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第27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0章 第270章

    一走进巡捕房, 秦骁就意识到有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秦骁抬起了头, 两人的目光恰好对上。

    秦骁看到陆淮时,眸色渐深,面色却未曾显露半分。

    他知道他身边的蒋探长有问题,他不能在此人面前暴露。

    陆淮冷眼看着, 质问道:“蒋探长, 为何这么迟才回来?”

    陆淮的声线冰冷。

    他身边的邵督察也随即开口:“你们去了哪里?”

    空气在此刻凝结, 有一瞬间的僵滞。

    蒋探长和探员不清楚,陆淮和邵督察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但是他们绝对不能表现出慌乱。

    他们只是一瞬间的心乱,随即紧了紧神。

    这时, 探员站了出来,他神色紧张:“是我的错。”

    他面上带着尴尬之色:“本想回巡捕房再说, 但是太急了……”

    探员话只说了一半, 但是他话中的意思, 众人都听明白了。

    等到探员说完后,蒋探长才走上前。

    蒋探长声音带着歉意:“三少, 邵督察。”

    下一秒,他低下了头:“抱歉。”

    蒋探长心中清楚,责任在他。

    可是他们两个人都已经暴露了自己。

    况且他们都被喂了毒, 为了保下自己的性命,他们只能为方才那个男人做事。

    他们别无选择,只得一错再错。

    不过当人真正面对生死之时,有谁能够做到毫无畏惧呢?

    陆淮不相信两人说的话,但他没有当场拆穿他们。

    过了一会, 陆淮开口:“我会亲自审问秦骁。”

    蒋探长面色一凝,仍旧应了下来:“是,三少。”

    之后,蒋探长领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办公室。

    探员上前打开了房门。

    陆淮在门口停下:“你们都留在外面。”

    陆淮已经发话,蒋探长他们只得止了脚步。

    办公室的房门在两人面前合上,他们暗自对视了一眼。

    房间周围的其他人全都被支开了。

    在陆淮审问秦骁这段期间,这里会保持绝对的安静。

    邵督察想将蒋探长和探员带走,以防他们有异动。

    这时,他的一个手下快步走了过来。

    手下覆在邵督察的耳边轻声说道:“子弹检验的结果出来了。”

    邵督察皱了皱眉,立即转身离开。

    手下的声音不重,恰好能让邵督察听见。

    等邵督察离开之后,蒋探长和探员才走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办公室。

    房间里沉寂无声,静谧万分,却透着一丝压抑。

    陆淮走进房内后,没有立即出声。

    他先扫视了一圈房间,最后视线落在了一处地方。

    下一秒,他眉头一皱,脚步停下。

    陆淮忽的开口:“秦骁。”

    陆淮的声音落在空气中,打破了房内的寂静。

    秦骁立即转身:“三少。”

    他察觉到陆淮神色有异,于是他不动声色,等待着陆淮的指令。

    陆淮给秦骁一个眼神示意,他的手指随即朝着一个方向指去。

    陆淮指向墙角的位置。

    秦骁循着陆淮所指的方向看去。

    在靠墙的一张小桌下面连着一条黑线。

    那根线一直延长出去,连到了房间外面。

    不过,这条线被地毯掩盖着,极不容易被发现。

    若不是陆淮谨慎,他们差点就中了对方的计。

    秦骁收回目光,看向了陆淮。

    下一秒,陆淮对他点头。

    秦骁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个房间里一定有窃听器。

    那么他们接下来的谈话必须万分小心。

    不得走漏任何风声。

    陆淮声音极冷:“秦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凶杀案现场?”

    陆淮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火,好似在对秦骁生气。

    秦骁实话实说:“我在周行家中看到了这个地址。”

    秦骁没必要隐瞒,他现在所说的事情,全都是其他人已经知道的。

    这时,陆淮拿起桌上的纸。

    陆淮低下头写着字。

    他一面讲着话,一面在纸上写着。

    陆淮刻意在说话的时候写字。

    说话声盖过了写字的声音,更何况窃听器在靠墙处。

    即使对方仔细辨认,他们也不会发现。

    陆淮说:“你和周行有关系吗?”

