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第25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5章 第255章

    阳光安静落进来, 陆淮的声线清晰极了。

    叶楚怔了一怔。

    此次她来北平的目的正是这场学术会议。

    不知是因为太累了, 还是陆淮在这里的缘故,她竟忘了这样重要的事情。

    叶楚嗯了一声,方才的暧昧也抛之脑后。

    她很快就下床,换掉了身上的睡裙, 将衣服收拾得齐整。

    叶楚的行李已经放在了卧室中, 她带上了那份整理好的资料。

    两人一同下楼, 用过早餐后,开车前往学术会议举办的酒店。

    先前在叶楚失踪后,暗卫已经有了两个计划。

    如果能立即找到, 那就再好不过。

    若是在天亮之前,他们仍是不能将她带回, 信礼中学的老师就会发现异常。

    叶楚被莫清寒带走后, 暗卫通知了老师, 说叶楚临时有事离开,会在学术会议开始前赶回北平。

    因此, 在叶楚回到了他们之中后,老师和学生们都面色如常,无人怀疑她的去向。

    ……

    董鸿昌坐在书房内, 思绪飘远。

    假戴士南已经获取了陆宗霆的信任,事情在顺利发展,接下来可以继续谋划其他事情。

    董鸿昌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赵秉是董鸿昌最信任的手下,他行踪隐秘, 就像一个影子。

    董鸿昌接下来让戴士南完成的事情,若是用电报传达,他并不放心。

    让赵秉把这件事告诉戴士南,董鸿昌才觉得万无一失。

    电话被接起,董鸿昌开口:“赵秉。”

    电话那头传来赵秉的声音:“董督军。”

    董鸿昌:“你来我这里一趟。”

    赵秉:“是。”

    赵秉到了董鸿昌的私宅,行至书房,推开门走了进去。

    董鸿昌坐在书房里,抬眼看了过来,示意赵秉坐下。

    赵秉声音恭敬:“督军。”

    董鸿昌问道:“南京这个城市,你可熟悉?”

    赵秉了然:“董督军是否有事让我去做?”

    他的任务都不在华东地区,但也曾去过几回南京。

    赵秉清楚董鸿昌的性子,若是无事不会找他。

    董鸿昌神色严肃,缓缓开口:“这次的任务,只有你能去做。”

    董鸿昌极为谨慎,不会全然相信其他人。若是赵秉来完成这件事,他才会放心。

    赵秉:“多谢督军信任。”

    董鸿昌开口:“你去和他接头。”

    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赵秉。

    赵秉接过照片,照片被搁在桌上。

    赵秉低头看了一眼,怔了几秒。

    灯光照亮了照片,上面的人面容清晰至极。

    他认得此人,那是戴士南。

    赵秉思索,戴士南是陆宗霆的亲信,莫非……

    戴士南已经站在他们这边了?

    董鸿昌瞥了赵秉一眼:“你告诉他,有件事是时候说了。”

