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第26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8章 第268章

    秦骁和邵督察去了周行的家里。

    邵督察的手伸向腰侧, 把枪握在手上。

    行至房前, 他抬起手,敲了敲门。

    “里面有人吗?我是巡捕房的,有事找你。”

    邵督察等了一会儿,房里并没有动静。

    邵督察握紧了枪, 重复了一遍, 声音大了几分。

    “里面的人开门, 我有话要问你!”

    他用力敲了敲门。

    大门依旧紧闭,门内没有回应。

    邵督察看了秦骁一眼,秦骁走了过来。

    两人决定闯进去。

    邵督察用力把门踹开, 大门打开,两人身体紧绷, 执枪注意着周围。

    秦骁和邵督察拿着枪, 走进了房子。

    他们极为小心, 环视了一圈,发觉里面空无一人, 清净极了。

    周行不在这里?

    两人没有放松警惕,依旧拿枪,时刻注意着房内。

    秦骁的目光一滞, 他往前走了过去。

    走到桌前,桌上放着一个笔记本。

    他低头认真看着。

    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这张纸条是谁留下的,是刻意还是偶然?

    周行既然不在这里,那他会去这个地方吗?

    难道说周行有重要事情,所以才离开了这里?

    秦骁沉思, 眉头皱起。

    这时,房间里倏地响起了电话铃声,划破了沉滞的寂静。

    邵督察和秦骁俱是心头一紧,两人对视了一眼,极为警惕。

    电话铃声没有停下。

    邵督察心思涌动,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

    打电话的人说不准是周行熟悉的人,他可以找到一些线索。

    邵督察走过去,拿起了电话,放在耳边。

    他凝神听着。

    电话那头没有人讲话,只有寂静的空气缓缓流动。

    邵督察极为谨慎,他没有出声。

    等着电话那头的人暴露身份。

    空气沉默,仍是寂静极了。

    过了一会,电话挂断,只剩下忙音。

    邵督察紧锁着眉,搁下了电话。

    他想到了什么,立即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被人接起,邵督察开口:“给我查,上一个电话是从哪个地址打过来的。”

    电话那头是电话局的人:“是,邵督察。”

    邵督察:“我马上就过去。”

    他放下电话,看向秦骁。

    邵督察神情严肃:“我现在要离开了。”

    只要他找到电话打来的地方,说不定可以查到一丝线索。

    秦骁点头:“那我就去这里。”

    秦骁的手落在笔记本上,上面的地址极为清晰。

    他心中已经有了分析。

    周行会不会在哪里?如果秦骁找到他,就能找到真相。

    这个笔记本也有可能是烟.雾弹,是对方设下的陷阱。

    无论怎样,这一趟他非去不可。

    邵督察点头,两人离开了房子,分头行事。

    邵督察来到电话局告诉他的地址,那个地方有些偏僻。

    车子停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宅子。

    周围寂静得厉害,微风拂过树叶,簌簌声响。

    邵督察执枪进去,发觉里面没有人。

    房子里空空荡荡的,看上去有些荒芜,似乎这里并没有人居住。

    邵督察的目光环视了一圈,目光凝住。

    他快步上前,走了过去。

    房里没有其他家具,只摆放着一张桌子。

    桌子上放着一部黑色电话。

    邵督察眸色沉了下来。

    看来打电话的那个人,用的就是这部电话。

    那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另一头,秦骁驱车到了那个地方。

    他下了车,看了过去,前面伫立着一座房子。

    秦骁往四下看了看,房子周围无人。

    秦骁的视线落在房子上,那里拉着窗帘,窗帘紧闭,遮挡了光线。

    从他的方向看去,房子里黑漆漆的,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秦骁思索了一会,决定进去看看。

    他刚迈动步子,这时,空气骤然响起了一声枪响!

    子弹疾速而来,直直打入了地面,落在秦骁的前方。

    空气紧绷。

    秦骁眼眸一紧,往后退了几步。

    他迅速走到一个遮蔽物后面,挡住了身形。

    秦骁垂眸沉思,里面那人似乎并不想杀他。

    刚才那一枪更像是警告,看上去那人只是想阻止他进入房子。

    房子里究竟有什么人?那人为什么要阻止自己进去?

    那一枪是周行开的吗?

    秦骁的思绪翻转,他握紧了枪,决定进去看个究竟。

    他环顾了周围一圈,发觉有一条小路,隐秘在树丛后面。

    小路清净,又极为隐秘,从小路过去,不会被发觉。

    秦骁转身,往小路走去。

    他的脚步极轻,踏在青石小路上。小路幽静,并没有人。

    过了一会儿,秦骁停下脚步。

    他往房子看去,那里的窗户开着。

    秦骁眼睛一眯,悄无声息地进了房子。

    秦骁放轻了脚步,往里走去。

    房里拉上了窗帘,光线有些昏暗。

    房里安静异常,气氛诡异。

    秦骁知道,方才开枪的那个人,还在这里。

    他一定隐在房子里。

    空气中似漫着一股子血腥味,越往前走,血腥味越加明显。

    秦骁紧皱着眉,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待他看到那里的情形时,目光滞了几分。

    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看上去没有一丝生气。

    秦骁走了过去,低头看去。

    他眯了眯眼,地上的人,竟是周行!

