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第25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6章 第256章

    莫清寒回到上海, 继续在公董局工作, 法租界的人见到他,仍是假意逢迎的样子。

    从表面上看来,并不能判断,是何人策划了这场刺杀。

    莫清寒眼底隐着冷意, 面上也没有显露半分。

    法租界的人虎视眈眈, 这种事情不会停歇, 仍会持续下去。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

    他必定会谨慎万分,不会让那群人如愿。

    桌上搁着一份报纸,莫清寒的视线落在上面。

    他看着报纸, 眉头紧锁。

    上面写着一则新闻,北平火车站发生枪击案, 上海法租界公董局行政委员疑似出现在当场。

    莫清寒神色冷了下来, 继续看去。

    旁边还附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但能看出那人是自己。

    分明在场的还有叶楚,但陆淮封锁了所有照片流出的渠道。

    外界只会知道公董局华人委员在那里。

    那些人会认为, 这场事故极有可能与他有关。

    莫清寒眼底冷意渐深。

    想必陆淮在等待他们两人到北平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陆淮早就设好了陷阱,等着自己走进来。

    这时, 电话声倏地响起,打断了莫清寒的思绪。

    莫清寒放下报纸,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戴士南的声音,他要和自己见面。

    搁下电话,莫清寒心中起了疑心。

    戴士南让他进了公董局后, 却没有再来找过他。

    他查过戴士南的行程,前阵子分明来过上海,想必是为了见罂粟。

    戴士南此番来见自己是为了什么目的?

    莫清寒心思沉沉,谨慎地出了门。

    日光落下,夜幕沉沉。

    莫清寒来到一座私宅,戴士南已经在那等他了。

    莫清寒关上了门,转身看向戴士南。

    戴士南先开了口:“莫清寒。”

    莫清寒垂眸:“戴长官。”

    戴士南细细打量一番:“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你的新闻,董督军觉得你行事太过张扬。”

    莫清寒在北平发生的事情,已经登报。

    如今,董鸿昌也知道了这件事,想让他来提点莫清寒几句。

    莫清寒是董鸿昌的手下,他听董鸿昌提起过,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莫清寒的面容。

    莫清寒怔了一下,下意识手伸向腰间。

    那里有一把冰冷的枪。

    这个人说话口吻与戴士南极不相同,戴士南提起董鸿昌的时候,从不会称他为董督军。

    莫清寒的疑心愈加重了,他的手握住了枪。

    戴士南继续开口:“这样会让你在法租界……”

    没等他说完,就察觉到一股冷硬的感觉,有什么东西抵住了他的额头。

    强烈的压迫感袭来,空气似冰冷了几分。

    戴士南抬眼看去,莫清寒面无表情地拿枪对准了他。

    莫清寒漠然开口:“你是谁?”

    他已经确定,眼前这人不是戴士南。

    那这人借着戴士南的名义,约自己来到这里,到底有何目的?

    戴士南冷笑了一声,眼底没有惧意。

    莫清寒声线阴冷至极,落在寂静空气中:“说清楚,你到底是谁?”

    乌黑的枪口往前移了几分,直直抵住他的头。

    他的食指放在扳机上,胁迫之意愈加浓了。

    戴士南的回答稍有不慎,莫清寒就会立即开枪。

    戴士南看向莫清寒,神色平静极了。

    他在汉阳接受训练时,董鸿昌告诉过他,莫清寒的事情。

    莫清寒心狠手辣,从不会让自己落入不利的境地。与他相处时,一定要万分小心。

    现在看来,果真名不虚传。

    戴士南开了口:“我并非先前的戴长官,而是董督军派来的。”

    莫清寒手中的枪一顿,目光滞了几分。

    他竟是董鸿昌的手下?

    戴士南继续开口:“真正的戴士南已经被囚禁在汉阳。”

    “我在他身边潜伏已久,模仿他的一举一动。”

    莫清寒松开了扣紧扳机的手。

    空气缓了下来,莫清寒眼底的敌意消散了些。

    戴士南问:“莫清寒,你可曾听说过迷雾计划?”

    莫清寒放下了手中的枪,手垂在身侧。

    他隐约听董鸿昌提过,此计划是戴司令和陆宗霆所制定,但戴司令从没有告诉过他。

    这人既然知道迷雾计划,想必没有骗他,这人确实是董鸿昌派来的。

    戴士南看向莫清寒:“你和罂粟都是这个计划上的人。”

    董鸿昌让他过来找莫清寒,一是要莫清寒知道,真正的戴士南已被掉包,换成了董鸿昌的人。

    二是要告诉莫清寒,迷雾计划的事情。

    莫清寒声音有些低哑:“罂粟来公董局的目的是为了监视我。”

    他先前已经确定了此事。

    戴士南:“我们应该多加注意罂粟。”

    罂粟对真正的戴士南效忠,她不知道真正的戴士南已被囚禁,所以现在仍在为他们做事。

    若是某一日,罂粟得知了真相,发觉了不对劲,她将会影响他们计划的进行。

    因此,平日要盯紧罂粟,不能暴露一分一毫。

    莫清寒沉默,没有开口。

    戴士南接着开口:“她极为相信戴士南,而我们要做的是获取她的信任。”

    先让罂粟相信他们,为他们做事。

    他的声音再次落下说:“必要时刻,可以策反她。”

    罂粟能力高超,做事果敢,若是她站在他们的阵营,不失为一个极好的助力。

    尽量让罂粟为他们所用,待万不得已时,再取了她的性命。

    戴士南讲完话后,便离开了。

    莫清寒没有离开,仍站在宅子里。

    宅子周围寂静极了,偶有风声掠过,发出轻微的声响。

    夜色黑沉沉的,漆黑的夜空之中,闪烁着几点星光。

    为何老师先前不直接告诉他,戴士南已经被换下一事?