    他口上说着这句,纸上的内容却完全不同。

    陆淮在纸上写,方才你们去了哪里。

    秦骁的视线落在纸上,将陆淮真正想问的问题看在眼中。

    他同样拿起了一张纸。

    秦骁回答:“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周行。”

    同一时间,秦骁写下一行字,他们带我见了一个人。

    陆淮又问:“那你怎么会去找周行?”

    秦骁顺着陆淮的意思讲:“我只是想洗清冤屈。”

    而秦骁在纸上继续写到,那人想和我合作。

    另一头,在一个房间里,两个人坐在一台仪器前。

    正是蒋探长和那个探员。

    他们皆带着耳机,听着听筒里传来的谈话内容。

    他们在监听,想要知道办公室里的情形。

    办公室中的那条线通往的方向恰好是这个房间。

    那边的谈话清晰地传来他们的耳中。

    他们奉了那人的命令,要将三少和秦骁的对话一五一十地向他汇报。

    现在看来,秦骁并没有向三少透露方才发生的事情。

    他们心下一松。

    这个房间上了锁,无人知道两人此时的行为。

    办公室里,秦骁的语气坚定:“武馆门口的女子被杀一案,不是我做的。”

    陆淮接话:“你怎么证明?”

    下一秒,他随即在纸上写到,我会帮你。

    秦骁点头,开口却是另一番话:“如果三少不相信,那也没有办法。”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僵滞。

    陆淮似乎不相信秦骁,秦骁也无法向陆淮解释清楚。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陆淮和秦骁的对话戛然而止,他们顿时止了声音。

    房内立即恢复了寂静,只有敲门声持续响着。

    陆淮和秦骁对视了一眼,不再开口。

    邵督察的声音响起:“三少,是我。”

    来人是邵督察。

    陆淮虽相信邵督察,此人也极为忠心,但是他并不会将全部事情向邵督察透露。

    陆淮搁下了笔,撕下了那几张纸。

    随后,他将本子后面的几张纸也一同撕去了。

    若是写字的力道稍微重些,极易在后面的纸张上留下印记。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陆淮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陆淮将撕下来的几张纸都放进了西装的内侧,随后站起了身。

    陆淮的动作迅速,所有一切都在这段时间内完成。

    要是时间一久,外头的人更容易起疑。

    陆淮走向了门口,房门落了锁。

    秦骁已经把信息传递给陆淮,这场审讯的目的也达到了。

    ……

    与秦骁讲完话后,陆淮离开了房间。

    他神色未变,令人丝毫看不清他的情绪。

    秦骁则被人带去巡捕房的地牢。

    邵督察一直守在外面,见陆淮出来,他快步走了过来。

    邵督察神情严肃:“检查结果出来了。”

    “尽管子弹型号相同,但是……”

    他手中拿着一个袋子:“子弹不是从这把柯尔特手.枪中射出的。”

    袋中是秦骁的那把枪。

    他们的人做了调查,杀死周行的那颗子弹,来自另一把枪。

    只不过,暂时还未找到那把枪的踪迹。

    从这方面来看,周行的死,与秦骁并无干系。

    陆淮目光微沉:“但这并不能证明秦骁不是凶手。”

    即便证明了这颗子弹与秦骁无关,但是当时房里无人,秦骁又恰好在那里。

    秦骁仍有着极大的嫌疑。

    陆淮一面说,一面扫了周围几眼。

    陆淮这话,是刻意说给那些人听的。

    贝当路捕房有别人的眼线,他不方便把话讲全。

    邵督察眼底一暗。

    他虽认为秦骁是无辜的,但是目前看来,有嫌疑的只有秦骁一人。

    他沉默着,不再说话。

    到巡捕房门口,准备离开时,陆淮停了脚步。

    他状似不经意地看了周围一眼。

    四下树影幢幢,幽黑的影子映在地上,透着几分寂寥。

    周围清净极了,只有漆黑的夜色,与微凉的夜风。

    确认周围无人后,陆淮才看向邵督察,开了口。

    “我已经有眉目了。”

