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第26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2章 第262章

    起初, 迷雾计划只有陆宗霆和戴士南知道。

    戴士南尚未真正取得董鸿昌的信任, 该计划便始终无法真正实施。

    因此,他们向陆淮隐瞒了此事。

    按照陆宗霆的说法,他让戴士南去董鸿昌身边埋伏。

    在罂粟的记忆中,戴士南有一段时日没有出现, 时间正好符合。

    如果戴长官当时在汉阳监狱里, 或许他就是在那时开始接近董鸿昌的。

    一番思索后, 陆淮和叶楚已经理清楚了前因后果。

    罂粟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叶楚开口:“陆督军让戴士南司令接近董鸿昌,假装投诚。”

    陆淮:“董鸿昌识破他的计谋,所以派了替身过来。”

    罂粟了然。

    江洵问:“那么莫清寒……”

    莫清寒明面上是戴士南的人, 但董鸿昌既然已有所准备,那莫清寒的身份就极为可疑。

    陆淮看向江洵:“莫清寒正是董鸿昌放在法租界的棋子。”

    众人沉默, 密室里笼着清净的空气, 静谧万分。

    他们都明白, 董鸿昌的目的是上海滩,在这场斗争中, 必定会牵连一众势力。

    董鸿昌的手已经伸向了法租界,他的意图昭然若揭。

    陆淮:“莫清寒被架空的消息,你已经知道了吧?”

    前些天, 陆淮去找了丁世群,示意他惩罚莫清寒。

    丁世群本就提防着莫清寒,他自然应下此事,让莫清寒无法再插手教会学校的事情。

    这样一来,莫清寒的势力被大大削弱。

    罂粟点头:“有人故意放出了风声, 现在法租界差不多都传遍了。”

    叶楚缓缓开口:“莫清寒会对董鸿昌起疑。”

    莫清寒晓得,他被架空一事必定会传到戴士南的耳中,而戴士南默认了此事的发生。

    莫清寒性子多疑,他极有可能认为,这件事是董鸿昌的授意,就是为了扶植戴士南。

    在董鸿昌的心里,他更加信任戴士南。

    这正也是陆淮做此事的目的,挑拨莫清寒和董鸿昌的关系。

    陆淮:“接下来,莫清寒一定会有所动作。”

    莫清寒的位置岌岌可危,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定会做些什么。

    他们只要静观其变。

    罂粟和江洵记下了黑名单中的人。

    只要有那些名字出现,就会多加注意。

    迷雾计划已经开始。

    他们都已经预感到了未来。

    未来硝烟弥漫,重重危险向他们逼近。

    敌人盯紧了上海,他们蛰伏在暗处,伺机而动。

    上海多方势力交织,众人心思各异,不知何时就会发动攻击。

    但这场斗争,他们必须要赢。

    空气凝重沉闷,弥漫在密室的每个角落。

    前方的道路艰险异常,但他们必须向前,永远不能后退。

    ……

    汉阳。

    一座地牢中。

    里面沉寂异常,如死一般的寂静,一丝声音也没有落下。

    一个男人坐在桌子旁,不发一言。

    他面容有些憔悴,安静地看着窗外,眼神波澜不惊。

    他正是失踪已久的戴士南。

    地牢内没有风,只有一阵又一阵的冰冷气息袭来。

    四方尽是森冷的墙壁,截断了他所有的去路。

    过了一会,戴士南才稍稍有了反应。

    他的眸色一沉,起身走至窗边。

    他已经在地牢中待了好一段时日。

    而董鸿昌很久没有来找过他了,也不再询问他问题,似乎早就胜券在握。

    但这很有可能是心理战术。

    董鸿昌想用漫长的等待消耗他的耐心,逼他妥协。

    戴士南知道,董鸿昌一直留着他的命,是因为有不能杀他的理由。

    那个假的戴士南如今顶替了他,进了南京的戴公馆。

    那人利用他的身份,取得旁人的信任,想要谋求不轨之事。

    不过,那个替身绝不可能清楚所有的事情。

    因此,为了防止不时之需,董鸿昌必须留他一命。

    这时,戴士南想起了迷雾计划。

    这个计划已经被董鸿昌知晓,在计划还未彻底展开之前,董鸿昌就将他关押。

    而他在临走之前,只执行了计划的第一步。

    就是派罂粟监视着莫清寒。

    如今,只有罂粟知道莫清寒的身份有问题。

    为了方便起见,罂粟和莫清寒一样,也进了公董局。

    而董鸿昌必定知道罂粟是他手下的特工,若是董鸿昌知道计划后,是否会对罂粟下手。

    戴士南心中不免开始担心。

    他知道罂粟向来忠心,只会听从自己的命令。

    他清楚罂粟的性子。

    要是罂粟发现如今在南京的戴士南身份成疑,那么她一定会深入调查。

    他不敢继续细想。

    至于莫清寒这个人……

    是他从前错信了。

    此时,戴士南眼神恍惚,他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当年,戴士南和陆宗霆讨论出了一个方案。

