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第26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0章 第260章

    这是阿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开口。

    她的声音极轻, 散在寂静的剧院里, 清晰极了。

    阿玖一惊,她竟讲出了话。

    她的手微微颤抖,似是有些不敢相信。

    沈九把阿玖的反应看在眼底,他忽的握住了她的手:“阿玖。”

    沈九的声音极为柔和, 缓缓落下, 响在阿玖耳畔。

    温热的气息袭来, 暖意笼在阿玖周身,抚平了她的不安。

    沈九的眼底掠过明亮光影,隐着欣喜。

    阿玖的心渐渐静了下来, 那些纷乱的思绪归于平静。

    阿玖定定地望向沈九,仿佛要把他的面容记在心底。

    他们分明早就相遇, 却错过了这么久。

    阿玖开了口:“当时你只说自己姓沈, 却从未说过你的名字。”

    沈九鼻子一酸。

    他不会告诉她, 这个九字,和她有关。

    沈九的声音微微颤抖:“你想起来了?”

    他找了她那样久, 寻到她之后,一直守在她身侧。

    他一直在期盼她记忆复苏,开口讲话的那一刻。

    所幸, 他等到了。

    心底的欢喜逐渐蔓延,沉沉萦在沈九的心头。

    阿玖点头,声音有些哽咽:“嗯。”

    细密的疼痛漫上阿玖的心底,她看着沈九,眼底泛着泪光。

    因为一次意外, 她遗忘了过往,也失去了声音。

    她本以为就会这样过一辈子了。

    但是,沈九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她。

    沈九笑了:“我原本想过,如果你不记得我,那就从头来过。”

    他会重新走进阿玖的生活,与她相遇、与她来往、与她熟识……

    这辈子还那样长,沈九有足够的时间,让阿玖放下心防。

    阿玖嘴角牵起,淡淡笑了。

    阿玖的眼眸明亮极了,她回握住沈九的手,微微收紧。

    他们之间隔着微凉的空气,此刻仿佛也变得温热起来。

    他们握住了那些不可确信的未来。

    阿玖看着从前的回忆,那里迷雾散尽,轻浅的光线沉沉落下。

    如今,她又拥有了新的记忆。

    宛若新生。

    ……

    督军府。

    陆淮在书房里,他听到窗外的动静,起身走到窗边。

    陆淮推开窗子,外头果然下起了小雨。

    细密的小雨融于白茫茫的雾气之中,天幕沉沉,周围的景色逐渐黯淡。

    春雨霏霏,下个不停,远远近近尽是一片水汽。

    陆淮眉目一暗,下一秒他合上了窗子,准备动身出门。

    不一会,一辆黑色汽车从督军府出发。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公董局的门口。

    陆淮下了车子,往里走去。

    今日,陆淮要找公董局的华人董事丁世群,他有事需要同丁世群谈谈。

    陆淮刚走进大厅,就看到了管理部的苏言处长。

    陆淮自然知道她就是罂粟。

    此时,罂粟旁边跟着一个秘书。

    虽然陆淮的步子极轻,但是罂粟向来敏锐。

    罂粟立即察觉到有人走近,抬眼看去。

    陆淮和罂粟对上了视线,不过仅仅只接触了一秒,就随即移开。

    他们仍旧继续着自己手上的事情,并不理会对方。

    两人仿佛从未见过面,只是陌生人罢了。

    而在罂粟身旁的那个男人并未注意到门口有人。

    他依旧将视线落在罂粟的身上。

    他开口对罂粟说道:“苏处长不必操心,这些事情我会帮你做好的。”

    罂粟收回目光后,朝他点了点头:“多谢了,吴秘书。”

    和罂粟说完话后,吴秘书准备离开。

    他转身走到门口时,发现陆淮竟站在那儿。

    吴秘书先是一愣,随即语气恭敬地问道:“三少,来公董局有什么事情吗?”

    方才他同罂粟说话的时候,三少可能就已经来了,他竟没有留意到。

    陆淮并不认识眼前的人,他问:“丁世群董事的办公室在哪里?”

    吴秘书知道陆淮肯定是要找丁董事有事。

    吴秘书似乎想要借机说上话。

    他思索了片刻:“丁董事吗?”

    吴秘书的语气有些不确定:“好像在三楼。”

    这时,罂粟淡淡地开了口:“二楼。”

    听到罂粟出声,陆淮看了一眼罂粟。

    但视线仍旧没有太多停留。

    吴秘书的笑容有些僵硬:“是我记错了。”

    陆淮径直走向二楼,罂粟和吴秘书转身离开了。

    陆淮走进了丁世群的办公室,他有事要让丁世群去做。

    而且此事必须做的光明正大。

    丁世群瞧见陆淮走进他的办公室,先是怔了怔,随即问道:“三少,你怎么来了?”

