恬恬的父亲一直瞒着,表面上还想维持自己的良好形象。没想到舞女章心莉是个心大的,她拿了付家的钱,还打电话给付恬恬的母亲。

    电话里章心莉把自己和付恬恬父亲的关系全抖了出来,句句都在挑衅付恬恬的母亲留不住男人。

    付恬恬气得叫上了叶楚,去米高梅歌舞厅捉奸,结果和她父亲闹得不欢而散。最后,章心莉更是如愿以偿,成为了姨太太。

    叶楚虽想改变先前的结局,却不知要如何入手。

    许是因为叶楚的愿望太过强烈,当晚,她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古怪的声音。

    入夜后,叶公馆便寂静得很。叶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睡着。

    如何改变付恬恬父亲的想法?

    怎么样才能缓和付恬恬和她父亲的关系?

    ……

    叶楚正在思索,四周静悄悄的,却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章心莉害过人,是她之前的小姐妹。”

    叶楚猛地坐了起来。

    “章心莉骗光了那人的救命钱,便逃到了上海来。”

    “……”

    那个声音没多说半句话,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经过上次陈息远的事,叶楚已经确定这个声音并不会害她。相反的是,这个声音讲的都是真相。

    仔细考虑后,叶楚的心里已经有了对策,保证让章心莉的算盘落空,永远也进不了付家的大门。

    第二天,叶楚穿得很低调,并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挡住半边脸,确保自己在米高梅不会被人发现。

    傍晚时分,叶楚拦了一辆黄包车去米高梅歌舞厅。

    叶楚一下车,就在米高梅歌舞厅门口看到穿着男装的付恬恬,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楚叫了一声“恬恬”,付恬恬转过头,向叶楚走了过来。

    “阿楚。”

    付恬恬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疲惫,眼里也布满了红血丝。叶楚很心疼,她从没见过付恬恬这么无精打采的样子。

    付恬恬抱住叶楚,声音有些闷闷的:“我父亲在外面养了个舞女。”

    果然是这件事,叶楚叹了一口气。付恬恬将事情简单讲了一遍,她越讲越生气。

    到最后,付恬恬一脸坚定:“我打听过了,今天我父亲会来米高梅见那狐媚子,我这就进去教训他们。”

    叶楚一把拉住付恬恬:“恬恬,你冷静点,就这样闯进去会打草惊蛇。我们先进去打探一下,看看他们在哪个房间。”

    付恬恬深吸一口气:“阿楚,我都听你的。”

    “别怕,我们一起面对。”

    “……”

    叶楚和付恬恬走进了歌舞厅。

    华灯初上,夜已黑得深沉。重重夜幕下,更显得米高梅歌舞厅金碧辉煌。繁华的夜生活,现在才刚刚开始。

    这时,一辆黑色汽车停在了门口,细细瞧去,那是督军府的车子。

    李文达的心腹小吴早早就到了门口,看贵客到来,他连忙正了正色,收起了方才的漫不经心。

    司机恭敬地打开车门,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下了车。

    夜色正浓,微风吹得人身上有些发冷,但比这夜色更冷的是男人周身冷冽的气息。

    小吴深吸一口气,小跑了过去,神色极为恭敬。

    “三少,这边请。”

    那场宴席后,陆淮想告诉她什么?她再也不会知道了。

    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她闭着眼睛,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声音密密麻麻地跑到她的耳朵里来,仿佛有人在议论什么。

    “你晓得不?听说外交部长女儿在追陆家三少呢。”

    “陆三少是大忙人,宋五小姐还到处堵他。虽说女追男隔层纱,但她这样也太过了。”

    “小声点,宋倩如那种暴脾气,要是她知道我们在讲她,指不定要发多大的火。”

    “这我可不怕,外交部长从南京派了人把宋倩如带回去了,让她在家面壁思过呢。”

    “陆三少这种人,打着灯笼都难找。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对宋倩如半点意思都没有的。”

    “……”

    叶楚费力地睁开了眼睛,却看见她坐在一家咖啡馆里,她单手支撑着脑袋,胳膊有些发酸。

    这里的摆设眼熟得很,叶楚记得这家店在她离开上海前就已经倒闭了。

    奇怪得很,她是在做梦,还是她重生了?