    为了亲自执行任务,戴士南离开了南京,前往汉阳。

    之后,董鸿昌巧设陷阱,想让戴士南上钩。

    从董鸿昌的角度来看,戴士南只是来汉阳完成任务的。

    他不知道,这一切都在戴士南和陆宗霆的计划之中。

    而戴士南早就同陆宗霆商议过,他主动跳进董鸿昌的陷阱,趁机接近他,从而取得董鸿昌的信任。

    戴士南被董鸿昌抓走后,董鸿昌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他。

    在经历无数次折磨后,董鸿昌将戴士南关进了汉阳监狱。

    戴士南被关押进监狱的时候,那些囚犯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戴士南沉默不语,并不多话。

    在汉阳监狱中,这样的人很多,不值得注意。

    不过,戴士南在监狱中认识了一个人。

    莫清寒。

    当时他进监狱的时候,囚犯已经分成了好几批势力。

    几股势力不断斗争,却相互制衡着。

    其中一批势力的首领是莫清寒。

    几个月前,莫清寒才刚到汉阳监狱。

    但是他却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一些人的信任。

    其中一批囚犯以他为首,成立了一个团体。

    莫清寒的实力隐藏得很深,但那些人却选择站到了他这一边。

    戴士南注意到了莫清寒,便开始观察莫清寒的行为。

    直到有一天,莫清寒的人来找戴士南。

    这天,戴士南仍像往常一样,安静地待在一处的角落。

    此时是放风时间,从牢房出来后,各个势力各据空地的一角,之间的分歧极为明显。

    这时,戴士南忽觉有人靠近,他抬眼看去。

    是莫清寒身边的手下。

    那人找上戴士南,将他带到了莫清寒的面前。

    戴士南没有违抗,跟着他离开。

    很快,戴士南就和莫清寒正面碰上。

    这是戴士南进监狱以来,第一次同莫清寒说话。

    莫清寒眸色冰冷,他扫了戴士南一眼:“你叫什么?”

    戴士南没有立即回答,仍旧沉默着。

    莫清寒眯了眯眼,又道:“为什么从来不说话?”

    在莫清寒和他说话的时候,戴士南一直观察着莫清寒。

    他想要从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莫清寒发现戴士南并不回答,也同样止了声。

    莫清寒的手下见戴士南这么不识趣,有些不耐。

    他们的主子想要收服戴士南,没想到他却不识好歹。

    手下上前一步,准备敲打戴士南一番。

    莫清寒并没有制止。

    “你也看到了,这里最大的两股势力就是明爷和我们主子。”

    “那头是明爷的范围。”

    “而这里是我们主子的势力,你想要去哪一边?”

    手下语气中带着嘲讽,在他看来,戴士南只是其中的蝼蚁,却如此狂妄。

    虽然监狱里分成几批势力,但是以明爷和莫清寒为首的最为重要。

    而其他的势力纷纷依附在明爷和莫清寒的手下。

    莫清寒的队伍有壮大之势,隐约要盖住明爷的势头。

    戴士南沉默以对,奇怪的是莫清寒并未生气。

    莫清寒冷笑一声:“你似乎不相信这里的任何人。”

    戴士南终于开口:“有谁可以相信的吗?”

    戴士南语气平静。

    听到戴士南这话,莫清寒忽的笑了。

    分明是一句最普通的话,却挑起了莫清寒的兴致。

    下一秒,莫清寒没有给戴士南任何准备,立即向他出手。

    戴士南反应极快,瞬间避开了他的攻击。

    莫清寒没有收手,他手下的招式不停,并且招招毙命。

    这里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但他们只是以为莫清寒想要教训一个人。

    他们自然避得远些,以免伤及自身。

    狱卒就更不会理会了,这种打架事件偶有发生,他们并不会处处限制。

    只是在闹出人命的时候,稍稍出手制止。

    面对莫清寒的步步紧逼,戴士南沉着应对。

    而莫清寒就是为了逼戴士南使出全力,所以才招招下狠手。

    戴士南不得不调动全部心神,若是自己不出手,莫清寒可能不管不顾地取他性命。

    放风时间快到了,莫清寒在最后一刻收了手。

    虽然这场打架并未分出结果,但是莫清寒和戴士南心中了然,他们的能力不相上下。

    即使是打到最后,也只会是平手。

    打斗结束后,戴士南仍旧沉默着,只有气息微促。

    莫清寒笑意微凉:“身手很好。”