    周行脸色苍白,胸口没有起伏,已经停止了呼吸。

    周行的胸口中了一枪,血迹蔓延,渗透了衣衫。

    他被一枪毙命。

    秦骁心中一紧。

    周行已经死了,那方才对他开枪的人又是谁?

    秦骁极为敏锐,他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这时,秦骁似听见了什么声音,他往窗口看去。

    一个人翻窗而出,衣角掠过窗沿。

    那人已经快离开窗口了,秦骁只看见那人的背影。

    秦骁直起身子,身子紧绷。

    他立即举起枪,枪口对准了那人。

    不能让那人离开。

    那人就是杀周行的凶手。

    秦骁的手放在了扳机上,他正要开枪。

    这时,宅子的门被打开,脚步声纷沓而至。

    寂静的房间里,声响渐渐高了。

    秦骁心中一惊,动作一滞。

    那个身影已经逃窗而出,消失在窗口。

    窗户空空荡荡,只有清净的空气。

    秦骁收回视线,转身往后看去。

    一群身穿警服的人包围了他,那些人手里拿着枪,漆黑的枪口对准了他。

    秦骁目光微沉,他们是巡捕房的人。

    那些探员见秦骁仍拿着枪,他们开口:“放下枪!”

    这时,一个人走上前,他拿枪走近了几步。

    蒋探长的目光落在地上,地上有一个死人。

    他的致命伤是胸口那一枪。

    蒋探长的目光又上移,看向秦骁。

    秦骁的手里正拿着一把冷硬的枪。

    秦骁目光微紧,看来眼前这人已经认为,他就是凶手。

    下一秒,蒋探长面无表情地开口。

    “你跟我们走一趟。”

    蒋探长给身边的探员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给秦骁铐上手铐。

    探员立即会意,走向秦骁。

    蒋探长没有继续扫视房中,而是直接判定了秦骁的罪责。

    “你和这起凶杀案脱不了干系。”

    “任何辩解的话,等到了巡捕房再说。”

    蒋探长声音冰冷,目光直直地落在秦骁身上。

    秦骁并没有开口说话,他心中已经了然。

    秦骁知道自己落到这番境地,定是有人存心设计。

    他落入了那人的圈套,事情已成定局。

    秦骁面不改色,任由探员靠近。

    在场的人都知道秦骁的身份,秦骁是从黑市比武中出来的。

    他是那场比赛的冠军。

    尽管黑市比武已经被陆三少取缔,但是大家都清楚这项比赛的残酷。

    里面的参赛者非死即残,过程极为血腥。

    黑市比武毫无人性,无视人命。

    权贵们只当这项比赛是一种享乐工具。

    通过肆虐参赛者获取快意,从中赚取暴利。

    赌徒将希望寄托于此,殊不知只是一场黄粱美梦。

    而秦骁却能毫发无损地从里面出来,还能协助三少彻底消灭这项比赛。

    不少人都对秦骁都心存敬畏。

    但此时,房间里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秦骁的手上还拿着一把枪……

    从现场的情形来看,秦骁的确是最大嫌疑者。

    尽管秦骁站在尸体旁,但是他始终面容坚毅,丝毫不像一个杀人犯。

    探员心中难免思忖,他们是否抓错了人?

    他们虽有疑惑,但是仍要依照上头的吩咐,将秦骁抓捕。

    秦骁将手伸至腰前,让探员铐上手铐。

    下一秒,冰冷的触感漫上秦骁的手腕。

    咔擦一声脆响,手铐铐住了秦骁。

    探员们微微松了一口气,若是秦骁在此时反抗,他们定是无法制服他。

    面对一个杀人嫌疑犯,探员们却并没有任何的不恭敬。

    “你随我们走一趟。”

    秦骁点头,这群人朝门口走去。

    几个探员站在秦骁身后,防止他逃走。

    其中一个探员也混在其中,一同向外走去。

    那个探员神色有异,当他看到房中的人竟是秦骁时,他的反应有些奇怪。

    但他的反应并没有引起旁人注意。

    那个探员其实是陆淮安插在贝当路捕房的线人。

    陆淮在上海很多地方都安插了人,若有异动,他们会立即向他汇报。

    那个探员自然知道秦骁同三少认识,按理来说,秦骁不可能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探员敛下神色,待会到了巡捕房后,他会马上通知三少。

    巡捕房来了三辆警车,停在房子外面。

    当大家还未走到车子前,蒋探长忽的开口:“将罪犯押到我的车上。”

    “这个罪犯极为重要。”

    “我会亲自开车送回巡捕房。”

    蒋探长发了话,探员拉过秦骁,将他带到了探长的车上。

    蒋探长随意指了一个探员,让他同自己一起上车。

    那个探员看了蒋探长一眼,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蒋探长的车子是最后一辆,剩下的车子停在前面。

