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第25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3章 第253章

    走道寂静无人, 罂粟的声音异常清晰。

    一开始, 罂粟持枪对准了陆淮,陆淮也不曾避开。

    陆淮的脚步声极轻,他一步步从拐角处走出,站在罂粟的面前。

    罂粟将枪收回, 眼底难掩震惊之色。

    陆淮的身影完全显露了出来, 他面色如常, 神情平静。

    两人虽见到了对方,但是也同时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陆淮和罂粟随时警惕着,他们不会让这场会面被旁人看见。

    陆淮开口问罂粟:“你为何会来北平?”

    陆淮准备去汉阳之前, 罂粟仍旧留在上海。

    难道罂粟已经知道了叶楚的去向,必须要来北平一趟吗?

    听到陆淮的询问, 罂粟下意识心一紧。

    她立即回答:“我接到了莫清寒的电话, 他让我来北平接一个人。”

    陆淮皱了皱眉:“你可知道他和叶楚两人从火车上失踪?”

    莫清寒此举是何用意?

    若是罂粟知道, 叶楚和莫清寒一起消失在火车上,她绝不会是现在这种反应。

    果不其然, 陆淮的话音一落,罂粟瞬间失了冷静:“什么?”

    罂粟向来镇定,但她从陆淮口中得知叶楚失踪的消息后, 她很快就乱了心绪。

    陆淮声音渐沉:“莫清寒受到追杀,为了逃离现场,他带上了叶楚。”

    他继续说:“令那群保护叶楚的人和杀手厮杀。”

    暗卫已经告诉了陆淮现场发生的事情,在暗卫和杀手的那场枪战中,莫清寒趁乱又带走了叶楚。

    罂粟握紧了拳, 从口中吐出两个字:“狡诈。”

    尽管罂粟不是很了解莫清寒,但是她知道莫清寒这人性子淡漠,人命在他的眼中向来不重要。

    莫清寒为了达到目的,定不惜一切手段。

    莫清寒分明知道自己被人追杀,还带走叶楚,是想让她做挡箭牌。

    陆淮又问:“他在电话中是怎么说的?”

    罂粟摇头:“他只说让我在北平火车站等他。”

    如今,陆淮和罂粟都确定了一件事。

    莫清寒通过电话联系了罂粟,让她前来北平火车站。

    现在莫清寒和叶楚待在一块,他要罂粟接的人正是叶楚。

    叶楚是和信礼中学的人一同过来的,她来北平的目的是参加学术会议。

    而此次她却在火车上意外失踪,要是老师和同学发现了叶楚的情况,定会引起他们的慌乱。

    为了找到叶楚的踪迹,此事必定会闹大。

    莫清寒特地找来罂粟,让她带叶楚回去。

    经此一遭,叶楚就能解释自己的去处。

    况且同她一起离开的人是公董局管理处的苏言,叶楚不会受到任何损失。

    莫清寒此举难道是为了叶楚考虑?

    陆淮开口:“你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罂粟点头:“我在公董局的目的是监视莫清寒,不知道他是否对我起疑。”

    陆淮知道罂粟是戴士南的特工,罂粟此番话对他没有保留。

    陆淮开了口:“罂粟。”

    陆淮想,罂粟必须要知道发生在戴士南身上的事情。

    罂粟对戴士南极为尊敬,而且她为他效力多年,十分了解他。

    起初是罂粟发现戴士南有问题,然后陆淮和叶楚才去南京调查的。

    陆淮顿了顿:“戴士南司令已经被人掉包了。”

    无论是陆宗霆的寿宴上发生的暗杀,还是杀手将暗杀推到江洵身上,都证明了这一点。

    此行去了汉阳,通过纪曼青的反应,陆淮更是确定了此事。

    罂粟眸色一紧,陷入了沉默。

    她垂在身侧的手瞬间捏紧,握成了拳。

    先前,她同戴长官的会面中,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戴长官不可能连先前的事情都记不清楚。

    如今看来,那个戴长官果然有问题。

    罂粟心中一紧,嘴唇抿着,不曾开口。

    陆淮接着说道:“按照我的猜测,戴长官是被董鸿昌囚禁了。”

    过了半晌,罂粟才缓过情绪,问道:“如果现在在南京的戴长官是假的,那我应该怎么做?”

