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第26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4章 第264章

    莫清寒以真实身份来到公董局时, 为了避免戴士南怀疑, 莫清寒和他手下说,暂时先不要联系。

    若是有事,他会告诉他们。

    待到风头过后,莫清寒才开始筹谋起了下一件事情。

    现在的情况对莫清寒极为不利, 他在公董局的权力被架空, 董鸿昌又与他生了间隙, 甚至派了替身取代戴士南。

    莫清寒眼底冷意深深。

    他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情势对他越不利,他越不会放弃。

    莫清寒调查到,贝尔纳·雷诺曼的手里, 有一件他感兴趣的事情。

    贝尔纳·雷诺曼是一个有名的法国商人,他的生意做得极大, 很多人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近日贝尔纳·雷诺曼在做一笔生意, 若是他能加入其中, 对他有很大的好处。

    莫清寒思绪翻涌,不论怎样, 这条路他一定会走下去。

    谁也不能挡住他的路。

    夜幕降临,一座房子伫立在夜色之中,看上去极为静默。

    月色寂寥, 沉沉落下,向寂静的黑暗处延伸,直至没入那片漆黑。

    几个黑影悄无声息地靠近了房子,向房子逼近。

    贝尔纳·雷诺曼的妻子坐在房内,房里亮着灯, 她在等待贝尔纳·雷诺曼的回来。

    她对外头的情形一无所知。

    窗帘低垂,遮挡了夜色。柔和的光线倾泻而下,房里静谧极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打破了寂静。

    她站起身,嘴角带着笑意,是她的丈夫回来了。

    她走到门口,打开门,笑着看过去。

    下一秒,她嘴角的笑意凝结,身子也僵在了那里。

    迎面而上的是一把冷硬的枪。

    月光照射在枪上,泛着冰冷的光泽。

    几个身着黑衣的人站在门口,乌黑的枪口对准了她。

    贝尔纳·雷诺曼的妻子愣住了,慌乱席卷而来。

    她往后退了几步,声音颤抖:“你们是何人?”

    这些人是谁,为何要闯进她的家里?

    莫清寒的手下执枪,逼近了几步,面无表情地开口。

    “我们找贝尔纳·雷诺曼讲些事情。”

    女人害怕极了:“他还没回来……”

    话未说话,冰冷的枪抵上她的额头。

    女人立即噤声。

    绳子缚上她的手,她的嘴也被堵住,失去了行动能力。

    莫清寒的手下把女人推进一个房间,准备把她关在里面。

    女人离开前,往门口看了一眼。

    漆黑的天幕下,一个男人缓缓走入。

    他身形高大,透着强烈的压迫感。

    男人走进了光影中,视线落在她身上,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房门关上,隔绝了那些光线。

    贝尔纳·雷诺曼谈完生意后,准备回家。

    汽车行驶在安静的街道上,过了一会儿,车子停下,贝尔纳·雷诺曼下了车。

    走到房门前,他拿出钥匙,钥匙插入锁扣,轻轻一转,房门开了。

    房里没有开灯,四下陷入黑暗之中。

    贝尔纳·雷诺曼关上了门。

    他觉得有些奇怪,妻子向来会在家里等他,难道今日她出门了?

    屋内安静异常,透着死一般的沉寂。

    似有什么东西隐在深沉黑暗中,危险至极。

    贝尔纳·雷诺曼隐约察觉到不对劲,他眉头一紧。

    可惜,已经太迟了。

    灯光骤然亮起,随即而来的是一排乌黑的枪口,齐齐瞄准了他。

    贝尔纳·雷诺曼心底一凉。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男人走上前,灯光勾勒出他的背影,落在地面上,清晰至极。

    他抬起头,面容逐渐清晰。

    贝尔纳·雷诺曼看清了男人的脸,心中冷意骤深。

    他有些错愕:“莫清寒。”

    他与莫清寒从来没有过交集,为何莫清寒会来找自己?

    莫清寒不急不缓地开口:“贝尔纳·雷诺曼,有些事情我想找你聊聊。”

    贝尔纳·雷诺曼环视了一圈,大厅内没有他的妻子。

    四处房门紧闭,压抑的气息笼着整个房子。

    贝尔纳·雷诺曼极力按捺心底的恐惧,颤抖着声音:“我的妻子呢?”

    莫清寒看了手下一眼。

    一个手下上前,来到一个房间,打开了门。

    贝尔纳·雷诺曼望了过去。

    房门敞开,里头光线昏暗,里面的情形却让贝尔纳·雷诺曼心头一震。

    他的妻子被绑在椅子上,手脚皆被束缚,嘴也被堵上了。

    他妻子的身后站着两个身着黑衣的男人,他们表情漠然。

    一把枪抵在他妻子的太阳穴处,胁迫之意极为强烈。

    妻子看着他,眼底泛着泪光。

    贝尔纳·雷诺曼愤怒极了,他握紧了手,手掌间传来尖锐的疼痛。

    他们竟然这样对待他的妻子。

    莫清寒阴冷的声音响起,“你妻子能否活着,全看你的表现。”

    贝尔纳·雷诺曼的回答,若是合了他的心意,他就放过他们。

    如果贝尔纳·雷诺曼不同意他的要求,他也不会留情。

    贝尔纳·雷诺曼收回了视线,深吸了一口气:“莫委员,你想要我做什么?”

