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第25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8章 第258章

    叶楚回上海后, 决定去找佘佩安。

    佘佩安是金刀会的女头目。

    先前叶楚已经暂时让佘佩安信任自己, 佘佩安同意让她进金刀会,但因为北平的事情耽搁了下来。

    叶楚知道,这段时间,她迟迟没有出现, 佘佩安定会起疑心。

    但她必须去见佘佩安, 这是打入金刀会的最快办法。

    即使佘佩安不相信自己, 她只要见招拆招便可。

    叶楚在咖啡馆里等了几日,佘佩安都没有来。

    可能是因为金刀会的事情,佘佩安没有出现, 但叶楚只能继续等待。

    这天,佘佩安坐在咖啡馆里。

    阳光轻浅, 咖啡馆里明晃晃地亮。

    咖啡放在桌上, 佘佩安也没有伸手去拿。她垂着头, 似在思索什么事情。

    叶楚眼眸微闪,径直朝她走了过去。

    她在佘佩安的对面坐了下来。

    佘佩安察觉到有人过来, 她抬头看去。

    是陆愉。

    她眼底掠过冷意,正要说话。

    这时,服务生走了过来:“这位小姐, 你要喝什么?”

    一份菜单放在了桌子上。

    叶楚伸出手,碰触到了菜单,正准备拿起。

    对面的人也伸出手,按住了菜单,手指微微泛白。

    佘佩安的语气有些冷:“她不是我的朋友。”

    她是想赶此人离开。

    陆愉说过, 有意要自己引荐她进金刀会。

    结果陆愉迟迟没有来找她,这是在戏耍她吗?

    思及此,怒火涌上了佘佩安的心头。

    服务生有些紧张,不知如何是好。

    空气僵滞,阳光都似变得冰冷。

    叶楚心中冷笑一声,面色不显。

    她倏地松了手,力道一松,然后,抬起手来。

    叶楚的手离开了菜单,菜单继续搁在桌上,只有佘佩安的手用力按着。

    叶楚的反应极为淡然,倒显得佘佩安有些过于在意此事。

    空气依旧紧绷,似隐着一种无声的挑衅。

    叶楚看了一眼佘佩安面前的咖啡。

    她开了口:“一杯蓝山。”

    佘佩安随即移开了手,手垂了下来。

    佘佩安的视线未落在叶楚身上,似乎并不想与叶楚讲话,任凭她坐在那里。

    服务生离开了,周围陷入了沉寂的寂静。

    叶楚淡然说道,打破了安静:“佘姐。”

    佘佩安果然对自己生了怒气,不过,叶楚并不在意,事情总有反转的余地。

    佘佩安冷声:“有事?”

    叶楚点头:“佘姐先前讲过,我可以来咖啡馆找你。”

    佘佩安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时间已过,现在失效了。”

    她虽欣赏陆愉,有心让陆愉为她做事,但是陆愉既然没有那个诚意,她也不会执着此事。

    况且,有些机会,失去了便是失去了,没有再重来一次的道理。

    她倒要看看,陆愉还会说些什么。

    叶楚笑了:“如果佘姐的承诺也会失效,看来你只是一个不讲信用的人罢了。”

    她故意这么说,带了些挑衅的意味。

    佘佩安抬眼看去。

    叶楚话中隐含嘲讽,眼底却带着笑意。

    佘佩安认为这个人的心理素质极好。

    即便自己拒绝的态度如此明显,她仍然毫无畏惧,神色平静。

    佘佩安眼眸微深:“这段日子,你做什么去了?”

