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第26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3章 第263章

    七年前。

    戴士南主动向陆宗霆提出了一个计划。

    两人敲定好计划中的每个环节后, 戴士南就去了汉阳, 去执行秘密任务。

    为了避免那群特工中有对方的暗棋,戴士南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去处。

    他独自一人去了汉阳。

    那段时间里,特工站彻底失去了和戴士南的联系,那些人都以为戴士南消失了。

    即使他们其中有些人去寻过戴士南, 但是却没有找到丝毫线索。

    戴士南到了汉阳后, 做了一番伪装。

    不过, 在戴士南和陆宗霆的计划之中,戴士南本就应该被董鸿昌察觉。

    因此,戴士南虽做了遮掩, 但是仍旧刻意露出一些线索,让董鸿昌的人发现他的行踪。

    戴士南来到汉阳后, 就开始调查董鸿昌的事情。

    他故意给董鸿昌营造出一种假象, 让董鸿昌以为戴士南来这里的目的, 就是为了获取董鸿昌的线索。

    戴士南是陆宗霆身边的亲信,董鸿昌自然会认为戴士南所做的一切全是陆宗霆的示意。

    戴士南露出微小的马脚, 让董鸿昌一步步相信自己的动机。

    戴士南来汉阳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董鸿昌的一些事情。

    陆宗霆告诉他,董鸿昌生性多疑, 不相信任何人。

    虽然董鸿昌有不少手下,但是董鸿昌对他们始终隔着一层,并不会全心信任。

    而有一个人是例外,那人叫范远。

    他和董鸿昌是生死之交,一起经历过不少事情。

    范远较其他人相比, 更得董鸿昌的重用。

    董鸿昌会将一些隐秘之事交由他去完成。

    若是戴士南想要对董鸿昌下手,范远不失为一个突破口。

    戴士南并没有想要接近范远,从他口中得知董鸿昌之事。

    他准备利用范远,将范远作为一个引诱董鸿昌出现的契机。

    戴士南早就调查出了范远的住所。

    等到董鸿昌已经相信,戴士南仅仅只是受陆宗霆之命前来汉阳监视董鸿昌之后,他才开始准备下一步。

    很快,戴士南让跟着他一起来的死士跟踪了范远。

    他们故意露出动静,让范远察觉。

    此事他们没有做得很明显,看似只是不经意暴露。

    范远为董鸿昌办事多年,本就是一个极为谨慎的人。

    戴士南稍稍动了些手脚,范远就意识到有人在监视着他。

    范远察觉有人跟踪后,没有任何惊慌,他冷静地甩了身后的人。

    之后,范远向董鸿昌作了汇报。

    董鸿昌猜测这件事是戴士南所为,于是让人乔装易容一番,来到了范远的公寓,准备抓住戴士南。

    戴士南知道计划已经要走出第一步。

    当戴士南准备推进任务的时候,就将对面的宅子租了下来。

    范远的所有行为都在戴士南的监视之下。

    夜色深沉,冷风寂寥。

    今夜连月亮都被云层遮挡住了,暗得似乎没有一丝光。

    戴士南从对面宅子走出,死士跟着他的身旁,开始靠近范远的住所。

    为了让董鸿昌相信戴士南的目的,必须要做出一些牺牲。

    戴士南身后的那些死士全都知道自己的结局。

    他们会被董鸿昌的人射杀致死。

    当戴士南的人打开房门时,黑暗中骤然响起了一声枪响。

    挡在戴士南面前的死士应声倒地,立即没了气息。

    房内的灯光猛地一亮,瞬间照亮了里面的情形。

    一排穿着黑色衣服的枪手一字排开,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门口。

    戴士南这边的人不多,明显处在弱势。

    下一秒,两方立即展开了枪战。

    气氛凝重,一触即发。

    董鸿昌的人有意地避开了戴士南,只是将他身边的死士开枪打死。

    没过多久,戴士南这边的人全部死亡,董鸿昌的人也有不少死伤。

    一切事情如戴士南所愿,最后一刻他被制服了。

    戴士南被人束缚着,跪在了大厅之中。

    过了一会,门口走进了一个男人,戴士南抬眼望去。

    正是董鸿昌。

    房门合上,戴士南第一次同董鸿昌正面对上。

    董鸿昌嘴角带着讥讽之色,他冷笑一声:“戴司令。”

    “没有想到你会成为阶下囚吧?”