    莫清寒定是对他有所求,才会来找自己。

    为了救他妻子的性命,他会考虑莫清寒的要求。

    莫清寒的眼底骤然浮起冷意。

    莫委员……

    此时听起来却极为讽刺。

    灯光落下,那些光影聚集,看上去却格外黯淡,似要融入到黑暗之中。

    莫清寒看向他,声线极冷:“听说你最近在谈一笔生意。”

    贝尔纳·雷诺曼抬头,这件事情极为隐秘,莫清寒怎么会知道。

    莫清寒接着说:“这笔生意与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有关。”

    他若是能参与其中,会给他带来极大助力。

    贝尔纳·雷诺曼没有否认。

    莫清寒调查得这样清楚,想必他是有备而来。

    莫清寒阴寒的声音落下:“我对这件事有些兴趣。”

    贝尔纳·雷诺曼心头一凉。

    莫清寒果然是想插手这生意。

    他迟疑着说:“莫委员……”

    “几个投资方都已经洽谈好了……”

    言下之意是,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莫清寒加入的可能性不大。

    况且,这生意向来是由他们几个熟悉的人来做的,若是莫清寒加入,其他人也不会同意。

    莫清寒蓦地掐断了他的话头,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我相信,你有办法说服其他人。”

    莫清寒神色阴沉:“况且,由你引荐我,旁人怎会反驳?”

    这件事情,他势在必得。

    贝尔纳·雷诺曼在生意场上有很高的话语权,有他出面,这件事情会好办许多。

    这也是他来找贝尔纳·雷诺曼的原因。

    贝尔纳·雷诺曼仍有些迟疑:“但是……”

    若是其他事情还好说,他费一些唇舌,也能办到。

    但是这笔生意极大,要说服其他合作伙伴,说有新的人加入,确实有很大的难度。

    瞥见贝尔纳·雷诺曼的神色,莫清寒的语气倏地冷了下来。

    “看来你是不打算让你妻子活着了。”

    声线冰冷至极,仿若幽暗的长夜,那里冷风呼啸,寒意侵袭而至,萧瑟寂寥。

    贝尔纳·雷诺曼目光一滞。

    莫清寒瞥了手下一眼。

    抵着贝尔纳·雷诺曼妻子的那把枪,往前移了几分。

    空气僵滞,极为沉闷。

    贝尔纳·雷诺曼手脚变得冰凉,他急切地开口:“莫委员,我答应你就是。”

    “只不过说服他们,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那笔生意已经定了,若是贸贸然开口,会引起那些合作伙伴的疑心。

    他要找个借口,不让那些人起疑。

    贝尔纳·雷诺曼终于松了口,莫清寒的神色稍显缓和。

    莫清寒看了过去:“我耐心不够。”

    他倏地笑了,笑容阴冷至极:“你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

    贝尔纳·雷诺曼哑着嗓子:“是。”

    他和他妻子的性命,全都在莫清寒的掌控之中。他只能照做。

    莫清寒站起身,声音响起:“合作愉快。”

    话语间透着讽刺之意。

    贝尔纳·雷诺曼捏紧了拳,没有说话。

    莫清寒往外走,落下一句:“我会让人监视你们,你们不要有其他心思。”

    若是贝尔纳·雷诺曼与别人通风报信,泄露了这件事。他会立即杀了他们。

    贝尔纳·雷诺曼沉默。

    莫清寒示意手下放了他的妻子,然后转身离开了房子。

    天幕愈加黑了,四下充斥着阴沉的气息。

    莫清寒缓步走着,他的视线越过那些黑暗,没有一丝波澜。

    夜色暗沉,月光隐没,消失在天际。

    莫清寒走进了黑暗之中,身影逐渐远去。

    ……

    史密斯路。

    一辆黑色的汽车经过。

    春末的黄昏,夕阳摇摇欲坠,天空浮着云层,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浅淡的花香,清冽又干净。

    那辆车子在附近的小巷中停了一下。

    叶楚的视线落向不远处的咖啡馆:“重生醒来后,我就在那家咖啡馆里。”

    “对了。”她忽的记起了什么,“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你会受伤?”

