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第25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7章 第257章

    陆淮轻笑了一声, 笑声极轻。

    若有似无的缠绵氛围, 此刻愈加浓烈了起来。

    外头细密的阳光落了进来,照在叶楚白皙的身体上。

    显得更加雪白通透,周身仿佛被笼上了一层轻轻浅浅的光晕。

    他的吻在那精致柔软的地方落下。

    极深极深的情意,不断地随着这些吻蔓延开来。

    她的身子愈发绵软。

    她扶住他的后脑, 身体却随着他的动作往后倾去。

    在叶楚险些要瘫软之际, 她绷紧的双腿一提。

    两条腿顺势一勾, 缠上了陆淮的腰。

    她的身子晃了晃,很快搂住他的脖子,同他的身体严密贴合, 他的动作一顿。

    陆淮的唇沿着叶楚的脖颈,向上而去, 吻上她的嘴唇。

    与此同时, 他的双手移到她的大腿处, 抬起她的身体,令她的腿缠得更紧些。

    双唇紧贴, 唇齿相交。

    他肆意掠夺着她齿间香气。

    但她也毫不相让,挑拨着他唇间敏感。

    她的腰极为纤细,但肌肤却细润得紧, 他像是抱着柔软无比的水那般。

    那抹细滑的水流,被他笼在怀中。

    陆淮抱着叶楚,一边吻她一边往前面走去,他身体的灼热更加强烈。

    他记得,那里似乎有一张桌子。

    很快就寻到了那处地方, 他将她身体抬起,轻放在桌上。

    叶楚方才用力勾紧陆淮腰部的双腿松了几分。

    他的手轻轻摩挲着她的腿,她不自觉地环紧上去。

    也许陆淮得到了满意的答案。

    他的唇继续吻着,手抚摸着她身体的各处,光滑又没有遮挡。

    触感又酥又痒,没由来的燥热不住地延伸着。

    春末的阳光照进了寂静的屋子,隐约能听到低吟的声响。

    里面是香.艳至极的画面。

    仿佛那两个人是坠进了温柔的深渊里。

    而那些细小的声音漂浮在空气中,尽数被阳光所融化。

    ……

    上海的一间公寓。

    房内只开着一盏灯,柔和的光线落下,照亮房间的一角。

    此时,窗户紧闭,窗帘拉得很紧,房里寂静极了。

    罂粟正坐在桌子旁,想着前几日发生在巷子中的那次对话。

    巷子里的那个男人同她一番打斗后,留下一句话,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那人仿佛消失了一般,没有继续联系她。

    罂粟不确定那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时,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划破房内的寂静,顿时打断了罂粟的思绪。

    罂粟皱了皱眉,她站起身,接起了电话。

    犹豫了半秒,罂粟出声:“是谁?”

    电话那头的人开了口,而罂粟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

    “明晚,布朗路上的花店。”

    说话的人是一个男人,他只说了这句话后,就立即挂了电话。

    罂粟刚想继续问,电话那边已经没有人。

    罂粟只得搁下了电话。

    罂粟思索方才那人说的话,明晚,布朗路上的花店。

    她联想起前几日的事情,她制服那个偷袭她的男人后,那人说督军要见她,并说出了她在特工组织的编号。

    罂粟认为这个电话极有可能是陆督军派人打的。

    不过此事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性,有人想要趁这个机会试探她。

    罂粟是受过训练的特工,他们知道她警惕心极高。

    况且她的直接上司是戴司令,她只对戴司令忠心。

    即便是督军陆宗霆要见她,她也会有所防备。

    因此,这回的电话直接告知了信息,并没有询问她的态度。

    无论电话背后的人是谁,这次的见面,她必须过去。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罂粟并未做易容。

    若是那人能够找到她,定是已经清楚她的身份。

    他们知道,除了特工以外,她的另外一重身份是公董局的苏言。

    罂粟穿了一件黑色的风衣,她系紧了腰带。

    她毫不犹豫地走出了公寓,身影很快就融于夜色之中。

    现在时间是晚上八点,罂粟去的时间不早不晚。

    布朗路离公寓有段距离,罂粟是步行过去的。

    昨天,罂粟接到电话后,就立即查了陆宗霆今日的行程。

    报纸和各个消息渠道都无人知道。

    罂粟没有调查出陆宗霆如今的具体位置。

    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仍留在南京督军府。

    不过,很多事情依旧需要亲眼看到,才能知道是否真实。

    没过多久,罂粟就来到了布朗路。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花店里亮着灯,柔黄的灯光从店里倾泻而出。

    花店的位置很容易找到。

    先前,罂粟曾来过这里,很自然地走了进去。

    虽然那人约定在这里见面,但是花店仍在照常营业。

    不过,罂粟能认出,里面的店员已经换了。

    在罂粟来到公董局后,她就将法租界的一切地方熟记于心。

    罂粟随意开口问道:“你看上去有些面生。”

    店员朝罂粟笑了笑,神色如常:“原来的人回老家了。”

    店员是个四十多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是上海本地口音,并未有其他异常。

    罂粟点头:“是吗?”