    所有人坐进了警车中,车子启动,蒋探长的车子跟在了最后面。

    几辆警车开始往贝当路捕房驶去。

    探员在前面开车,而蒋探长坐在车子的后排座位。

    一路上,车内安静无声,沉寂异常。

    虽然秦骁被捕,但是他目视前方,眼神毫无畏惧。

    这时,车子正在穿过热闹的街道,行人较多,车流也比较拥挤。

    蒋探长的车子开始同前面的警车拉开一段距离。

    当前面的车子拐出街角的时候,蒋探长的车子在经过街的尽头后,突然调转了车头。

    蒋探长的车子没有跟牢前面的警车,而是开往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当两辆警车到达贝当路捕房的时候,他们发现蒋探长的车子不见了。

    其他人心中并未起疑,只是认为蒋探长会随后到达。

    陆淮的线人察觉到不对,他寻了一个机会,退出了人群。

    那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督军府打了个电话。

    没过多久,那头就有人接起了电话。

    陆淮的声音传来。

    那人立即开口:“方才秦骁出现在凶杀现场,死者是金刀会的人,之后秦骁被我们带回贝当路巡捕房。”

    陆淮声音一沉:“还有呢?”

    那人又道:“他在蒋探长的车上,不过现在他们一直没回来。”

    陆淮:“我马上就到。”

    陆淮很快就挂了电话,那人也走出了办公室。

    ……

    另一头,蒋探长的车子脱离路线。

    秦骁眉眼一沉,他立即发现道路不对。

    秦骁问:“你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那两人并未回答秦骁的问题,车内依旧沉默着。

    车子驶出热闹的街区,开始往僻静的地方驶去。

    秦骁皱了皱眉,他不会坐以待毙。

    等到附近无人之时,秦骁立即出手。

    他的双手虽被手铐束缚着,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行动。

    秦骁用手铐勒住正在开车的探员,冰冷的手铐卡在他的脖间。

    车子瞬间失了方向,车头剧烈地摆动着。

    探员赶紧踩下了刹车,车子擦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下一秒,车子歪斜地停在了马路一旁。

    蒋探长坐在车子后座。

    从坐进车中的那一刻起,他一直将手.枪放在腿上。

    秦骁是黑市比武的冠军,能力极强。

    若是他不够小心谨慎,极有可能被秦骁制服。

    蒋探长看到秦骁突然发难,他迅速举起枪,对准了秦骁。

    秦骁立即察觉到身后的动静,他左脚伸出,重重地踢向蒋探长的手腕。

    蒋探长手腕一麻,枪立即从手中滑落,掉进了车子的角落中。

    蒋探长原本以为秦骁束手束脚,况且他还有枪在手,本应无碍。

    没想到,秦骁竟毫无顾忌。

    蒋探长慌了。

    他立即开口制止:“我们只是带你去个地方罢了,保证不会伤你的性命。”

    秦骁声音平静:“我不在乎。”

    蒋探长低估了秦骁,他本以为用性命相要挟,秦骁会犹豫。

    可是秦骁居然软硬不吃。

    蒋探长心思百转,他记得那人同他说过,秦骁是个极为正义的人。

    这样的人虽不好掌控,但是却能利用他的这个品性。

    蒋探长再次开口:“若你不乖乖就范,我们三个都得死在这里。”

    “这样一来,你就彻底坐实了杀人的罪名。”

    蒋探长看到秦骁的神色有所松动,赶紧说:“我们也只是替人办事,他们用家人威胁,我们必须照做。”

    听到家人两个字,秦骁的眼前忽的闪过丁月璇的脸。

    他收回了手,安静地坐在座位上。

    即使他继续同这些人周旋下去,大家只能同归于尽。

    如今,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刚好可以看看,幕后指使的人究竟是谁?

    蒋探长看到秦骁平静下来,立即松了一口气。

    他示意探员赶紧开车。

    车子随即启动,往前开去。

    最后,车子停在了一间废弃的工厂。

    四面安静极了,没有任何人经过,毫无人气。

    这里空旷异常,车子驶到一片空地上。

    蒋探长和探员同时下了车,他们随即将车门合上。

    秦骁独自一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眼前是一片荒芜的废墟,入目尽是寂寥之色。

    没过多久,车子后面响起了声音。

    秦骁立即绷紧了身子,警惕万分。

    车子后门被人拉开,有一个人坐了进来。

    短短一瞬,车门合上,车内重新恢复了安静。

    秦骁皱了皱眉,他想通过中央后视镜看清那人的模样。

    当秦骁刚将视线落在镜子上时,身后那人察觉到了秦骁的意图。

    那人突然开了枪。

    子弹恰好射中了那面镜子。

    镜子立即破碎,碎片洒落在车内。

    秦骁仅是瞥到了一眼,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人。

    那个人应该是做了易容。

    枪上装了消.音器,这里只有镜子碎裂的声音,却没有枪声响起。

    下一秒,那把枪抵上了秦骁的脑袋。

    那人出了声:“不要回头。”

    秦骁仔细辨认那人的声音,他从未听到过。

    那人的声音沙哑低沉。

    他抵在秦骁后脑的枪又紧了几分。

    “秦骁。”

    “我想跟你谈谈。”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8章 第26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