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第25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4章 第254章

    陆淮的视线落在莫清寒身上, 枪口对准了莫清寒。

    只需一秒, 陆淮扣下扳机,莫清寒就会当场毙命。

    莫清寒眉眼一沉,身子略微僵硬。

    随着天色转淡,温度一分分降下, 春夜的寒风沉默地拂过。

    夜静无声。

    莫清寒和陆淮隔着沉沉的夜色对望着。

    气氛隐约僵滞, 不安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动着。

    下一秒, 陆淮忽的有了动作。

    他移开了对准莫清寒的枪,手垂在身侧,枪口指着地面。

    让莫清寒奇怪的是, 陆淮竟没有开枪。

    方才分明有极佳的机会,陆淮却并没有趁机杀了他。

    莫清寒下意识皱紧了眉。

    他猜不透陆淮是何心思, 但是此地不宜久留。

    待到陆淮收回了枪, 莫清寒快步走向罂粟的车。

    罂粟的车子停在不远处, 莫清寒拉开了车门。

    他坐进了车中,车门很快就被合上。

    罂粟自然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她心中清楚,却故作不知。

    罂粟看向莫清寒:“方才是什么情况?”

    莫清寒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身子靠向车座, 声线冰冷。

    莫清寒声音落下:“先开车。”

    罂粟知道不必急于一时。

    她立即发动了汽车,车子离开了火车站。

    罂粟手握着方向盘,目光落在前方:“你必须好好解释。”

    另外一头。

    陆淮一边收起枪,一边坐进了车子。

    叶楚瞧见陆淮的举动,迅速跟了进去, 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罂粟的车子已经发动,开始向前驶去。

    陆淮立即踩下油门,紧跟了上去。

    两辆黑色的车子向同个方向驶着,一前一后,间隔极短。

    莫清寒自然注意到了后面的车子。

    陆淮跟得极紧。

    罂粟心中了然,却故意问莫清寒:“你什么时候招惹陆淮的?”

    莫清寒不答,车内一片沉默。

    莫清寒看到身后的动静,眯了眯眼:“开快些。”

    先前,罂粟和陆淮已经商量好了。

    在莫清寒的面前,他们三人要装成陌生人,她现在要取得莫清寒的信任,自然会对他的话照做。

    罂粟加快了车速,两辆车子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车开得很快。

    此时,夜色弥漫,虽有路灯亮起,但是光线依旧昏暗。

    罂粟的车子却开得很稳,她手握方向盘,穿过寂静的长街。

    随着夜幕的降临,街上的行人渐渐少了,车子往前加速前行。

    罂粟一面开车,一面同莫清寒说话。

    罂粟皱了皱眉:“你让我接的人难道是叶楚?”

    如今,罂粟要表现出一副对此事毫不知情的样子,才不会让莫清寒起疑。

    过了一会,莫清寒嗯了一声,并不多言。

    明面上,罂粟和莫清寒是站在同一战线。

    两人同为戴士南效力,他们之间的利益同样绑在一起。

    罂粟似乎是好心:“虽同在公董局,但旁人并不知晓我们的关系。”

    她在提醒莫清寒,今夜发生了这么多事情,陆淮就会知道这件事。

    莫清寒看了一眼罂粟,随即偏开了视线:“我们都是戴长官的特工,他不会做什么。”

    戴士南是陆宗霆的亲信,莫清寒和罂粟作为戴士南的两个得力手下,不能被轻易处置。

    罂粟没有立即接话,她装作在观察身后的动静,其实通过中央后视镜看莫清寒的脸。

    他的神情镇定,提到戴长官的时候,眼底没有丝毫波澜。

    罂粟很快将目光落于前方,她心中思索。

    莫清寒是否知道戴长官被人掉包的事情?