    花店里陈列着一排排的鲜花,架子上已经全部放满了。

    整间花店弥漫着浓郁的花香,一阵又一阵,萦绕在罂粟的鼻间,挥之不散。

    罂粟好似是个普通的客人,她随意在店里看了看。

    她实则在观察着花店中的一切,余光落在那名店员身上。

    只有那人一有可疑之处,罂粟就能随时应对。

    店员没有立即开口,他等罂粟停下脚步后,才出了声。

    罂粟来花店前,店员已经见过她的照片,自然知道罂粟的身份。

    店员问:“您是公董局的苏处长罢?”

    罂粟听到店员的声音,转过身看他。

    过了几秒后,罂粟点了点头。

    店员笑着开口:“有人给您订花了。”

    一听见店员的话,罂粟就眯起了眼睛,她没有接话,而是等着店员继续往下说。

    店员又道:“190朵。

    罂粟心中一紧,扫视了一圈店内,开口问:“在哪里?”

    店员的视线落在花店角落的一扇门上:“里面走廊尽头左拐。”

    随后,他看了一眼门口:“我会在店里看着。”

    言下之意是,他会看好外面的动静。

    罂粟没有犹豫,立即提步走向了花店深处。

    此时,那扇门紧闭着,罂粟停在门前,伸出了手。

    罂粟走了进去,里面是一条走廊,她按照店员所说的,抵达了走廊尽头。

    左边有一个房间。

    门关着。

    她推门而入,房门在身后合上。

    房间里光线有些暗,顶上开了一盏灯,柔和的灯光照了下来。

    一个男人转过身来,灯光映亮了他的脸。

    罂粟眼眸微紧,她认得这张脸,他是陆宗霆。

    陆宗霆说道:“你是罂粟?”

    罂粟点头。

    她开口:“陆督军。”

    罂粟眼底浮起一丝怀疑,对眼前之人有些警惕。

    她不能确定此人是否是旁人假扮,因为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陆宗霆。

    陆宗霆缓缓开口:“前几日我的人险些被你伤了……”

    他有事情要交代给罂粟,便找了一个人先去试探一下罂粟的身手。

    罂粟极为警觉,身手极好,制住了他的手下,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他的视线落在罂粟身上:“你很谨慎。”

    罂粟沉默。

    她还没确认陆宗霆的身份,不会贸然开口。

    陆宗霆的话中没有半点恼意,而是笑了:“果然是戴士南最信任的特工。”

    戴士南提过,罂粟是他最得意的手下,把事情交给罂粟完成,他十分放心。

    即便受到称赞,罂粟仍旧面色不显。

    她微垂着头,心思翻转。

    既然戴士南能被代替,那眼前的陆宗霆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而且她还是和陆宗霆第一次接触,不清楚陆宗霆的行事风格,她必须万分小心。

    很快,陆宗霆敛起神色:“你知道吗?戴士南已经被软禁,董鸿昌让替身到了南京。”

    陆宗霆得知戴士南被掉包了,他立即派人去调查戴士南的下落。

    但是无论怎么调查,戴士南都没有任何音讯。

    陆宗霆晓得,董鸿昌做好了准备,封锁了一切消息,就是为了让假戴士南彻底取代。

    他的眼中闪过沉痛。

    董鸿昌狡诈至极,但陆宗霆知道,在一切没有尘埃落定之前,还能留住戴士南的命。

    罂粟没有开口,默认此事。

    她的心一松,这件事同陆淮说的一样。

    戴士南被换一事无人得知,即便是莫清寒那边的人要试探她,他们定会隐瞒此事,不会告知她真相。

    陆宗霆的身份没有可疑之处,罂粟放下了疑心。

    罂粟抬眼看去:“陆督军,是否有什么任务交给我去做?”

    陆宗霆不会无缘无故来找自己,今日他来找自己,想必是有事情要交代她去完成。

    陆宗霆的视线落在罂粟身上,缓缓开口。

    “190号特工,罂粟。”

    声音落下,响在寂静房间里。

    罂粟神情严肃,定定地看着陆宗霆,等待他的指令。

    陆宗霆:“戴士南司令下落不明,现在你直接归我管。”

    罂粟一直听从戴士南的吩咐,如今戴士南失踪,没有人再与罂粟联系。

    罂粟能力极强,让她参与他们的计划,会更方便行事。

    而且有些事情,确实有必要让罂粟知晓了。

    罂粟:“是,督军。”

    戴士南能否平安回南京?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的概率极小。

    若是能救回戴士南,那就再好不过,这也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如果他的结局不如所想……那就应该另作打算。

    空气压下,透着一丝沉闷。

    两人眼底掠过隐隐的沉痛,随即很快就散开。

    陆宗霆心中已有了主意,他需要一个合适的人,来继续完成戴士南未完成的计划。

    他看向罂粟。

    陆宗霆的声音响起:“在迷雾计划完成后,你将接管戴士南的特工组织。”

    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作出的决定。他相信这是最好的选择。

    罂粟怔了一下。

    她来接管特工组织?

