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第25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59章 第259章

    佘佩安心中思索片刻。

    接着, 佘佩安侧过头看向叶楚, 她开口问道:“江先生难道是想要吞掉金刀会吗?”

    思来想去,佘佩安提出了这个猜测。

    金刀会是她立命的根本,她需要通过金刀会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佘佩安的心中,她最为担心的就是此事。

    叶楚冷笑了一声, 语气带着一丝嘲讽:“暗阁的势力遍布全国, 拘泥于这一亩三分地做什么?”

    听到叶楚的话后, 佘佩安立即松了一口气。

    虽说叶楚话中带着讽刺,明显有贬低金刀会的意思,佘佩安仍是放下了心来。

    暗阁的杀手全部都经过专业的训练, 手法娴熟。

    若是暗阁想要对她下手,即使她提前知道, 也绝对不会有活路。

    佘佩安自然听过暗阁的名头, 她也对暗阁的行事作风有所耳闻。

    暗阁在接单前, 会对暗杀对象进行一番严密考察。

    暗阁从来不会接下无法完成的任务。

    只要暗阁接下了这一单,那么她就没有逃脱的可能。

    既然陆愉告诉她, 暗阁会放了她的命,那么说明她对暗阁还有利用价值。

    他们想要同她合作。

    佘佩安开口:“陆愉。”

    较之前相比,佘佩安的语气没有那么冰冷, 而是巧妙地选择了示弱。

    她在金刀会做了这么久的首领,自然懂得进退之道。

    她虽性子直爽,但不代表她不懂人情世故。

    在适当的时候,她也会选择低头。

    佘佩安说:“既然是江先生派你过来的,他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

    叶楚知道佘佩安的心理防线已经卸下。

    叶楚牵起唇角, 笑了笑。

    抵在佘佩安脑后的枪移开,叶楚将枪收回。

    这种程度的威胁对佘佩安来说,已经够了。

    事情进展到现在,接下来叶楚要和佘佩安谈事,也就更加容易了。

    佘佩安感觉到身后的禁锢骤然消失,抵着她的冰冷触感也不见了。

    她知道叶楚向后退了一步。

    此时,佘佩安依旧维持着跪着的姿势,没有立即站起。

    叶楚走到佘佩安的面前,伸出手。

    莹白的手指微微弯曲,手心的纹路缠绕,清晰可见。

    佘佩安眼神微闪,没想到这么一双手刚才竟拿枪指着自己,毫不留情。

    佘佩安的目光移到叶楚的脸上。

    叶楚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仿佛不会伤害到她。

    但佘佩安心中却清楚,事实根本不是看到的那样。

    眼前这人的能力极强,在她之上。

    如今,她完全落于下风。

    佘佩安犹豫了一下,接受了叶楚的好意。

    叶楚拉着她的手,将佘佩安从地上拉起。

    佘佩安跪的时间久了,膝盖有些麻了,她却丝毫面色不显。

    叶楚的视线不经意地掠过佘佩安的膝盖。

    她清楚佘佩安的脾气,自然也不会说破。

    叶楚开了口:“在法租界,每个人都是为了利益而活的。”

    佘佩安凝神听去,她知道陆愉要开始讲正事了。

    叶楚看了一眼佘佩安,声音落下:“江先生只是想要更多的利益罢了。”

    叶楚现在说的这番话,都是她和江洵的计划。

    先前,佘佩安派人来暗阁下单,有两个原因。

    一是怀疑叶楚的身份。

    二是想要针对闵爷。

    要是江洵主动提出要同佘佩安合作,她必定不会拒绝。

    相反的是,她还会将此事隐藏的极好。

    佘佩安皱了皱眉,话中带着疑惑:“我以为江先生向陆三少投诚了。”

    她的言下之意是,江先生已经有了足够的利益,为什么要和她合作?