    戴士南眉眼一沉,似在强忍怒气:“是我技不如人,你不必废话。”

    董鸿昌缓步走到戴士南的面前,他开口:“既然戴司令亲自发话了,那我自然会顺着你的意思。”

    下一秒,董鸿昌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之色,伸出手,狠狠砸向了戴士南的脖间。

    接下来,戴士南就失去了意识。

    经过设计,董鸿昌并未怀疑是戴士南是主动被抓。

    到了董鸿昌的手下后,戴士南受尽了折磨,却没有透露半分。

    董鸿昌将戴士南折磨一番,随即把他关进了汉阳监狱。

    在监狱中,戴士南遇见了莫清寒。

    莫清寒的行为看上去没有异常之处。

    但戴士南谨慎极了,他怀疑莫清寒有可能是董鸿昌的人。

    戴士南在监狱待了够久的时间,他就向董鸿昌提出,自己受不了折磨,决定和他合作。

    戴士南假意向董鸿昌投诚。

    而董鸿昌给了他一个见面的机会。

    戴士南被带离了监狱,到了一处私宅,董鸿昌在那里等着他。

    戴士南在监狱里的日子并不好受,当他和董鸿昌见面的时候,他已经憔悴不堪。

    董鸿昌看到他这副模样,轻声笑了,面色尽是嘲讽。

    不过,这样更容易让董鸿昌相信,戴士南受到了不少折磨。

    这里光线昏暗,戴士南忽的开口,声音划破了黑暗的寂静。

    戴士南声音沙哑:“我愿意和董督军合作。”

    戴士南改变了对董鸿昌的称呼,语气恭敬。

    似乎这段艰难的日子已经让他妥协。

    董鸿昌冷哼一声:“若是我不相信你的诚意呢?”

    戴士南虽受尽折磨,但是背脊依旧挺得笔直。

    他话语坚定:“能证明此事的,只有时间。”

    待到戴士南说完这句话,房间安静了下来。

    董鸿昌没有立即回答。

    沉默了片刻后,董鸿昌才开口:“好,我放你回去。”

    戴士南心蓦地一松,面色却不显:“希望我们合作顺利。”

    董鸿昌看向戴士南:“你在汉阳这么久,陆宗霆不会怀疑吗?”

    董鸿昌知道,即便戴士南此时的投诚是假的,只是因为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

    但他消失这么久,定会引起陆宗霆的怀疑。

    戴士南:“这件事交给我自己解决,另外我想让你帮一些忙。”

    董鸿昌:“你说。”

    戴士南说:“一、抹掉我在汉阳监狱存在过的所有痕迹,二、我要带一个人离开监狱。”

    董鸿昌眼睛眯了眯:“第一件事很简单,但第二件……”

    他顿了顿,说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戴士南面容镇定:“那人是可造之材,我想利用他。”

    在回话的时候,戴士南一直在观察董鸿昌的反应。

    董鸿昌目光沉沉,似乎在考虑一些事情,但是这也可能是一种假象。

    过了半响,董鸿昌才回答:“如果你有别的心思,我会立即杀了你。”

    戴士南笑了笑:“我相信,董督军有这个能力。”

    董鸿昌开口:“那个囚犯叫什么?”

    戴士南的声音落下:“莫清寒。”

    戴士南随即补了一句:“我不会让他知道我们的合作。”

    董鸿昌听到莫清寒的名字后,却没有任何反应,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董鸿昌看了一眼戴士南:“戴司令果真谨慎。”

    董鸿昌的语气毫无波澜,不知是讽刺还是称赞。

    董鸿昌又道:“以后你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我都会归到你头上。”

    “你和这个囚犯的命,都在我手里。”

    戴士南沉吟片刻:“好。”

    董鸿昌:“你去监狱吧。”

    戴士南不再多言,离开了这里。

    而在这次对话中被提及到的莫清寒,却对此事一无所知。

    待戴士南离开监狱后,没过多久就派人来寻莫清寒。

    此时,莫清寒正待在牢房中。

    牢房的大门突然打开,一名狱卒走了进来。

    狱卒径直向莫清寒走了过来。

    莫清寒察觉到异样,微微眯起了眼睛。

    狱卒行至到莫清寒的牢房前,他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门。

    狱卒声音落下:“有人找你。”

    莫清寒心中存疑,但是却不动声色地站起了身,跟着狱卒走出了牢房。

    狱卒将莫清寒带到了一个房间,示意他进去。

    莫清寒全身警惕,推门而入。

    里面站着一个人,正背对着他。

    那人听到门口的动静,转过了身子。

    莫清寒皱紧了眉:“是你?”

