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第26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5章 第265章

    你愿意嫁给我, 今生做真正的夫妻吗?

    未等到叶楚开口, 陆淮便已经将戒指拿了起来。

    叶楚没有反应过来,察觉到一股冰冷坚硬的触感袭上指尖。

    很快,戒指滑进手指,被戴到了无名指上。

    尺寸正好。

    “你已经戴上了我的戒指……”

    “日后就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叶楚看着手上闪烁的戒指。

    象征着承诺和誓言, 好似一场梦。

    泪水不由得从眼角落下。

    温热的感觉覆上了叶楚的脸。

    陆淮沿着她落下的泪, 一点一点往下吻去。

    直至抵达她的嘴唇。

    他在她唇边温柔碾转, 她安静地容纳他。

    陆淮俯身,叶楚的双手勾紧了他的脖子。

    他们相拥着彼此,被月光温柔地笼着, 连房间里的寂静都有了缠绵的暧昧。

    一个绵长的深吻。

    是前世不曾说出口的情意,也是今生无法分离的纠缠。

    谁曾料到, 前世这场起初没有爱情的假结婚, 最后却以爱情结束。

    只是时间太短, 他们都没能来得及说出心里的话。

    但因为她的重生,此生再次发生的种种变故, 这段感情也终于在今生有了圆满。

    叶楚忽的记起了什么。

    她在他耳边呢喃:“为什么今天没有人在?”

    恒兴茶社、国泰大剧院和大世界定是因为陆淮做了准备的缘故,但甚至连督军府……也是空的。

    “你说督军府的人?他们……”陆淮的声线柔和,“都在外面等我们。”

    叶楚的脸红了。

    陆淮勾唇:“要出去见见他们吗?”

    没有等她回答, 他就牵起她的手,往门外走去,但手上的戒指却没摘掉。

    叶楚打开门,清冽空气进入。

    走廊冷清寂静,她怔了一下。

    叶楚这才意识到, 陆淮方才说了一个谎。

    在房间外面等待的人只有阿玖。

    阿玖的脸上满怀期待,见到两人走出来后,她的视线缓缓下移。

    落在叶楚手上的戒指上。

    阿玖眼中浮起笑意,唇角不由得牵起。

    她开了口:“嫂嫂。”

    她的声音清透又干净。

    叶楚笑了。

    陆淮松开手,叶楚朝着阿玖走了过去,抱住了她。

    阿玖的病因已除,但身子仍是瘦弱。

    因为重生改变了很多事情,叶楚才能见到一个这样好的阿玖。

    而不久之后,他们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

    夜空暗沉,天色渐暗,唯有夜风吹起,满是寂寥。

    马路上的车辆依旧来来往往,行人笑着走着。

    一辆黑色汽车混于其中,笔直向前开去。

    驾驶座上坐着莫清寒,他手握着方向盘,视线漫不经心地落在前方。

    他面色平静,眼底阴翳一片。

    当莫清寒的车子经过一家酒楼的时候,他突然有了反应。

    莫清寒的神色一暗,下一秒,他皱了皱眉。

    他放缓了速度,随后将车子停在了马路一旁。

    他身子向后靠去,打量着眼前的情形。

    维克多·沙逊从这家酒楼中走出,他的面色阴沉,似乎刚同谁吵过架。

    很快,维克多·沙逊就离开了。

    莫清寒猜想,维克多·沙逊方才应该和人见了面。

    只是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谁?

    莫清寒注视着酒楼,眼神漠然。

    下一秒,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酒楼门口。

    是金刀会的闵爷。

    他脸色不豫,心情似乎不太好。

    莫清寒略眯了眯眼,闵爷同自己一样,到上海没有多久。

    明面上,闵爷是百乐门的主人,而背地里,他是金刀会的头目。

    方才与维克多·沙逊见面的人应该就是他了。

    闵爷和维克多·沙逊怎么会扯在一起?

    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

    闵爷没有多做停留,转身离开了酒楼,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莫清寒立即打开车门,走下了车子。

