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第26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1章 第261章

    罂粟和江洵认识多年, 自然认出了他的声音。

    罂粟身子一僵, 极为震惊。

    她不曾知道江先生的名字,也从未将江先生和贺洵联系起来。

    先前,因为叶楚和贺洵相识,两人见面时被她看见。

    为了确保贺洵此人的身份对叶楚没有威胁, 她曾经跟踪过他。

    但是却被贺洵甩掉了, 越是如此, 她越觉得贺洵这人古怪,身上藏着秘密。

    之后她仍旧对贺洵进行了调查,但是并未查出来。

    她没有想到江洵的真实身份竟是贺洵。

    顺南货号的少东家怎么会与暗阁首领扯上关系?

    但很快罂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江洵的声音带着歉意:“我们认识几年, 原谅我现在才告诉你真相。”

    罂粟见江洵出声,看向他的眼睛。

    江洵的眼底尽是沉痛之色。

    罂粟摇了摇头:“你的身份特殊, 这种事情, 我们不是从来不提吗?”

    她当然明白, 他们互相隐瞒身份的原因。

    他们本都是在刀尖上舔血过日,身后的背景复杂。

    既然他们能成为朋友, 又何必要将对方卷进痛苦之中呢?

    江洵声音沉闷,艰难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来:“他也是。”

    江洵周身沉寂了下来,仿佛想起了什么, 眸色渐暗。

    同样,罂粟也陷入了沉默。

    她知道江洵口中的人正是戴深。

    那时,戴深在暗阁争斗中死亡,临死前托付江洵。

    江洵前来找她,到了那个时候, 她才知道了戴深的真实名字。

    两人同时不说话,似乎在回忆往昔。

    叶楚和陆淮心照不宣地离开了,将剩下的时间留给他们。

    等到两人的情绪都稍稍平缓时,江洵开了口。

    “叶姒。”

    江洵的声音刚落下,罂粟猛地抬头看向江洵。

    她怔了怔:“你……”

    罂粟从未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去,江洵怎么会知道她是谁?

    江洵直直地看进罂粟的眼中,好似已经下定决心,要告诉她一个真相。

    江洵:“当年,你见到了一个男孩被拐卖,所以才被连累。”

    罂粟身体一滞。

    随着江洵的话,回忆逐渐在她的眼前展开。

    那个时候,她的年岁不大,却已经记事。

    当时,被拐的那一幕仍旧被她记在心中。

    罂粟以为事情过了这么多年,许多画面早已经模糊。

    但是,记忆一经提起,就似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

    往事历历在目,鲜明至极,不容忽视。

    那段时间的恐惧和不安,逐渐漫上她的心头。

    仅仅只是短短的一瞬,却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

    罂粟回忆起那些往事,鼻子一酸,眼睛刺疼。

    但是最终,罂粟依旧强忍住了泪水。

    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对江洵来说并不容易。

    这么多年,那个受贺洵牵连的女孩始终出现在他的记忆中。

    贺洵的愧疚没有消减半分。

    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他。

    事隔多年后,江洵才清楚当年那个女孩到底是谁。

    江洵声音艰涩:“那个男孩……”

    他声线颤抖:“是贺洵。”

    罂粟怔住,攫紧的指节发白,双腿仿佛被钉在了地面上。

    所有回忆乍然停止,她心绪复杂,不知如何开口。

    许久后,罂粟才出声:“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他们不应该将自己禁锢在回忆中。

    江洵声音沉沉:“对不起。”

    “江……”罂粟顿了一下,“贺洵。”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他。

    罂粟自然清楚江洵的心思,但那些都只是他们沉痛的过去罢了。

    况且事情发展成现在这副样子,本就不是他们所愿。

    罂粟看向江洵:“你也是受害者,从此以后,不要再为此愧疚了。”

    知道真相的江洵想必比自己更痛苦,每日饱受自责。

    江洵声音饱含怒气:“那个罪犯是纪彦儒,他已经被陆淮关进了监狱。”

    那个人毁了他和罂粟的一生,彻底扭转了他们的人生。

    罂粟皱了皱眉:“南洋大学的教授纪彦儒?”

    她只知道纪彦儒同上海大规模中毒案件有关,却不知他是多年前绑架事件的元凶。

    江洵点头:“纪家和贺家有恩怨,他才做出了此事。”

    密室之中的空气冰冷沉寂。

    但他们却觉得寒气从脚底抽起,遍及全身。

    那种感觉又冷又沉,似一条无形的枷锁。

    犹豫片刻后,下定了决心:“江洵还有另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他将自己如何进入暗阁,接受杀手训练,并产生了第二重人格的事,尽数告知……

    在暗阁的试炼场上,贺洵心性仁慈,不忍杀人。

    在即将被人杀死之前,江洵的人格出现了,替他贺洵面对那些黑暗的事情。

    最后,江洵成为了民国第一杀手,统领了暗阁。

    而另外一重人格贺洵对此完全不知情。

    江洵毫无保留地将事情告诉了罂粟。

    听到江洵的解释,罂粟怔了怔:“所以你现在不是贺洵?”

