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第25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2章 第252章

    夜色沉沉, 仓库内静谧万分, 透着死一般的沉寂。

    空气僵滞起来,似被冻结了一样。

    黑暗中,两人执枪相对,黑漆漆的枪口指着对方。

    两人身子紧绷, 谁也没有后退一步。只要对方稍有异动, 他们就会立即开枪。

    莫清寒看着叶楚, 眼底极暗。

    叶楚的视线落在莫清寒身上,神色冰冷至极。

    这时,莫清寒出声, 打破了寂静:“这样下去,我们谁都不能离开这里。”

    再在这里待下去, 杀手就要追过来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 和叶楚商量好, 两人站在统一战线。

    叶楚冷声道:“你想怎么做?”

    杀手如今也盯上了她,若是杀手发现她和莫清寒在一起, 必定会开枪。

    她不能在这里继续耽搁。

    莫清寒声线阴冷:“我数三下,我们同时放下枪。”

    两人一齐放下枪,这是最好的选择。

    叶楚率先开口:“一。”

    先离开仓库, 日后再作其他打算。

    莫清寒接着说:“二。”

    叶楚:“三。”

    声音落在静默的仓库里,清晰地很。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松开了手,枪从手上滑落,掉在地面上。

    下一秒, 莫清寒和叶楚同时弯腰,踢走了对方的枪。

    枪与地面摩擦,发出沉闷的声响。声响消失,枪已离两人有着很远的距离。

    即便如此,两人依旧没放下警惕,看着对方的眼神充满了防备。

    莫清寒眼神微冷:“走出仓库的时候,不能再对对方动手。”

    言下之意是,既然两人暂时在统一战线,叶楚不要再动其他心思。

    叶楚瞥了他一眼:“成交。”

    他们径直走出了仓库。

    离开时,身后寂静无声,并无人跟来。

    莫清寒和叶楚去了火车站。

    夜色极深,火车站没有什么人,寂静得厉害。

    莫清寒看向叶楚:“你要去北平?”

    他之前是在去北平的火车上遇见她的。

    叶楚冷声:“嗯。”

    莫清寒目光沉沉,忽的想到一件事。

    如果他让她先失踪几天,找一些事情绊住她的脚步,不让她立即回到北平。

    之后再放她回去,叶家二小姐久未归家,此事若在上海宣扬出去,就可以毁了她的名声。

    莫清寒眸色愈加深了。

    他们两人交手已久,不知怎的,他不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她。

    莫清寒眼底似隐着汹涌浪潮,寒意散了几分,但周身依旧萦绕着阴冷气息。

    莫清寒开了口:“我会让人送你回去。”

    声音落下,响在叶楚耳侧。

    叶楚握紧了拳:“不必了。”

    叶楚认为,莫清寒此举无非是要找人监视她。

    他担心自己仍会像刚才一样,做些事情暴露他的行踪。

    他怎么会放心让自己一个人回北平?

    叶楚心中冷笑了一声。

    莫清寒早料到叶楚的反应,他不再看她,径直离开,准备打个电话。

    莫清寒在上海只和一个女子熟悉。

    他知道,罂粟是戴士南派来监视他的,但戴士南现下被囚禁在汉阳,他们之间无法互通消息。

    而假戴士南已经获取了陆宗霆的信任,没过多久,罂粟也会成为他们的棋子。

    莫清寒拨通了一个电话。

    罂粟接起:“谁?”

    莫清寒:“苏言,帮我一个忙。”

    罂粟目前的身份是公董局的人,由她送叶楚回北平,最适合不过了。

    罂粟一怔,莫清寒为何会来找她?

    她立即问道:“莫清寒,怎么了?”

    莫清寒的目光落在叶楚身上:“你能否到北平来接一个人。”

    叶楚仍坐在那里,莫清寒收回了视线。

    叶楚看见莫清寒的背影,眼底掠过一丝冷意。

    她没有离开火车站,因为她必须要去北平,再不回去,那些同学都会发觉不对。

    无论莫清寒的目的是什么,她见机行事便是。

    莫清寒搁下电话,朝叶楚走来。

    叶楚:“你的电话打完了?”

    莫清寒:“我找了人送你回去。”

    他会先和叶楚上火车,到时候苏言再和他们碰面。

    叶楚:“是吗?”