    四处溢满了咖啡的香气,隔壁桌的女孩在聊陆三少和宋五小姐的八卦,留声机里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

    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想来她是真的重生了。

    上一世,叶楚只是勉强改变了书中自己的结局,大部分剧情仍是按照原有的走向进行。

    要是她回到了叶家尚未败落的时候,她的母亲现在是不是还好好地住在叶公馆里?

    想到这里,叶楚随即起身跑向服务台,脚上穿的小皮鞋哒哒地响。服务生见她来了,拿起一个包装盒,语气亲切极了。

    “叶二小姐,你订的蛋糕已经做好了。”

    叶楚焦急地问:“能借用一下电话吗?”

    “可以。”

    叶公馆的电话对叶楚来讲,熟悉万分。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回应,过了许久才有人接起。

    “喂,你好。”

    这正是母亲的声音。

    叶楚鼻子一酸,眼眶热了,抑制住哭腔:“母亲……”

    “阿楚,怎么了?”听见叶楚的声音,苏兰在那头笑,“我还在等着,你说过晚上要给我一个惊喜呢。”

    叶楚记起来了,十六岁的时候,她听同学说这边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她特地跑来订蛋糕,是想带给母亲尝尝的。

    “嗯!那母亲一定要好好在家等我,阿楚很快就回来了。”叶楚的声音脆生生的,有着少女的娇俏。

    “天色已经不早了,一定要小心。”苏兰有些担心,“要让司机过去接你吗?”

    “不必了,我现在就回家。”

    挂了电话后,叶楚向服务生道了声谢,带上那款蛋糕,拎起小包就离开了咖啡馆。

    出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所幸上海通电得早,路两旁皆有路灯照着,地面一片雪亮。

    咖啡厅离叶公馆不近也不远,叶楚抄了近路,进了一条小巷子,想快点回家见母亲。

    巷子里黑漆漆的,今晚恰巧没有月亮,道路看不分明。叶楚加快脚步,想走到有光的地方。

    淡淡的血腥气从身后传来,她以为有个人在跟踪她。叶楚不知来人是何身份,她微微顿住脚步,那人竟也停了。

    那人下一秒是不是会攻击她?

    时刻保持警惕,是叶楚上辈子养成的习惯。

    停下来没几秒,后面那人脚步一动,叶楚眼睛眯了一眯,一瞬间就握紧了拳头,弯曲着手肘往身后撞去,毫不留情。

    身后的人侧身一避,叶楚眼神闪了闪,没有立即收回拳头,而是将手肘一转,转而打向那人的脸。

    叶楚仍旧没有得手,那人越是躲避,血腥味越是浓郁,明明受了重伤,那人的速度却半点未减。

    那人扣住了叶楚的手,叶楚借力回击,一来一往中,叶楚没有因为那人受伤,而放松警惕。

    当他们用同样的招式攻击对方的时候,双方俱是一愣。

    在叶楚迟疑的一刹那,那人扣紧了叶楚的双手,小刀抵在了叶楚的脖子上,薄薄的刀刃紧贴叶楚的血管。

    比刀片还要冰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别出声。”

    尽管那人刻意压低了声线,改变了他原来的声音,叶楚还是立即知道了他的身份。

    他是陆淮。

    上辈子,叶楚和陆淮虽是假夫妻,可那些招式对她而言,熟悉得很。

    因为方才叶楚用来攻击他的格斗术,正是陆淮教的。

    叶楚在这里遇到了陆淮,可先前并没有发生过。大概是因为她的重生,有些事会发生偏差。

    这时,叶楚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杂乱无章,他们似乎在寻找什么。她顿时清楚了眼下的情况。

    身为督军之子,陆淮时常身陷险境,被人跟踪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叶楚不用多问,就能明白那群人估计是在找他。

    脚步声又近了,手电的光照过来,往这里探了探。那头有人在问:“你们在做什么?”

    那把刀如同它的主人一般冷峻,冰冷的触感在叶楚的脖间,陆淮的声音寒气逼人。

    “你知道该怎么做。”

    叶楚反倒笑了笑,声音里却没有半点惧怕:“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在11点,评论随机掉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章 第2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