    戴士南知道莫清寒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可能有异样。

    所以莫清寒才会亲自出手试探。

    戴士南头一次正视起这个汉阳监狱的囚犯。

    一方面,戴士南认为莫清寒是可造之材,值得培养。

    另一方面,他又产生了怀疑之心,他不确定莫清寒是否是董鸿昌派来的。

    之后,戴士南留莫清寒在身边,也是想看看董鸿昌的目的。

    ……

    记忆渐深,多年前的往事被勾起。

    此时,戴士南收回了思绪。

    现在,汉阳已是深夜。

    夜色弥漫,窗外夜露深重,天牢里光影昏暗,寂静如重重黑暗涌来。

    冷意漫上戴士南的心头。

    他当时从未想过,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样。

    ……

    百乐门。

    天空已经黑透了,夜色深重,黑暗覆盖了下来,似墨一样。

    百乐门里声响喧闹,音乐声此起彼伏,人影攒动,气氛极为热烈。

    闵爷靠在那里,对周围的喧嚣恍若未觉。

    舞厅灯光昏暗,他的面容有些看不分明。

    闵爷拿着一个酒杯,酒水微微晃动。

    这是,一个人走到闵爷面前,开口:“闵爷,法租界有情况。”

    闵爷吩咐这人,关注法租界的近况。一有事情发生,立即向他汇报。

    闵爷动作一滞,放下了酒杯,酒杯搁在桌上。

    闵爷:“你随我来。”

    闵爷和那人进了房间,喧嚣被隔绝在门外。

    闵爷落座,问道:“何事?”

    手下:“近日法租界发生了一件事,此事与华人委员莫清寒有关。”

    闵爷听见莫清寒的名字,眸色微闪。

    他直起身子,看向那人:“怎么说?”

    手下:“教会学校的事情本来是由莫清寒负责,但是上面做了决定,此事日后交由其他人来做。”

    闵爷眼睛一眯:“莫清寒被架空了?”

    闵爷清楚莫清寒的性子,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的。

    莫清寒必定是要通过耶稣会做些事情,如今他被架空,倒是合了自己的心思。

    手下:“是的。”

    手下接着说道:“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

    闵爷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离开。

    闵爷看着桌上的报纸,嘴角冷笑渐深。

    他的目光下移,落在报纸上。

    北平火车站枪击案的照片。

    虽然照片模糊不清,但仍能认出,那是莫清寒的脸。

    闵爷的手指敲击在桌上,一下又一下。

    闵爷的眸色愈加深了几分。

    他曾经是汉阳监狱的人,那时莫清寒也在那里。

    监狱里的人分成两派,一部分人跟随自己,另一部分则跟着莫清寒。

    他们属于两方势力,各不相让,在汉阳监狱斗了很久。

    有一段时日,闵爷觉得有些奇怪。

    莫清寒行事狠辣,但那段时间的莫清寒沉默了很多。

    他不再像先前那样张扬,话也少了很多。

    但因着莫清寒之前的名声,监狱里也无人再去招惹他。

    闵爷起了疑心,但他只以为莫清寒行事变得低调,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

    闵爷刑满结束后,来到了上海,为了一些目的,他和商人维克多·沙逊合作。

    他换了一个身份,又易了容,先进了金刀会,再开了百乐门。

    后来,公董局新委员上任。

    闵爷本就在关注法租界的事情,当这个新委员的身份揭晓时,闵爷心里一惊。

    这个名字,他耳熟万分。

    竟是莫清寒。

    汉阳监狱的莫清寒,与华人委员莫清寒,究竟是不是同一人?

    待知道这个新华人委员的面容后,闵爷确定了心中的猜想。

    莫清寒用了自己的真容,他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现在,莫清寒暂时还没有见过他。

    所以,莫清寒还不知晓,自己也来到了上海。

    莫清寒的突然出现,让闵爷警觉起来。

    莫清寒是如何从汉阳监狱脱身的?他又为何会成为公董局的华人委员?

    闵爷离开汉阳监狱的时候,莫清寒还待在里面。

    现在想来,里面那个沉默寡言的莫清寒,极有可能是莫清寒的替身。

    闵爷担心莫清寒会影响自己日后要做的事情,所以起了杀心。

    而那场刺杀正是他安排的。

    莫清寒因公务离开上海,闵爷便派了杀手,让他们追杀莫清寒,务必要取他的性命。

    只是可惜,刺杀失败了。

    当时闵爷极为愤怒,但事情已成,杀莫清寒的事只能日后再想。

    如今,莫清寒被架空,对闵爷来说,是一个极有利的机会。

    不管怎样,莫清寒对他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他会仔细思量莫清寒的事情,不能让莫清寒挡住自己的路。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罂粟和阿玖的事情都尘埃落定了,明天求婚。

    13八章,陆淮在汉阳监狱中遇到过明爷。

    闵爷到上海另有目的,他只是担心之前和莫清寒斗争很久,莫清寒会认出他的身份。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2章 第26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