    陆淮扭头看去,她的侧脸在夕阳光晕的照射下,安静极了。

    他的声线淡淡:“不过是一次遇袭罢了。”

    他不久前才记起前世,而那次在史密斯路附近的巷子里,叶楚救了他一次。

    那时她就已经有了前世的记忆。

    不晓得她今生第一次见他时,心中是何想法。

    陆淮忽的开了口:“我想带你去一些地方。”

    今日,他带她出来,本就是有话要说。

    而叶楚并不知道。

    她点了点头,陆淮随即发动了汽车。

    黄昏时分,墨黑色的车子驶进了喧闹的马路,被上海滩热闹的繁华所淹没。

    ……

    街道上萦绕着烟火气息,汽车穿过细碎的声响,平缓地行驶着。

    神色匆忙的行人,从车旁经过。

    叶楚远远便能瞧见恒兴茶社几个字。

    奇怪的是,茶社虽然开门做生意,但门口却清清冷冷,门可罗雀。

    车子停了下来,他们两人下了车,往茶社里面走去。

    先前来这里倒是遮遮掩掩,这段日子里,也光明正大了起来。

    大堂里空空荡荡的,没有别的顾客。

    仿佛今日的客人只有他们两个。

    不消多想,她就知道是陆淮做的。

    他们上了二楼,沿着今生曾走过几回的楼梯,进了那时去过的一个房间。

    很快就有人递上了茶水,陆淮和叶楚坐了下来。

    叶楚正伸手拿起茶壶,身旁响起了陆淮的声音。

    “我来罢。”

    她松了手。

    陆淮倒了茶,放在了叶楚的面前,浅白的烟气袅袅。

    她的手指合拢,温度隔着瓷白的杯子,源源不断传来。

    “我记得,我家夫人讲过……”

    她的手一紧,指尖被烫红。

    “在我面前,你会做一个没有秘密的人。”

    叶楚怔了一怔。

    但她却隐瞒了前世的事情。

    陆淮的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将其从滚烫的茶杯旁离开。

    “我理解你的决定。”

    换做是他,不会比她做得更好。

    他们坐在那里,聊起了和恒兴茶社相关的事情。

    无论是前世他来接她引起的纷杂,还是今生在此进行的正式投诚……这里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地方。

    聊完后,陆淮并未说别的事情,就又开车带她离开了。

    至于他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叶楚有了一些预感。

    待到他们来到国泰大剧院时,天幕早已经暗了。

    和恒兴茶社一样,剧院里也没有别的人。

    里面的灯开着,但走廊却是暗的。

    那一头,明亮的灯光指引着道路,他牵着她的手,穿过黑暗的走廊。

    他们走进剧院大厅,观众席空无一人。

    但舞台上,演员却在认真演着戏。

    叶楚发怔地看着。

    如果她没有记错,她今生在这里遇到陆淮时,看的就是这一个话剧。

    陆淮偏了偏头,看向叶楚的侧脸,弧度美好。

    那时,他原以为的不相熟,其实他们早已了解至深。

    叶楚在看戏,陆淮在看她。

    舞台上的人谢了幕。

    陆淮仍旧没有说什么,继续带她离开了……

    大世界游乐场。

    他们才到了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的喧闹声响。

    各处小剧院里都在上演新剧,路上小贩的声音不绝于耳。

    分明这里热闹非凡,但是路上却没有游客。

    仿佛今晚的大世界,只是因为他们两人而开放的。

    夜幕渐沉,被斑斓的烟花映亮。

    陆淮的声线响起,外头声响极重,他的声音却清晰地抵达了叶楚的耳朵。

    “这只是属于我们的烟花会。”

    她扭过头,看见他眼中的光亮。

    同时,他们也看见了彼此眼中倒映的身影。

    两人相视而笑。

    陆淮的双手空空,好似没有做什么准备。

    他还是没有开口,牵着她的手,离开了这里。

    夜色沉沉,天幕极黑,却有清冷寂静的月光落下。

    汽车经过了威尔逊公馆区,不远处就是督军府。

    沿着那条平整的道路,车子缓缓地往督军府驶去。

    这是前世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那次的雨夜初遇,在形势危急的时刻。

    她发了高烧,昏昏沉沉,被他带回家。

    车子开进了督军府。

    他们经过了客厅,走上楼梯。

    督军府内此时却安安静静,没有人在。

    他们行至一个房间前,是前世新婚时住的地方。

    那扇门被推开。

    叶楚的步子极轻。

    她走进了那个熟悉万分的房间。

    一切都好像未曾动过。

    即便今生有些地方不同,恢复记忆后,陆淮也已经将它们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叶楚心中微跳,她转身看向陆淮。

    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红色丝绒盒子。

    “前世太短,有许多话我都没有说出口。”

    月光落进了屋子,她的心跳加剧。

    前世今生,他们在上海滩去过的每个地方。

    今天,他带她重新走了一回。

    他们在这里初识,兜兜转转,好似又回到了一个起点。

    但愿以后是一条崭新的道路。

    陆淮打开了那个红色丝绒盒子。

    那里放着一枚精致的钻戒,被月光映亮。

    和前世他们结婚时,定制的婚戒,一模一样。

    叶楚抿紧了唇,眼中隐约闪烁着泪光。

    陆淮开了口。

    他的态度郑重,语气却珍重万分。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曾踏足的地方,我都想带你去看。”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永远站在你身边。”

    他说出了前世没来得及讲的那句话。

    “从今往后,我们做真正的夫妻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句话是前世他们临死前,陆淮想对叶楚说的。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4章 第26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