    先前与陆愉碰面后,佘佩安就去调查了陆愉的身份。

    奇怪的是,完全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

    她隐藏得太好,整个人就像是隐在迷雾后面一样,令人看不真切。

    之后,陆愉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么久,这让佘佩安的疑心愈加重了。

    叶楚开口:“家中有事,不能留在上海。”

    佘佩安应了一声,却并不相信。

    佘佩安怀疑她的身份。

    佘佩安觉得陆愉离开上海那么久,一定是有迫不得己的要事去做。

    陆愉身手极好,行踪不定,那么就有两种可能。

    要么陆愉是特工,她离开上海,是去执行任务。

    还有另一种可能,她是暗阁的人。

    无论是何种可能,陆愉的心思都极为可疑。

    佘佩安思绪翻涌,眼底有些晦暗。

    服务生来了,端上一杯蓝山咖啡。

    咖啡摆在叶楚的面前,白气上升,香气漫了上来。

    佘佩安搁下杯子:“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楚一直注意着佘佩安的神色,察觉她仍是心存怀疑。

    叶楚面上没有显露,点了点头。

    叶楚坐在那里,端起杯子,低头喝了一口。

    时间流逝,叶楚静静地坐在那里,喝完了整杯咖啡。

    即便佘佩安怀疑她的身份,但佘佩安定是想清楚,自己接近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阳光落在叶楚的眉角,她的神色镇定至极。

    信与不信,就看佘佩安接下来的反应。

    ……

    佘佩安坐在房间里,思绪沉沉。

    这段时间她觉得闵爷的行为有些古怪,他似是瞒下了什么事情。

    她不知晓闵爷有什么打算,但不知怎的,她有些不好的预感。

    一个人推门进来,低声道:“佘姐。”

    佘佩安看向那人,缓缓开口:“你去一趟暗阁。”

    那人抬头,凝神听着。

    佘佩安一字一句道:“你去下单,让暗阁杀了闵爷。”

    那人怔住,身子滞了几分。

    但他没有多问:“是。”

    那人离去后,房间寂静。

    佘佩安眼底寒意渐深。

    佘佩安和闵爷同是金刀会头目,两人本就争锋相对,暗自争斗。

    佘佩安想拿到更多的权力,就必须让闵爷消失。

    但她取闵爷的性命,还有另一个原因。

    闵爷好像在筹谋什么事情,这件事情他隐藏得极好,无人得知他的想法。

    佘佩安担心这件事情会影响整个金刀会,甚至让金刀会覆灭。

    佘佩安眸色冰冷,不能让闵爷毁了金刀会,他必须死。

    她派去暗阁下单的那人,从未在金刀会出现过。闵爷死后,无人得知此事是她的手笔。

    况且,暗阁极有诚信,不会让此事暴露。

    古董店。

    孟六待在店里,店里寂静无声。

    这时,一个男人推门进来。

    他说了几句话后,孟六晓得这人是来暗阁下单的。

    孟六示意其他人照看古董店,他则带着这男人,走进了密室。

    密室光线昏暗,清净极了。

    两人坐下后,那人开口:“我想请暗阁帮我杀一个人。”

    他奉佘佩安的吩咐,来到暗阁,让暗阁取闵爷的性命。

    然后,他拿出一张照片,递了过去。

    孟六接过照片,低头细细看去。

    他知道照片上的人。

    孟六抬头看向那男人:“金刀会的闵爷?”

    那人点头:“是。”

    那人没有说话,他在等待孟六的回答。

    暗阁接单是有条件的,若是要杀的人不符合条件,暗阁就不会接下这单。

    孟六还未说话,他猜不透孟六的想法。

    孟六垂头,细细思索。

    金刀会是前段时间进驻上海的新兴帮派,闵爷是金刀会的头目之一,暗阁自然有所耳闻。

    不过,暗阁与金刀会向来没有来往,他不晓得闵爷的为人。

    暗阁不杀好人,这单究竟能不能接,他还要去请示一下江先生。

    时间悄然流逝,孟六开了口。

    “我要先考虑一下,日后再给你答复。”

    那男人晓得暗阁的规矩,点了点头。

    ……

    待顾客离开后,孟六走出密室,穿过长长的走道,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孟六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他合上房门后,语气恭敬地叫了一声:“江先生。”

    江洵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转过身来。

    孟六开口:“方才有人来下了单。”

    江洵看向孟六,没有出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孟六的声音落下:“他想杀百乐门的闵爷。”

    江洵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

    孟六刚想离开,江洵出声叫出他:“你去查查,下单的人是谁?”

