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第26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69章 第269章

    废弃的工厂渺无人烟, 已是废墟。

    夜风阵阵, 带了几分森冷阴寒之意。

    微弱的光线照进车内,映亮身后那人的侧脸。

    他另一侧的脸隐在阴影之中。

    此人正是莫清寒。

    他易了容,做了伪装,还特地改变了声线。

    秦骁虽然知道公董局行政委员莫清寒, 但是他并未和莫清寒见过面。

    从莫清寒的声音中, 秦骁无法察觉到任何线索。

    莫清寒的话音落下, 秦骁的视线落于车外。

    不远处,蒋探长和探员都站在车子外面。

    尽管他们没有靠近这辆车,但是他们却盯着这边, 警惕万分。

    秦骁收回目光,他又重新看向车子面前的那座废旧工厂。

    秦骁极为冷静:“聊什么?”

    他随即想到之前他去了周行家中, 却发现周行已经被人杀死。

    真正的犯人从窗口逃跑, 而他却被认定成杀人凶手。

    这么巧, 巡捕房接到了报案,正好赶来。

    他眼睛一冷:“方才那些事情都是你安排的吧?”

    莫清寒毫不遮掩:“你猜对了。”

    秦骁皱了皱眉:“你有何目的?”

    莫清寒开口:“秦骁, 你作为黑市比武冠军,拒绝了鸿门的高额奖金。”

    “后来又在上海开了武馆……”

    “你的野心想必不会太小。”

    黑市比武中,莫清寒最好的武器败在秦骁手下。

    十七是莫清寒最得力的手下, 他花费了很多心思去培养。

    不过始终技不如人,而秦骁并未取走十七的性命,却同样打败了他。

    十七不但输给了秦骁,还让陆淮察觉到了异常。

    为了不让自己的行踪暴露,莫清寒毫不犹豫地除掉了十七。

    莫清寒欣赏秦骁的能力, 若是他能为自己所用,那就最好。

    但是如今,秦骁很有可能和陆淮合作。

    这并不是莫清寒想要看到的。

    秦骁不想同那人虚与委蛇,那人提起过往的事情,无非也是想要利用他。

    秦骁话中带着嘲讽:“有话直说,时间太久,你就不怕巡捕房的人起疑心?”

    说完后,秦骁扭头看了一眼外面。

    蒋探长和探员带着嫌疑人消失,久久没有回去巡捕房。

    若是时间不长,还能解释得通。

    但要是时间一久,有心人稍稍查探,就会查到那两人的头上。

    莫清寒一手执枪,另一只手微微抬起。

    他看了一眼手上的腕表。

    距离他拿枪指着秦骁已经过去三分钟了。

    现在,两人的谈话时间并不多了。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我欣赏你的勇气。”

    此时,枪口抵着秦骁的脑袋,处在这样的境地中,秦骁竟敢讽刺自己。

    莫清寒知道秦骁这人正直。

    一个正直的人更加不愿意背上杀人的罪名。

    莫清寒不能通过其他方法改变秦骁的态度,那么他只能同秦骁最重视的正义来击垮他。

    秦骁继续出言嘲讽,试图激怒那人:“你费了这么多力气,就为了讲这些无意义的废话吗?”

    莫清寒看出秦骁的意图,他拿枪的那只手往上移了移。

    枪口抵得更紧了些。

    气氛凝重,车内的温度似乎都冷上了几分。

    莫清寒开口:“若是你愿意和我合作,你今晚就能洗清冤屈。”

    秦骁冷笑:“不如开枪罢,倒是省了很多事。”

    莫清寒没有理会秦骁:“不急,你不必现在回答我。”

    莫清寒:“反正在你答应之前,你会一直待在巡捕房里。”

    如今,秦骁人赃俱获,要洗清嫌疑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而秦骁若是不合作,那么他也有别的方法处理。

    莫清寒的声音再次落下:“当然,我要是等得太久……就会失去耐心。”

    “到时候,巡捕房的人就会盖棺定罪。”

    “在你死后,也会永远背上两条人命的罪名。”

    “你自己选吧。”

    ……

    凶杀案发生前几天。

    百乐门。

    闵爷沉思,佘佩安近日动作频频,威胁到他的利益,阻碍了他的事情。

    闵爷嘴角冷意渐深,既然如此,那他就给佘佩安找点事情来做。

    让佘佩安吃个亏,不敢再有所动作。

    闵爷叫了一个手下进来,问道:“佘佩安是不是有个手下叫周行?”

    设计佘佩安一事,闵爷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手下点头:“周行是佘佩安手下极重要的人,佘佩安很多事情都会交给他做。”

    周行能力极强,是佘佩安的左右手。

    闵爷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佘佩安近日有些不安分。”

    手下低头,没有回答。

    金刀会的人都知道,闵爷和佘佩安不和。

    两人虽表面上保持平静,但是私下却一直在争斗,想要削弱对方的势力。

    但这话大家只敢私下谈论,不敢传到两人的耳中。

    闵爷神色平静:“你说,如果周行消失了会如何?”