    那辆黑色汽车依旧紧随其后。

    尽管罂粟加快了速度,却仍然无法甩开。

    只要罂粟拉大距离,下一秒陆淮就会迅速跟上。

    莫清寒皱了皱眉:“拐进前面那条小巷。”

    后面的车中。

    叶楚同陆淮说着这几天的事情。

    叶楚语气中带着些遗憾:“我试图趁乱杀死莫清寒,但没有成功。”

    莫清寒生性狡猾,警惕性极高。

    陆淮目视前方:“计划现在已经改变了。”

    前面的车突然拐弯了,拐进了一条小巷之中。

    陆淮清楚,这必定是莫清寒的主意,他想要甩掉他们。

    陆淮神色平静,他转动着方向盘,同样换了一个方向。

    车子转弯的时候,轮胎擦过地面,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空旷的寂静之中,声音忽的落下,打破了平静。

    车道开始变窄,巷子里只余一辆车通行。

    稍有不甚,车子的两侧就会擦到墙壁。

    而罂粟和陆淮都熟练地驾驶着车子,即使在巷子中拐着弯,车身也能和墙面保持着距离。

    好几次,车子离墙面仅仅只隔着几寸,很快就要撞上了。

    但是下一秒,他们又立即脱离了困境。

    陆淮呼吸平稳,丝毫没被眼前的情形所影响。

    叶楚相信陆淮,同样没有任何惊慌,她看向陆淮:“现在的计划是什么?”

    陆淮声音低沉:“留住莫清寒的命,继续和董鸿昌周旋。”

    即便少了莫清寒,董鸿昌也会派其他的棋子过来。

    他们不如留下莫清寒的命,至少他是他们曾经最了解的敌人。

    叶楚立即明白了陆淮的心思:“所以方才你没有开枪?”

    陆淮点头。

    叶楚又道:“现在这场追击只是为了让莫清寒不要起疑。”

    陆淮低声笑了笑:“对。”

    巷子不长,很快就驶到了尽头处。

    罂粟的车子重新开到了马路中央,陆淮迅速拐出巷子,跟了上去。

    这时,陆淮转头看了一眼叶楚,叶楚晓得他的意思,做好了准备。

    陆淮脚踩油门,忽的加快速度。

    叶楚的身体猛地往前一倾。

    黑色汽车一个急刹车,倏地减速,刺耳的摩擦声响起。

    车子停在了罂粟的车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罂粟的车子被迫停下,她立即踩下了刹车。

    黑夜沉寂,偶有沁凉的夜风吹起。

    陆淮坐在车中,看向莫清寒的方向。

    四人对峙着,没有一个人下车。

    过了一会,他们同时打开车门。

    无人拿枪。

    叶楚下车时,视线不经意地扫过罂粟,但很快就移开了,仿佛两人只是陌生人罢了。

    罂粟同样没将目光落在叶楚身上。

    莫清寒瞥了一眼旁边的咖啡馆。

    他们的车子恰好停在了咖啡馆的附近,他立即明白了陆淮的意图。

    莫清寒看向陆淮,开了口:“进去谈谈?”

    过了片刻,陆淮才点了点头。

    他们四个人一同进了咖啡馆。

    ……

    夜色深沉,天色愈加暗淡。时至春日,夜晚仍带着一丝冷意。

    柔和的灯光落下,照亮了桌子。

    空气中弥漫着香甜的气息,让人的心静了下来。

    四个人坐在咖啡馆中。

    陆淮和叶楚坐在同一侧,对面坐着莫清寒和罂粟。

    空气有些寂静。

    陆淮和罂粟先前已经商议过,他们会让莫清寒平安回到上海,然后才能进行后续计划。

    所以,这次会面的目的是解开莫清寒的疑惑。

    方才,陆淮并没有开枪杀莫清寒,必须要让他对此事放下疑心。

    还有另一件事,罂粟要取得莫清寒的信任。

    陆淮先开了口:“莫委员认识苏处长?”

    听上去他仿佛并不清楚莫清寒与罂粟之间的关系。

    罂粟回答:“我们同在公董局工作,认识也在所难免。”

    她和莫清寒在工作上有交集,所以才会碰面。

    罂粟的答案在情理之中。

    莫清寒瞥了罂粟一眼,眸色微动。

    从莫清寒的角度来看,她和陆淮并无接触的机会。

    莫清寒思忖,罂粟分明是戴士南的特工,戴士南与陆淮关系不错,那为何罂粟和陆淮不曾认识。

    难道说她只是单方面效忠戴士南吗?