    房中的人正是之前离开的囚犯戴士南。

    戴士南一方面想要利用莫清寒,另一方面又怀疑着他。

    所以,戴士南特地向董鸿昌提议,将莫清寒保出。

    戴士南会将莫清寒放在自己的身边观察。

    他不确定莫清寒的身份,这么做是最好的选择。

    莫清寒的能力极强,非常适合做一个特工。

    若是莫清寒是董鸿昌派来的,他将莫清寒放在身边,也更利于了解董鸿昌的计划。

    但是从今以后,戴士南必须万分谨慎。

    戴士南和莫清寒提出这个建议后,莫清寒没有考虑多久,就应下了。

    待到一切事情准备就绪后,戴士南在外面找了一个人。

    他将其易容成莫清寒的模样,代替莫清寒留在汉阳监狱之中。

    ……

    七年后的上海。

    莫清寒转头,看着窗外夜色。

    窗外漆黑一片,四方夜幕向他逼近,暗影重重。

    已近春末,上海滩的夜晚仍有一点寒冷。

    窗户开着,暗色涌了进来,随即而至的还有寒意。

    不知怎的,莫清寒竟回想起了在汉阳监狱里的日子。

    思绪翻涌,那些过往掠过他的脑海。

    母亲死后,莫清寒随董鸿昌离开,莫清寒称董鸿昌为老师,为他做事。

    有一次,董鸿昌提起,让莫清寒进汉阳监狱,目的是为了磨炼他的心性。

    董鸿昌曾说过,他的能力足够,但还差最后一步,收服人心。

    因此,莫清寒听从董鸿昌的吩咐,进了汉阳监狱。

    他进监狱后,就开始了自己的筹谋。

    监狱里鱼龙混杂,莫清寒一步步取得那些人的信任,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手下。

    后来,戴士南竟被董鸿昌设计所抓,他们阴差阳错地在汉阳监狱认识。

    戴士南的嘴巴很牢,董鸿昌起了一个心思。

    董鸿昌告诉他,此人是陆宗霆的亲信。

    狱卒给莫清寒传信,莫清寒得到了消息后,就开始接近戴士南。

    他让戴士南看到了自己的能力,让戴士南起了用人之心。

    戴士南向董鸿昌投诚后,提出要带走莫清寒。

    为了不让戴士南起疑心,莫清寒起初拒绝了他的提议。

    后来,莫清寒才答应与戴士南离开,成为他的手下。

    在做特工的前几年,戴士南怀疑自己,警惕自己是否还站在董鸿昌这边。

    很多事情戴士南都没有交给他做,就是为了试探他。

    莫清寒就完全断了和董鸿昌的关系,但暗地里仍在建立自己的消息渠道。

    只待时机成熟,就开始实施计划。

    莫清寒在汉阳监狱附近的那间旅店,是他的计划之一,戴士南并不知道他和那些囚犯还有隐秘的往来。

    他隐藏得极好,戴士南慢慢相信了他,放心让他做事。

    取得戴士南的信任后,莫清寒才和董鸿昌联系。

    一步步走到今天,他为董鸿昌做了多少事,从没有半点异心。

    呵,他竟忍了七年。

    寒意袭上莫清寒的心头,冰冷彻骨。

    莫清寒神色阴冷至极。

    他对董鸿昌极为忠心,到头来,却成了一颗废子。

    凭什么他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莫清寒眸色微动,眼底似寒冰一样。

    他的身后是幽暗天光,仿佛永远也没有光亮。

    不知过了多久,夜愈加深了,莫清寒仍坐在那里。

    他的身形静默,任凭阴暗光线漫了上来,覆上他的周身。

    作者有话要说:  求婚在下章。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3章 第26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