    佘佩安依旧还在怀疑叶楚的动机。

    叶楚心中冷笑,看来佘佩安的疑心未消。

    不过,佘佩安落于这番境地,自然会加倍谨慎,不会轻易地相信她。

    叶楚又道:“虽说陆三少和江先生谈过,但他只是同意暗阁留在上海。”

    “别的事情……”

    叶楚顿了一下。

    她没有将话说全,而是让佘佩安自己去猜。

    佘佩安果然曲解了叶楚的意思,她了然地点了点头。

    鸿门和清会这两个帮派在上海滩扎根已久,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不能轻易地撼动。

    鸿门和清会的首领有着极强的背景,同时背后有人照拂。

    江先生要是和他们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

    已经到手的东西又怎会同人分享,拱手相让。

    稍有不慎,就会落入对方的陷阱。

    而金刀会初到上海,根基尚浅,更容易掌控。

    若是江先生想要寻其中一个合作,最好的选择自然是金刀会。

    金刀会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同样需要和人联手。

    叶楚说:“江先生的野心更大一点。”

    佘佩安问道:“为什么江先生选择和我合作?”

    江先生不可能不知道她在暗阁下单这件事。

    他大可将此事直接告诉闵爷,然后让闵爷成为暗阁助力。

    叶楚看透佘佩安的心思,笑道:“闵爷的心思似乎并不干净。”

    叶楚的话中暗含深意,她直直地看向佘佩安的眼睛。

    佘佩安怔了一下。

    叶楚没有多言:“江先生认为,你才是最好的人选。”

    顿了顿,叶楚说:“但你的那一单,江先生不会接。”

    佘佩安陷入沉默。

    叶楚继续诱导:“杀了闵爷,不如利用他。”

    佘佩安心神一动,看向叶楚:“怎么说?”

    叶楚知道佘佩安动了心思。

    叶楚继续道:“借着他的手可以做很多事。”

    她顿了一下:“还有……我们必须知道闵爷先前进法租界的真实目的。”

    这正是叶楚最终的目的,她要查清楚金刀会到底有何隐秘。

    而替他们做这件事的最好人选,自然是眼前的佘佩安。

    佘佩安是最接近闵爷的人,有她在金刀会做内应,会方便不少。

    佘佩安没有立即回答,她的心思百转千回。

    随着夜晚的降临,这里的温度愈发低了。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旁的原因,佘佩安只觉得心中狂跳,手脚沁凉。

    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此时,叶楚没有任何逼迫她的意思。

    她只是淡淡地看着佘佩安,不再开口说话。

    到了最后,佘佩安捏紧拳头,下定了决心。

    佘佩安慎重地点了点头。

    叶楚笑意微凉:“合作愉快。”

    之后,佘佩安就转身走出了这座宅子。

    她一离开宅子后,立即派人去调查租这间宅子的人。

    手下很快就有了消息,按照手下的回禀,前几日有个叫陆愉的人租了这间宅子。

    不过,佘佩安可不相信那人会将真名告诉她。

    陆愉作为暗阁的一名杀手,她自然会有很多名字。

    他们需要混迹在人群之中,悄无声息地夺人性命。

    佘佩安永远也不会知道陆愉到底是谁。

    此人神秘至极,和江先生一样。

    ……

    黄昏时分,沈九去了督军府。

    日光已沉,四合的夜色缓缓落下,周围都被笼在寂静黑暗中。

    沈九带阿玖上了车,什么都没有告诉她,只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天幕渐暗,终至漆黑一片。

    车子平稳行驶,窗外的景物飞速掠过。

    行至国泰大剧院,车子停了下来。沈九和阿玖下了车,缓步往剧院里走去。

    与白日的喧闹不同,即便剧院亮着灯光,这灯光也是柔和安静的。

    越往里走,越是寂静,街道上的喧嚣人声都变得遥远起来。

    经过一条漫长的走道,他们在一扇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黑色的大门紧闭,极为静默。