    他一直对老师忠心耿耿,从无其他想法,老师为何要这么做?

    莫清寒眸色深了几分,眼底的光一寸寸褪去。

    老师一直把这件事隐瞒至今,如今,他还要从别人的口中,得知这一真相。

    难道说老师刻意瞒着他此事?

    莫清寒开始怀疑董鸿昌的用意。

    董鸿昌此举,是否担心他已经被戴士南策反?

    他听从董鸿昌的命令,潜伏在戴士南身边,为董鸿昌窃取情报。

    他做了很多事情,到头来,却被董鸿昌怀疑他的忠心。

    四下愈发静了。

    莫清寒自嘲地笑了一下。

    董鸿昌口口声声说他是最信任的人,却连信任也不交付于他。

    莫清寒看向窗外。

    外头是漆黑的夜,夜色似被割裂了一道口子,冷风灌入,寒意侵袭而至。

    他沉默地站在那里,仿佛要与这寂静的黑暗融到了一起。

    不知怎的,莫清寒又想起了前几日发生的事情。

    在北平的时候,杀手追捕他上了火车,他意外与叶楚逃离火车,共处了一段时间。

    两人遇见的时候,争锋相对,为了躲避杀手,两人不得已暂时站在统一战线。

    那时,他对叶楚说,不会杀她,这句话并不是假话。

    思及此,莫清寒神色微暗,仿若深长的谷底,那里没有光亮,漆黑一片。

    叶楚假意应了他的话,但在酒馆的时候,刻意打翻酒杯,引起杀手注意。

    莫清寒眸色愈加幽暗,空气也似凝结了一样。

    叶楚从没对他放下戒心,她一直都想置他于死地。

    夜色凝重,四下似被笼上了浓郁的阴影,重重压来。

    这世界上,或许没有一个会完全相信他的人了。

    夜风透窗而入,他的衣袖微微扬起,寒意深深。

    莫清寒眼底的嘲讽之意散去,暗色涌了上来。

    罢了,反正他也从不信旁人。

    房间安静极了,莫清寒的背影静默孤寂。

    月光拉长了他的身影,映在地上,寂寥万分。

    黑暗无声无息地蔓延,覆上了他的全身,这样的严寒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

    罂粟也回了上海,她去北平的时候请了几天假,回来后自然要将积压的公务做完。

    莫清寒一事,她心中已经有了分寸,若是有了紧急情况也能随时应对。

    罂粟下班后,离开了办公室,准备回公寓。

    罂粟随意在外用了餐,步行走回家。

    黄昏时分,夕阳的余光落下,天光渐暗。

    当罂粟走出餐厅的时候,她的眉头忽的一皱。

    她的步子略微停了停,随即恢复成先前的模样。

    罂粟发现有人在跟踪她。

    那人身形隐在人群之中,极为谨慎。

    不过,那人又故意露出一些细小的线索,让罂粟能够察觉出。

    罂粟不确定那人的目的,只能随机应变。

    此时,罂粟身处闹市,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罂粟思索片刻后,混入了行人当中。

    罂粟一面留心着背后的动静,一面继续往前走去。

    那人发现罂粟离开,立即跟了上来。

    虽然人潮拥挤,但身后那人始终跟得极紧。

    罂粟清楚这里的地形,她知道前面不远处有一条小巷。

    若是她想要打探那人的身份,那么她需要一个僻静的地方。

    罂粟步子不停,却仍旧放缓了脚步,让身后那人能够跟上。

    不一会,罂粟走出了闹街,前方果然出现了一条巷子。

    罂粟拐过街角,身影消失在寂静昏暗的巷口。

    一走进巷子,街道上的声音骤然减弱了几分。

    拂过的冷风忽然大了起来,急一阵,缓一阵,声声不停。

    罂粟的背影在巷子中若隐若现。

    她的余光掠过身后,随即往巷子深处走出。

    罂粟料得没错,那人很快就跟了进来。

    巷子渐深,越往里走,光线越是黯淡。

    寂静的空气中忽的被掀起了一角,那人先出了手。

    那人是个左撇子,他左手立成手刀,狠狠砸向罂粟的脑袋。

    罂粟反应极快,立即偏开了头。

    那人的手擦过罂粟的发梢,凌厉的出掌带起一阵风,竟有些微微刺疼。

    罂粟迅速后退一步,退出那人的攻击范围。

    罂粟眯了眯眼,想要看清那人的相貌。

    她发现那人身量极高,阴影覆下,遮住了罂粟的视线。

    虽然这里昏暗异常,但是那人能立即辨认出罂粟的位置。

    他发现罂粟躲闪,毫不犹豫地继续出手。

    罂粟借机往后一看,她的身后竟是一面密封的墙面。

    毫无退路。

    那人发现罂粟的困境,大步上前,很快抓住了罂粟的手臂。

    罂粟借着那人的力量,身子腾空,双脚用力往墙上一蹬。

    罂粟毫无保留,力道极大。