    陆淮开口:“丁董事,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丁世群点头:“三少请讲。”

    陆淮看了一眼丁世群:“行政委员会的莫清寒,是因为你的关系进去的吗?”

    丁世群怔了一下:“莫清寒是戴司令让我安插进来的。”

    他没有隐瞒真相。

    凭借三少的势力,只要稍稍调查一番就会知道此事。

    现在三少质问自己,定是已经清楚了全部事情,他又何必隐瞒。

    陆淮又道:“我想,丁董事应该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

    陆淮语带深意。

    听到陆淮的话,丁世群立即联想到之前在北平火车站的事情。

    那则消息登了报纸,丁世群自然也看到了。

    当时在北平火车站发生了枪击案,而报纸上的照片出现了莫清寒。

    如今三少说这话是否同这件事有关?

    丁世群猜不准陆淮的心思,他开口问道:“三少有什么想法?”

    陆淮:“我的建议是让莫委员吃点亏,也好收收他的性子。”

    丁世群故意面露难色:“但是……”

    莫清寒是由戴司令引见的,因为戴司令于他有恩,所有他才帮了这个忙。

    而三少却瞒着戴司令,要整治莫清寒。

    丁世群晓得戴士南司令是陆督军的亲信,三少却不给戴司令留情面。

    此举难道是陆督军的授意?

    陆督军并不相信戴司令吗?

    丁世群思绪百转千回,他不知道三少的真正用意,不敢轻易应下。

    陆淮猜到丁世群的心思:“这件事,你最好不要告诉戴司令。”

    丁世群点了点头。

    陆淮刻意多加了一句解释:“我虽不信莫清寒,但不想影响和戴司令的关系。”

    陆淮明显表现出对莫清寒的不喜,却又肯定了戴士南的信任,打消丁世群的疑心。

    这时,丁世群才清楚了三少的用意:“我明白了。”

    说完这番话后,陆淮就离开了丁世群的办公室。

    陆淮心中了然,方才他和丁世群的对话定会立即传到莫清寒的耳中。

    陆淮知道,丁世群还会将此事告诉戴士南。

    但这些全部都在他们的计划之中。

    陆淮非但要让莫清寒晓得,他的降职是自己所为。

    经由他的命令,丁世群不得不将莫清寒贬职。

    同时,陆淮还要让戴士南误认为,陆宗霆从未对他产生过怀疑。

    确认陆淮离开后,丁世群立即打了一个电话去南京。

    电话那头立即响起了戴士南的声音。

    丁世群开口:“戴司令,今日三少来了公董局。”

    丁世群根本不知道,此时在电话那边的戴士南已经掉了包。

    真正的戴士南早就不在南京了。

    戴士南语气平静:“他有事找你?”

    他思索片刻后,立即想到了一个理由:“跟莫清寒有关?”

    丁世群嗯了一声,将陆淮同他的对话转告给戴士南。

    丁世群说:“三少想让莫清寒吃点亏,却不想影响到和您的关系。”

    他将自己的分析告知戴士南。

    莫清寒行事张扬,陆淮心中不喜,只想给莫清寒一个苦头,但同戴士南却无关。

    电话那头安静了几秒,戴士南随后开口:“那你就按照他说的做罢。”

    丁世群立即应下:“好。”

    丁世群同时松了一口气,三少位高权重,不是他一个公董局的华人董事能够得罪的。

    而戴士南对他又有救命之恩,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将此事告知。

    如今只要牺牲掉莫清寒,就能达到两全其美的结果,何乐而不为。

    和丁世群有牵连的是戴士南,并不是莫清寒,他没必要因为莫清寒而影响自己的前程。

    戴士南继续说道:“莫清寒不太安分,这阵子难为你了。”

    丁世群语气一松,带着丝笑意:“无事。”

    很快,两人就搁下了电话。

    戴士南被派来南京之前,董鸿昌已经告知了先前所有的事情。

    为了扮演好真正的戴士南,他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他代替戴士南以前,莫清寒受到上头的命令,以容沐的身份潜伏在上海。