    她第一次听说这种事情。

    原本她以为江洵的真名是贺洵,而顺南货号少东家和暗阁首领是他的双重身份。

    她从未想过,在同一个身体中竟然能存在两个人格。

    江洵点头:“他暂时没有醒来。”

    罂粟再次沉默。

    悲惨的过去仿佛一场睡醒了的梦,现在事实揭露,所有痛苦似乎变得遥远。

    但却不晓得会不会陷入到另外一场噩梦之中。

    四下静寂,将外面的喧嚣纷乱隔绝在外。

    今晚,他们都沉入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有一张无形的网,将每个人联系起来。

    罂粟和江洵对视一眼,却没有开口说话。

    他们一时相视无言。

    ……

    莫清寒坐在办公室中。

    这时,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莫清寒抬头:“进来。”

    那个人是行政部的林秘书。

    林秘书:“莫委员。”

    莫清寒问道:“林秘书,有事?”

    林秘书开了口:“是部长让我来的。”

    林秘书有些迟疑。

    部长交代他做一件事,这件事牵扯到了莫委员,他不知该怎么开口。

    莫清寒看清了他的神色:“你有什么工作,就直接讲。”

    莫清寒神色平静,此时的他还不知道,林秘书要讲的事情与他有关。

    林秘书下了决心:“莫委员,之前那份耶稣会要办教会学校的资料是不是在你那边?”

    莫清寒目光一滞,他点了点头。

    信礼中学是法租界唯一一个中式学堂,法国耶稣会想要将其变成教会学校。

    这件事一直都是由莫清寒负责的。

    莫清寒眼底阴沉了几分。

    为何林秘书要提起此事?

    林秘书顿了顿:“能把这份档案给我吗?”

    这是上头的命令,他必须这么做。

    莫清寒声线阴冷:“怎么了?”

    “是这样的……”林秘书说,“这件事以后会直接转交给部长。”

    言下之意,莫清寒的势力被架空了。

    这件事是丁世群董事的授意,林秘书也不知晓他为何会下这样的决定。

    林秘书接着说道:“从此以后,莫委员不必再插手这件事了。”

    莫清寒眼底瞬间沉了下来,掠过深深冷意。

    他本打算借着耶稣会做些什么事情,如今,失了这个渠道,他做事将会束手束脚。

    莫清寒气极,但是他很快就敛下了情绪,面上半分不显。

    莫清寒没有询问,找出档案,递过去。

    莫清寒晓得,这件事情必定是上面人的示意,他们早就做了决定。

    事已成定局,即便现在自己知晓了,也无力挽回。

    莫清寒的手隐在桌下,他捏紧了手,力度极大,指节发白。

    林秘书接过档案,神色缓了下来。

    这件事极其难做,容易得罪人,他总算是把这事完成了。

    林秘书看向莫清寒:“莫委员,谢了。”

    莫清寒神色平静:“林秘书,慢走。”

    林秘书准备离开,门被拉上,还剩下一道浅浅的缝隙。

    莫清寒听到了他的低喃。

    “丁董事也真是奇怪。”

    “……”

    话未说完,门被合上,剩下的话消失在门外,模糊不清。

    林秘书一面走着,一面思索。

    分明是丁世群安排莫清寒进公董局的,按理来说,莫清寒与他关系不错。

    为何他要架空莫清寒的权力?

    林秘书左思右想,得不到结果。

    这件事已被传开,法租界其他人也知道了这件事,晓得莫清寒如今的处境。

    北平火车站发生枪战,莫清寒登报一事,大家都有所耳闻。

    法租界有的人暗自嘲笑莫清寒,等着看他的笑话。

    华人委员上任没多久,因着行事张扬,进而被架空。

    谁知道莫清寒还能在这个位置待多久?说不准很快就要倒台了。

    法租界的人蠢蠢欲动,肖想莫清寒位置的人,心思愈加活跃,暗地又开始筹谋事情。

    有的人则在静观其变,认为说不准还有其他转机。

    总而言之,法租界的人对此议论纷纷。

    林秘书离开后,莫清寒坐在房内,目光阴寒万分。

    他们竟然要架空他?