    罂粟是从那里出来的,她最了解组织里的情况。

    那里训练极其严格,从组织出来的人,都会是优秀的特工,能给别人提供很大助力。

    陆宗霆有很多消息都是从特工组织里来的,这是一个极其完善的情报网络。

    更重要的是,此举说明陆宗霆给了她足够的信任,是陆宗霆对她的肯定。

    陆宗霆语气坚定:“戴士南最信任你,我相信你的能力足以胜任。”

    罂粟:“多谢督军提携。”

    罂粟心底漫上一丝感动,神色依旧平静。

    同时,她也暗自下定决心,她绝对会想方设法救出戴长官。

    迷雾计划?她眯起眼睛。

    戴士南从未和她提起过迷雾计划。

    陆宗霆瞧见她眼中的一抹疑惑。

    他心中了然。

    陆宗霆开口:“你是不是想问,什么是迷雾计划?”

    罂粟点头。

    陆宗霆:“戴士南让你在公董局监督莫清寒,他是董鸿昌的人。”

    戴士南安排莫清寒进公董局的目的是取得董鸿昌的信任,但在戴士南去汉阳见了董鸿昌一面后,竟被掉包。

    莫清寒本就是在汉阳和戴士南结识,他们已经怀疑过莫清寒身份不明。

    他虽不曾露过马脚,但经过那事后,陆宗霆确定莫清寒是董鸿昌的人。

    罂粟问:“戴长官原本是想通过莫清寒传递假消息?”

    戴士南怀疑莫清寒的用意,便想利用莫清寒,诱导董鸿昌的判断。

    陆宗霆点头:“我们都没有料到,董鸿昌竟培养了一个戴士南的替身。”

    陆宗霆眼底森冷彻骨。

    他和董鸿昌相互提防,他派戴士南潜伏在董鸿昌身边,没想董鸿昌竟然早就准备了下手。

    他一发觉戴士南有异心,就让假戴士南顶上。

    戴士南是他多年好友,如今他落到董鸿昌的手里,陆宗霆极为愤怒。

    陆宗霆说:“所以,现在这个计划中,多了一个假的戴士南。”

    “有他们两个人在,更加便于我们混淆视听。”

    董鸿昌这一举动在他们意料之外,不过幸好他们发现及时,假意相信假戴士南,实则是要通过他传递虚假信息。

    兜兜转转,事情依旧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罂粟点头:“我明白。”

    陆宗霆详细讲述了迷雾计划后,他不能再次多留。

    陆宗霆的目光直直落在罂粟身上:“罂粟,从今日起。”

    陆宗霆一字一句道:“我命你成为上海特工站站长。”

    “你的顶头上司是陆淮。”

    他的嗓音沉沉响在房间里,清晰地很。

    仿若夏日闷雷,重重落了下来,凛冽万分。

    言下之意是,罂粟会继续用公董局处长的身份做掩饰,但私下却接管整个上海特工站。

    在上海,除了陆淮以外,她不必向任何人低头。

    这是他给罂粟,最大的权力。

    罂粟神情认真:“是,督军。”

    罂粟眼底情绪极为复杂。

    戴士南失踪,她以为从此以后,自己要孤军奋战。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放弃过救出戴士南的念头。

    没料到,如今陆督军给了她这样一个身份,这将给她极大便利。

    罂粟神色坚定,她会找出那些深埋的秘密,揭露那些人的计谋。

    陆宗霆离去后,罂粟也不能再久留。

    罂粟伸出手,关了灯。

    灯光骤然熄灭,房内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

    罂粟离开了房间,往外走去。

    外面是花店,灯光渐渐明亮了起来。越往外走,鼻间的香气愈加浓了。

    香气清浅,萦在鼻间,空气宁静极了。

    罂粟站定脚步,目光扫视了花店一圈。

    为了谨慎起见,她不能空手出门。

    罂粟随意拿了一束花,付了银钱后,走出了花店。

    花握在罂粟的手中,香气漫了上来,她的眼底清明至极。

    夜色漆黑,无星无月。

    罂粟脊梁笔直,身形静默。

    她缓步走着,渐渐隐没在漆黑的夜里。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7章 第25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