    他准备跟踪闵爷。

    莫清寒先将自己的身形隐匿在了人群之中,不让闵爷轻易察觉。

    他跟着闵爷走了一段路,他们穿过喧闹的街头,马上就要拐出街角。

    前面是一排公寓,并没有太多的行人。

    和先前那条街道相比,安静了许多。

    路灯立于两侧,昏黄的灯光落下。

    少了喧闹街道的掩护,细小的动静都会被放大。

    这时,莫清寒故意露出一些马脚,让闵爷有所警觉。

    果不其然,闵爷身子顿了顿。

    他微微偏过头,似乎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

    下一秒,闵爷走进了公寓区。

    这片公寓区有好几条胡同围着,闵爷脚步一拐,绕进了胡同。

    莫清寒知道闵爷的心思,冷笑一声,随即跟了上去。

    胡同走道狭窄,这里没有丝毫灯光,越往里走,越觉得漫长幽暗。

    不过,这正好合莫清寒和闵爷的心意。

    往往在暗处,才最容易隐藏着秘密。

    此时,莫清寒不再刻意放轻脚步,既然闵爷已经知道了,他就明目张胆地跟在后面。

    闵爷在前方走着,莫清寒的脚步声空旷的巷子中响起,落于身后。

    闵爷是从汉阳监狱中出来的,他进监狱之前本就是穷凶极恶之徒。

    他自然不惧怕旁人跟踪。

    相反的是,他还会揪出身后的不轨之人,狠狠严惩。

    闵爷走了一段路后,忽的停下了脚步。

    他的脚步停了,但是身后的脚步声依旧响着,由远及近。

    闵爷皱了皱眉,忽的转身。

    清冷的月光落下,照亮了来人的面容。

    闵爷瞳孔猛地一缩,身子有一瞬间的僵滞。

    跟踪他的人竟然是莫清寒。

    之前,他们同在汉阳监狱中,两人各自为营,针锋相对。

    前段时间,北平火车站出事,登上报纸。

    报纸上有莫清寒的照片,莫清寒没有做任何伪装,闵爷自然认出了他的身份。

    而他自己却做了易容,为什么莫清寒会突然跟踪他。

    难道,莫清寒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闵爷心思百转,皆化作了阵阵杀意。

    若是莫清寒认出了他的身份,他当然不能留下活口。

    闵爷拳头握紧,同莫清寒迎面碰上。

    在这短短一瞬中,莫清寒察觉到了闵爷的变化。

    原本闵爷只是稍显愤怒,现在竟显露杀意,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闵爷这样异常的反应,全都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开始。

    莫清寒眸色一沉,闵爷这人有古怪。

    既然闵爷主动出手,他也不会同闵爷客气。

    莫清寒和闵爷在汉阳监狱中,并未交过手。

    但是莫清寒看过闵爷出手,若是闵爷毫不掩饰的话,莫清寒应该会觉得熟悉。

    闵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只能改变自己的招式。

    这样一来,闵爷的动作明显缓慢了很多。

    莫清寒面不改色,手下的招式却招招狠厉。

    闵爷只能不断防守,而不是主动出击。

    莫清寒也察觉到了,他并不认为闵爷是在谦让自己。

    莫清寒心思一闪,趁着空隙,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匕首。

    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闪着光,稍有碰触,就会割裂皮肤。

    闵爷心神微凛,却又不得不全身心地应对。

    匕首破空而来,划过空气时,发出簌簌声响。

    若是莫清寒再靠近一些,就会划破闵爷的衣服。

    闵爷下意识地闪避,他右边的肩膀上有一个刺青。

    要是莫清寒看到,定会确认他的身份。

    莫清寒心思敏锐,一下子察觉到了闵爷的意图。

    他的匕首直往闵爷的右侧身子划去。

    闵爷不断后退,避开莫清寒的攻击,狼狈异常。

    莫清寒的脑中忽的闪过一个念头,他开始专注攻击闵爷的肩膀。

    莫清寒受过专业的杀手训练,闵爷与他相比,自然落于下风。

    伴随着刺啦一声响,尖锐的刀尖划破了闵爷的衣袖。

    刀剑锋利,闵爷的袖子瞬间应声而断。

    他肩膀上的刺青立即映入莫清寒的眼中。

    闵爷心神大震,立即捂住肩膀,迅速向后退了几步。

    此时,莫清寒也收了手。

    他不再继续攻击,而是冷眼看着闵爷狼狈后退的模样。

    尽管闵爷遮掩着那块刺青,但是莫清寒依旧看了个清楚。

    天色渐深,明月隐于云层之后,巷子更显幽暗。

    莫清寒的背影投在地面上,融于黑暗之中。

    莫清寒冰冷的声音落下,直直敲打在闵爷的心上。

    “是你。”

    莫清寒神色极为阴冷:“明爷。”

    他用了肯定的语气。

    闵爷自然听得出,莫清寒已经晓得他的身份了。

    但是他冷笑一声,并不回答。

    莫清寒声线阴沉:“你来上海做什么?”

    明爷竟然伪装身份,来到了上海。他隐藏得这么深,究竟有什么目的?

    闵爷反问了一句:“那你呢?你来到这里,为名为利?”