    不晓得莫清寒派了谁来监视她。

    莫清寒阴沉声线响起:“那人是公董局管理部的处长苏言。”

    叶楚心里有些吃惊,竟是罂粟。

    叶楚的心倏地松了几分,但她没有显露情绪。

    接下来,叶楚没有再说话。

    莫清寒也没有再开口,空气静默。

    去北平只有将近黎明的票,两人买了票,在火车站等了一段时间,然后上了火车。

    夜色昏昏沉沉的,车内光线极为黯淡。

    叶楚和莫清寒坐在对面,中间隔着一张小桌。

    叶楚靠在车座上,合上了眼睛,但她没有入睡,身体紧绷,仍保持警觉的状态。

    莫清寒看了叶楚一眼,心情极为复杂。

    随即他收回了视线。

    夜色深长,四下悄然无声,沉在静谧之中。

    火车疾驰而去,轰隆声散在漆黑的夜里,驶向北平。

    ……

    陆淮放走纪曼青后,纪曼青立即离开了公寓。

    纪曼青回到了自己家中,她走向二楼的窗边。

    此时,房内没有开灯,黑暗沉沉落下。

    窗帘紧闭着,纪曼青靠近窗户旁,她伸出手,覆在窗帘上。

    她拉出一条细小的缝隙,视线落在对面的那间公寓上。

    纪曼青心神未定,现在想起方才的情形还有些心悸。

    纪曼青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但是这件事她绝对不能隐瞒下来,必须立即同董鸿昌汇报。

    纪曼青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她在等陆淮他们离开。

    她的手紧紧握着窗帘,泛白的手指泄露了她的情绪。

    没过多久,陆淮一行人就从对面的公寓撤离了。

    从走出公寓到离开,陆淮始终没有将视线放在纪曼青这边。

    仿佛方才陆淮的到来,只是为了给纪曼青一个警告罢了。

    直到彻底看不见陆淮的踪影后,纪曼青才放下了帘子。

    她依旧没有开灯,摸索着走到电话旁。

    纪曼青给董鸿昌打了一个电话。

    那头,董鸿昌已经接到了守卫的汇报。

    他知道有人来过纪曼青的公寓,并且带走了她。

    却不知道来人是谁。

    董鸿昌的守卫全部被控制住了,那些人离开后才放走了他们。

    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了声音。

    纪曼青的声音带着不安:“督军。”

    纪曼青担心被董鸿昌责骂,一开口就先示弱。

    董鸿昌声音沉沉:“来找你的人是谁?”

    纪曼青知道董鸿昌早已知晓,但是这些事情不方便在电话里说。

    纪曼青:“等我们见了面再讲。”

    他们约定好在一座私宅会面。

    董鸿昌立即挂了电话。

    纪曼青晓得,董鸿昌派来的人定会注意她身后的动静,看看是否有人在跟踪她。

    不过,纪曼青的担心是多余的。

    陆淮刻意放她离开,就是想让她向董鸿昌通风报信。

    纪曼青很快就来到了董鸿昌的一处私宅。

    私宅中仅仅亮着几盏灯,光线昏暗。

    纪曼青之前曾来过这座宅子,她径直走向了书房。

    她知道董鸿昌应该在书房里等她。

    果不其然,当纪曼青走到书房前时,发现里头亮着灯。

    纪曼青心不由得一揪,她心中忐忑,踌躇着上前,敲响了房门。

    “进来。”

    董鸿昌声音落下,冷漠至极。

    纪曼青心下一凛,这时夜风忽的大了起来。

    宅子中寂静无声,纪曼青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骤然加剧。

    纪曼青推开了门,董鸿昌正站在书房的中央。

    董鸿昌神情淡漠,见到纪曼青进来,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纪曼青先是叫了一声:“督军。”

    她随即紧了紧心神,开口说道:“陆淮来到汉阳找我。”

    纪曼青一面说着话,一面观察着董鸿昌的反应。

    果然当她说出陆淮这几个字后,董鸿昌眉眼一冷,眉头紧皱。

    董鸿昌声线冰冷:“难道是你行事不够谨慎,被他发现了?”

    纪曼青顿了顿,艰难地开口:“他知道了戴衡的事情。”

    纪曼青清楚,若是董鸿昌知道这件事,定会大发雷霆。

    但是她却不得不说。

    董鸿昌冷笑:“是吗?”

    纪曼青看了一眼董鸿昌:“我去上海交待戴衡时,在南国酒家发现有人跟踪戴衡。”

    犹豫片刻后,纪曼青接着说道:“戴衡被抓,陆淮知道那人是我,一路寻我到了汉阳。”

    纪曼青察觉到气氛不对,声音越来越轻,随后住了嘴。

    房内的温度瞬间冷上了几分,纪曼青只觉背后一寒,心中的恐惧逐渐加大。

    下一秒,董鸿昌上前一步,走到纪曼青的面前。

    他伸出手,狠狠地掐住了纪曼青的脖子。

    手的力道渐大,毫不留情。

    纪曼青感觉到胸腔里的空气逐渐消散,血液尽数往头上涌去。

    不一会,纪曼青就觉得呼吸困难,她费力地吸着气。

    董鸿昌怒气横生,望向纪曼青的眼神,带着森冷至极的寒意。

    董鸿昌的手指扣紧了纪曼青的脖子:“这件事,你为何从来没有提过?”