    陆淮一字一句道:“你什么都不要做,假装相信秦骁是凶手。”

    为了不引起敌人怀疑,他们要做足表面功夫,不能暴露半分。

    让敌人相信,他们已经走进了圈套,被敌人的诡计所迷惑。

    只要耐心等待,敌人就会露出马脚。

    邵督察点头:“好。”

    两人分开,陆淮走向了黑色的汽车,上了车。

    汽车行驶在宽阔的道路上。

    天幕越加暗了,黑沉沉的夜空上,无星无月,只有暗沉的光线。

    陆淮的思绪飘远。

    死掉的周行是佘佩安的左右手。如果周行出事,那么一定会影响到佘佩安。

    有一个人与佘佩安有利益纠葛。

    佘佩安若是受到打击,对那人有极大的好处。

    陆淮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容。

    闵爷。

    先前佘佩安派人到暗阁下单,已经验证闵爷和佘佩安不和。

    陆淮猜测,看来妓.女被杀一案极有可能是闵爷派人做的。

    这件事是金刀会的内部斗争。

    闵爷想要削弱佘佩安的势力,便打算废了她的手下,以此巩固他在金刀会的地位。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陆淮情绪翻涌,灯光照下,他的眼睛极为暗沉。

    在秦骁被押送回巡捕房时,却被莫清寒的人带走。

    莫清寒好像要收服秦骁,让秦骁成为他的手下。

    这样一来,杀害妓.女的人便成了秦骁,与周行再无干系。

    陆淮眉头微紧,难道说闵爷和莫清寒有勾连?

    还是莫清寒意外得知此事,故意栽赃?

    莫清寒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陆淮想起,上一世,秦骁是莫清寒的得力手下,帮莫清寒做了很多事情。

    这一世秦骁也成为了黑市比武的冠军,秦骁的能力,自然被莫清寒看在眼里。

    莫清寒想收服秦骁,威胁让秦骁成为他的手下,他做出这种举动是极有可能的。

    若是秦骁不愿为莫清寒做事,莫清寒就会借机杀了秦骁。

    这两点原因,足够让莫清寒对秦骁下手。

    ……

    陆淮很快就派人去查闵爷。

    前世,陆淮认得闵爷,以为今生他也会安分,却没想到闵爷和莫清寒竟扯上了关系。

    是自己大意了。

    或许闵爷身上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根据手下的调查,这个闵姓男子原是北平的人。

    他从来没有到上海来过,不知怎的,去年竟在此定居了下来。

    他进了金刀会,在短时间内收服人心,爬上了首领之位。

    陆淮不由得联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大夫容沐在天津久居,来到上海开了德仁堂,在此定居……

    然后,上海的大规模中毒事情就爆发了。

    而事实证明,容沐只是莫清寒的伪装。

    陆淮怀疑,闵爷极有可能顶替了闵姓男子的身份。

    但是,莫清寒和闵爷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在记忆尚未复苏时,陆淮对闵爷就有几分熟悉感。

    他原本以为只是因为前世两人有过交集。

    现在看来,闵爷很有可能是一个他们的老朋友。

    如果莫清寒能在短时间内和人合作,那人不是受到了胁迫,就是有把柄在他手中。

    陆淮想到了一个地方。

    汉阳。

    陆淮在汉阳监狱只待了几天,靠近明爷也只是为了进档案室,并未和他有过多往来。

    闵爷和明爷,有着几分相似之处。

    陆淮眼底一沉,有了一个计划。

    ……

    闵爷坐在房中,手下走了进来。

    手下开口:“闵爷,周行死了。”

    周行的死,不在他们的计划之内。他也不知晓,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闵爷皱起了眉,他并没有让他们杀了周行。那又是谁顶了杀人的罪名?