    莫清寒从监狱秘密脱身,转眼成为了法租界的华人委员。

    他骗过了所有人,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莫清寒沉默。

    小巷幽深,安静异常,透着压抑的沉寂。

    莫清寒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以真实面目示人,而你遮遮掩掩,生怕把性命丢在这里吗?”

    他在讽刺明爷不敢用真容现身,是怕引来仇家,惹来杀身之祸。

    闵爷停顿了一会:“当时我离开监狱的时候,那个还关在监狱里的人不是你吧?”

    他话锋一转,提到了另一件事。

    闵爷离开监狱后,进了金刀会,没过多久,莫清寒来了上海,成为了公董局行政委员。

    想必先前监狱中的人并不是莫清寒,他的档案现在也早已被人销毁。

    莫清寒一怔,随即眼底掠过深深冷意。

    他忽的想起火车站枪战一事,那些杀手穷追不舍,定要取他的性命。

    那场刺杀极有可能就是闵爷安排的。

    明爷知道他来了上海,担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便要对他杀人灭口。

    思及此,莫清寒眼底浮起一丝杀意。

    闵爷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就会引爆。

    暴露他的身份。

    而只有死人,不会泄露真相。

    莫清寒捏紧了拳,就要向闵爷发动攻击。

    紧张的空气流动,紧绷了起来。

    闵爷察觉到莫清寒的杀意,提高了警惕。

    他开口:“如果你在这里动手,我们只会两败俱伤。”

    莫清寒目光一滞。

    方才两人已经交过手了,若是闵爷拼死反抗,他也会受一些伤。

    如今法租界盯着他的人太多,此举对他来说并不利。

    莫清寒动作稍缓,细细思索接下来该如何做。

    闵爷接着说道:“你跟我来到这里,一定看到之前沙逊也从酒楼离开。”

    为了自保,他必须抛出一个诱饵,消除莫清寒的杀意。

    莫清寒眸色微动,问道:“你与沙逊有交易?”

    莫清寒听出闵爷的言外之意。

    维克多·沙逊定是与闵爷在商议什么事情,他们两人必定有一些关系。

    闵爷:“我确实与他是合作关系。”

    他闭口不提,他与沙逊合作,其实暗藏目的。

    莫清寒想起,贝尔纳·雷诺曼路子多,所以自己才找上了他,威胁他与自己合作。

    而维克多·沙逊是法租界的巨富,如果能利用他,能给自己带来更多的好处。

    维克多·沙逊是个商人,他已经极为富有,说不定是想得到更多的权势。

    所以他才找上了闵爷。

    而自己也可以利用这一点,让维克多·沙逊帮自己达成目的。

    闵爷见莫清寒不说话,晓得他心动了。

    闵爷心底浮起一丝冷笑。

    莫清寒换了档案,轻而易举进了公董局。

    这都说明了莫清寒背后有人。

    那人看上去势力极大,不是他能轻易招惹的。

    况且,闵爷也怕莫清寒揭露自己的身份,不如暂时与莫清寒合作。

    即便这样做是与虎谋皮,他日后见机行事便是了。

    闵爷看了过去:“过几天,我会让维克多·沙逊和你见一面。”

    莫清寒冷着声音:“成交。”

    两人各怀心思,达成了合作。

    ……

    陆淮给叶公馆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事情要告诉苏兰。

    他很快就带着叶楚,离开了督军府。

    黑色的汽车驶进了夜色中。

    上海滩的景物从窗外掠过,叶楚的心跳乱了几分。

    她低头看着那枚戒指,勉强缓解了心神。

    车子停了下来。

    叶楚下了车,随陆淮一同进了叶公馆。

    苏兰坐在那里,等着他们。

    两人从门口走进来。

    看见叶楚的无名指上戴着戒指,她怔了一怔。

    陆淮朝苏兰走去,开了口:“伯母。”

    苏兰问:“你们已经有决定了?”

    她仔细观察着陆淮,他的神态极为严肃。

    陆淮点头:“我和叶楚决定结婚。”

    他话中的语气认真。

    苏兰知道,从始至终,陆淮的态度一直十分明确。

    “我向你保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

    “今生今世一定会保护好叶楚,不让她受到半分伤害。”

    过了半分钟,苏兰的嘴边浮起了笑意。

    “我相信叶楚的选择。”

    言下之意是她不会干涉他们的事情。

    此事早已在陆淮的预料之内,因此方才在来的路上,他并没有那样紧张。

    很快他又开了口:“岳母。”

    苏兰一愣,尚未来得及反应。

    陆淮面不改色,似乎丝毫没有觉得方才的话有什么不对之处。

    “你认为订婚宴的时间放在什么日子比较好?”

    作者有话要说:  苏兰:???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5章 第26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8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