    手下抬头,顿时明白了闵爷的意思。

    手下立即开口:“佘佩安会受到重创,那她做事也会束手束脚。”

    闵爷可以在这场斗争中占上风。

    闵爷缓缓开口:“你想个法子,坏了周行的名声,让佘佩安抬不起头来。”

    如果佘佩安的得力手下杀了人,且传到巡捕房的耳中,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

    佘佩安怎敢继续重用他?

    这样周行不能再为佘佩安做事,佘佩安也面上无光。

    手下了然,他思索了一会。

    手下开口:“周行常去妓馆,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让他背上杀人的罪名。”

    闵爷看向他:“怎么说?”

    手下:“周行有一个相好的妓.女,他经常会去找她。”

    “如果那个妓.女死了,巡捕房的人第一时间就会怀疑周行。”

    到时候他们再做一些手脚,让周行彻底背上这个罪名。

    就算巡捕房的人起了疑心,所有证据都指向周行,周行必定会被抓捕入狱。

    闵爷点头,他忽的想起一事。

    闵爷问道:“妓馆的附近,是不是有一家武馆?”

    手下思索了一会:“那是秦骁的武馆。”

    闵爷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此事可以牵扯到秦骁,让他趟到这一摊浑水里。”

    尽管秦骁目前没有威胁到他的利益,但是秦骁一直都是他的心头大患。

    因为秦骁的存在,他难以心安。

    若是这次能顺便杀了秦骁,倒也无妨。

    手下会意:“那个妓.女会死在武馆门口。”

    闵爷的意思是,把秦骁拉下水,让旁人怀疑,这起凶杀案也可能与秦骁有关。

    闵爷开口:“所有证据都指向周行,那样太过明显。”

    不如先混淆视听,模糊巡捕房那些人的视线。

    手下点头:“闵爷,我会小心的。”

    不会让此事连累闵爷,闵爷会隐在幕后,不暴露半分。

    手下离开,去着手办这件事。

    闵爷目光微沉,这件事既诬陷了周行,又牵扯到了秦骁,还会给佘佩安重创。

    真是一石三鸟之计。

    此举卸掉佘佩安的一个臂膀,定会对她造成打击。

    他相信,有一段时间,佘佩安不敢再妄自动作。

    ……

    然而,闵爷和手下的对话,传到了莫清寒的耳中。

    闵爷这样做,倒是让莫清寒心中起了一个计谋。

    在黑市拳赛上,秦骁打败了十七,莫清寒看中了秦骁的能力。

    他一直想把秦骁收为己用。

    但是,秦骁为人正直,他现在又与陆淮是一个阵营的,会给自己带来极大不便。

    若是能收服秦骁,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但如果秦骁不能为他所用,那他就毁了秦骁。

    莫清寒眼底冷意森森。

    闵爷不是想拉秦骁下水吗?那他就彻底搅乱这趟浑水,让秦骁深陷其中。

    莫清寒吩咐了手下几句话,让他们去做一件事。

    案发前几天,莫清寒的手下一直跟踪周行,注意他的动静。

    在妓.女死后,他们得到这个通知,立即通知守在周行房子外面的人动手。

    那人接到命令后,闯进了周行的宅子。

    周行坐在那里,见有人闯进去,他有些惊慌:“你是……”

    话音未落,那人立即抬手,打晕了周行。

    周行倒在地上,那人拿起绳索,把他捆起来。

    然后,他通知了其他人,让他们把周行带到贝当路捕房附近的一个宅子里。

    其他人带着周行离开,那人依旧留在宅子里。

    他来到书桌旁,看了一圈。

    桌上放着几本书,几支笔和一个笔记本。

    他伸手,拿起笔记本,搁在桌上,翻开了本子。

    他把本子翻开到某一页,然后,他拿起笔,低头写了一行字。

    素白的纸张上,浮现出黑色的字。

    这行字是一个地址,正是周行被绑去的地方。

    他放下笔,把本子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

    然后,他清理了现场,确认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后,立即离开了宅子。

    宅子陷入一片寂静。

    此时,守在周行宅子外面的人,并未全部离开。

    他们还有任务要做。

    他们一直注意着周围,过了一会儿,一辆车子停下。

    走出车子的人,是邵督察和秦骁。

    等到邵督察和秦骁进了房间以后,监视房子的人来到一个电话亭。

    他拨通了电话:“可以动手了。”