    孟六接到吩咐后,立即走出了房间。

    江洵知道陆淮想要调查闵爷,于是让孟六去调查清楚。

    闵爷是金刀会的人,陆淮曾同他说过,他们想摸清金刀会的底细。

    而金刀会的另外一个首领是女人,叫佘佩安。

    上回,叶楚为了接近佘佩安,特地做了一番伪装后,故意跟踪她。

    这事发生之后,陆淮并没有瞒他。

    江洵知道闵爷和佘佩安都是至关重要的人,他们不能掉以轻心。

    到了晚上,江洵让孟六调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眉目。

    孟六顺着那个下单那人的线索查,发现真正想要杀闵爷的人其实是佘佩安。

    江洵知道此事一定要立即告诉叶楚。

    江洵很快就拨通了叶公馆的电话。

    没过多久,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叶楚的声音。

    江洵开口:“是我。”

    叶楚嗯了一声:“江洵。”

    江洵:“之前你接近过金刀会的头目。”

    叶楚声音一沉:“佘佩安?”

    江洵回答:“是。”

    叶楚语气严肃:“发生何事了?”

    江洵:“今日有人来暗阁下单,那人想要取闵爷的性命。”

    叶楚心中了然:“是佘佩安?”

    江洵:“他们的关系看上去并没有表面上那样温和。”

    叶楚明白了江洵的意思。

    旁人都以为金刀会的两个首领关系融洽,相处极好。

    没想到,背地里矛盾丛生,佘佩安居然想通过暗阁杀了闵爷。

    还有另一种可能性,佘佩安怀疑了自己的身份,她盯上了暗阁。

    叶楚:“我知道了。”

    江洵又补了一句:“你要多加小心。”

    叶楚:“好。”

    很快,他们就有了一个新的计谋。

    ……

    如往常一样,佘佩安来到了平日常去的那家咖啡馆。

    此时已近黄昏,天光渐暗。

    春天的天气乍暖还寒,捉摸不定。

    白日里仍是艳阳高照,到了傍晚时分,温度竟下降得厉害。

    佘佩安走进咖啡馆,坐在了店内的角落中。

    因为佘佩安经常到这里来,店员早就认出了她。

    店员上前询问,语气温和:“还是和平日里的一样吗?”