    莫清寒知道昨日陆淮来过公董局,找了丁世群。

    看来此事是受了陆淮的示意。

    但是丁世群与戴士南关系不错,他定会把此事告诉戴士南。

    戴士南分明知道,这个决定一旦下达,会对他有极大的影响。

    但是,戴士南仍是默许了此事。

    莫清寒的神色冰冷至极,寒意漫上了他的眼底。

    先前,董鸿昌没有派替身过来,所以将上海一切重要的事情全部交托给自己做。

    但现在那个人取代了戴士南的身份。

    戴士南是陆宗霆亲信,深受信任,又在上海有着人脉网络。

    无论从哪点来看,他都是更好的人选。

    董鸿昌是想让自己成为弃子吗?

    阳光照进屋子,却似有凛冽的寒意袭来。严寒重重压下,似要覆盖整个房间。

    那股冷意还在蔓延,慢慢笼住了莫清寒的身子。

    他沉默地坐在那里,仿若身处最幽暗冰冷的深渊。

    ……

    另一头,上海特工总站的密室中。

    江洵看向罂粟:“他们叫我们过来,一定是有要事相商。”

    罂粟点头,她开了门。

    门虚掩着,并没有关。

    陆淮和叶楚走了进来。

    他们知道这两个人已经讲清楚了先前的纠葛。

    江洵告知了罂粟他的秘密,罂粟也知晓,当年她被拐卖,是间接由江洵造成的。

    所有事情清楚明了,丝丝缕缕将他们几人联系到一起。

    叶楚看着罂粟,隐藏起眼中的沉痛。

    现在有其他事情要说,叶楚暂时敛下了思绪。

    陆淮先开了口:“今天找你们来,是有一件事要说。”

    叶楚走到保险箱那里,拿出一样东西。

    无论是上海纪家的拐卖,还是后来的中毒案,都和江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要对付董鸿昌,此间牵扯到的事情太多。

    所以他们会让江洵参与迷雾计划。

    几张素白的纸搁在桌上。

    罂粟念道:“黑名单?”

    她不解地抬眼看向叶楚和陆淮。

    江洵拿起其中一张,看见了已经被划去了三个名字。

    樊景昀、尚嫣,还有戴衡。

    樊景昀曾是寒塔寺的净云大师,之后他被巡捕房带走,众人以为他就是上海滩中毒案的幕后黑手。

    尚嫣是尚家大小姐,尚家对外声称她离开了上海,实则是被尚思道带走。

    戴衡受纪曼青的指令,让温聿生接近苏明哲,诱惑苏明哲吸大烟,后被陆淮处置了。

    这几人都与陆淮叶楚有一些纠葛,他们都在黑名单上。

    陆淮声线沉沉:“我和叶楚去过汉阳。”

    那时,周副官查出莫清寒在汉阳监狱中,而上海德仁堂的大夫容沐,是莫清寒的伪装。

    汉阳监狱的人是否是莫清寒的替身?

    陆淮觉得有蹊跷,便动了去汉阳的心思。

    叶楚接着说:“为了查莫清寒,他去了一趟汉阳监狱。”

    “这份名单就是当时带出来的。”

    陆淮假装入狱,发觉了莫清寒的手下也隐在监狱里。

    他进了一趟档案室,记住了那些和莫清寒同期入狱的名字。

    这就是黑名单的由来。

    罂粟眯了眯眼:“汉阳。”

    叶楚问:“怎么了?”

    罂粟摇头:“我想起了一件事。”

    提起汉阳,有一件事浮现在她的脑海。

    罂粟沉思,这件事或许与黑名单有关联。

    罂粟:“几年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联系不到戴长官,也没有接到任务……”

    她的声音响起,众人凝神听着。

    那时,戴士南消失,北平特工站的人也没有查到消息。

    特工总站的一切信息都被截断。

    而戴士南回来的时候,告诉了罂粟原因。

    这个原因只有罂粟知道。

    他只说自己去执行一个极为重要的秘密任务,任务的内容却没有透露半分。

    旁人只以为他是因工事离开。

    但那是戴长官的事情,不会有人多问。

    陆淮立即问道:“你怀疑戴士南去了汉阳?”

    若是戴士南那时去了汉阳,他和莫清寒极有可能同在汉阳监狱。

    所以,莫清寒才有机会成为戴士南的手下,从而进了特工组织,为戴士南办事。

    罂粟点头:“我查遍华东地区,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

    联想到董鸿昌和戴士南以前的相互利用,罂粟认为戴士南极有可能奉陆督军的命令,去了汉阳。

    这件事极为隐秘,戴士南没有告诉任何人。

    陆淮了然:“当时的那个任务应该就是……”

    灯光落在他的眉间,他的神色晦暗不明。

    叶楚接话道:“迷雾计划的开始。”

    声音落在幽静的密室,沉沉地压在每个人的心上。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1章 第26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