    因为罂粟是戴士南派来监视他的,他曾经怀疑过罂粟与陆淮的关系。

    现在看来,他的疑心倒是散了几分。

    陆淮沉眸:“若是我没记错,你们进公董局的时间相近……”

    言下之意,他怀疑两人的关系。

    罂粟来公董局,是否是为了帮莫清寒做事?

    既然陆淮一直对莫清寒心存警惕,那么,他提防罂粟,也无可厚非。

    陆淮这样说,莫清寒的疑心又散去了大半。

    莫清寒抬眼看陆淮,不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了一句:“那三少有何见解?”

    他神色未变,声线极为阴冷。

    空气僵滞了起来,似一根绷紧的弦,压抑万分。

    周围寂静得厉害,压迫感沉沉落下。

    这时,服务生上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服务生开口:“咖啡做好了。”

    两杯黑咖啡放在陆淮和叶楚面前。

    浅白的雾气袅袅上升,散在寂静空气中,两人的面容有些看不分明。

    莫清寒和罂粟点的是蓝山咖啡。

    陆淮和叶楚同时伸出手,拿起杯子,杯子移到嘴边,他们低头喝了一口。

    他们的动作默契十足,映在了莫清寒的眼底。

    莫清寒扫了一眼,眸色微暗,随即他收回了视线。

    服务生离开了,因为方才的打断,空气缓了下来,仿佛恢复了平静。

    但这平静只是假象,实则暗藏锋芒,暗潮涌动。

    叶楚搁下杯子,看向罂粟:“这样看来,莫委员提到来接我们的人就是苏言处长了。”

    与罂粟说话的时候,叶楚的语气平平淡淡的,只当她是一个陌生人。

    叶楚唇边的笑意渐冷:“先前苏处长因公事来过苏家的公司,我倒是不清楚,原来你同莫委员这样熟。”

    叶楚已经知道陆淮和罂粟的计划,现下故意提起此事。

    他们此次是为了消除莫清寒的疑心,让陆淮的计划顺利进行。

    罂粟来过苏明哲的公司,但她并未和莫清寒讲过此事。

    若是莫清寒日后调查到这件事,认为罂粟刻意隐瞒,是别有居心,他定会怀疑上罂粟。

    叶楚干脆就把这件事摊开来讲,明明白白地摆在莫清寒的面前。

    让莫清寒彻底放下戒心。

    叶楚抬眼看向罂粟,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明白彼此的心思。

    罂粟开口:“叶二小姐独身一人深夜到北平……”

    她顿了一下:“这些事传出去,想必会引来不必要的流言。”

    罂粟是在提醒叶楚,下次要避免这样的危险。

    她继续说:“莫委员也是为你考虑,对吗?”

    罂粟话锋一转,把话引到莫清寒身上,转移了话题,听上去没有半点异常。

    叶楚:“多谢苏处长提醒。”

    夜空愈加幽邃,月光落下,地面被照得雪白。

    夜色渐深,咖啡馆里已经没多少人。外头是沉寂夜色,咖啡馆内更是静谧无声。

    咖啡有些冷了,白气渐渐散了。

    几人坐在桌前,心思各异,未再伸手去碰触咖啡。

    陆淮:“叶楚只是去北平,不知莫委员是何时遇见她的?”

    暂且消除了莫清寒对罂粟的怀疑,接下来就是陆淮的质问了。

    莫清寒话里暗藏深意:“我还没有谢过三少的救命之恩。”

    方才救他一命的人,竟是陆淮。

    陆淮与他纠葛颇深,他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今日分明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但陆淮却没有直接杀了他。

    陆淮为何要这么做?