    纪曼青向来清楚董鸿昌的性子,他冷酷无情,不可能对她手软。

    况且他们之间更多是相互利用,董鸿昌不会因为多年的感情而放过她。

    若是她再不开口,很有可能会命丧于此。

    纪曼青艰难地从喉咙中挤出声音:“但他没有发现戴士南是假的。”

    董鸿昌瞬间松了手:“怎么说?”

    久违的空气灌入纪曼青的喉咙,她努力地呼吸着。

    方才濒临窒息的感觉实在难熬,纪曼青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等到稍稍缓过神后,纪曼青立即开口:“戴衡是戴士南远亲,但陆淮却不曾怀疑到戴士南头上。”

    听了纪曼青的话,董鸿昌没有马上出声,仍旧沉默着。

    纪曼青接着道:“陆淮说,让我不要试图挑拨他们关系。”

    董鸿昌斜睨了一眼纪曼青,声音依旧冰冷:“还有别的吗?”

    纪曼青赶紧摇头:“我承认全是我所为,他并不知道您的事情。”

    董鸿昌的视线落在纪曼青的身上。

    他的眼神虽波澜不惊,但是纪曼青却觉得遍体生寒。

    董鸿昌看了她许久,才开口:“这段时间,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

    董鸿昌的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纪曼青心下一紧,但也立即应了声。

    虽然她不能继续和董鸿昌见面,但他放过了她的命。

    董鸿昌确认,纪曼青过来的时候,没有人跟踪她。

    所以,方才两人的对话都是在安全的环境下进行的。

    董鸿昌说完后,立即离开了宅子。

    董鸿昌方才收到了那个替身的电报。

    根据电报的内容,董鸿昌可以得知,陆宗霆已经相信了,留在上海的戴士南是真的。

    按照纪曼青和南京那边的消息,陆宗霆和陆淮都没有对戴士南起疑。

    这样看来,这个消息准确无误。

    董鸿昌明白,日后的事情就更好办了。

    ……

    先前,暗卫向陆淮汇报后,陆淮就去了火车站。

    陆淮还未上火车前,另一名暗卫前来汇报。

    暗卫告诉陆淮,在津州附近的一个城市发现了叶楚他们的踪迹。

    莫清寒和叶楚买了去北平的火车票。

    陆淮立即改变路线,决定去北平。

    他必须赶在他们两人到北平前,抵达那里。

    时间虽然仓促,却更显得漫长。

    陆淮乘坐的那列火车到了北平,他立即下了车。

    此时,火车站的人潮涌动,南来北往的旅客陆陆续续走出车站。

    而在陆淮即将走出火车站时,他忽的发现了一个身影,那人较为眼熟。

    陆淮步子一拐,立即跟了上去。

    陆淮看到那人的侧脸,发现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那人果然是罂粟。

    如今,罂粟并未做伪装,她用真实的面目出现在了北平火车站。

    陆淮不清楚,罂粟原本在上海,怎么会突然到了北平。

    陆淮皱了皱眉,察觉到事情有异样,他必须要同罂粟谈谈。

    人潮拥挤,陆淮穿过人群,跟在罂粟的身后。

    陆淮没有隐匿自己的行踪,自然很快就被罂粟发现了。

    罂粟侧过头,发觉自己被人跟踪了。

    她迅速改变了方向,开始往偏僻的方向走去。

    陆淮也知道罂粟察觉到了自己的动静,跟着罂粟走向角落。

    火车站的旅客都往外涌去,无人来到这里。

    这条走廊上寂静无人,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罂粟刻意拐进了转角处,她想要趁机摸清身后那人的底细。

    陆淮清楚罂粟的意图,步子不停,也随她走进角落。

    罂粟的背影一消失在走廊处,她就立即拔出了枪,枪口对准了拐角处。

    罂粟神色警惕,面容严肃。

    待到陆淮的身影出现,罂粟的指尖瞬间扣紧了扳机。

    罂粟看清了那人的脸。

    她眸子一缩,立即移开了枪。

    此时,陆淮并未做易容,罂粟自然认出了他的身份。

    罂粟声音存着疑惑,落进寂静的角落中。

    “是你?”

    作者有话要说:  时间顺序是陆淮先到北平,罂粟再到,最后才是叶楚和莫清寒。

    明天就是四个人的北平修罗场。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2章 第25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