    冲力迫使那个男人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站稳了脚。

    罂粟手肘曲起,狠狠砸向那人的面门。

    那人毫无防备,罂粟的手肘恰好砸到了他的鼻子上。

    寂静的巷子中,响起了一声闷哼。

    由于连续的攻击,罂粟的身子不稳,她往男人的侧边一避。

    等到站稳后,罂粟立即蹲下身子,以右腿为支点,左腿扫向了那人的脚踝。

    那人仍旧捂住鼻子,罂粟下手极重,他一时之间还未缓过神。

    下一秒,那人再次受到罂粟的攻击,身子倾倒在地。

    短刀从罂粟的袖间滑落,她立即握紧。

    罂粟上前一步,冰冷的刀刃抵住了那人的喉管。

    只需一秒,罂粟就能结束他的性命。

    寂静的巷子中吹来冷冽的夜风,天色已经完全黑透了,只余下黑暗覆满了狭窄的小巷尽头。

    罂粟皱紧了眉,声音沉沉落下。

    罂粟开口:“是谁派你来的?”

    虽然罂粟的刀子抵着那人的脖子,但是她并没有要取走那人的性命。

    在方才的一番打斗中,罂粟能够察觉到此人的意图。

    他似乎并不想伤及她的性命,刚才对她的出手,更像是一场试探。

    那人轻笑一声,他心想眼前这个女人的身手果然出色。

    不愧是戴士南手下最优秀的特工之一。

    那人无视抵着他脖子上的刀子,他知道罂粟不会杀死他。

    沉吟了半秒后,那人出声:“190号特工……”

    罂粟心中一凛,握紧刀柄的手更是紧上了几分。

    罂粟是由戴士南一手训练出来的特工,只有戴士南知道她的编号。

    眼前这人从何得知?

    难道说他和戴士南有关?

    但是,她已经确认,戴士南被人掉包,现下在南京的那人是假的。

    罂粟刚想细问,那人再次开口。

    “督军要见你一面。”

    罂粟的手一松,刀子立即离开了那人的脖间。

    她知道他口中的督军指的是陆宗霆。

    如果陆宗霆知道了戴士南的事情,想要见她也不足为奇。

    但还有另一种可能性,这个人是假戴士南派来的,目的是让她落进陷阱。

    尽管不知真假,她仍是放了那人离开。

    剩下的事情,见招拆招就是了。

    ……

    北平。

    历经几日的学术会议已经结束,老师和学生将乘坐明晚的火车回上海。

    学生们都拥有了一天半的空闲时间,可以自行去各处玩。

    而在陆家的宅子里。

    陆淮进了叶楚的卧室,他们正在细究半个月前,他去汉阳前的事情。

    当时,陆淮为了隐瞒叶楚,灌醉了她,离开上海。

    先前他们一个忙于汉阳之事,一个忙于躲避追杀……

    现下一切事情都已经解决,恰巧能够好好地聊一下。

    叶楚:“陆先生,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何要将此事瞒着我?”

    她并非无理取闹之人,若是陆淮开门见山,她也不会主动跟去。

    话虽如此,叶楚的语气中却没有一丝恼意。

    陆淮开了口:“叶小姐,你不能错怪我。”

    “我在汉阳这些天,虽疲于奔波,但也很想你。”

    叶楚抬了抬眉:“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陆淮:“嗯?”

    她的目光清冷:“你那时可是直接灌醉了我。”

    陆淮朝叶楚靠近,他的气息温热,一寸一寸蔓延过来,包围住她的周身。

    “那我现在补偿你可好?”

    没等她答应,他的唇已经落了下来。

    那双唇没有落在她的嘴唇上,而是轻吻着她洁白好看的脖子。

    叶楚的身体不太听话。

    那股子熟悉的酥痒感又上来了。

    一时之间有些站立不稳,她往后一靠。

    后面空无一物,她险些跌倒,双腿不自觉地绷直。

    陆淮很快伸出手,搂住她的腰,护住她的脊背,以防受伤。

    那只灼热的手隔着一层又薄又轻的衣衫,手指沿着她柔软的纤腰,缓慢地往上爬去。

    她的身后是一排扣得极紧的纽扣。

    在他的动作下,那些纽扣松了,然后一颗一颗被解开。

    她的上衣尽数卸掉,从身上滑落下来。

    此间春.光,展露无余。

    他恰巧看到了那里,白皙通透的肌肤、和精致好看的形状。

    在这段时间的调教下。

    某处似乎变得饱满了些?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6章 第25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