    他的话藏了一半,并未说全,但戴士南会明白他的意思。

    赵秉没有多问,直接应下。

    ……

    南京。

    戴士南离开政府大楼,上了车。

    车子停下,戴士南径直走进了戴公馆。

    已是黄昏时分,夜色缓缓落下,光线变得昏暗起来。

    下人已经准备好了晚餐,戴士南坐在桌边,开始用餐。

    用过晚餐后,戴士南站起身,往书房的方向走去。

    行至书房,戴士南往周围扫了一眼。

    周围空无一人,只有寂静夜色。夜风掠过树叶,响起了簌簌风声。

    确定没有人会来到这里,戴士南这才走进了书房。

    书房落锁,戴士南走到一张桌边,那里放着收音机。

    戴士南低头看了一眼怀表,秒针转动,时间缓缓流逝。

    时间快到了。

    戴士南打开了收音机。

    过了一会儿,寂静的书房里响起了声音。

    戴士南凝神听着。

    那是一个广播电台的信号。

    电台中正在念一段书中的情节。

    戴士南一边听着,一边思索,记起了这段情节来自哪一本书。

    这条广播结束,接收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后,戴士南关掉了收音机。

    声音骤然停止,书房内恢复了寂静。

    戴士南转身,往书架的方向走去。

    两列高大的书架立在那里,上面摆放着一排排书,极为整齐。

    戴士南的目光一寸寸扫过书架,寻找着需要的那本书。

    他的目光凝在了某处。

    然后,戴士南伸手,拿下了这本书。

    戴士南拿着书,来到桌边坐下。

    书被搁在桌上,戴士南翻开了书。

    戴士南按照广播中的讯息,一页页翻找。

    那条广播,其实是从汉阳那边传来的信息,信息则隐藏在书中。

    戴士南目光专注,落在书上,寻找那些词语。

    过了一会儿,讯息逐渐变得完整。

    戴士南目光沉沉。

    后天、医院、外科、接头。

    戴士南将书搁下,放在桌上,垂眸沉思。

    他先前在真的戴士南身边潜伏,知道他最常去的是一家教会医院。

    如今信息明了,戴士南晓得董鸿昌要让自己做的事情。

    后天,董鸿昌会派人到那个医院和他接头。

    ……

    清晨,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下,下个不停。

    天地间尽是暗沉沉的雨,朦胧的雾气逐渐笼罩下来,雨水茫茫。

    一辆车子从戴公馆驶出,戴士南亲自驾车离开。

    车子驶了一段时间后停了下来,停在了一家饭店门口。

    戴士南下了车,走进了饭店。

    尽管下着雨,但他并没有撑伞,径直走下了车。

    细雨虽薄,但不断地落在戴士南的衣服上,没过多久,他的衣服上就沾上了一层雾气。

    戴士南进了店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陌生的面孔。

    进入房间后,戴士南做了易容,伪装一番后,才离开了饭店。

    他先去报刊亭买了一张申报,随后去了平日里常去的那家教会医院。

    医院就在饭店的附近,戴士南没有开车,而是走路前去。

    为了防止有人起疑,他将车子停在了饭店的附近。

    戴士南很快就到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戴士南没有挂号,径直上了二楼。

    戴士南伪装得极好,无人认出他的身份。

    他仿佛就是一个来看病的普通病人,再寻常不过了。

    虽然现在是早上,但是医院里已经来了不少病人。

    医院大厅里人来人往,皆是来看病的。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挥之不散。

    四周皆是白色的墙壁,令人压抑万分。

    戴士南穿过人群,沿着楼梯往上。

    外科在二楼,二楼的人不是很多,只是三三两两坐着几个人。

    二楼有不少空置的座位,医院安排这些座位,为了让病人在等候的时候能够休息一会。

    戴士南手执着申报,漫不经心地走到后面的座位。

    这一排的座位靠近角落,病人寥寥无几。

    戴士南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他旁边的两个位置都恰好空着。

    坐下来后,他没有往四周察看,而是拿出了那张申报。

    他将其展开,动作惬意,随后认真地看了起来。

    戴士南的目光落在申报上,眼神并没有游离,他的全部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上面。

    不过,戴士南没有其他动作,仿佛在等人。

    南京的一家酒店中。

    赵秉在酒店其中的一间房间中,他抬起手,查看手上的腕表,确认时间。

    昨日,他就已经到了南京,而今天则是接头的日子。

    赵秉需要和戴士南见上一面,有些消息需要通知他。

    赵秉很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但是他没有太早过去,以免行动出现偏差,会发生意外。

    过了一会,赵秉再次看向腕表,他确认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赵秉离开了酒店,他坐上黄包车,去了戴士南所在的那家教会医院。

    医院的人渐多,来来往往。

    赵秉混在其中,随着人潮,一同进入了医院。

    赵秉和戴士南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医院的二楼。

    他没有在大厅多做停留,直接走上了楼梯。

    赵秉没有立即坐下,他先是扫了一眼病号等候区。

    这里有两个病人拿着报纸。

    这个动作正是他和戴士南的接头暗号。

    现在,他需要仔细分辨一番,才能确认这两人的身份。

    其中一个人将报纸放在腿上,那人低下头看着,赵秉无法看到报纸上的内容。

    另外一个人则将申报展开,他身子靠在后面,手立在空中。

    赵秉能清楚地看见申报两个大字和日期。

    而上面的日期很清楚,是今天的报纸。

    若是戴士南想向自己表明他的身份,自然会这么做。

    赵秉已经确定了那个人就是目标人物。

    而现在,戴士南身旁的两个位置都坐了人,赵秉没法靠近他。

    赵秉刻意退至到一旁的角落中,他假装在等着人,实则用余光注意着戴士南的方向。

    过了一会,戴士南旁边其中一个病人站起了身,护士刚好叫到他的号码,那人离开了座位。

    赵秉的视线落在戴士南的身上,立即提步走了过去。

    戴士南察觉到身旁有一道阴影落下,随后,他旁边的空座上有人坐了下来。

    身侧响起了一个声音,清晰地传入戴士南的耳中。

    “先生,申报能借我看一下吗?”