    陆淮开口:“我有一个办法。”

    罂粟看向陆淮:“你说。”

    陆淮道:“莫清寒会让你到北平来,是因为他在上海暂时没有帮手。”

    罂粟顿时明白了陆淮的意思。

    她眯起眼睛:“只要假戴士南站在莫清寒这一边,我对莫清寒的监视就是无效的。”

    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莫清寒逐渐相信自己。

    陆淮:“在莫清寒到北平的时候,我们不能让他起疑。”

    罂粟抬眼看去:“若是追杀莫清寒的杀手也到了北平……”

    陆淮开口:“我们要保证莫清寒活着。”

    罂粟语气坚定:“我明白了。”

    两人一来一回,已经理清了局势。

    经历汉阳一事后,陆淮发现了一个问题。

    无论是纪曼青,还是莫清寒,他们从始至终都只是董鸿昌的棋子。

    原先,陆淮想直接取了莫清寒的性命。

    到了如今,陆淮改变了主意。

    莫清寒非但不能死,而且他必须活着回到上海。

    在这场棋局中,每一颗棋子都必不可少,而公董局有罂粟,莫清寒就能更好地受他们的控制。

    现在重要的不是莫清寒的生死,而是利用莫清寒和这场棋局中的每个棋子。

    棋局必须继续走下去,他们才有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陆淮和罂粟商定结束后,立即离开了这条走廊。

    走廊再次恢复了寂静,仿佛不曾有人来过。

    两人分道扬镳,各自走去自己的方向。

    他们走出的时候,视线毫无交集,似乎两人只是陌生人。

    陆淮和他的手下汇合,他们离开了火车站。

    罂粟出了火车站后,也回到了戴士南名下的宅子。

    在那里,有一辆她的汽车。

    她会将车子开往火车站,按照莫清寒的要求,等他到北平后再行商议。

    没过多久,两辆车子再次驶到了火车站的门口。

    一辆是罂粟的,另一辆是陆淮的。

    他们的车子停在了不远处,却没有汇合,分散在两侧。

    罂粟和陆淮隔着马路对视了一眼,随即转开了视线。

    正值黄昏,天光渐渐暗了,但仍旧有微光照下。

    他们同时将目光落在火车站门口,目光沉沉。

    他们在等待着叶楚和莫清寒的到来。

    ……

    火车飞快行驶,如今已近黄昏。

    日光微沉,夕阳的余晖落了下来,天空似被染上了红色。

    叶楚坐在莫清寒对面,莫清寒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光线已经有些暗淡,映在叶楚的脸上,她看上去格外安静。

    莫清寒眼眸微紧,视线缓缓扫过叶楚。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身子紧绷。手垂在桌下,在衣袖的遮掩下,手里握着一把冰冷的枪。

    叶楚根本没有入睡,一直防备着自己。

    莫清寒牵起唇角,轻笑了一声。

    声音落在寂静车厢,很快就散在空气中。

    他收回视线,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儿,叶楚睁开了眼。

    她的眼睛清明至极,没有一丝睡意。

    叶楚的目光看向莫清寒,眼底掠过一丝恨意。

    她的手隐在桌下,攒紧了几分。

    这时,火车进入了隧道,隧道深长,黑暗沉沉覆盖,周围的一切似乎愈加静了。

    两人心思各异,都隐在了这寂静黑暗之中。

    火车疾驰而去,轰隆轰隆地驶向了远方。

    不知过了多久,火车上的广播响起,打破了寂静。

    “火车已经到达北平,请各位乘客下车。”

    叶楚睁开了眼睛。

    火车上亮着灯,光线倾泻而下。

    莫清寒早就醒了,他瞥了叶楚一眼:“你的枪,可以收起来了。”

    从昨日到现在,叶楚一直是防备的姿态。

    叶楚警惕地看了过去,手里的枪愈加握紧了几分。

    莫清寒平静地说了一句:“我不会杀你。”

    既然两人暂时是合作关系,他不会对叶楚动手。

    叶楚心里冷笑了一声,她自然不会相信莫清寒的话。

    叶楚开了口:“但你不能保证,下了火车后就会安全。”

    虽然杀手未在这列火车上,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但是说不准杀手已经埋伏在火车站,准备伺机下手。

    叶楚眼底的冷意渐深,若不是莫清寒,她不会被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

    莫清寒对叶楚的敌意恍若未觉,他的手摸向腰间的枪:“你说得对,那群杀手可能已经到了。”