    沈九伸手,推开门。门开了,里头的暗色倏地涌了上来。

    阿玖走了进去,往周围扫了一眼,剧院里空无一人。

    四下空荡荡的,清净得厉害,剧院沉在了一片静谧之中。

    台阶往下延伸,沈九带着阿玖往前走去。

    今日这场话剧,只为阿玖上演。

    先前沈九找了作家季仪,写了这一个剧本。

    他找了几个演员,排演了很久。

    现在,阿玖的病情在逐渐好转,沈九觉得已经到了合适的时机。

    阿玖坐在那里,她看向沈九,眼中是不解。

    沈九的声音柔和至极:“这个话剧,你一定要认真看完。”

    阿玖点头。

    灯光倏地灭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

    深黑的幕布缓缓拉开,偌大的舞台展现于前。

    话剧开始上演。

    舞台上出现了一个蓝衣黑裙的女孩。

    她撑着伞,慢步走着。

    舞台上散起了雾气,轻浅的雾气萦绕,像是落着淅沥的小雨。

    少女仿佛走在雨中,四下似漫上了湿意,她的衣襟微凉。

    少女的目光落在前方,白茫茫的雨幕中,她似乎瞧见了什么,脚步一滞。

    然后,少女往一个地方走了过去。

    街角有一个少年,他垂着头,神色黯淡。

    行至少年身旁,少女低头,看了过去。

    她的声音响起,如同夜晚最柔和的风,轻轻拂过少年的心。

    “雨下得这样大,你为什么不回家?”

    少年一怔,抬起了头。

    眼前站着一个少女,乌黑的长发,雪白的肌肤,看上去极为美好。

    他怔在了那里,竟忘了开口。

    少女便重复了一句:“雨下得这样大,你为什么不回家?”

    她的声音极为温柔,落在寂静雨幕里,清晰地很。

    他回了神,开口:“我没有伞。”

    少女收起伞,把伞递给他:“我是坐车来的,这把伞就借给你罢。”

    她的眼神清亮极了,那里似有一簇细小的光。

    少年伸出手,接过了伞:“谢谢。”

    少女笑道:“不客气。”

    她转身上了汽车,汽车驶离,消失在雨幕中。

    少女走后,少年还站在原地。

    他低头看向手里的伞,伞柄上印着一个字。

    他抚摸着那个字。

    他握着伞的手,微紧了几分。

    似要把这个名字深深记在心底。

    冰冷的雨水覆盖了上海,雨水淅沥,落在少年心中,却是最美好的时光。

    ……

    第一场戏,是他们的初遇。

    沈九看向阿玖,眼底隐隐带着一丝期待。

    不晓得阿玖还记得这一幕吗?