    佘佩安点了点头,店员转身离开。

    很快地,咖啡就送了上来。

    咖啡特有的苦味弥漫在空气之中。

    过了一会,店里的一个侍应生忽的朝佘佩安走了过来。

    佘佩安察觉到有人靠近,她没有抬头看去,始终低着头,却下意识提高了警惕心。

    侍应生走到佘佩安的身旁,他将一张纸条递给了佘佩安。

    佘佩安眸色一凝,接过了纸条。

    侍应生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座位。

    这个侍应生并没有异常举动,他只是帮其他人传递信息。

    佘佩安皱了皱眉,打开了纸条。

    上面写了一个地点,说是想同她见一面。

    而落款人正是不久前才刚见过面的陆愉。

    无论如何,要是佘佩安想要弄清楚陆愉的身份,那么这一趟她非去不可。

    佘佩安认为陆愉这次让她前去,定要同她透露一些事情。

    桌上的咖啡早已冷透,佘佩安的手抚在咖啡杯口,她的指尖下意识摩挲了几下。

    不知怎的,她有些心慌。

    既然佘佩安已经下定了决心,她准备立即动身。

    佘佩安收起了纸条,起身离开,走出了咖啡馆。

    叶楚邀佘佩安前去的是一处私宅,前几日她就将其租了下来。

    她特地选了一个离咖啡馆很近的位置。

    这处私宅在巷子的深处,极为僻静。

    佘佩安穿过安静的小巷,走到了私宅的门前。

    附近没有多少人居住,喧闹的声音渐远,只余偶尔的几声虫鸣。

    佘佩安立即推开了门,宅子里空无一人,寂静异常。

    而空气中却弥漫着肃杀之气,气氛紧绷着,仿佛一根绷紧的弦,微微一拉就断了。

    佘佩安提高了警惕,不敢掉以轻心。

    她往宅子深处走出,越往里走,越是沉默。

    佘佩安走进宅子前,就将枪握在了手中。

    稍有异常,她就会立即开枪。

    佘佩安步子迈得缓慢,极为谨慎。

    她刚行到内宅的院子中,忽觉得身后有了动静。

    下一秒,佘佩安立即回头,她举起了枪,正对着来人。

    不过佘佩安的心思早被叶楚猜中,她迅速抬脚踢向佘佩安的手腕。

    佘佩安只觉手腕一麻,枪立即脱手而出。

    枪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佘佩安顿时反应过来,想要弯腰捡起。

    叶楚脚落了地,瞬间转变了方向,脚尖触碰到地上的枪。

    叶楚脚尖微微用力,枪一下子滑出了佘佩安能触及的范围,落进花坛中,失了踪影。

    两人的交锋仅仅只发生在短短的几秒内。

    结果显而易见,是叶楚占了上风。

    佘佩安知道自己落人一步,她直起身子,看向叶楚。

    “陆愉,你这是何意?”

    叶楚笑了笑:“你想多了,我只是让你不要太紧张罢了。”

    佘佩安怒气上涌,陆愉摆明了想要戏耍她。

    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情绪瞬间高涨了起来。

    佘佩安本就性子直爽,最不喜别人这么玩弄她。

    佘佩安眯了眯眼:“你是特工?”

    叶楚不答。

    下一秒,佘佩安猛地出手,握紧拳头打向叶楚的面门。

    叶楚心中冷笑,既然佘佩安之前是这样的态度,她也不需要同佘佩安客气。

    叶楚出手极重,她避开佘佩安的攻击后,立即抬脚踢向佘佩安的腰间。

    此时,佘佩安的心神全都放在别处。

    她并未注意到自己的腰部暴露在叶楚的视线之内。

    叶楚使了巧劲,正好踢中了佘佩安的痛处。

    叶楚毫不留情,她用了十成的力道。

    佘佩安腰间一软,身子瞬间麻了大半。

    佘佩安立即伸手抓住叶楚的脚踝,她想要趁着叶楚出脚站不稳的时候,将叶楚摔倒在地。

    叶楚明白了佘佩安的意图。

    虽然叶楚的左脚受限,但她却借着佘佩安的力道维持住身形。

    而叶楚的右脚点地,身子悬空,用力扣向佘佩安的脖间。

    佘佩安颈部受到冲劲,膝盖一软,被迫跪在了地上。

    下一秒,叶楚站稳了身子,立于佘佩安的身旁。

    佘佩安刚想站起身子,突然感觉到脑袋后面抵着一样东西。

    触感冷硬。

    佘佩安顿时停止了动作。

    她经验丰富,自然知道抵在她脑后的东西是什么。

    佘佩安眯了眯眼:“你是暗阁的人?”

    她之前派人去暗阁下单,就是为了试探暗阁。

    反正闵爷心怀不轨,她担心闵爷会对金刀会不利。

    叶楚依旧没有回答,她一面持枪抵住了佘佩安,一面拿出一样东西甩在了佘佩安面前。

    “这是你的犯罪证据。”

    叶楚的声音沉沉落下。

    佘佩安立即伸手,拿起查看,里面的资料全都同她有关。

    桩桩件件,条理清晰。

    这份资料极为详细,让佘佩安心头一紧。

    此时,佘佩安跪在地上,冰冷坚硬的触感直抵着她的膝盖。

    叶楚的视线随之掠过佘佩安。

    在寂静冰凉的夜风中,下一秒叶楚说出的话更让佘佩安遍体生寒。

    叶楚开口:“有人来暗阁下单杀你,你符合暗阁接单的规定。”

    冷汗立即从佘佩安额角沁出,胸口窒闷,手脚僵直。

    叶楚先前的目的,本就是来打探金刀会的底细。

    他们已经有了新的主意,换一种更强势的手段和佘佩安合作。

    叶楚声音平静:“但江先生没有接这一单。”

    “你想知道原因吗?”

    夜风深长,不安在沉默中翻滚着。

    佘佩安眼前的资料截断了她的生路,而背后黑漆漆的枪口被迫她妥协。

    黑暗无声,夜色凝重,压得人心中发紧。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8章 第25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