    这是今天第一次有人同戴士南搭话。

    戴士南立即警惕了起来,但是他的声音依旧温和:“怎么了?”

    赵秉朝他笑了笑:“我来得迟,大概会等很久,所以想借报纸一看。”

    戴士南观察着他的神情,那人的神色自然,丝毫不显露半分。

    赵秉又补了一句:“护士应该快要叫到你了。”

    戴士南犹豫了几秒后,伸出了手,将手中的报纸递了过去。

    赵秉接过了报纸,但此时戴士南并未松手。

    两人各执报纸的一端。

    这时,赵秉的手指在申报的边缘摩挲了两下。

    戴士南看了他一眼,两个人的视线对上,像是确认了一个讯息。

    他们认出了对方的身份,成功接头。

    下一秒,戴士南的手一松,报纸十分自然地落入了赵秉的手中。

    赵秉接过了报纸。

    而戴士南则移开了视线,似乎在等待护士的叫号。

    赵秉将报纸展开,他一面看着报纸,一面侧了侧头。

    赵秉的声音很轻:“有件事情……”

    戴士南听到耳畔的声音,没有转头,但立即凝神去听。

    赵秉继续道:“是时候说了。”

    说完后,赵秉没有再说其他的话。

    两人之间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全都不发一言。

    仿佛只是这里的两个过客。

    二楼的病人开始逐渐多了起来,旁边的位置都已经坐满了人。

    而赵秉和戴士南沉默不语,皆沉浸在自己的事情当中。

    半刻钟后,赵秉似乎看完了报纸,他笑了笑,将报纸还给了戴士南。

    赵秉看向戴士南:“多谢先生。”

    戴士南对上他的目光:“不客气。”

    赵秉说完话后,就站起身来,立即离开了座位。

    他下了楼,走出了医院。

    又过了半响后,戴士南将报纸夹在手臂间,也从座位上站起。

    外头的小雨依旧还在下着,雾气蒙蒙,一切仿佛静止了一般,什么都瞧不真切。

    戴士南步子一拐,一头走进了雨中。

    小雨落在他的发间和肩膀,瞬间沾湿了一片。

    他往先前那家饭店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他就回到了饭店。

    之前,戴士南有定好的房间,他立即回到房间,卸下了易容和伪装。

    没过多久,戴士南显露出原先的真实面容。

    他的车子停在饭店的门口,出来后立即开车回了戴公馆。

    如此一来,戴士南似乎仅仅只在饭店待了几个小时,并未去其他的地方。

    戴士南觉得自己的行为不会被人发现,而他也同样接收到了董鸿昌的讯息。

    董鸿昌的意思是,让他向莫清寒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戴士南要回一趟上海,他需要同莫清寒见上一面。

    戴士南心中清楚,在董督军的计划中,莫清寒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他看向窗外,外头细雨绵绵。

    雨落遍了整个南京。

    戴士南思忖。

    但愿他和莫清寒的第一次会面能顺利进行。

    ……

    南京督军府。

    陆宗霆走进密室,来到保险柜前,停下脚步。

    锁被打开,他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份机密文件。

    陆宗霆坐下,机密文件搁在桌上。

    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照亮了桌子。

    陆宗霆的目光落在桌上,这是迷雾计划的备份。

    为了避免戴士南起疑心,陆宗霆没有派人跟踪他。

    如今假戴士南认为,自己已经相信了他,现在定是在谋算其他事情。

    陆宗霆细细思索,眉头微紧。

    迷雾计划已经启动,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他们所做的事情,都会影响计划的进行。

    迷雾计划中,有两个极为关键的特工。

    有一个人是诱饵,而另一个则是在旁监视诱饵的人。

    陆宗霆准备联系其中一个特工。

    罂粟。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5章 第25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