    他立即问道:“是谁被抓了?”

    手下:“秦骁,他如今被关在牢里。”

    闵爷这才知道,在他们设计杀了□□以后,周行又被人杀害,所以线索全部落到秦骁身上。

    那么在这件事中,谁会获利?

    闵爷细细思索一番,猜到了此事是莫清寒做的。

    莫清寒说不准是想除了秦骁,却坏了自己的计划。

    况且,莫清寒分明和他达成了合作,暗地里却有自己的谋算,真是碍事。

    闵爷神色冰冷。

    他决定找莫清寒谈一谈。

    夜色落下,上海沉在静谧的黑暗之中。

    黑色电话响起,闵爷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声音:“明爷。”

    闵爷一愣。

    他不知道那人是不是讲错了话,他极为谨慎,没有开口。

    那人见闵爷沉默,开了口:“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汉阳?”

    闵爷顿时慌了,他极力保持声音平静:“你到底是谁?”

    这人为何会知道汉阳的事情?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

    那人语气未变,缓缓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已经清楚了你的身份。”

    这话犹如一道重锤,狠狠敲到了闵爷的心上。

    他握紧了电话,手有些微微颤抖。

    闵爷留在上海另有目的,如果他的真实身份暴露,那他就前功尽弃了。

    闵爷深吸了一口气:“你想做什么?”

    电话那头响起一道声音:“秦骁被巡捕房所抓,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闵爷已经猜到,凶杀案的后续事情是莫清寒做的,但是他没有法子,只能应下。

    闵爷:“是。”

    那人停顿了几秒,开口:“在明天下午六点以前,你必须把这件事情解决了。”

    他的话语透着胁迫之意:“不然你就等着看后天的申报吧。”

    闵爷若是不这样做,他就会登报揭露闵爷的身份。

    闵爷搁下电话,眼底极沉。

    那人的意思是,让秦骁脱罪。

    闵爷握紧了手,他必须听那人的话,否则,他的计划就会无法进行。

    闵爷思索了一会,叫了一个手下进来,吩咐了几句。

    手下离去,闵爷看着窗外,目光晦暗。

    明日,秦骁就会洗清罪名,释放出狱。

    第二天。

    一个人来到了贝当路巡捕房,他正是闵爷安排的人。

    行至门口,他停下脚步,看了过去。

    时至初夏,日光漫了上来,带着几分灼热。

    阳光照在地面上,那里映着明亮的光影,深深浅浅。

    那人敛下目光,径直走了进去。

    巡捕房内站着几个探员,清净极了。

    那人走进去,看向一个探员。

    探员见他神色不对,他的身子紧绷起来,正要举枪。

    那人举起了手。

    手臂弯曲,缓缓抬高,在双耳的高度停下。

    他开了口:“我是来自首的。”

    “之前那两件案子都是我做的。”

    他的声音清晰至极,落在每个人的耳中。

    “妓.女素素和周行,是我杀的。”

    探员怔住了,然后,他们上前,用手铐拷住了这人。

    在这个人的家中找到了染血的刀,证实是杀死素素的凶器。

    还有那把枪杀周行的手.枪,也和先前的调查吻合。

    先前案件中有些模糊的地方,都变得清晰起来。

    巡捕房把这人收押入狱。

    凶杀案尘埃落定,秦骁无罪释放。

    莫清寒的计谋彻底落空。

    至于闵爷和莫清寒……

    陆淮知道,在利益不均或者无法信任对方的前提下。

    这样的合作迟早会出现问题。

    陆淮要做的,只是让这两个人产生分歧。

    很快,他们就会因此争执。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明天会开车。

    但晋江以后会抓得更严。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0章 第27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03.html