    要对自己下手的人,极有可能是法租界的人。

    那人不想让他在公董局待下去,一定会置他于死地,不会轻易罢手。

    莫清寒的枪握在手中,他的神色冷了下来。

    那群杀手极难缠,他不能放松警惕。

    火车停了下来,他们站起身来,下了火车。

    夜幕沉沉,夜风拂来,寂静夜晚透着一丝凛冽的寒意。

    人潮涌动,他们随着人群,往火车站门口走去,声响喧嚣,渐渐高了起来。

    叶楚和莫清寒一面走着,一面观察周围的人。

    他们极为警惕,看杀手是否隐在人群之中。

    四下皆是乘客,那些人脚步匆匆,往门口走去。

    但是,叶楚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

    不远处站着一些人,那些人总是会不经意将目光落在他们身上。

    莫清寒也发觉了,他神色阴冷,握紧了枪:“有杀手。”

    追杀他的人已经到了,他们定是在找机会,准备动手。

    叶楚瞥了他一眼:“暂时停战。”

    目前杀手虎视眈眈,她暂且放下对付莫清寒的心思,专心对付眼前的杀手。

    莫清寒和叶楚快步走出去,穿梭在人群中,试图摆脱杀手。

    他们脚步不停,走得极快。

    人群遮掩了他们的身形,一时之间,杀手找不到机会下手。

    莫清寒说道:“苏言的车会停在火车站门口。”

    他告诉苏言,让她来火车站接他们离开。想必她现在已经到了。

    叶楚冷声道:“你先想想,能否顺利走出火车站。”

    那群杀手紧盯着他们,定不会放他们离开这里,不知何时就会动手。

    这个夜晚注定不会平静。

    他们快要离开门口的时候,这时,枪声骤然响起,响在夜空之中。

    天色黑沉沉的,乌云覆盖了天空,月亮被遮掩了轮廓,看不分明。

    人群瞬间陷入了骚动,大家往四处逃散。

    一时之间,脚步声、尖叫声响了起来,恐惧蔓延,场面极为混乱。

    那群杀手隐在火车站,就是为了杀死莫清寒。

    方才莫清寒隐在人群之中,他们不好下手。他们待人群渐散的时候,便开了枪。

    他们不会让莫清寒离开这里。

    杀手已经认定,叶楚是站在莫清寒这边的,他们也对着叶楚射击。

    叶楚早就有所防备,她举枪对准了杀手,扣动扳机,子弹打入杀手的胸口。

    一个杀手倒地,叶楚又拿枪瞄准了其他人,面无表情地开枪。

    莫清寒执枪射击,神色严寒至极。

    枪声持续响起,仿佛不会停歇。

    火车站陷入了枪战之中,杀气汹涌而来。

    两人枪法极准,又善隐蔽身形,很快,杀手一个个倒下。

    叶楚一面射击,一面远离莫清寒,快步往门口走去。

    莫清寒与叶楚分离,他也往门口移动步子。

    行至门口,莫清寒抬眼看去。

    对面停着一辆车,车里坐着一个人,那人是苏言。

    苏言也恰好看向了他。

    这时,苏言移开了视线,她的目光落在其他地方,眉头一皱。

    苏言拔枪,似乎要对人开枪。

    大部分杀手已被杀了,方才莫清寒走到门口的时候,仅存的一个杀手盯上了他。

    杀手隐在莫清寒身后,莫清寒并未察觉。

    此时,瞧见了苏言的反应,莫清寒看了过去。

    一个杀手正要抬手,对他射击。

    莫清寒眼睛一眯,立即拿枪,扣动了扳机。

    食指微曲,但是,子弹并未射出。

    莫清寒心神一紧。

    子弹已经用尽,而他没有时间再换上新的子弹。

    杀手已经瞄准了莫清寒,正要开枪。

    这时,身后倏地传来枪响,子弹破风而去,直直打入杀手的额头。

    杀手一枪毙命。

    莫清寒眼眸一紧,他转身,往身后看去。

    黑夜寂静,深长暗淡的夜色蔓延,笼在那人的周身,寒彻入骨。

    月光照下,那人的面容愈加清晰。

    莫清寒眸色暗了几分。

    方才开枪的人。

    是陆淮。

    此时,陆淮执枪,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莫清寒。

    冰冷的气息覆下,温度仿佛都低了下来。

    一阵寒风拂过。

    陆淮的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3章 第25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