    莫清寒看向陆淮,他们的视线对上。

    莫清寒神色晦暗,陆淮眼底隐着深深冷意。

    陆淮轻笑:“不必,我只是想问个明白罢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解释了自己方才没有杀莫清寒的理由。

    留莫清寒一命,是想问清楚,莫清寒为何会与叶楚一起失踪。

    陆淮的真实心思暗藏心底,不透露半分。

    莫清寒眸色暗了几分。

    他清楚,陆淮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莫清寒猜测,陆淮没有开枪,是因为罂粟在场。

    罂粟与自己同在公董局工作,若是他死在北平,罂粟定会将这件事情上报。

    陆淮无缘无故杀了公董局的行政委员,即便陆家势大,这件事情他也无法解释。

    他更无法向法租界交待。

    想来这就是陆淮没下杀手的原因。

    莫清寒的视线掠过叶楚:“既然三少和叶楚的关系非同一般,我觉得你还是问她更合适。”

    叶楚和自己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是事实。

    他刻意在陆淮面前提起,就是为了提醒陆淮,叶楚先前与他在一起。

    他这样做,是为了让陆淮心存芥蒂,挑拨陆淮和叶楚两人的关系。

    即便他知道这个概率极小,不知怎的,仍是说出了口。

    话音落下,莫清寒看着两人,注意他们的反应。

    陆淮对莫清寒的话恍若未觉,他的神色平静至极。

    陆淮握住了叶楚的手:“她舟车劳顿,我很快就会带她去休息的。”

    他避开了莫清寒的挑拨。

    叶楚的视线落在陆淮身上,眼底浮起一丝笑意。

    他们相视一笑。

    方才紧张的局面,被他们轻松化解了。

    这种小事根本不值得放在心上。

    莫清寒眸色愈加暗了,缓缓开口:“但愿她不要错过明日的学术会议。”

    他的这句关切极为虚伪。

    陆淮落下一句:“那我们上海再见罢。”

    陆淮和叶楚不再看他,起身走了。

    罂粟和莫清寒没有多做停留,也离开了咖啡馆。

    莫清寒敛眸沉思,他晓得,今晚陆淮放过了他一命,定是有事在上海等着他。

    他一定要万分警惕。

    汽车驶进冰冷的夜里,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

    陆淮驱车离开后,带着叶楚去了陆家在北平的宅子。

    他们相信,经过今晚的事情,莫清寒已经知道罂粟和他们并无牵扯。

    即便南京的戴长官是假的,对罂粟的威胁也不会太大。

    叶楚一路奔波,却因为警惕心,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进了房间后,她洗去了一身的疲倦,陆淮已经命人已经准备好了干净的衣物。

    叶楚很快就躺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

    许是太累的缘故,一整个晚上,叶楚都没有做梦。

    她的卧室里寂静万分,墙上的钟安静地走着。

    时间已经到了早上七点。

    天气晴好,阳光从窗子里落进来,明晃晃地亮。

    空气中浮着细小的微尘。

    阳光有些刺眼,叶楚转了个身,侧身背对着窗子睡。

    忽的有人在唤她的名字。

    叶楚只觉得困极了,整个身体累得厉害,她皱了皱眉。

    那人叹了一口气。

    他躺了下来,用手抚着叶楚的长发,手底下是她细滑柔软的皮肤。

    叶楚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

    陆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似是在温柔地轻触着耳垂。

    “叫你起床。”

    话音刚落,他的唇微微张开,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半梦半醒之间,叶楚只觉得一股酥麻之感攀爬了上来。

    十分熟悉的感觉。

    陆淮继续开口:“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叶楚意识模糊,嗯了一声,但一时之间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

    陆淮的双唇沿着她细润的肌肤,逐渐移到了她的嘴唇。

    她的唇轻而易举地被他撬开。

    她不自觉地微张着唇瓣,容纳他的进入。

    他的手很快覆了上来,探进睡裙里,抚摸着她柔软的身体。

    在双方的主动下,这个吻渐渐加深。

    空气也被缠绵暧昧所覆盖。

    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忽的抽离。

    “今早八点有一个学术会议。”

    他指的其实是这件事情。

    陆淮的话落进了叶楚耳中,她猛地一惊。

    她睁开了眼睛。

    眼神瞬间变得清明了起来。

    方才的困意也全然消失。

    陆淮整理了一下,她身上那件已经被他弄乱的睡裙。

    他的言语中带着一丝笑意。

    “我送你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有特殊的叫她起床的方式。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4章 第25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