    人既然已经到了,下一步计划可以实施了。

    另一座闲置的房子里,也有莫清寒的人。

    这座房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和一部黑色电话。

    他搁下电话,拨通了周行宅子的号码。

    过了一会儿,电话被人接起。

    莫清寒的手下没有出声,他沉默着。

    电话那头的人也没有出声。

    莫清寒的手下自然不会暴露身份,他一直没开口。

    过了一会儿,他挂断了电话。

    只要有人接了这个电话,他们就成功播下了一个种子。

    这个电话,目的是为了引起邵督察和秦骁的怀疑。

    同时,也是为了分开邵督察和秦骁两人。

    邵督察定会去追查,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

    然后他一定会前往那个地址。

    秦骁也会顺理成章,前往另一个地方。

    挂了电话后,莫清寒的手下就离开了这个宅子。

    待到邵督察赶到的时候,这里只有一个空房子,和一部电话。

    其他事情,他一无所知。

    秦骁去的地方,周行被绑在那里,那里已经有莫清寒的人守在那里。

    莫清寒的人会杀了周行,然后推到秦骁的身上。

    秦骁来到宅子的时候,周行已经被杀了。

    那时莫清寒的人还在宅子里,并未离开。

    他看见秦骁要进宅子,便开了一枪,暂时阻碍了秦骁的动作。

    莫清寒的人没有离开,他还有下一步要完成。

    他还要让那些探员,亲眼看见秦骁举着枪。

    另一头,已经有人通知了蒋探长,告诉他秦骁已经进了宅子。

    蒋探长是莫清寒的人,他接了电话后,立即召集探员,前往那个宅子。

    最后,秦骁进了宅子,莫清寒的人逃窗而出,秦骁举起了枪。

    蒋探长和探员们闯进了房子。

    秦骁举枪这一幕,全部进了他们的眼帘。

    而周行,正是死于枪伤。

    房内空无一人,秦骁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凶手。

    蒋探长看见房内的情形,没有一丝意外。

    这一切都是有人设计好的,就是为了让秦骁背负杀人的罪名。

    蒋探长看向秦骁,顺理成章地带走了他。

    这就是莫清寒的计谋。

    ……

    接到线人的电话后,陆淮立即出发。

    一辆车子从督军府驶出,往贝当路捕房的方向开去。

    周副官在前面开着车,车内气氛沉默,安静异常。

    陆淮坐在车子后座,他眼底冰冷一片。

    为何秦骁会出现在凶杀案现场?

    这件事是金刀会的内部斗争,还是冲着秦骁来的?

    幕后黑手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

    陆淮怀疑有人想要利用秦骁。

    周副官知道事情紧急,他车子开得极快。

    没过多久,汽车停在了贝当路捕房门口。

    陆淮走下了车,他正准备走进巡捕房时,身后忽的响起声音。

    “三少。”

    陆淮扭头看去,邵督察的车子刚好到达。

    邵督察下了车,他眉头紧锁。

    陆淮开口问道:“邵督察,你也接到了消息?”

    邵督察和秦骁分开后,两人分头行动。

    邵督察接到电话后,去了别处。

    邵督察点了点头,他认为陆淮口中所说的是武馆门口的凶杀案。

    他说道:“这件案子是中央捕房负责的。”

    陆淮晓得邵督察还没来得及知道后续的发展。

    陆淮立即开口:“但秦骁出现在金刀会周行的凶杀现场,接到报案的却是贝当路捕房。”

    邵督察难掩震惊:“什么?周行死了?”

    原本他以为找到了线索,没想到线索竟这样断了。

    秦骁竟牵连其中。

    陆淮同邵督察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着话。

    陆淮:“把你知道的事情,具体讲一遍。”

    邵督察:“有个妓.女死在秦骁武馆门口,我们查到了周行身上。”

    他接着说道:“我和秦骁去了一趟周行的家……”

    他简单讲了一下当时的情形。

    他们决定兵分两路,他去追查电话的来处,秦骁去了笔记本上所记载的地址。

    此时,邵督察的声音沉闷:“那个地址正是贝当路附近。”

    陆淮已经察觉到了,此事是一个陷阱。

    他们两人进了贝当路捕房。

    里面的探员忽的怔住,他不知道三少和邵督察怎么会出现在贝当路捕房。

    探员立即叫了一声:“三少,邵督察。”

    陆淮扫视一眼巡捕房。

    他声音沉沉:“蒋探长在哪里?”

    巡捕房里的探员全都面面相觑。

    因为在方才押送犯人的途中,蒋探长的车子跟在最后面。

    到了巡捕房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犯人和蒋探长都没了踪迹。

    陆淮和邵督察对视了一眼。

    探员的反应被陆淮他们看在眼中。

    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明白了对方的心思。

    两人都怀疑蒋探长有异心。

    探员不知该如何回答陆淮的问题。

    此时,气氛一下子沉了下去,巡捕房里的人也察觉到了不对之处。

    这里猛地静了,寂静敲打着沉寂的空气。

    但是这种安静仅仅只维持了几秒,外面忽而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陆淮转身看去,视线落在巡捕房的门口。

    外头响起了脚步声,杂乱无章,来人不止一个。

    陆淮目光沉沉,眉眼间寒意渐深。

    来人顺着台阶而上,逐渐向巡捕房内走进。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过了几秒,有人出现在了门口。

    当陆淮的视线放在来人身上时,他的面色忽的一冷,眸色漆黑,周身冰冷。

    蒋探长和一个探员压着人走了进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

    正是秦骁。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69章 第26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