    灯光柔和,阿玖的脸沉在光影里。

    阿玖的视线落在舞台上,她看得极为专注。

    但是,她的眼底带着茫然。

    沈九眼神一黯。

    他知道,她没有想起来。

    舞台上,场景变了。

    一个男人在雨中走着,能看出先前少年的影子。

    他沉默地走着,周围寂静得厉害。

    这时,他的前面出现了一个撑着伞的少女。

    只有一个背影。

    男人却觉得异常熟悉,似是记忆里回想过千百遍的人。

    他寻她多年,却失了她的踪影,多年来遍寻不见。

    阿玖的面容,在他脑海里愈渐清晰。

    虽然希望渺茫,但他仍是毅然跟了上去。

    少女的衣袖涌动,隐没在清冷雨幕之中。

    男子行至街角,那里空无一人。只有无边无际的雨水,冰冷落下。

    他站在街角,冷风萧瑟,吹过寂寥长街,寒彻入骨。

    天光似乎都暗了下来,铺天盖地皆是严寒。

    冰冷的雨水沁湿了他的衣衫,他立在雨中,恍若未觉。

    雨势渐大,他的身影格外孤寂。

    第二场戏是他们的重逢。

    沈九在督军府外,遇到了一个少女。

    那时他觉得那人极像阿玖,待他追上去时,少女却不见了。

    这件事,沈九记得,但阿玖却不记得。

    因为当时他跟丢了,没有找到她。

    沈九思绪渐深,目光继续落在舞台上。

    场景又变了。

    这一次是室内戏,舞台上的摆设极像督军府的客厅。

    女子坐在那里。

    男人走了进来,看见她的脸。

    他怔在了那里,那些暗藏的情感,尽数涌来。

    他的步子珍重又小心。

    一步步走到女子面前。

    行至女子面前,他停下了脚步。

    女子看着他,眉头微皱。

    似有什么东西要浮出水面,但很快就隐了下去,不见一丝痕迹。

    女子抬起头,做了一串手语。

    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

    第三场戏是他真正再次见到她。

    但是阿玖并没有认出自己。

    沈九看向阿玖,阿玖神色微动,眼底似隐着复杂的情绪。

    他沉默着,没有开口。

    阿玖看着舞台,手攥紧了衣袖,

    阿玖记得这一幕,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沈九。

    她分明不爱与人接触,也从未见过沈九。但不知怎的,她总觉得沈九有些熟悉。

    这种感觉极为奇妙,她却不知从何而来。

    方才那两幕戏,阿玖并没有印象,仿佛在看着旁人的故事。

    但当这一幕戏上演时,阿玖的心微微触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复苏。

    戏接着上演。

    舞台上,女子看见水,神情有些害怕。

    男子晓得她怕水,握着她的手。

    男子带她去了他的家乡,带她去坐船……

    一步步让她克服对水的恐惧。

    明灭的灯光映在阿玖脸上,忽明忽暗。

    阿玖定定看向舞台,眼底情绪翻涌。

    她心里隐隐有种感觉。

    记忆已被掀起了一角,那些隐藏在最深处的过往,将要展现出来。

    终将现出清晰的面目。

    最后一场戏。

    男人和女子坐在那里,剧院中只有他们两人。

    四下皆是一片深沉的寂静。

    他们的视线落在舞台上,看着舞台上的人生。

    同时,看着的也是自己的人生。

    一个完整又圆满的结局。

    戏已落幕,光亮寂灭,声响渐渐停歇。

    回忆纷沓而至,缓缓涌入了她的大脑。

    初遇、重逢、再次相遇……

    那些曾经遗忘的过往,那些美好的回忆,重新被她记起。

    一点点漫上她的心头,那样清晰,再不能忘。

    一幕幕戏接连上演,她的心思也跟着浮动,悲欢喜乐交织在一起,极为复杂。

    戏落幕了,她就像是走过了漫长的一生。

    笼在她心里的雾气散尽,记忆中那个人的脸逐渐清晰,与身旁的人重合在一起。

    阿玖的眼角湿润,心里有些酸涩。

    她扭头,看向身旁的沈九。

    沈九凝视着她,目光温柔至极。

    沈九与阿玖四目相接,视线直直落进她的眼里,似要看清她的心底。

    不知何时,外面下了小雨。雨水悄无声息地落下,散在静默的夜里。

    清凉的夜风袭来,簌簌生响。

    但剧院却不受风雨影响。

    风声、雨声似乎都歇了,一切都变得静谧万分。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沈九望着阿玖,她的眼神干净极了,隐有泪光。

    是那年上海滩落过的最干净温柔的雨。

    是沈九多年来一直放在心底,从不曾忘记的影子。

    沈九小心翼翼地问。

    “你还记得我吗?”

    他注视着阿玖,目光片刻不离。

    眼底隐有期待,仿若是寂静黑暗中,隐没着的最明亮的光。

    阿玖微微张开嘴,试图从喉咙里发出声来。

    一个词从她口中讲了出来。

    她的声音干净又清澈。

    像那年落着雨的上海。

    “沈公子。”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59章 第25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