    莫清寒站稳根基后,本想借着大规模的中毒案件打进权贵内部。

    但是和莫清寒合作的樊景昀落网,被陆淮所抓。

    莫清寒的隐藏身份也被陆淮和叶楚拆穿,让他无法再用那个身份留在上海。

    因为莫清寒之前的所作所为,莫清寒和陆淮之间早就没有信任可言。

    陆淮对莫清寒不喜,自然情有可原。

    但是,陆宗霆和陆淮对自己却没有怀疑。

    这么说明,陆宗霆他们认为自己只是被莫清寒蒙骗,并不晓得莫清寒的作为。

    因此,莫清寒的身份是公开的,但戴士南仍然隐藏着。

    戴士南认为,若是他们仍然想要继续让莫清寒在上海做事,那么莫清寒必须要低调一些。

    更何况,戴士南最重要的目的是要让陆淮认为,他是站在陆淮这一边的。

    不然,他之前的以身犯险,演的一出戏就毫无意义了。

    因此,之后他会顺着陆淮的意思,暂时削弱莫清寒的权利。

    接下来的事情,就走一步看一步。

    ……

    夜幕低垂,星光寂寥,月亮缓缓攀上漆黑的夜空。

    罂粟走出门,行至宽阔的街道上。

    人声喧闹,罂粟行走在人群中,神色平静。

    今日,她要去一个地方。陆淮和叶楚在那里等她。

    一面走着,罂粟一面留心周围的动静。

    她极为谨慎,发觉没有人跟踪她之后,才会继续往前走去。

    穿过一条繁华的街道,罂粟的目光落在前方。

    那里伫立着一家珠宝店,灯光明亮,有些喧闹。

    罂粟眼睛一眯。

    这里明面上是珠宝店,其实是上海特工总站的据点。

    罂粟向前走了过去。

    走进珠宝店,罂粟环视了一圈。

    她先走到一个柜台上,低头看着珠宝,装作是挑选珠宝的顾客。

    然后,罂粟又去了几个柜台。

    过了一会儿,罂粟来到楼梯下,抬脚走了上去。

    二楼并没有人,安静极了。

    雪白的月色透窗而入,光线微凉。

    走廊漫长幽静,罂粟迈着步子,步伐极轻。

    行至一个房间前,罂粟停下步子。

    她警惕地往周围扫视了一眼,四下幽沉,没有一丝声响。

    罂粟推开房门,走了进去,房门关上。

    房里站着两个人,陆淮看向自己,叶楚站在他的身旁。

    陆淮目光沉沉,他伸出手,低沉嗓音落下。

    “190号特工,罂粟,现在你是上海特工总站的站长。”

    陆宗霆已经把这件事同他说了,他觉得这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罂粟来接管戴士南的职务,她是最适合的人选。

    罂粟握住他的手:“少帅,请多指教。”

    陆淮沉声道:“外面的店员都是特工,日后再慢慢熟悉。”

    罂粟神情极为认真:“好。”

    叶楚一直在旁边看着罂粟,她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罂粟如今掌管特工组织,以后罂粟办事要方便许多。

    叶楚开了口:“现在,我们有一个老朋友要介绍给你。”

    有一个人的身份,是时候要让罂粟知晓了。

    罂粟一愣。

    老朋友?他们要让自己见谁?

    罂粟眼底带着疑惑。

    陆淮和叶楚对视一眼,他们没有说话,转身往房里走去。

    陆淮的手放在一个开关上,轻轻一按。

    雪白的墙壁往一旁移开,里头的情形渐渐展现。

    里面幽暗深长,是一条密道。

    陆淮站在密道门口,叶楚和罂粟走了上去。

    待到几人走进去之后,陆淮在墙壁上按了一下,门被合上。

    周围沉寂黑暗,前面隐有微弱的光亮。

    三人走进密道,光线倏然涌入,驱散了外头的暗色。

    密道中亮着灯,一路走来,灯光缓缓往前延伸。

    密道中极为宽敞,他们行走在光亮之中。

    他们进了其中一间房。

    一个男人站在房里,他的身形笔直坚定。

    目光上移,罂粟看见了贺洵的脸。

    他是贺家大公子,虽是他们两人的朋友,但和此事有何关系?

    “贺洵?”

    贺洵踱到灯光下,他的面容愈加清晰,眼底情绪极为复杂。

    “我不是贺洵。”

    罂粟一怔,这个声音极为耳熟。

    “你是……”

    贺洵的眼睛黑沉,墨色里涌动着浪潮,最终归于沉寂。

    他开了口。

    声音似要划破夜晚的安静,清晰传来。

    “江洵。”

    作者有话要说:  四人联手,打击反派。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0章 第26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